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百三十八章 为吾兄弟者,同生共死,为吾仇敌者,斩尽杀绝!

  ”尊主让我找的那个人,消失的时间太久了,太难找了,再宽限我段日子,我一定会找到他的。”

  崔方看起来非常恐惧,而且,我很好奇他嘴里说的那个尊主是谁?难道就是之前在老宅子里间接救了我一命的那个神秘存在?

  另外,我感觉这个红衣男鬼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和李甜之间的关系,肯定不简单!

  ”哼,你最好用心办事,要知道,早在几十年前你的灵觉就在和龙川的决斗中被废掉了。要不是尊主帮你修复,替你重建灵觉,你早就是废人一个。但是尊主不会帮助那些不懂得报恩的人,尊主赐予的恩赐,也是能够收回去的。明白了吗?”

  红衣男鬼这么一说,崔方立刻诚惶诚恐地点了点头。随后,红衣男鬼身体一晃,化作一阵黑烟消失不见。

  而崔方却坐在地上,用手背擦去他脸上的汗珠,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很难想象,这个家伙居然和老宅子里的厉鬼有关系。

  不过,这倒是一个好机会,一个不仅能够救了老高他们,而且还能逼问出很多真相的大好良机!现在车间房里只有崔方一个人,他的实力不如龙川老头,凭我和黑蛋现在的本事,两个人对付他一个,应该还是能够拿下的!

  我和黑蛋往前冲,随后利用玻璃上的洞口,伸手将窗户给打开了,然后爬进了车间房内。一进入车间房,崔方立刻面色大变,吃惊地看着我们两个。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他眼睛一瞪,望着我和黑蛋。

  ”你刚刚和那个厉鬼之间的对话,我一字不落都听见了!现在,你欠我一个解释!”

  我冷漠地说道。

  ”哼,既然你已经听见了,那就不需要厉鬼动手,我今天就解决了你们!”

  崔方说话间反手打开了铁门,两个保镖立马冲了进来,随后整个废弃工厂内十来个守卫也都一窝蜂地涌来,将我们团团围住。

  崔方现在的模样和之前那个跪在地上的懦弱样子完全不同,这货还真是两张面皮,一张朝里,一张朝外。

  ”都给我上,杀了这两个家伙灭口!快!”

  随着崔方一声大喊,四周的人立刻冲了上来,一时间我看见光是暴天符就在天上飘了十来张,还真是准备下杀手啊。

  不过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客气了,黒木飘了出来,鬼手化作战斧的模样,狠狠一扫,将身边的人全部震开,这些守卫几乎都没什么大本事,道行也不深,打斗起来最多也就是用用灵符,根本上不了台面。而且,本身就没什么斗志,他们不仅疲惫不堪,而且看见我的时候,已经很害怕了,毕竟大家都知道我两年前在南京大开杀戒的事情!

  所以,当这些守卫被黑蛋攻击,重重地摔在地上的一刻,没有一个人在爬起来,一个个都躺在地上,不是抱着肚子,就是捂着胸口,那副模样简直就是受了严重的内伤,比足球场上假摔要有技术含量的多!

  不过,崔方带来的两个守卫就不同了,手上还是有些本事的,两个人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习武之人,而是圈子里的炼体高手。刚刚黑蛋的鬼手扫过之时,两个人直接用手臂格挡,竟然没有受伤,可见身体却是很硬。

  不过,再硬也没用,黑蛋妖化之后,在车间房的两边墙壁上弹了几下,借助冲击力,一拳就将其中一个保镖打飞了出去,当时还顺手一个转身,用狼爪狠狠地劈在另一个保镖的身上,黑蛋的两爪连钢板都能轻易撕裂,这个保镖就算身体如钢似铁也没用,双手被黑蛋扯了下来,鲜血流了一地,不过这家伙倒是个真汉子,一声不吭就这么倒在了地上,我仔细一看,原来这货直接疼的晕过去了!

  杂碎都清理完毕,剩下的就是崔方本人,不过,这货刚刚一直没有出手,而是冷眼旁观,直到身边的人都倒下后,他才有所反应。

  ”端木森,在你眼中,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崔方竟然开口问了我一个这么有哲理性的问题,而且是在我们马上要开战的这一刻,这让我不禁有些错愕。

  ”崔方,别扯犊子,今晚我肯定要了你的命。”

  我一剑劈出,赤霄的剑芒斩向崔方,这家伙身体往旁边一闪,剑芒擦着他的头发劈中了他身边的墙壁,在墙壁上打出了一个大洞。粉尘落在崔方的脑袋上,不过却没有伤到他。

  ”你觉得我帮助厉鬼就是错的,你觉得我想要霸占阴阳代理人协会就是错的,你觉得我杀死那些无辜的人就是错的。哈哈,告诉你,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对错,有的只是强弱。就像今天,这些趴在地上的人,他们听我的命令来攻击你,你身边的狼妖就撕碎了他的手,他有错吗?只是听命令行事而已。就像我,当年尊主救了我,我被龙川打的脊椎碎裂,浑身重伤,他是强者,我是弱者,可是为什么当年他要下这么重的手?只是决斗而已,为何要废我灵觉?如果不是尊主帮我,我或许如今就是一个社会的拖累,残障人士而已,你觉得龙川对吗?还是错了?尊主帮我,我为了感恩,帮它办事,就算我准备牺牲无辜的人,不也是和你身边的狼妖一样吗?要是我错了,那它也错了,撕碎了别人的手,把别人打成重伤,谁对谁错?端木森,你告诉我,如果你要杀我,是为了什么?难道就因为我帮助一个厉鬼,就是错了吗?那你是不是应该先杀了你身边的狼妖,因为它废了一个这个保镖的手,你是不是应该自裁,因为两年前你在南京杀了那么多只是听从命令的人。你也该死,你和我没有区别!你我都是一样的人,我早就说过了,你我都是身不由己的人。”

  说实话,刚刚我还满心想要杀掉崔方,但是当他此番话一说出口,我的心里顿时就被怔住了。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在我这个年纪,该建立怎样的是非观?我不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可是我也不是一个烂人。

  但是,我的确杀过很多人,而且这些人其实罪不该死,他们只是想杀我,而我只能还击。或许崔方说的没错,我和他是一样的人,都是在这混乱的灵异圈子里身不由己地活着。

  我动摇了,甚至动摇到我说不出一句话。

  但是这时候黑蛋却很坚定地说道:”你丫的别拿我说事,告诉你,谁欺负我我就打谁,谁要杀我,我就杀谁。做我朋友的,大家一起喝酒吃肉。当我敌人的,一爪子劈死。这就是我的是非观,什么乱七八糟的对错,我是妖,我不懂。你们人类就是想的太多,所以反而不如我们妖怪来的简单!”

  我知道,黑蛋的这番话是说给我听的。

  而且,当我听到这番话后,心里顿时有了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就好像原本有一道数学题一直解不开,马上要到叫考卷的时间了,却在最后几分钟想到了解答的方法,那种放松和畅快感!

  ”黑蛋,谢谢你。”

  我微微一笑,拍了拍它的背。

  ”谢啥,都当了这么久的兄弟了,好了,干掉这个老匹夫,我们一起迎接玉罕他们的到来,明天晚上就再去闯一闯那老宅子!”

  黑蛋说话间身子就已经冲着崔方冲了过去,崔方刚刚的确是想迷惑我,因为所有人类青年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都会很迷茫,见到的世界越来越宽广,看见的社会越来越肮脏,会不明白那些真正是非对错。

  但是今天黑蛋教会了我最基本的法则,为吾兄弟者,同生共死。为吾仇敌者,斩尽杀绝!

  崔方看见没有迷惑住我,赶忙往车间房外面跑,一走到外面,地方一宽敞,他反而不跑了,而是站在空地上,对我们招了招手。

  ”这些年来,我很少和人动手,不过不代表我的实力退步了。”

  说话间,崔方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小如意,我知道,这就是成云子看中的,八炎如意!

  我见过很多火行法器,有些能够放出大火,有些能够控制鬼火,不一而同。但是,我却鲜有见到那些威力极大的法器。

  毕竟像赤霄宝剑这样的法宝,那属于异数,很难找到。即便是龙川老头,也没有一剑特别像样的法宝,不过今天崔方的这件八炎如意都是很有来头。

  因为,我听说,这小小的如意内,存着一只传说中火麒麟的吐息,不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