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零八章 茅山来人!

  每个人的心中,都曾经有这样的一个人,是你一生想要追赶,却总是追不上的人。

  或许是偶像,或许是自己的前辈,然而,对于我来说,这个人是我的师傅,我的恩人,蒋天心。

  人也都是怀念过去的,因为对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而言,过去总是美好的。我怀念那些和大叔还有黑蛋一起度过的日子,那些充满了灿烂阳光,充满了安全温馨的日子。

  然而,如今的我也知道,随着我慢慢长大,随着我所面对的世界发生变化,很多事情都已经回不去了。

  大叔平静地看着我,虽然满脸疲惫,但是他还是给了我一个温暖的笑容,开口说道:”我欠妖姬一个人情,而且,我需要她帮我一些忙,所以这一次你不能杀她,小森,请你理解一下。”

  我忽然感觉有一些事情变了,就像很多年前大叔是不会叫我小森的,他只会叫我臭小子,恍然间我也已经20岁了,大叔开始用对待成年人的口吻和我说话,这是一种认同,也是一种肯定。

  大叔一把拉住妖姬的手臂,身上的仙气环绕在妖姬的身上,强行将她打晕,她一昏过去,也就不在是妖精女王,四周的妖精们一个个都露出惊慌的神色,躲进了黑暗中。

  ”我要带她走,有缘再见吧。”

  大叔说完之后,就想离开,然而,就在他面对面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猛然伸出手,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

  ”大叔,我想帮你……”

  如果是过去,我或许会求他留下来,但是如今的我知道,大叔要做的事情,绝对无比重要,既然他已经和救亡者对上了,那肯定无法从中脱身,因此,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帮他。

  大叔缓缓推掉了我的手,然后将手放在我的头顶上,摸了摸我的头发后笑着说道:”都长这么大了,不知不觉你也变成男子汉了。我所面对的敌人还不是现在的你能够对付的,如果哪一天我觉得你够资格了,我会来找你的。”

  大叔一边说,一边朝着前方走去,我看见他即便没有解开封印,仙气的数量也已经是过去的好几倍,我知道,大叔也在不断地变强,即便是这么厉害的大叔,也无法覆灭救亡者,我在心中不禁猜想,到底是什么样的组织呢?

  ”那我到底要强大到什么地步才能够帮你?你给我一个标准啊!”

  我对着远处的大叔喊道,望见的却只是他越来越小的背影。

  ”哪一天你能灭掉十常侍,就有资格加入我的战争中了……”

  大叔彻底消失了,就好像是融化在了阳光之下一般消失不见。而我则一个人站在森林之中,耳朵里不断地重复着他的话,灭掉十常侍,我就够资格了,这就是标准,这就是我要达到的程度!

  紧紧握起拳头,我知道,这一刻在心中燃烧的这种感觉,叫做斗志,灭掉十常侍!

  走出森林之后,我看见米娜站在我们昨晚宿营的地方等我,她看到我一个人回来的,露出了奇怪的表情,问道:”那个袭击我们的人呢?你杀了她吗?”

  我却什么都没说,摆了摆手,坐在了一边的大石头上。心中心事重重,夏雨君此时走到我的面前,看着我,冷冷地说道:”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或许很快,就需要你兑现你的承诺了。”

  我点了点头,望着远处延绵不绝的森林,没来由地想起了曾经我在幻境里见过的那个自己,他曾经说,我会一辈子孤独,我身边的人会一个接着一个地离开我。

  当时我以为那不过是危言耸听,如今,我忽然害怕起来,如果这是真的呢?我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厉害,原本只是一些阴魂厉鬼,接着是鬼神,如今更是和千年妖怪,巫族开战,如果我要追寻大叔的脚步,甚至要和十常侍这样的庞然大物正面对抗,就算现在的我有能力对付十常侍内部的一些干部,但是我还记得十五岁那年,十常侍的老大曾经来过一次,就算是黑渊都无法和十常侍老大对抗,这样的强者,这样厉害的对手,就是我的目标。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是不是要带上我的那些队员呢?甚至我要不要带上黑蛋呢?我是不是会害死他们呢?只要我一个命令,他们绝对会和我同生共死,但是面对这样的强手,我的那些队员,肯定会有牺牲。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却看见远处的天空中有一只类似鹰隼的飞禽俯冲了过来,最后落在了东子的手臂上,我之前就听米娜提起过,东子养了一只鸟,用来传递情报,没想到居然还是鹰隼。

  东子从鹰隼的爪子上接下了纸条,展开一看之后,脸色顿时一沉,接着他将纸条传给每个人看,此时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看着我。

  我微微一愣,难道这情报还和我有关系吗?

  此时米娜表情凝重地走到我身边,将手上的纸条递给了我,我接过来一看,纸条上面写着:上海阴阳代理人,周易,被茅山全国通缉,灵异人士见之必杀!有重赏!

  我看着纸条,大吃一惊,之前那个山洞里的古怪小女孩就说,在上海我的朋友有大麻烦,让我尽快杀了妖姬再赶回上海去,没想到,她居然是说真的,周易居然被茅山通缉了!

  周易在美国觉醒了纯种吸血鬼的血统之后,就独身一人前往了罗马尼亚,之后我知道在罗马尼亚他遇到了麻烦,最后甚至还被抓了起来。

  但是是不是逃回了中国来,这一点我还不知道,而且,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逃回来的,他为什么没来找我们?怎么又和茅山这样的大门派起了矛盾?

  茅山作为如今灵异圈子的第一大派,一般情况下是不会随便发通缉令的,因为一旦茅山发了通缉令,就等于是代表这个人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恶徒,而且,如今看来,茅山居然还说啥了周易有重赏,这样的大门派赏赐的宝贝绝对很珍贵,我敢说,现在整个灵异圈都发疯了,周易恐怕凶多吉少!

  关键是,周易怎么会和茅山的人对上了呢?这不科学啊,周易的脾气我还是知道,他不是惹事的人,而且如今也很理智很成熟,这里面我看多办有阴谋。

  我将纸条一团,扔在了地上,随后背起行李,快步朝着小镇的方向走去,我要尽快赶回上海,现在上海肯定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我在三天后到达上海虹桥火车站,出了候车大厅,我很远就看见黑蛋还有李迅两人来接我,两个人的脸上看起来非常的疲惫和憔悴,而且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李迅一见到我直接喊道:”头儿,出大事情了,周易被茅山通缉了,现在整个灵异圈都在找他,都想杀他,怎么办?”

  我眉头一皱,叫了个出租车之后,往回家赶。一路上,黑蛋简单地和我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在我离开上海去神农架的第二天,周易就浑身是伤的出现在了我家门口,当时是黑蛋给他开的门,他一进门,看起来非常的疲惫,满色苍白,甚至左手手臂还被砍断了,非常狼狈。

  但是无论黑蛋怎么问他,他就是不说发生了什么情况,最后他看见从外面回来的恋心儿后,一把拉住恋心儿的手,让她赶快走,还说会有大麻烦。

  最后,周易问黑蛋借了1000多块钱,离开了我家,黑蛋留都留不住。

  结果,没过几天,茅山就派人来上海了,说是一个内门弟子下山试炼,结果撞上了周易,被周易杀死后,吸干了这个弟子的血。

  茅山的人还带着黑蛋他们去看过尸体,的确是被吸血鬼咬的,死状很惨。茅山的另一个弟子是目击证人,吓的不清,一口咬定就是周易干的。

  茅山的人吵着让他们交人,黑蛋他们找不到周易,非常着急,但是,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而且恋心儿似乎也不明白,为什么周易让她赶快走。

  我坐在出租车里,听到黑蛋的话之后,想了想,说道:”先解决通缉令的问题,茅山的人呢?”

  李迅立刻开口回答道:”还在上海,说是我们不交人,他们就不走。带头的是一个胖胖的道士,叫胡孜,据说是茅山上有些道行的内门弟子,一看就不好对付,很精明。”

  我点了点头,说道:”先去会一会茅山的人。对了,我的灵觉恢复了,你们也不用找堕纳千了,他被我杀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