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百九十四章 缘分难明

  我干了十年阴阳代理人,其实我自己也知道,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做任务,难得的闲下来也就是躲在家里看看电视,和黑蛋聊聊天。

  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学习一些行业里的法术或者是知识,所以,很多时候,我需要依靠外力来保护我自己。

  然而,当我的灵觉被封,堕纳千不肯替我解开封印之后,我的生活就变了。因为,我过去十年的积累现在完全无法用上。

  没了灵觉,我的鬼纹无法发动,赤霄宝剑无法发出剑芒,甚至连灵符都没有反应,它们变成了我手臂上的奇怪纹路,变成了一把锋利的普通长剑,变成了一张张黄色的符纸,仅此而已。

  但是,如果我要去找大叔,光靠这样的我,是不行的,因为,现在的我和一个普通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因此,恋心儿的劝谏是对的,如今的我不能去罗马尼亚,甚至不能搀和进这件事情,否则,我将会万劫不复,别说找到大叔并且帮到大叔的忙,我只要一进入欧洲,无数双眼睛都会盯上我,因为我的头顶上现在还顶着一个世界灵异大师的称号。

  而我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炼巫之上,只要我能够初步掌握炼巫的法门,至少就有了过去的战斗力,那样,我也就有了参加大叔和救亡者们斗争的这场神秘事件的资格。

  恋心儿住在了我家,当然,并不会常住,我第一次见到她露出迷茫的神色,就好像她已经没有了方向,不知道该往哪里飞。

  我也有想过,或许她这一次出现,又是对我的一个新阴谋的开始,然而,当她在我家住了半个月后,我不得不说,似乎这一次,她真的是无家可归,而落在了我这个小小的家里。

  其实恋心儿不化妆的时候也很好看,而且很清纯,可惜,我对她没有那个意思。我的心还在另一个女孩的身上,只是那个女孩,已经离开了中国。

  赵氏集团郑重向我道歉,并且赔偿了我不少损失,赵云倾醒来之后,一个人离开了上海,也许是去环球旅行了,也许是找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她走的那天,赵峰通知了我,当我赶到浦东国际机场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终究没有看见她。有时候缘分就是这样奇怪的东西,明明我们相爱了,但是却不能在一起。明明我和恋心儿是敌人,如今却住在了一个屋檐下。

  我曾经问过恋心儿为什么要放走阿呆?

  她告诉我,当她第一天看见躲在黑暗的牢房里的阿呆时,就好像看见了自己同样黑暗的时代,她不希望阿呆和她一样,走上一条无比黑暗的道路,她希望阿呆能够活在我的身边,让我感染这个可怜的小行尸,只是,她没想到,十常侍会对阿呆下死手,更没想到,我会为了阿呆,拼死杀了孟燧。

  一切似乎都是命中注定的一般,就像我和大叔之间一样,我以为能够赶上大叔的时候,他却走的更远了,而当我以为自己能够参与进一些我无法触及的事情时,自己的灵觉却被封印了。

  堕纳千比起我家大叔来说,认真的态度,根本就是一个天一个地。过去大叔对我是采取散养的形式,关键是师傅比较懒,不愿意多教我,所以总是让我自学。

  但是堕纳千不同,他喜欢教我兽皮上的巫术,并且每一次都会做出数遍精确的演示。然而,同样的,他对我的要求也非常严格,我经常会因为一个巫术施展的手诀或者是口诀不对,而被他狠狠地打脑袋瓜子。

  恋心儿的伤势恢复之后,开始承接一些简单的委托,比如帮人招魂,或者是封印一些阴魂,这些事情对于她来说,可谓轻松极了。

  然而,我却感觉到,她渐渐的开始改变了,故去的恋心儿更像是高高在上,心机深沉的女王,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慢慢地跟随她的计划在展开。但是如今的恋心儿,脸上开始有了微笑,一开始还习惯性地化妆出门,结果如今,她每天都是素颜出门,不穿高跟鞋,不穿小礼服,不吸烟不喝酒,每天牛仔裤配上格子衬衫,脚上穿着运动鞋,头发随意地扎个马尾辫。

  每天回家的时候,开始习惯性地和我们分享她这一天忙碌的事情,一开始说的很少,如今,她说的越来越多,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甚至有好几次,她自己说着说着就笑了。

  这就好像是一个走上歧途的女混混,有一天,变回了那个开朗大方的美丽姑娘,如今的恋心儿才有了一丝丝十七岁少女应该有的青春和美好。

  有几次,黑蛋嘲讽她,说她这叫从良,每一次恋心儿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都会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背着自己的挎包,冲出家门。

  而我,则天天忙碌着训练巫术,从最简单的练习如何利用巫术来控制灵魂,再到如何利用巫术来控制生物的肉体,最后是摄人心魄,就好像上一次在拍卖会中,堕纳千就是利用摄人心魄的巫术,操控了杜成玉的心灵,让他停止了竞拍。

  几个月的学习下来,我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巫术真的非常博大精深,这种奇怪的法术,并不仅仅是一群看起来像是野人的家伙,围着火盆跳奇怪的舞,真正的巫术和我见过的道术一样深奥,而且变化莫测。

  ”话说,你要不要试试看,再做一具巫卫。”

  堕纳千开口问我,上一次他重新祭炼了罗威力后,将他放了回去,作为我们在ITO集团内部的探子存在。

  但是,也是从那之后,我就没有再动手炼制过自己的巫卫,用堕纳千的话来说,炼巫之人,巫卫肯定是要的,而且不一定是人,最好的材料其实是妖怪。

  当然这老东西暗指的是黑蛋,结果他和不幸的被黑蛋冲后方突袭,菊花一度失守,气的堕纳千连续追杀了黑蛋好几天,差点没活刮了黑蛋。

  但是堕纳千的话说的没错,我的确需要巫卫,这就好像是鬼纹原本那对我的含义一样,强大的巫卫能够在关键时刻,替我抵御强敌。

  ”上海没有什么好的妖兽贩卖黑市,毕竟这里不是北方,如果要想找到好的妖兽,或者是猎捕到强劲的野生妖怪,我们最好去东北,可是最近东北那边似乎有些乱,好像是有一些妖怪头子联手造反,情势不好。那我们就退而求其次,去神农架,这可是原始森林,里面一定有强力妖怪。”

  我的盘算是很好,然而,盘算好不代表能实施,第一我们和野生妖怪接触的太少,就算是黑蛋这样的千年妖怪,如今也在人类城市待的时间太久了,对于野生妖怪的习性不了解。

  第二,神农架本身地理形势复杂,我们盲目进入,别说是猎妖了,很可能变成妖怪的晚餐,那就真是自寻死路了。

  第三,就算我们真成功猎捕到了妖怪,会不会遇到当地其他的捕妖人围攻?要知道,捕妖人大部分都是唯利是图的家伙,有时候会联手欺负一些新人,要是我们和妖怪搏斗半天,身负重伤,结果还被捕妖人背后捅刀子,那可就惨了。所以,还需要一个熟悉捕妖的行家,并且说话有份量的,带带我们,给我们疏通疏通路子。

  这一刻,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好久没联系的,猎妖人,米娜!自从好几年前,为了猎杀吸血妖而和她联系过一次后,大家就几乎没了接触。

  我贸贸然给她打电话,自己心里也知道肯定是不妥当,但是这也没办法,毕竟我认识的猎妖人里,只有她的背景最大,最可能帮我的忙。

  结果,我没想到,这一次请求帮忙非常顺利,她很快就答应了。

  第三天的时候,一大早,我就听见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就见到一个皮肤白皙,满头金发,看起来有几分像俄罗斯女人的大美女站在了我们家门前。我看了她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笑着说道:”米娜,欢迎你啊!”

  她却爽朗地一笑,开心地说道:”终于离开东北了,哈哈,真开心,我都快闷死了!”

  我本来还微笑的脸,一听到她这么说,心里顿时一沉,难道这小妮子是从东北逃出来的?怎么感觉是一副离家出走,享受自由的快乐模样呢?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