第一卷 第五百一十章 周易生死之谜!

  ”那么,结论是,这可能不是周易干的,但是为什么茅山的那个弟子指名说是看见周易杀人?另外,就算不是周易干的,会是谁干的呢?”

  我的心里一直在考虑这些问题,手托着下巴,我在停尸房里走来走去,神情里充满了焦虑。

  ”小森,我问你,是不是你们中国的这些所谓的门派,一旦死了弟子,就立刻会发通缉令?”

  我一愣,听到索尔这样的问题,我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那么,如果不是这样的规矩,那么,为什么死了一个弟子,茅山的反应竟然这么强烈?甚至,还发布了通缉令?你不觉得,这一次茅山的反应过火了一些吗?前些天,我一直在看一些你们中国灵异圈的书籍,茅山,龙虎山,昆仑派,这些大门派的确博大精深,历史背景甚至比我们欧洲某些国家还要长,所涉猎的很多法术,咒文,我看了根本就不明白。但是,我注意到了一点,每一年,都会有一些大门派的弟子死于非命,如果每死一个弟子,就需要发一张通缉令,那你们中国的灵异圈,通缉令也未免太多了吧。”

  听到索尔这些话,我知道,这件案子的矛头,渐渐开始指向茅山自己。第一,茅山那个号称是目击者的弟子还活着,为什么周易没有杀他?杀了他灭口,不是一了百了吗?第二,通缉令的问题,索尔不知道,但是我很清楚,中国这些大门派签发的灵异圈通缉令,可是一点都不随便的,必须经过几重审核才能发布出去。

  就在我准备晚些时候单独去见一见那位茅山目击者,身边的索尔,忽然有了一些奇怪的发现。

  ”小森,你过来看。”

  我一愣,走到尸体边上,看见索尔指着死者屁股上方,背部偏下的地方,哪里有一个类似纹身的小图案,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很多圈子里的人身上都有纹身,特别是一些年轻的灵异人士,他们相信,纹身能够带来一些特殊的庇护,不过在我看来,纯粹是扯淡和装帅。

  ”小森,这个图案,我有些印象,但是具体的想不起来了,我回家之后查一查资料给你答复,但是这个图案绝对不是简单的纹身,我敢肯定和西方的某系势力有关系。”

  索尔这么一说,我也紧张起来了,这个纹身图案,是类似一头雄狮的模样,但是纹的很小,因此看上去只是比较漂亮,说不上特别霸气。

  但是,如果茅山弟子的身上真的有西方灵异势力的纹身图案,那这件案子,恐怕比我想象的还要深,还要玄奥。

  我离开了停尸房,想和李大山打了个招呼,却看见在李大山的办公室内,居然坐着胡孜!这货,竟然来拜访上海刑警大队,这倒是让我有些惊奇。

  敲了敲门,我走了进去,正好看见胡孜站起来和李大山握了握手,随后这个精明的胖子对我笑了笑,离开了李大山的办公室。

  ”李叔叔,刚刚那个胡孜怎么来拜访你啊?”

  我奇怪地开口问道。

  李大山看着胡孜渐渐走远,然后也不回答我的话,而是神神叨叨地在办公室内转了一圈,最后才放心地坐回了办公椅。

  ”小森,你帮我看看,办公室里没有什么你们那种偷听的灵符吧?”

  我一愣,向着四周瞧了瞧,最后对李大山摇了摇头。

  他这才彻底放心,开口说道:”刚刚那个胡孜,说是茅山的内门弟子,来拜访我。让我帮忙多查一查有关茅山弟子被杀的事情,我就纳闷了,这是灵异案子,我怎么查?而且,他还说,不久之后,可能茅山会来上海开个分部,我这就更奇怪了,你们灵异圈里的事情,他拿出来和我说,这根本就没意义啊。之后就随便聊了几句,我总感觉,这个胖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多半是冲着你来的。”

  我听到了李大山的话后,心里多少有一些明白了,胡孜肯定是在偷偷监视我们。因为上海是通天会的总部,茅山和其他很多大门派根本就无法在上海架设分部,因此人手不足,监视不到我。所以,他肯定是亲自出马,我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不过,这更加说明,这个胖子还有茅山,可能都隐藏了什么秘密不能被我发现。

  我离开刑警大队的时候,已经差不多12点了,摸了摸有些饥饿的肚子,正想着找一家小饭店吃个中饭,结果,老远就看见胡孜这胖子站在马路对面对我招手,示意我过去和他一起吃。

  我摆了摆手,根本不理睬他,转身就走。结果没走几步,就有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李迅打电话给我,说他们在周易的家里,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让我过去看看。

  于是,我饿着肚子,赶往了周易的家,不过我也观察到,背后的胡孜也偷偷跟了上来,估计还是想监视我。

  周易在上海的家,很豪华,他本身就是一个超级富二代,这点无可厚非。周易去罗马尼亚的时候,曾经将房子的钥匙交给索尔,因为这个老法师马上要来中国了,周易怕他没地方住,因此让他先住在自己家里。

  所以,李迅他们用索尔给的钥匙,轻松地就进入了周易的家。好长时间没住人,虽然脏了一些,但是还是很豪华,而且非常气派,纯欧式的建筑风格,连家具也都是奢华欧版,显得很名贵又不失身份。

  我到的时候,周易他们将一堆银行的信件给了我,我一看,不禁一震,周易的房子被银行充公和封条了,这几天银行就会派人来封家!

  一般出现这种情况,就是人破产的时候。周易的房子其所有权其实是归他的家族的,安娜死后,周易本来应该顺理成章的成为家族的继承人,这房子也不应该被封才对,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我立刻赶到银行,找到了经理之后,询问了为什么房子会被封。结果对方给我的回答,让我们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因为周易先生已经死亡,所以他继承的产业,全部都被其欧洲的家族收回,包括这个房子。你们是周易先生的家人吗?这个事情你们难道不知道吗?我们发这些信件,也仅仅是例行公事。”

  经理说的这话,让我们每个人都面面相觑,周易死了?

  按照常理来说,就算周易变成了吸血鬼,也不至于自己宣布死亡吧。虽然,他拿的不是上海的户口本,而是欧洲身份的公民,但是,为什么他在欧洲会变成了死人呢?

  为了了解这个事情的真相,我特地打电话给了周易的家族,结果对方给我的回答更加让我震惊。他们说是前几天,黑暗议会亲自打电话给他们,告知他们,周易已经在中国被杀了。周易的家族,很清楚黑暗议会的份量,和说话的真实度,所以,并不怀疑这个在家族里没人喜欢的小杂种的生死,立刻去办理了类似”销户”的手续,冻结了他名下所有财产!

  我从银行走出来之后,整个脑子就好像是一团浆糊,根本就看不清事情的真相。周易现在肯定活着,之前他被黑暗议会抓住过,但是逃了出来,如果黑暗议会想要霸占周易家族的财产,明明可以直接杀了周易,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地去通知他的家族呢?

  另外,黑暗议会通知周易的家族,说周易是在中国被杀的,那就是说,黑暗议会已经确定,周易肯定在中国活不成,他们又是哪里来的自信能做这种保证呢?

  最后,便是周易如今身在何处,为何不来找我们?

  一大堆问题在我的脑海中旋转,此时,黑蛋给了我一个直接了当的建议。

  ”如今茅山的人肯定知道一些内情,我们找那个胖子,私下里,好好聊一聊!”

  黑蛋所谓的私下里好好聊一聊,这意思我明白,不过必须计划的周密一点,否则引起茅山那边更多的不满,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一直跟着我的胡孜,这一次倒是没有出现。我们计划,今天晚上乔装成灵异罪犯,将胡孜给抓起来,然后好好逼问一下,让他将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但是,我们的计划仍然没有赶上实时变化的速度,当天下午4点左右,李大山和胡孜一前一后都打了电话给我,并且告诉我同样一件事情。

  又有一个茅山的道士,在上海,在今天下午,被吸血鬼咬死了,并且浑身的血被吸干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