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百五十六章 大爆发!

  孟燧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个试验品的行尸,竟然会自己惹来一场巨大的灾难,更不会想到,因为一个孩子的死,整个上海所有的交通全部都封锁,长达两个小时。

  孟燧坐在浦东国际机场的候机室内,看着四周所有人因为交通封锁两个小时,而变的无比焦躁的人群,他隐隐感觉,机场方面给出的跑道问题,不过是个借口。

  他看着窗户外面,已经入夜的上海天空,似乎隐隐有下雨的迹象。果然,过了片刻之后,远处传来隆隆的雷声,并且还有闪电从天空中落下。

  孟燧感觉到了不对劲,外面下起了雨,果然飞往洛杉矶的航班推迟了,他似乎闻到了危险的味道,于是不再停留,而是准备快步地走出机场,离开这个在他看来,很危险的地方。

  可是,当他走到机场候机室门口的时候,却看见外面走来了一个黑影,不仅仅是孟燧,孟燧的身边也有很多人看见这一个从远处走来的黑影。

  这么大的雨,这一个人竟然不撑伞,而且,这一个黑影是并排走在雨中的,不疾不徐,没有奔跑,而是慢慢走来。

  最后,当这个黑影走近的时候,所有人才看清楚他的脸,一个年轻的男人,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外套,浑身都淋湿了,白色的衬衫上还有红色的痕迹,看起来像是血。

  男人站在机场候机室的门口,却没有走进来,依然站在雨中,不一会儿,候机室,包括整个机场,所有航站楼全都响起了广播。

  ”请所有乘客后退,离开一个身穿红色西装,身材发胖,手拿黑色小拐杖,年纪比较大的男性,警方已经准备进入机场抓捕该人,请所有乘客后退……”

  机场广播不断循环,很快就有人看出来,孟燧就是这个广播里的家伙,人们开始恐慌的后退,拉开了和孟燧之间的距离。

  不一会儿,我的背后,数辆警车开了过来,特警全部都荷枪实弹,但是却没进来,因为今天的战斗,不属于他们这些普通人,而是属于我们灵异人士的。

  ”端木森,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孟燧很镇定,或者说装的很镇定,他已经没地方可以去了,现在这个情况,要么就是举起双手被警察带走,然后我在刑警大队里弄死他,要么就是和我大战,不过,今天我绝对会让他死在候机室里。

  ”来杀你。”

  我冰冷地说道,依然没有走进候机室,此时远处响起一声枪响,特警队的远程狙击手开火了!一发子弹射来,穿过玻璃,直取孟燧的脑袋,但是,凡间的子弹伤不了这个十常侍里的老家伙,子弹被一层红光挡住,瞬间融化成了金色的水,落在了地面上。

  孟燧手上的十个戒指,代表神秘的九秘的封印力量,当然虽然不可能如同神秘的九秘那样威力无穷,不过却依然非常霸道。

  当年孟燧就敢依靠这十枚戒指封印嬴政之魂,十年过去了,孟燧比起当年还要厉害!

  ”你能打败我吗?我要走,谁能留住我?就凭你,还是凭那几个躲在暗处的小家伙?就因为一个本来就没有生命的小家伙,就和我为敌,端木森,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你以为我是冯云还是罗蒙?这两个笨蛋一个只会体术,一个倚老卖老,根本就没什么大本事,我才是十常侍真正的战斗精英,端木森,我劝你最好不要……”

  孟燧的话刚刚说到一半,一个狂暴的黑影从远处的空中落了下来,只听见一声巨大的轰鸣,机场的地面碎开了两个洞,接着这个黑影直冲孟燧而去,满含妖气和愤怒的一拳轰出,却被孟燧身边的金色光幕挡住了!

  孟燧一转头,看见黑蛋杀人的冰冷面容,出现在他的面前,随后一阵如同狂风一般的攻击,抽打在了金色的光幕上。

  孟燧缓缓往后退了几步,一抬手,戒指上放出一道剧烈的金光,黑蛋被金光打中,往后连续退了好几步,最后贴在了墙壁上,动弹不得,金色的光芒如同封印一般将它锁在了墙壁上。

  ”哼,区区一头狼妖,也敢在我的面前造次,剩下的人,都出来吧,别躲着了。”

  孟燧很强大,此时他已经彻底感觉到了隐蔽在角落里的玉罕他们。

  李迅第一个出手,匕首上带着火焰灵符,如同下雨一般落在孟燧的头顶上,这一次,孟燧的身边爆发出的是蓝色的光幕,火焰灵符和匕首被蓝色的光幕挡住,就好像掉进了水里一般,火焰灵符一张都没有爆开。最后,蓝色光芒一闪,李迅的双手和双脚居然被冻结住了,落在地上后,根本无法动弹。

  接着,玉罕和白金毒蛇急冲上来,白金毒蛇就好像是发狂了一般,不断地弹起,如同子弹一般攻击孟燧,玉罕手握极毒匕首,只要刺中孟燧,孟燧肯定身死!

  但是这一次孟燧面前闪烁出来的绿色的光芒,机场的地面下,莫名其妙地长出了无数藤蔓,将白金毒蛇和玉罕全部都困在了地面上,无论玉罕怎么用力,都挣脱不了这坚韧的藤蔓。

  木梁纯子从后方走来,手中的占卜牌飞出,此时孟燧的背后闪烁出黑色的光芒,飞牌进入黑色的光芒后,竟然被原封不动地打了回来。

  木梁纯子非常快速地躲避,利用预知的能力躲开飞牌的攻击,两个人面对面对轰,木梁纯子每一次都能够正好躲开攻击,然而,她的预测也不是百分之百准确,一次失误,飞牌回射,插在了她的脚上,木梁纯子身体一软,倒在了地面上,双脚动不了了。

  最后出击的是索尔,无数的雷电从远处的空中传来,在索尔巨大的魔法牵引下,进行有指向性地冲击!

  ”哼,魔法?还有点意思。不过,对我也没用。”

  孟燧身边黑色的光芒,变成了白色的光芒,接着白色的光芒化作一个巨大的圈子散开,索尔被白色的光芒扫中,面色一沉,所有的雷电在他的四周消散。

  ”你封印了我的法力,你居然连西方的魔法都能封印!”

  索尔这个老头,没了魔法,战斗力几乎为零。

  ”哈哈,端木森,这就是你的团队,不堪一击,不堪一击!哈哈,真是不堪一击啊!还想为那个试验品报仇,你们就做梦吧!告诉你们,在美国的研究所里,我每天都能看见他,他总是笑,笑的我烦死了,别的行尸都在哀嚎,有了灵智后都是痛哭,为什么会被锁在这里?只有他,总是笑,总是笑,一个试验品,一个垃圾,一个乐色,竟然还总是笑。恋心儿那个臭婊子,还总是和他说话,还给他取名字,叫他阿呆,在我看来,这些试验品就和狗一样,不,连狗都不如,都是垃圾!”

  孟燧的心灵无比扭曲,他疯狂地笑,因为,在他看来,今天的战斗,他根本就不担心!

  我慢慢走进了候机室,走到一个惊呆的男乘客面前,低声说道:”有烟吗?”他一愣,随后颤抖着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香烟。

  我接过来之后,没有抽,而是叼在了嘴上。

  ”怎么?还学蒋天心?你要是有他一半的本事,早就能杀了我了,不过蒋天心也是白痴,和我们老大作对,迟早是个死!一个白痴师傅,一个白痴徒弟,加上一个白痴试验品,奇葩啊!”

  孟燧大声地笑道,疯狂,恣意。

  我缓缓地跑了起来,低着头,越跑越快,越跑越速度,孟燧冷笑,看着我,他只需要动动手指,我就会被杀死。

  当我狂奔到他面前,高高跳起,他抬起手,金色的光幕出现,我反手从背后的吉他箱里拔出赤霄宝剑,重重地砍在了他的光幕上!

  ”铛!”

  一声碰撞传来,赤霄宝剑被金色的光幕挡住了。

  ”哈哈,你能怎么样?你伤不了我!”

  孟燧大声笑道。

  但是下一秒,孟燧吃惊地看见,我抽出左手,将左手放在了赤霄宝剑的剑刃上,接着缓缓抹开!我的血管被划开,鲜血流个不停。

  ”给我破了!”

  赤霄宝剑在我的怒吼之后,爆发出惊人的红色光芒,孟燧吃惊地看见,金色的光幕开始破碎,随后如同玻璃一般被赤霄宝剑切碎了。

  剑刃划破了孟燧的身体,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血口,孟燧一抬手,一道火红的光芒冲来,将我打飞!

  ”吗的,疯子,隔开血管和我打,你还没杀了我,自己就先流血过多死了!”

  孟燧看着自己肩膀上的伤口,满脸都是疼痛。但是下一秒,他看见我慢慢从火海里站了起来,身上在燃烧,皮肤都被烧焦了,可是我却还是低着头,提着剑,左手流着血,一步步走来,不喊痛,不喊疼。

  如同一个死神一般,走向孟燧……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