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百五十九章 老村往事

  挖坟,这种事情在民间是很不道德的,所谓断人阴德,伤人祖先,如果是为了偷盗尸体,或者是侮辱先人骸骨的话,那已经是构成犯罪了,但是这一类的行为,是很难查出来的,因为凶手很不好找。能在上海和浙江的地界上刨人祖坟,这肯定不是普通人干的。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我们圈子里的人要炼尸,在地下坊市里买的话,即便是普通尸体就很难弄到了。第二种,是有人妖怪作祟,经过附近的时候,破坏了这些坟地,不少妖兽都是食腐动物,甚至有的还以人类的骨头为食。

  但是,现在我到了这个村子里的时候,事情似乎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第一,全村所有的坟地都被挖开了,但是却没有少一具尸骸,也就是说,破坏坟墓的人不是为了要这些尸骸而下手的。第二,这块坟地就算是地方不大,可是少说也有十来个吧,竟然是在一夜间被挖开的,这样的工程,肯定有大动静,但是在夜晚安静的小山村里,却没有一个人听见外面有响声。

  第三,据我所知,李根昌是被火化的,骨灰盒在上海的冥园里。

  这就使得这一次的挖坟事件,变的蹊跷起来,村民们都在传说,是有妖怪作祟,但是我和黑蛋到达现场后,却一点妖气都没有感觉到。

  更没有在现场找到古怪的爪子,羽毛,皮层之类的东西,这些坟头就好像是自己从里面爆开的一般,让人惶惶不安。

  当地民警正在做协调和安抚的工作,但是村民们的情绪还是很激动。特别是一群老农民,他们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们不知道的东西存在,因此越发的无法平静。

  我在附近转了一圈,和当地派出所的民警打了一声招呼后,正准备前往王根昌的家。因为,毕竟调查手上李大山给的案子才是正题,这里发生的怪事,就算是真有妖物作祟,但是昨晚没有伤人,恐怕也已经离开了。

  然而,就在此时,我却听见有一个苍老而沙哑的声音从人群后面传了出来。

  ”这是报应,是报应啊!”

  我一愣,转过头看了过去,人群听到这个声音后,都安静了下来,很多年轻人和中年人的脸上都显露出了一丝丝的恐惧,一个矮小的老太婆从人群后方走了出来。

  四周的人赶忙躲开,似乎不想和她有所接触,大家的眼睛里透露出来的还是恐惧。

  一个头发唏嘘,低着头弯着腰,有些驼背的矮小老太婆慢慢走来,我看见她的左眼是瞎的,里面装着一块白色的不知道是石头还是玉的东西来充当眼球。不仅如此,我还观察到她的指甲特别长,足有是5,6厘米的样子。好的那只眼睛,看人的时候会释放出一丝丝让人不舒服的目光。

  和之前接触过的李甜老太婆相比,这个老女人显然更加让人心神不宁。

  不过,我知道她是人,不是怪物,本来想要离开的决定,在她嘴里说出了一句,这是报应后,我决定留下来,听一听这个老太婆的话。

  ”吴家阿婆,你可不要乱说哦……”

  有人大声地喊道,是个男人的声音,但是声音有些发颤。一个民警此时走到了我的身边,他们接到了李大山的电话,会配合我的工作。

  ”这个老太婆是谁?”

  我低声地问道。

  ”哦,是吴家阿婆,据说是解放前从浙江那边过来的,不是本地人,不过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了,没有老伴,也没有孩子,性子很孤僻,别说是村子里的年轻人,就算是村子里的老家伙们似乎都不愿意和她接触,好像很害怕她的样子。本身似乎有些疯疯癫癫,说话也神神叨叨的。”

  民警的话有些模棱两可,显然它们对这位老太婆也了解的不多。

  ”我乱说?哈哈,你们去打听打听,我在这个村子里的时候,经历了什么事情?他们小的不知道,你们老的也不知道吗?当年那个童养媳和奸夫被烧死的时候,你们几个老的不是都看着的吗?怎么啦?不敢说出来了,不敢让小的们听听了?”

  吴家阿婆这么一喊,村子里的中年人和年轻人都有些骚动,而我看见一些老人都低下了头,这里面肯定有隐情,而且这隐情肯定不小!

  ”吴家阿婆,都过去那么几十年了,那个事情,还是别提了吧,反正人都死了这么久了。”

  一个看起来和吴家阿婆年纪差不多大的老头子叹了口气说道,听声音好像很无奈的样子。

  ”这个人叫吴保金,是这个村子里的老村长,人很不错,不过就是有些怕事,你要是等一下想了解这个吴家村的事情,可以找他多问问。”

  民警解释道,我点了点头,暗中记下了。

  此时吴家阿婆听到吴保金的话,脸色一沉,还别说,这个老太婆脸色沉下来之后,看起来更加阴森,四周平白无故地吹起了一阵大风,天上一大片云彩飘过挡住了空中的太阳。

  我听见吴家阿婆冷冷地说道:”你们难道没注意到吗?被挖坟的这些人,都是当年提出要烧死那个女人和奸夫的老家伙,难道你们没想过?那个女人可能已经回来了……”

  吴家阿婆本来声音就很沙哑,在配上这个阴森的环境,当场就吓哭了好几个孩子。孩子们一哭,气氛就变的有些混乱,天上的云彩也飘了过去,阳关洒下来之后,大风也停住了,大人们忙着哄孩子,民警同志们则走上去驱散人群,让吴家阿婆回去,不要留下来妖言惑众。

  人群散开之后,我看见吴保金从口袋里摸出一把烟,往村子后方走了过去,看起来是想回家的样子。我让黑蛋先去李根昌家里等着,自己追着吴保金跑了过去,我总感觉,这个吴保金肯定知道很多我还不知道的事情。

  追上他之后,我自我介绍了一下,当然是说自己是市局刑警大队的人,来了解下情况,并且想要询问他,之前吴家阿婆说的什么女人,奸夫,烧死之类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吴保金却摆摆手,说什么都不肯告诉我。最后我威胁他,如果他不告诉我,就带他会局子里。一般来说,老百姓都害怕进警察局,毕竟就算你没犯什么事情,在局子里兜一圈那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吴保金看了看我,低声问道:”你真想知道?”

  我点了点头,他看了看四周没有别人,将我带进了他家。

  吴保金的孩子在上海打工,老伴几年前去世了,所以现在是一个人独居的状态。一进家门,他给我泡了杯茶,接着关了大门后,表情凝重地说道:”小同志,这个事情发生的时间很久了,不过,我还是记忆犹新,还记得是解放前,那时候是抗日战争快结束的时候。我们因为住在上海附近,所以生活还算是比较安定。但是,村子里还是有一个大地主的,姓李。原本这里不叫吴家村,叫李家村,后来地主被打倒之后,才改名叫吴家村的。当年这个姓李的地主,给自己的二儿子买了个童养媳,我当时年纪还不大,但是也还记得那个童养媳的面貌,很水灵,可漂亮了。不过在李家总是被欺负,李家那个二儿子从小就皮,性子也不好,狠毒的厉害,总是打那个童养媳。不过,我们四周的人,看在眼里,不敢说,当时不像现在,有法律管着,那时候地主就是天,我们都是给他们家干长短工的。只是,没想到,在童养媳来了第三年,年初的时候,刚过完年,就听到一个噩耗。地主家的二儿子死了!当时大家都很震惊,这小子虽然狠毒,可是毕竟人还小,咋就没了呢?后来据说是被人毒死的,可是凶手没找到。结果,又过了几天,地主家说抓住凶手了,就是那个童养媳。她和村子里一个男的好上了,两个人合伙杀了地主家的二儿子。当时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杀人是要偿命的,更何况是地主家的二儿子死了。结果,当天晚上就在村子外面十来里地的地方,抓住了躲起来的一男一女。第二天中午,就把他们俩绑在木桩上,给活活烧死了,那死状,我到现在还记得,惨啊,那女人一开始还求饶,结果一看见那男的被烧死了,她就发疯了,喊着说要报仇,撕心裂肺的,当时吓死我了。”

  吴保金说的这个事情,在旧社会并不少见,童养媳的生活基本上都很悲惨。

  ”不过,那天倒是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我原本已经打算离开了,就在此时吴保金这么一提,我疑惑地看着他。

  ”哦哦,是这样的,一般来说,浙沪很少下雪,但是那个女人烧死的那天,却下了雪。很多人说这个女人是被冤枉的,而且,雪扑灭了火焰之后,人们过去收尸,看见那个女人全身都被烧烂了,但是一双眼睛却是完好的,而且还睁的非常大,可吓人了。”

  老头此话一出,我心中暗叫一声,怕是阴魂不散啊!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四百五十九章 老村往事”

  1. 回复 2016/06/18

    心頭血

    我操你媽逼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