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百三十一章 三大疑点!

  花了整整一天时间看资料,大部分资料都是一些花边新闻,可靠性不高,不过至少我知道了当年那个撞见古宅子的老汉叫做李守久,他在北京古宅事件发生后,又过了十年就死了,死的时候也就70,虽然算是比较长寿了,但是最后几年,李守久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而且被病痛折磨的够呛。

  他有一个女儿,叫做李甜,如今也是80多岁高龄了,早就搬离了北京,到了上海。而且,令人奇怪的是,这个李甜一直没有结婚,一个人一直独居在上海,而且,很少和外界交流,国字号第五组曾经派人去和她交流过,想问问当年的北京古宅子事情,她明明神智清楚,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是闭口不提过去的种种往事。

  万云似乎是出去办事情了,过了一会儿才回来,一回来,他给我和黑蛋泡了杯茶,坐了下来,平静地说道:”我刚刚听说你和崔方打赌了吗?这可不明智啊,毕竟这是中国灵异圈的三大奇案,别说是你了,很多破案专家或者是道行高深的前辈高人,都拿这个案子没办法。你这次打赌很不明智啊,刚刚崔方还打电话给我,让我不要帮你,我敷衍了他几句,就把电话给挂了。”

  从这里我至少看的出来,万云这人还是很坦率的,算是值得一交的朋友。

  ”万大哥,你前面说有一些疑点,能不能告诉我们?毕竟疑点里很可能藏着证据。”

  听了我的问话,万云点了点头。

  ”当初这个案子发生的时候,我们国字号第五组还没成立。不过后来为了破案,我们专门组成了一个调查团,我就是其中的队员之一,说起这句话也要20多年了,那时候我是团队里年龄最小的,所以基本上除了体力活以外,没我什么事情。我记得我们当初的团队队长,就是如今国字号第五组在北京那边的高层负责人之一,匡力,他是老刑警出身,而且身有灵觉,破案很有一手。当时我们先去找了李甜,但是连续去了几次,想了很多办法,她就是不开口,嘴巴严实的就和贴了封条一样。于是没办法之下,我们只能去找当时接到李守久报警电话的警员,奇怪的是,接到报警电话的警员,几乎都死了,不是出任务的时候被歹徒打死的,就是被特务陷害死了,有几个还是死在文革中,反正没有一个好下场。当然,如果说这些都是巧合也不为过,毕竟,命运这种东西还是很难捉摸的。只是,让我们整个团队吃惊的是,我们后来通过招魂,想要将李守久的魂给招回来,结果无论我们想了多少办法,他的魂魄就是没来,不过当时匡力队长说,李守久的魂魄不是飞散了,也不是投胎了,而是被困住了,锁在了阳间,所以我们招魂不成功。”

  听到这里,我和黑蛋都是一惊,如果当初他们分析的没错的话,李守久的魂魄被锁住很可能和老宅子有关系,但是老宅子不是很多年没出现了吗?怎么还会害李守久呢?

  显然,这就是一个重大的疑点。

  接着万云继续说道:”我们调查到一半,因为调查下去非常困难,线索太少的缘故,所以我们选择放弃,谁知道,放弃之后还是出事情了。团队里一个女同志,在调查停止后的第三天深夜给匡力打了个电话,说她看见老宅子了,让我们赶快赶过去,然而,等我们到的时候,她已经死了,依然是五脏六腑被掏空,而且满脸惊恐。不过好在那时候她身上带着照相机,我们后来从相机里取出了交卷,冲洗出来一看,有了惊人的发现。”

  说到这里,万云从另一边的抽屉里摸出一个文件袋,打开一看,里面居然只有一张照片,还是黑白的。照片上是一幢阴森可怖的老宅子,门口黑洞洞的,但是没有匾牌,看不出这个宅子叫什么。

  ”这照片有什么奇特的吗?”

  我直愣愣地问道,自己的确是没看出来这照片上有什么不同。万云笑了笑说道:”这张照片是胶卷里的最后一张,也就是最后照的,但是当我们发现那个女同志的时候,她距离照相机有至少3米远,你认为一个人为什么要在拍了照片后,还将照相机丢掉?所以……”

  万云此话一出,我顿时一惊,立刻想到,这张照片不是那个被杀的女同志拍的,而是第三个人拍的,甚至有可能根本就不是人拍的,而是厉鬼照的!

  想到这一层,我顿时感觉浑身毛骨悚然,之前我就曾经想到过,如果按照传说中的版本,老宅子里都是悬浮着的厉鬼魂,那为什么这些鬼魂不从老宅子里飘出来呢?后来,我自己给自己解释,肯定是因为老宅子里有类似困阵的法阵,因此鬼魂出不来。

  不过如今看到这个照相机,那就至少证明,除了当年那一批已经死掉的见证者,还有可能有人见过这神秘的老宅子,并且还给老宅子照了相。

  至于生死,还是个未知数,至少第二天匡力发现的只有女同志一个人的尸体。

  说道这里,疑点已经有两个了,但是显然万云的话还没说完,他继续说道:”我们后来对这个死亡的女同志进行了解剖,你知道我们发现了什么吗?”

  万云也太会迈关子了,急的我差点没叫出声来。

  ”你快说吧,万大哥。”

  我对他拱了拱手,让他快点说下去。

  ”第三个疑点便是我们发现这个死掉的女同志,聚集灵觉的脊椎被拔掉了!之前传说中那个走进老宅子的警察只是发现五脏六腑被掏空,但是没说他脊椎消失。可是这个死掉的女同志,背后的脊椎的确不见了,当然不是整根都不见了,而是少了背部的三节,那里是一个人灵觉的体现,能进我们国字号第五组的也都必须是灵异圈子里的人,这个女同志不断被残忍地杀死,而且还被别人废了灵觉,此事后来被列为我们国字号第五组的五大耻辱之一,而且至今这案子还没破,所以这个耻辱一直没办法洗刷。”

  听了万云的话,我心里沉甸甸的,几乎所有和这个案子有接触的人都死了,而且都是死于非命。三个神秘的疑点,似乎预示着整个案子肯定会带来厄运。

  从万云那里抄走了李甜的地址,我依然还是决定,要去会一会这个沉默了几十年的老太太,我相信,她肯定知道什么,正因为知道,所以她不愿意说,或许就是为了躲避杀身之祸吧。

  李甜独居在上海南京路背后的一片民户里,算的上是上海地段最好的房子,出门就是新世界,隔壁就是南京路步行街,往后就是上海书城福州路,人民广场。如今这一片还没拆迁,等拆迁了就是一大笔钱。

  我和黑蛋找到了李甜所在的家的住址,在爬了一段小阁楼之后,我们站在了一扇黑门前,此时我一眼就注意到,在李甜家的黑色房门上,用朱砂笔画着不少类似符咒的东西。一般来说,有老人喜欢在家门口挂一些店里卖的招财符,或者保护家宅平安的灵符,这都是很正常的。

  然而,却很少有用直接用朱砂笔在门上画,而且这笔迹一看就是新的,肯定是天天都描一遍。更加让我吃惊的是,这符咒不是招财符,而是退魔类型的灵符,也就是说,李甜这个老太太,在防备厉鬼或者是阴魂之类的东西!

  我敲了敲门,没有人开,黑蛋听了听里面的声音,然后说道:”应该是不在家。”

  就在此时,隔壁的邻居开了门,走了出来,也是一个有些年纪的上海老阿姨,一见到我们在敲门,她立刻开口问道:”你们来找这户人家里的那个老太太啊?”

  一般来说,上海老阿姨都喜欢聊八卦,对别人家的事情特别起劲,我不想搭理她,就对她笑了笑,准备先离开。

  却没想到,这个老阿姨竟然走出了门说道:”小伙子,你们还是离她远一点吧,不然会倒霉的哦。”

  我一愣,这话乍一听像是在骂李甜,但是仔细一想,总不会是空穴来风,不可能人家独居不和周遭有接触就骂人家吧,这个老阿姨这么说肯定有原因!

  ”阿姨,这户人家到底怎么了?”

  我假装好奇地问道。

  ”你们是哪里的啊?”

  老阿姨看起来有些警惕地先问我们的工作。

  ”哦哦,我们是信访办的,刚刚工作没多久,上面领导派我们来做一些调查和走访,这户人家怎么没人啊?”

  此时听了我的话,这个老阿姨才凑近了低声说道:”这里面住着一个80多岁的老太太,古古怪怪的,我和她做邻居好久了,从来没见过有人来找她,她也不和我们说话,每天就去菜场买点菜,很少出门,门上还画一些鬼画符,吓死人了!而且,最邪门的是,有一次她房子里传出来说话的声音,还有哭声,我们打电话报警,结果警察一开门,里面一片漆黑,窗户都开着,打开灯一看,这个老太婆跪在地上,满脸都是泪水,面前还放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像是白蜡烛,还有八卦图什么的,反正很不正常的。”

  我一听这个话,脑子立刻飞转起来,这些道具不都是招魂用的吗?李甜也不是我们圈中之人,怎么会招魂呢?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