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百一十八章 干尸还是人?

  其实我本来没想再去和李俊雄见面,要是被这货知道我已经和狼人结盟了,那估计李俊雄不会让我活着走出来。

  不过,既然我已经答应了约瑟夫的要求,就必须冒一次险。而且,对于这个李俊雄,我很好奇,他到底是依靠什么样的手段,让不擅长近战的降头师,脱颖而出的呢?

  李俊雄下榻在纽约的四季酒店,这一次降头师一共就来了六个人,人数和我们差不多,但是根据索尔收集到的情报,李俊雄和降头师一进入酒店之后,除非有任务,根本就不露面。

  我一走进四季酒店,就看见一个东方面孔,矮小,但是穿着打扮非常斯文,正坐在大堂的咖啡厅里喝咖啡,手上捧着一本《TIME》杂志。

  在纽约见到亚洲人,并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不过,当我正想往电梯的方向走过去的时候,这个喝咖啡的亚洲男子却对我招了招手,高声说道:”端木先生,请到这边来,我等你很久了。”

  我一愣,飞快地在脑子里搜索是不是认识这个人,但是结果却是,我的确不认识这个男子。而且,他的中文口音很奇怪,一听就不是中国人。

  我和玉罕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对面,服务生走过来问我们需要什么?我摇了摇手,什么都没点,等服务生走远后,我看着对面的亚洲男子问道:”你是谁?怎么会认识我?”

  他合上手上的杂志,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自我介绍道:”我叫李俊雄,相信端木先生并不是第一次听见我的名字了。不过见面的话,还是头一回,能在这里和您见面,真是非常荣幸的事情。”

  我一愣,这货居然就是李俊雄,这一次越南降头师的代表!调整心情后,我对他报以微笑,平静地说道:”李先生,怎么有这么好的雅致,在这里喝咖啡呢?你别的队员呢?能不能介绍我认识认识?”

  李俊雄却摇了摇头,无奈地说:”他们几个都不会说英文,所以害怕出门,都躲在房间里呢。要是端木先生想要见他们的话,我可以带你上去和他们打个招呼。”

  李俊雄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让我跟他上去谈一谈关于结盟的事情,不过,既然我已经和约瑟夫结盟了,自然是要拒绝的。

  ”那就不麻烦您了,不过我来这里,还是有别的事情需要您的帮助。”

  李俊雄一听我这话,顿时一愣,脸色瞬息间变了一变,显然他知道我是在拒绝他,不过很快他就又恢复了笑容。

  ”有什么能帮到您的,我一定不会推辞。”

  既然李俊雄都这么说了,我立刻让玉罕说出了来由,需要一味叫做王马草的的草药。这种王马草据说是在古代的时候,一些帝王用来给自己心爱的战马治疗用的草药,一株上有四片叶子,每一片的边缘都是锯齿形的,看起来有些发黑,闻着有一股腥气。

  李俊雄一听我们的来意,立刻就猜出了我们的来意,从刚刚到现在,我们交谈了几句,已经看出来,对方不是省油的灯,脑子很聪明,心机很深。肯定已经猜到,我们和约瑟夫结盟了。

  现在就看李俊雄愿不愿意给我这个草药了,要是逼不得已,只能动手了!

  不过,显然是我想多了,李俊雄想了几分钟后,就打开了自己的皮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小布包,打开一看,是两株王马草!

  ”我这里正好有三株,端木先生用的着就拿去吧。”

  这家伙居然真给我了,而且这么大方,倒是让我非常吃惊。

  ”需要多少钱?我给你,不还价。”

  我可不会白拿他的东西,正要给钱,却看见李俊雄摇了摇手,说道:”不需要钱,我也不缺钱,不过还是想请端木先生看在这三株王马草的面子上,下周对我们手下留情。”

  老谋深算的家伙,既不让我难做,他也讨了个便宜,虽然现在他是结盟的头领,不过为了自保,卖给了我和约瑟夫一个面子,这样,真的在洛基山脉撞上了,他和降头师们就能坐壁上观。

  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后,带着王马草离开了四季酒店,不过我却没有回去,而是让玉罕带着王马草往回走。

  我之所以不离开,是因为,我对降头师公会这一次参加比赛的队员太好奇。越是神秘的东西就越可怕,我对对手一点都不了解,必须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收集一些可靠的情报。

  我站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我看见一个金发的西方美男子,穿着白色的西装,走到了李俊雄的身边,和他说了几句后后,两个人匆匆离开了酒店。

  李俊雄一走,我立马走进了四季酒店,根据情报,降头师们住在10楼,乘坐电梯到了10楼之后。我走到了降头师们的房间前,一共是六间,全都关着门,没有一个打开的,我看了看四周,正好看见一个服务生走过。

  我给了他小费和钱之后,让他帮我从楼下拿一瓶红酒上来,等我拿到红酒后,服务生一走,我便走到降头师的房间门口,先敲响了第一间的房门。

  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又连续敲了三下,还是没人应答。我正奇怪呢,之前李俊雄不是说降头师们一个都没出去吗?怎么我敲门了没反应?难道我正好敲的是李俊雄的房间不成?

  走到第二间房间的门口,敲响了房门之后,还是没有反应,我就纳闷了,难道李俊雄连这种小事都要骗我不成?

  走到第三间,第四间,第五间,第六间的门口,然而敲门之后,却还是没有反应!难道全都出去了,连个留守的都没有?亏我还花了钱,买了红酒,想装成是醉汉,来探听探听虚实呢。

  然而,就在我打算离开的时候,却看见我背后一间降头师的房间房门打开了,房间里没有开灯,房门打开的也很突兀,我缓缓转过身,看见房门内伸出来一只手,一只干瘦干瘦,如同木乃伊一般的手!

  长长的指甲,细长的手指,如同枯树皮一般的手臂,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人类的手啊!不过降头师都是奇奇怪怪的,有一两个奇葩也不例外!

  我立刻拎着红酒,装出喝醉的样子,步伐踉跄地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姑娘们,我们再来喝,我拿酒来了,哈哈!”

  虽然在装醉,但是我心里却不安地跳动,光是这只手就不对劲!当我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往里面看了一眼,房间内一片漆黑,因为没有开灯,而且窗帘都拉上了!所以我根本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也看不见降头师的身影。

  就在此时,那只干瘦的手一把拉住了我的衣服,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我拽进了房间里!

  我吓了一跳,这手看起来没什么力气,可是速度真快!我被拉进房间后,背后的房门嘭的一声关上了,房间里顿时一点光都没有。

  我下意识地摸出镇魂符,往前一拍,金色的光芒亮了起来,我看见在我的正前方,站在一个人,垂着双手,耷拉着脑袋,非常瘦,就像是干尸一般!

  而那只拉住我的古怪手就是他!我现在还不确定这家伙是活人,我慢慢从地上站起来,缓缓走过去,靠近这个奇怪的家伙。

  他看起来简直就是一个行尸,不过身上却没有尸气,而且,刚刚他拉我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他手上传来的淡淡体温,这个古怪的家伙应该还是活人!

  我伸出手,想要测一下它的鼻息,不过,就在我的手伸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间抬起了自己的手臂,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猛地抬起头,我看见一双泛黄的眼睛,浓密的黑眼圈,凹陷的眼眶,他望着我,就像是一个木偶看着我一般!

  ”你是降头师?”

  我轻声问道,既然都被他抓住了,我也不急着挣脱,直接开口问道。

  ”杀了所有闯进来的人,这是命令,杀了所有闯进来的人,这是命令……”

  他嘴里嘀嘀咕咕地说一些我听不太清的话,身子也从渐渐站了起来,个子比我矮的多,我正想抽回自己的手臂,就在此时,他却张开嘴巴发出一声大叫,然后黑色的尖牙就对着我的手臂咬去!

  我抬起脚将他踹了出去,这家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古古怪怪,肯定不简单,要是被他咬一口,那还了得!

  我转过身,想要离开房间,然而,这一刻,我却愣住了,因为背后的房门不见了,只剩下了一堵墙!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