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百七十五章 李迅玉罕失踪了……

  我不是第一次杀人了,有些人,一生都不曾杀过一个人,但是对于我来说,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有些人死在了我的剑下,但是我却不知道他的名字,有些人,我明明知道,他是大奸大恶之徒,但是杀人的感觉,不好受。

  虽然,我知道,人死了以后,依然有魂魄存在,身体的死亡,并不是尽头,但是,死亡,终究是让人悲伤的事情。

  我看着周帝缓慢地倒在了地上,鲜血映红了他的心口,仿佛有一朵美丽的红色鲜花开在了他的心中……

  周帝从来没有像别人说起过,为什么他要离开茅山,但是阿寇告诉我,这位曾经在茅山风光一时的男人,是因为在茅山的一次内部大比之中,被一个比自己道行要低的师弟打败了。

  就好像是一直在天空中高高翱翔的飞鸟,有一天,却落到了地上一般。

  无尽的谩骂,无边的嘲笑,仿佛雨点一般落在他的耳朵里,周帝一直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男人,因此,他一直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

  但是,最后,当他发现,整个茅山内,其实没有一个人认同他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光芒正在暗淡,那种深深的寂寞在他心里蔓延开,诸葛飞迟迟没有出关,没有人站在周帝的背后。

  于是,这位曾经被誉为茅山天才的男子,离开了茅山,投身于龙虎山内,然而,他的心中似乎永远都无法忘记茅山,忘记那个一直对他微笑的师尊。

  因此他又离开了龙虎山,混迹天下。他嘴里说着,要让茅山看见他的光芒,其实,他不过是想要有一天能够夺回自己的尊严,取回自己的骄傲,然后重返那一座他又爱又恨的师门。

  周帝的死,可以说是罪有应得,我救了万云之后,很快万军就将周帝的事情通报了上去。很快,在深圳的第二波紫电石炸弹被找到了。

  这桩大案子也算是破了,虽然过程有一些曲折,不过好在有个良好的结局。而且,我似乎发现了一些秘密,一些关于我身上宝贝的秘密。

  那一天,帮助我的是一个叫做血龙的家伙,但是我后来问过老高,还查过好几次古籍,但是都没有找到关于血龙的信息。

  天地间真的有过这么一条龙吗?还是我因为当时压力太大,而造成了幻觉?

  可是就算是有幻觉,赤霄宝剑上一次在机场内杀死孟燧的时候,也是放出了血龙的,那一次难道是因为我流血过多,也是幻觉不成?

  当然,我这么怀疑不是没有根据的,在我们圈子里混的人,几乎都是有灵觉的,有灵觉的人脑子的精神状态经常会比较飘,这种飘的表现,最经常发生的就是自己总是出现幻觉,当然这种幻觉不可能全部相同。

  就在我准备启程返回上海的时候,老高却急冲冲地来了我的酒店房间,手里拿着一张报纸。我一愣,接过来一看,上面是一张大照片,拍的好像是晚上,有一辆船在码头上靠岸了。

  ”怎么了?很稀奇吗?”

  我疑惑地问道。我平时报纸看的比较少,实在是没有看出,为什么老高要给我看这种报纸的原因。

  ”这是最近在上海黄浦江靠岸的公主号游轮,是世界级别的大型游轮,上面有泳池,有酒吧,歌舞厅,各种餐馆,非常的豪华和奢侈。这一次靠岸,是为了给上海的老百姓参观的,这是昨天公主号靠岸之后,报纸报道的盛况,但是,你注意到没有?在照片的左边,有两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是在朝着反方向走的!”

  我一愣,老高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注意到了,照片上还真有来哪个更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是朝着反方向走的,人们都是往上走,但是为什么这两个人是反方向走的呢?要不是老高提醒我,我或许根本就看不见。

  ”有个事情,你大概给忙忘了,玉罕和李迅,是听了你的命令,却深圳调查紫电石炸弹的案子的吧。但是,最后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没有听到他们的汇报吧,那汇报呢?他们人呢?就算玉罕有一些小迷糊,李迅可是个认真负责的家伙,为什么连他都没有报告?而且就算没查到什么,也应该打个电话来吧,为什么连个电话都没打来?”

  老高这么一说,我也紧张了起来。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拨通了玉罕的电话,结果听到电话里说,对方已经关机了。接着我打了李迅的电话,居然也关机了!

  这俩货又不是小两口,怎么同时关机?难道和我玩失踪不成?

  ”最近,我接到线报,在上海发生了几起灵异人士被袭击的事情,不过,因为灵异人士互相争斗,而且没有我们协会的人出事,所以我没有和你说。但是,今天我一看这个报纸,才想起来,我收集到的情报显示,袭击灵异人士的就是两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而且,已经有三个人死了,活下来的一个,也受了重伤,要不是他活下来了,或许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有灵异人士被袭击了!你说,会不会李迅和玉罕,也……”

  老高的意思,我明白。立马收拾了行李,通知索尔他们,我们在当天就离开了北京,赶回上海。一到上海,几个在上海的灵异人士就来见了我。

  很多身来有灵觉的人,不一定会选择进入灵异圈,但是多少知道我的存在,所以我一到上海,就有人来找我,并且希望得到我的保护。

  我安抚了他们几句后,快让他们先回去了。我现在没空保护他人,而是要先找到李迅和玉罕,这俩货要是真的出事了,就是我这个当队长的不负责!

  我和黑蛋兵分两路,我和索尔去李迅家,黑蛋和木梁纯子去玉罕的家。当我和索尔赶到李迅家的时候,让我吃了一惊的是,他家门口竟然站着好多人,看起来就像是四周的邻居。

  因为我也算是经常来找李迅,所以他家附近的邻居好几个都认识我,平时见到,都会打打招呼,还会聊聊天,但是今天他们看见我,却好像见到了瘟神一般,远远地就躲开了。

  我甚至还听见,有人在背后小声地议论。

  ”就是他,和那个李迅走的近,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专门弄那些邪门的东西,肯定不是好人。”

  这些议论声我都听见了,但是却感觉很莫名,怎么大家对我们的态度一百八十度胺大转变,而且,为什么为什么说李迅的家里有邪门的东西?就算是一些招魂的工具的话,也应该收藏的很好啊,我心里的疑虑越来越深了。

  人群见到我之后,都自动散开了,我走过去一看,顿时大惊!李迅家的门竟然是开着的,而且,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却挂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先是墙壁上的钉子上挂着一只被吊死的鸡!接着地上还有两只死猫,全部都是全身黑毛的黑猫,死的样子很可怕,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这还不算,我还看见地上有很多红色的痕迹,看起来像是血的样子,我走进去一闻,扑鼻而来的是一股子臭味。

  我顺着臭味,走到了李迅的房间里,竟然拿看见,地面上满是死掉的昆虫,这些昆虫死了好几天了,蟑螂,蜈蚣,蚯蚓之类的,闻起来恶心的要命!

  这时候,借给李迅房子的房东赶来了,一看见我,他指着我的鼻子就骂道:”李迅人呢?把我的房子弄的这幅样子,以后我怎么再借出去啊?他人呢?”

  我一愣,居然连房东都不知道李迅去哪里了,而且,看样子,家里被人弄成这个样子,肯定是人为的,但是李迅在圈子里结识的人不多,为什么会被人这么恶整呢?

  ”这个您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他没有告诉您吗?”

  我疑惑地问道。

  ”我怎么知道?小赤佬,肯定是在外面惹了不干净的事情,现在带回来了,要死了,我怎么会把房子租给他,要命啊!”

  房东越说越来气,已经快要暴走了!

  房子变成这样,难道也和他失踪有关系吗?一时间,很多疑问摆在了我的面前,这时候,黑蛋打了电话来,我让索尔应付一下那个暴躁的房东,自己则开始询问黑蛋那边的情况。

  我原本以为,要是想整黑蛋的话,肯定也会整玉罕,他们是一块失踪的嘛。但是,让我意外的是,黑蛋告诉我,玉罕的房子里很干净,干净到,所有的毒物,都不见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