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百四十四章 鬼池

  梅心的古堡设计的很有特点,外面看过去有点像欧洲的模样,但是进入里面一看,设计的却像是中国式的宅子,雕花门窗,古色古香的香床,刻意设计过的假山,看起来都非常精致漂亮。除了没有小桥流水,盆栽园林。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在这里穿行的都是一些厉鬼的话,简直可以称的上是艺术品一般的古朴宅子了。

  在古堡的深处,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了鬼池,而在过去,我只是通过古籍和一些书本才对它有所了解。

  直径三米,算不上宽,也不算大,里面没有液体,但是我却听见一些低沉的哭泣声,很杂乱,接着我看见有黑气从鬼池里往外冒,遮蔽住了鬼池真正的模样。

  深度我估算不出来,不过我保证,只要我一跳进去,肯定爬不上来就对了!

  ”你身上的伤多是重创,如果用你们阳间的医疗手段,即便是用上最好的药,怎么也得一两个月,就算你有道行在身上,复原的比普通人快,那也至少需要十多天。我们等不了那么久,我想你也等不了那么长时间。所以,我要冒险用鬼池为你治疗。”

  梅心站在我的身边,古堡内所有的厉鬼都是身穿白袍,如同奴仆一般地侍奉它。

  ”怎么治?我又不是魂体,这鬼池里的鬼气对我的肉体没有效果!”

  我眼角往里面瞟了一眼,这里面黑漆漆的,我不敢保证,里面到底有什么。

  ”如果是别人,或许真的没效果,但是你不同。端木森,你知道为什么陀罗木的根茎要攻击你吗?就是因为它感觉到你身上存在了三个厉鬼,而且其中一个还特别强大。这就好比美食放在食客的面前,对于陀罗木来说,你是无法抗拒的美味。但是,你的鬼纹却恰好能够帮你治伤。鬼纹极变之后,你的身体能够变成半人半鬼的状态,此时只需要进入鬼池中,鬼池自然会为你修补身体,你再解散鬼纹极变,身体当然会痊愈。”

  听了梅心的话,我也不禁大吃一惊,我根本就没想到过这么奇葩的方法!但是听上去,理论上是行得通的,可是我敢肯定过去没有先例,我是第一个进入鬼池的人类,是不是能够活着出来,还是个大问题!

  ”要是这个方法行不通呢?”

  我问道,总要给自己找个后路吧,不然万一是绝路,那我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样,我可以用绳子捆住你的身子,让你的朋友在鬼池外面拉住你,一旦你发生不对,就立刻喊话,我会让他们把你从里面拉出来的。”

  听起来这也算是个方法,我看了看身上还有血迹的自己,目前来说,也只能这么办了。不过一根绳子不保险,我绑了三根绳子,让李迅,黑蛋拉着。

  我脱光衣服后,缓缓走入鬼池内!果然如同我想的那样,西方非常深,我一进入其中,立刻就往下跌,但是没跌多久,就被鬼池外面给拉住了。

  我一共要在鬼池内泡2个小时,听起来时间并不长,但是试想一下,这可是制造厉鬼的地方,这里的鬼气浓郁的能够令普通人看见,而且,耳边还不断地传来可怕的哭泣声。

  我闭上眼睛,身体尽量放轻松。

  启动了鬼纹极变,身体变成了半人半鬼状态后,果然四周的鬼气开始疯狂地向我身体内涌进来,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不断地被充实,这就好像是一个饥饿的人,忽然能够饱餐一顿一般,那种充实感别提多爽了!

  而且,这还不算,我明显感觉到身体的伤势在好转,皮肤,骨头,都在不断地愈合,骨头断裂的位置传来一丝丝痒痒的感觉。应该是骨头在生长,不过我不是医生,这还真不懂。但是我知道,梅心的方法的确有用,我的身体在快速地康复。

  时间不知不觉间过去,在没有手表和手机的情况下,我只能等待黑蛋他们到时间把我拉上去。百无聊赖之下,我准备重新在脑子里将整个古宅子案子在我脑子里过一遍,就在此时,一个意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很熟悉,好像听过,但是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了!

  这个声音初始的时候很轻,但是却在慢慢地变响,我听见它在呼唤我:”端木森,端木森……”

  一开始我以为是一些鬼魅的诱惑声音,但是随着声音越来越响,我开始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我渐渐响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片刻之后,我震惊地睁开了眼睛,这是我自己的声音,难怪这么熟悉,但是又可以说不是我的声音,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黑渊,那个潜藏在我身体内,秘密重重,被神秘人罗焱封印的家伙!

  它不是被封印了吗?怎么还会跑出来召唤我?

  我想要喊叫,但是一张嘴却没有声音发出来,耳边黑渊的呼唤之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清晰。最后,甚至我感觉他好像就站在我的面前。

  我缓缓打开眼睛,面前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我心中微微一定,耳边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了。我宽慰地自言自语道:”看来是幻觉啊。”

  果然,我一开口,说话也恢复正常了,刚刚那个一定就是幻觉,毕竟这里是鬼池,发生一些奇异的事情很正常。

  然而,就在我松了一口气之际,对面的黑暗中猛然间伸出两只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脸,捂住了我的嘴!

  我被这双大手按在了墙壁上,却说不出话来。随后,我看见黑渊的脸缓缓从鬼气中突显出来,慢慢地飘过黑暗,和我面对面,几乎来了个额头顶额头。

  ”端木森,感谢你,也感谢这个鬼池,让我有机会能够现世。罗焱的封印已经开始变弱了,总有一天我会从封印中冲出来的,等到那个时候,我将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彻底地取代了你。”

  下一刻,黑渊张开了巨大的嘴巴,向我吞来,但是鬼气冲击在我脸上的一瞬间,就彻底消散,化为乌有了。

  而我自己,则被吓了个半死,望着四周的黑暗,直愣愣地说不出话来。这个我身体里的特殊存在,居然说马上要冲出封印了,而且还堂而皇之地说要取代我。

  我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我甚至搞不清自己是不是在鬼池里,依然被幻觉所迷惑。我能够解开很多谜团,破解很多奇案,但是我自己身上的谜团,却始终无法解开。

  两个小时后,我被黑蛋和李迅从鬼池内拉了上来,鬼纹极变也已经解散了,我的身体彻底痊愈,黑蛋他们开心地微笑,但是我却坐在地上,望着前方的走廊发呆。

  黑渊真的会冲破封印吗?如果它占据了我的身体怎么办?难道我还要指望那个神秘的罗焱再出现一次,替我封印了黑渊不成?

  这一刻,我回头望了望鬼池,又看了看四周的人和事物,忽然有一种镜花水月一般的感觉,我有一种错觉,似乎这一切都只是另一个真实的我的梦,只不过还没醒来而已。

  我抬起手,往自己的脸上狠狠地抽了一巴掌,很痛,火辣辣的疼,黑蛋疑惑地望着我问道:”怎么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摇了摇头,从地上站了起来,穿上了衣服后,梅心带着厉鬼们飘了进来,还带进来一个人,正是被梅心掳走的都教授。

  ”教授,还好吧?”

  我紧张地问道。

  ”还好,我知道你马上要进入陀罗木的范围了,不过,你身上有鬼纹,这一点是大忌,在陀罗木的范围内,绝对不能够出现厉鬼,否则都会被它吸收成养分,因此我带来一些小的喷剂,利用这些喷剂能够掩盖你身上鬼纹的痕迹。”

  都教授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种淡黄色的液体,说话间就对着我喷了两下,我闻了闻没什么味道,但是喷剂一落在我的身上,立刻就掐断了我和鬼纹之间的联系。

  ”这是用睡神花的花瓣秘制的,睡神花是一种催眠厉鬼的好东西,再强大的厉鬼都会在睡神花的身边睡着。所以现在你身上的三个鬼纹全都处于沉睡状态,你不用担心陀罗木会突然攻击你。”

  我点了点头,本来就因为使用了鬼纹极变无法再使用鬼纹,所以三个鬼纹沉睡了也没关系。

  不过,我细想了一下都教授刚刚的话,却有一些疑惑在心头泛起,他刚刚说,任何厉鬼都不能在陀罗木周边存在,但是老宅子就在陀罗木上,其内那么多的厉鬼,为什么没有被陀罗木吸收呢?陀罗木为什么要办到古堡里来呢?

  此时,我转过头,看了一眼鬼池,猛然间一个想法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难道,陀罗木和老宅子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鬼池?一个能够制造厉鬼的鬼池,绝对能够提供陀罗木无比重要的养分啊!

  可是转念一想,还是想不通,黄泉水不是其内厉鬼还要多吗?为什么陀罗木放弃黄泉水而来和鬼王抢夺一口鬼池呢?

  除非,陀罗木已经被控制了!

  这一刻,我终于想明白了,不是老宅子建在陀罗木上,而是陀罗木内的绿精一定已经被控制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