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百四十三章 似曾相识

  艳红色的轿子从远处飘来,我听圈子里的老人说过,有很多道行高深,身份尊贵的女性厉鬼在阴间穿行的时候,却不会露出自己的面目。它们会躲在巨大的轿子里,彰显自己的高贵。

  很显然,梅心就是这么一个特殊的存在。

  我看见艳红色的轿子落在了我的面前,四个巨大的厉鬼退到路边,整个轿子非常大,足有两层楼的小洋房差不多大小,刚刚在远空飞来的时候看不真切,如今飘到了我的面前,我倒是能看的很清楚。

  ”恭迎梅心大人大驾光临。”

  我听见四周的厉鬼全都跪倒在了地上,每个人的脸上不仅仅表露出的是尊敬,更多的是惊恐,似乎非常害怕面前的这位鬼王。

  不过毕竟是一方霸主,害怕也是应该的。

  轿子大门打开了,里面透出微弱的黄色光芒,似乎在里面点了灯,一个冷艳的声音从轿子里传来。

  ”端木森,请进轿子里来,有些事情,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我一愣,现在自己身上带着重伤,如果这是一个陷阱,我进去了可能就会面临巨大的危险。不过转念一想,既然已经走到这里来了,还有什么好怕的,既来之则安之。

  我眼中露出坚定,一脚迈入了轿子内,黑蛋他们本来想跟着我一起进来,但是轿子的门却在我背后关上了。

  轿子内果然很大,中央是四根木桩,为的是固定轿子的结构。两边的木墙上有好几扇窗户,现在都关闭着,在窗户旁边是一些散发出微弱光芒的灯笼,不过虽然单个的光芒很弱,但是聚集在一起后,却还是能够照亮整个轿子里的景物。

  整个轿子几乎都用红色的漆刷过,正前方是一个宽大的座椅,座椅看起来很豪华,上面雕刻有数只凤凰的纹路,而在椅子上坐着的则是一个用黑纱蒙住脸,身材婀娜多姿,穿着红色长裙的女子。

  她应该就是梅心鬼王,传说中由天梅枝化作的妖鬼。

  ”你是梅心?”

  我知道这么问有一点白痴,但是为了打破这个冷场的气氛,我只能这么说。

  ”你看够了吗?喜欢我的轿子吗?”

  她的声音的确很好听,虽然很冷,但是却带着一丝丝能够勾动人心里欲望的感觉。

  ”说不上喜欢,而且,现在我浑身是伤,疼的要命,总要看点什么东西来转移注意力,不然我肯定疼晕过去了。”

  当强烈的剧痛转化成阵痛之后,即便是说话也会让我感觉胸腔里隐隐生疼。

  ”你的伤,我能治好,你放心吧。难道你就不想问,为什么我要找你?为什么我要抓走那个人类里研究灵异生物的教授,为什么我会亲自出城迎接你?”

  很显然,如同我一开始预料的那样,梅心鬼王找我肯定不简单,而且如今又说会治好我的伤,八成是有事求到我身上了。

  ”我想你会自己说的,所以,我没问。”

  我找了个轿子的角落,缓缓坐了下来,身子靠在墙壁上,尽量让自己的胸口好受些,手骨断裂远远不如肋骨断裂来的疼!

  ”你是个聪明人,而且是个有魅力的人,我看见你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好像在我的梦中,曾经见过你一般,不过很显然,就算是梦也已经被我淡忘了,那是在我生前的事情了。那么,我先来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要抓走都教授和他那一群研究所的人类?因为我宫殿背后的那棵大树,即便是陀罗木能够长到这种程度的,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阴间太大,离奇的事情太多,所以我并不惊讶。但是它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所以我必须铲除了它。强攻我试过了,很显然即便我有能力彻底消灭它,但是却要付出非常惨重的代价,这是我不愿意看见的,不过如果能够通过一些特殊的方法消灭它,也不失为一个选择,因此我抓走了都教授和他的助手们,一开始的确是打算让他通过施毒或者是陀罗木的特性来灭掉这棵大树,但是后来我改主意了。”

  说到这里梅心鬼王冷冷一笑,我感觉它所谓的改主意绝对是更加邪恶的打算!

  ”这样一棵强大的陀罗木,这么巨大,这么强力,而且通灵,如果能够被我控制那绝对会变成让阴间所有厉鬼,甚至包括幽冥府都闻风丧胆的利器。所以,都教授的使命,从一开始的毁灭陀罗木变成了如今的控制陀罗木,当然,他的确是很专业,很快就告诉我,要控制陀罗木就必须先控制这棵已经慢慢超妖怪方向发展的大家伙的核心,就是所谓的绿精,所有植物,包括我自己在内,要想真正成为妖怪,都会在身体内孕育一种叫做绿精的东西,类似妖怪的妖元,但是我们的绿精是以一种妖精的方式存在的,不过不会离开我们本体太远,基本上都是沉睡在我们的身体内。可惜的是,我派了好几拨厉鬼靠近陀罗木,最后都失败了,这些厉鬼只能成为陀罗木的养分。不过,当我得知你来到阴间的消息,很显然,我看到了希望,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找你的原因!”

  果不其然,我就说这个女人没安好心,原来还是要托我办事,求我帮忙!

  ”最后,我可以告诉你,之所以出城迎接你,是我怕你们死在刚刚的陀罗木暴动中,不过你表现的很好,你的团队也很强大,看来成功的概率很高。”

  梅心鬼王说的话很直,表达的意思很明确。

  ”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会带你们去我的古堡,治疗好伤势之后,我会想办法送你们进入陀罗木内。记住,一定要控制绿精而不是杀死它,一旦绿精死了,陀罗木会彻底失控,到了那个时候,你们必死无疑,而我的这个古堡和地盘,也就保不住了。”

  其实我想问梅心,是否知道古宅子的事情,不过很显然,它肯定不知道。因为如果它知道的话,就不会让我们进入陀罗木了,更不会还逗留在这里。

  我依然记得那个深藏在古宅子深处的恐怖存在,那力量,绝对超过鬼王级别太多太多!

  我坐在轿子里,感觉到轿子缓缓飞了起来,载着我们向古堡的方向飞去。我贴着角落,疑惑地问道:”为什么你说和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梅心用手点了点额头,带着笑意地说道:”一些我死前的记忆吧,那时候我还是一株天梅枝,但是已经通灵,我有自己的灵智,但是却不能动,为了麻痹自己,我就整天睡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睡的太多了,所以总是会做梦,而且都是关于一件事情的梦,梦里我是阴间鬼帝的妻子,我梦见一个气质和你有些像的男人打伤了我们的门来,当时我们住在巨大的鬼山上,那座鬼山还是一件法宝变成的。我看见那个男人一路冲来,最后杀死了我,他很恐怖,让我很害怕!”

  我一愣,这算是什么怪梦,难道梅心也是科幻电影看多了?

  当然,这是我胡思乱想的结果,自然不可能说出口。但是,接下来梅心的一句话,却让我整个人为之一振。

  ”梦里,我听见那个可怕的黑衣男子说自己叫罗焱。但是我不记得我认识这样一个人,所以,困扰了我很久,直到我死后变成鬼王,直到今天,我依然记得他的名字,真是奇怪。”

  我心中猛地一惊!罗焱?这名字太熟悉了,不就是那个送给我星光,还帮我压制了黑渊的神秘人吗?他怎么会出现在梅心的梦里,难道他和梅心还认识?

  我心中非常吃惊,脸上一片发烫,梅心疑惑地问了我一句:”你怎么了?疼的话忍一下,到了古堡,我用鬼池为你治疗。”

  我一听到鬼池这两个字大吃一惊,直愣愣地问道:”你想把我变成厉鬼吗?鬼池不是阴间特殊的池水,所有阴魂幽魂进入其中,就会瞬间积怨,变成厉鬼吗?这怎么能用来治我的伤呢?”

  梅心却不屑地瞟了我一眼,故弄玄虚地说道:”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所谓鬼池,其实这个名称并不准确,因为鬼池里面没有水,只是单纯的有无数的鬼气,这些鬼气冒出来的样子就像是池水一般。

  在阴间有很多地方,因为地势的原因会积攒怨气,这和人间一样。但是在人间积攒怨气的地方不会刻意表现出来,但是在阴间,就会变成鬼池。

  一种,阴魂幽魂进入其中,瞬间变成厉鬼的可怕地方,也是鬼王们制造厉鬼军团的先决条件!但是,这东西怎么能用来治我的伤呢?简直让我不可思议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