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零四章 灵觉恢复,神箭助阵!

  灵觉恢复,这是我之前梦寐以求的事情,此时我左手握着南火权杖,又手提着赤霄宝剑,手臂上的鬼纹忽隐忽现,只要我愿意,白起随时就能漂浮在我的背后。

  我有了绝对的底气和面前的堕纳千一战。

  不过,此时堕纳千的一个问题,却让我激动的神情,渐渐平静了下来,他看着我问道:”小子,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能看懂那些大巫才能看懂的兽皮,为什么我要带你去买那根南火权杖,而且还帮你竞拍成功呢?”

  被对面的堕纳千这么一说,我心里猛地往下沉,的确如同他说的一般,如果只是要把我当做是一个需要寄生的肉体的话,完全不需要这么帮助我,甚至当初他都可以不放我离开那个小村子,谎话可以说很多,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一定会相信的。

  然而,为什么他会让我回到上海,并且还一直帮我呢?这一点,我弄不明白。

  但是,就在我疑惑的这个当口,手上的南火权杖,忽然之间,燃烧了起来!这一次的燃烧,并不是在我发动了类似巫族咒文的情况下启动的,而是突然间爆发出来,甚至火苗还窜上了我手!

  ”哼,你以为巫族老巫的巫器是那么容易就能控制的吗?告诉你,这件巫器本来就是我的,是我祭炼了多年的贴身宝贝,之后交给地下拍卖行拍卖,让你来收,你以为自己得了个便宜,其实根本就是我设计好的。这是一种保险,只要你一旦背叛我,巫器就会在我的号令下发动,这熊熊烈火,转身间就会烧遍你的身体,让你在火焰中死去。一具灵体而已,不要也罢!”

  堕纳千这老家伙心机果然够深,而且考虑的也周全,不仅仅是考虑到了如何让我心甘情愿地和他学巫术,还计划到了我可能出现的背叛。

  如果不是因为我身体实在奇怪,或许换成别人,今天就肯定会惨死在他的手下,但是,很显然,有些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

  就在堕纳千说完此话之后,表情却在一瞬间愣住了,因为,他看见火焰的确是烧在了我的手上,可是我的脸上却一点疼痛的反应都没有。

  更惊奇的是,这火焰在渐渐回流,最后南火权杖彻底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不再攻击我。任凭对面的堕纳千如何发动咒文,他手上的南火权杖却好像没了反应,甚至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这怎么可能?南火权杖,我祭炼了这么久的巫器,怎么可能不理会我?你对它到底做了什么?”

  堕纳千对着我大吼,我却耸了耸肩,无奈地看着他和手上的南火权杖,说实话,我真的是对这根权杖什么都没做过,平时就是把它放在赤霄宝剑的边上,其他时候,一概不管,我咋知道它有什么奇特的变化呢?

  ”哈哈,有趣有趣,堕纳千,你难道真是老糊涂了?南火权杖已然通灵,它天天和赤霄宝剑这样的神物放在一起,神剑也已通灵,两件通灵的法器互相交流,你觉得南火权杖还会跟着你吗?我估计,赤霄宝剑压的南火权杖可够狠的,所以南火权杖连你的召唤都不理睬了。”

  此时一直在边上观看的小女孩捂着嘴哈哈大笑起来,而堕纳千的脸色却难看的很,自己炼制的巫器,居然因为害怕,而投诚了对方,这简直就是在抽他堕纳千的耳光。

  ”今天,我一定要撕碎了你!”

  果然,堕纳千将愤怒转嫁到了我的身上,我看见这个老家伙一声低吼之后,原本衰老的身体,渐渐开始膨胀,肌肉开始往外翻,身上的衣服就好像是纸片一般被撕碎,他的身高,身材,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我曾经听说过,古代很多巫族有了一定的道行之后,身体也会跟着一起发生变化,如今看来,堕纳千似乎是要亮出真身了!

  果不其然,堕纳千的身体越来越膨胀,几分钟后,一个身高至少3米,看起来就像是一台人型坦克的家伙站在了我的面前,脸还是堕纳千的脸,但是身材,简直比施瓦辛格还要夸张的过分。

  ”死!”

  堕纳千一拳打向我的头,我往后撤了几步,闪身躲过,灵觉恢复之后,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反应力,敏捷程度,甚至是五官的敏感程度都恢复过来了,我右脚垫了一个小跳,轻松躲过了堕纳千的攻击,随后赤霄宝剑狠狠一劈,一道长长的红色剑芒砍在了堕纳千的背上,立刻撕开了一道血口,但是堕纳千却一点痛苦的反应多没展露出来,反而伸出手在自己的背上摸了一摸,看着自己手上的鲜血,他的双眼内,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小家伙,忘记告诉你了,巫族战斗的时候,看见自己受伤,会陷入非常兴奋的状态,所以,和巫族战斗,要么直接杀了他们,要么就躲的远远的。不过,似乎我说晚了,堕纳千已经开始爆发了。”

  这货是真的提醒晚了,刚刚的一剑我没能杀了堕纳千,倒是激发出了他内心深处的杀戮欲望,他满脸疯笑地冲着我跑了过来,伸出手对着我,狠狠一抓,我就地一滚,抬起手臂,刹那间放出白起之魂,杀神一出,四周的温度都好像往下走了几度。

  ”小子,好久不见了,你下次要是再犯迷糊,我肯定不会出来帮你!”

  这几年我算是摸清白起的套路了,骂人归骂人,但是帮忙还是会帮的,其实他就是个武夫,加战斗狂,其实心眼还算实诚,嚣张了点而已。

  白起一出现,堕纳千明显一愣,歪着头看着我背后的杀神,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不过双手还是在不停地挥舞,显然是依然止不住地想要冲上来战斗。

  ”白起,杀神,有意思有意思,小子,你身上还有很多秘密啊。”

  小女孩一边拍手,那张丑陋的脸上还露出可怕的笑容,非常开心的样子。白起可不管这么多,举起手中的杀神剑,魂体就已经冲着对面的堕纳千砍了过去,我的体力在飞速流失,毕竟心头血没有了,能支持杀神白起战斗的时间不多。

  白起一出手,果然不一样,堕纳千的南火权杖不听使唤了,三魂巫牌又被破了,赤手空拳的他,和白起这么一交手,立刻处于了劣势。

  然而,堕纳千也不傻,他知道我无法支持白起进行长时间的战斗,因此这个虽然看起来很兴奋,想要杀人的家伙,居然选择了逃避战术,不断地往后退,不和白起正面接触,绕着巨大的洞穴内部来回跑,白起跟在他的身后,不断地追击,但是堕纳千身子变高变壮之后,这速度和耐力也好了很多,白起一时间还真的无法拿下他。

  但是,这么耗下去,要输的人就是我啊!

  这一刻,我忽然看见了站在米娜身边的夏雨君,他冷着脸在看好戏,我对着米娜喊道:”米娜,这堕纳千跑的太快,如同狂风一样,要是能够有人射穿他的脚,让他跌倒在地就好了!”

  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米娜很聪明,听到我这么一说,又看见我的眼神往夏雨君的方向瞟了瞟,她立刻就会意了,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拍了拍夏雨君的手臂后说道:”夏师兄,你能不能帮帮端木森的忙?”

  夏雨君眉头紧皱,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米娜,冷冷地说道:”我为什么要帮他?”

  米娜一看夏雨君竟然连她的面子都不给,就要发飙,但是我早就料到他不肯,还有后手准备着呢!

  我大声地喊道:”白起啊,要不就放弃吧,天下看来没人能够抓住堕纳千了,他身体这么强壮,普通弓箭也射不穿,我们先撤吧,这货这么跑,不是个事儿啊!”

  我是故意说给夏雨君听的,他一听,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冷笑,却从背后解下了长弓,搭上了一支银色的弓箭,随后双臂发力,满弓如月!

  ”端木森,这一次我帮你,下一次,你也要还我一个人情,而且不能拒绝,若是同意,我帮你将这堕纳千击伤在地!”

  这可是好事啊,我巴不得呢!立刻答应了下来,夏雨君脸色一沉,深深呼吸,箭尖却没有瞄准堕纳千,而是瞄准了天空,手指一松,银色弓箭冲上空中,同一时间,他却没有停下,立刻从箭袋里抽出第二支箭,也是对着天空射了出去。

  随后,他伸手一指,眉头微微一皱,喊道:”追月之箭,中!”

  随着他这么一说,我竟然看见天空中的两支箭居然向着两个方向飞去,而且最后还在天空中划出了两道对称的弧形曲线,最后,一前一后,全部命中了堕纳千的身体,射进了他的两只脚力,堕纳千惨叫一声,跌倒在地,就在他想从地上爬起来的一刻,白起已经杀到了,从天而降,一剑刺下,扎入了堕纳千的胸口!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