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百一十三章 好男人和坏男人

  女人有时候会看不明白男人,看不懂为什么男人无论是20岁,30岁,40岁,乃是过了半百,依然很贪玩,依然很任性。所以,女人们说男人们不成熟。

  但是男人也有好坏之分,坏男人,便如同在我面前飞舞的罕莫尔德,即便身份高贵,相貌俊美,而且实力强大,财力丰厚。

  但是他却用自己孩子的生命来要挟我们,在我看来,这是连畜牲都不会做出来的事情。

  如果是一个好男人,无论他平时多么贪玩多么任性,都会在关键时刻站出来,用他其实并不魁梧的身体,为女人们挡住风雨。

  索尔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即便他已经年迈,但是当罕莫尔德杀死了他最后守护的人时,罕莫尔德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所有人,这位英国皇家法师学院的院长,这个在罕莫尔德眼中卑微的人类,却一个人,追杀吸血鬼长达数十年。

  而今天,索尔终于有了最好的机会,或许也是他这一生中,唯一的机会了。

  ”索尔,我上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没这么老,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死心。”

  罕莫尔德飞舞在空中,而它背后的六名吸血鬼们全都落在了地上,黑夜仿佛是为这种怪物量身打造的一般。

  即便我知道它们明明就在我们的眼前,但是却又好像不存在一般,仿佛随时就会遁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索尔一身白袍,如同正义的化身,高高举起手里的木杖指向天空,一道道白色的光芒从天空中落下,洒落在地面上,罕莫尔德的脸顿时有了变化。

  ”我乞求太阳的光辉,以我白袍法师的身份,召唤来自天际的光芒,令吾敌无所遁形,令吾身临白光,令吾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对于魔法我不太懂,不过看的出来,索尔肯定是用了什么厉害的法术,因为除了罕莫尔德以外,其他六只吸血鬼在这白光中,竟然无比慌张,白光触碰在它们的身上,灼烧着它们的皮肤,发出一丝丝的烧焦后的黑色烟雾,在空中飘荡。

  ”这是教廷的高阶牧师才能拥有的审判,索尔,你们法师是没有信仰的,为什么会使用教廷的法术?”

  罕莫尔德双臂一展,一片血光展开,覆盖在六只吸血鬼的头顶上,暂时阻挡了这白色光芒的落下,六只吸血鬼立马钻进了黑暗中,躲避了起来。

  白光渐渐消失,索尔双手紧握法杖,呼吸有些粗重,显然释放这种看起来就很厉害的法术,肯定消耗了他不少精力。

  ”我的信仰,是复仇!”

  索尔的眼中露出愤怒的目光,白光消失之后,黑暗开始缓缓侵袭过来,我能感觉到六只吸血鬼正在暗暗地向我们靠过来。

  此时,我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战斗竟然已经打响了,那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我要想办法,先救出周易。

  ”你果然在这里,端木森,我感觉你的脑袋比你的本事好用。”

  罕莫尔德是在讥讽我没什么实力。

  我冷笑一声,指着天空中悬浮着的周易大声说道:”他怎么说也是你的后裔,你们吸血鬼几乎不可能正常生养,我不相信你会让周易死去!”

  其实,我心里也没底,但是目前的情况,我只能先稳住罕莫尔德,好让索尔多喘口气,这个老家伙平时看起来冷静,但是一遇到仇人,就会变的和炸药一样,冲动,不计后果。

  但是罕莫尔德却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伸出手,手指如同利刃一般切过周易的肩膀,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

  鲜血一下子喷溅在了罕莫尔德的手上,这个变态的吸血鬼,竟然还用舌头品尝了一口自己儿子的鲜血!

  ”他的鲜血非常甜美,年轻时候的安娜应该比他的鲜血还要美味,不过可惜,我没尝过。端木森,你以为吸血鬼生养困难,我们就会很重视后裔和子嗣吗?哈哈,真是笑话,只要我想,我能感染成百上千个人,他们都会围绕在我身边,奉我为主,我从来都不感觉孤单,更不需要什么亲情。情感,不过是一种让你们这群可怜的人类变的更加脆弱的东西而已,我们吸血鬼完全不需要。”

  罕莫尔德的这番话其实没有说错,我在古皮魔书上也看见过,真正的吸血鬼其实并不重视传承后代,它们需要的是快感,而不是温暖。

  ”把圣枪的碎片送来,不然我现在就吸干他。”

  罕莫尔德一把抓住了周易的脖子,将昏迷的周易拉到了自己的面前,用鼻子对着周易的脖颈闻了闻,似乎很陶醉的样子。

  而四周的黑暗中,六只吸血鬼同样虎视眈眈,此刻,其中一只从黑暗中蹿了出来,向着我和索尔冲了过来。

  我背后的黒木漂浮了出来,巨大的鬼手一拳就将这头吸血鬼砸倒在了地上,力量之大,甚至将吸血鬼的头都给打爆了!

  罕莫尔德看着我背后的黒木,面色无比凝重,其实它自己心里也清楚,今天如果不耍一点小手段,很可能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所以它才会亲自出手,抢来了在医院的周易。

  ”让你的吸血鬼门离我们远一点!”

  我冷漠地大声喊道,四周的黑暗此时缓缓推开,不过却没有完全退走,依旧紧紧地盯着我们。

  ”端木森,你的时间不多,快点打电话,就算我不吸他的血,但是老伤未愈,加上新伤,这个小家伙的性命很快就会消散了。”

  罕莫尔德的催促让我愤怒,但是没有办法,我只能掏出电话,正准备给黑蛋打电话的时候,背后却有一辆加长版的黑色林肯轿车停了下来。

  我和索尔都是一惊,怎么会有这种豪车来这里?不过这豪车我却有些眼熟,直到从车上走下来一个女人,我才恍然大悟,这根本就是安娜的车子!

  周易的母亲,欧洲古老家族的继承人,这位年轻时候绝对是绝世尤物的大美女,如今虽然上了年纪,但是依然光艳照人。

  她穿戴的很漂亮,豪华的珠宝,貂绒的坎肩,精致的黑色礼服,配上她那一张冰冷但是却无比高贵的面容。

  就这么一步步向我走来,只有她一个人,即便面对的是五只吸血鬼,以及天空中漂浮着的吸血鬼王子,也一点都不畏惧,就好像是来参加一次宴会一般,步伐稳健,神情平静,甚至眼神里还带着对罕莫尔德的一丝丝轻蔑。

  ”安娜,好久没见了。”

  罕莫尔德看见安娜的一刻,我分明看见了它眼睛里爆发出的神采,就好像是一个青涩的男孩,看见了自己钟情的初恋女友一般,兴奋而且幸福。

  ”罕莫尔德,放了我的儿子。”

  安娜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径直走到了罕莫尔德的面前,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吸血鬼王子,用命令式的口吻说道。

  这时候,四周的黑暗里,有吸血鬼似乎是狂暴了一般,急冲了出来,而且一次性就有两头吸血鬼冲向了安娜,只是,这一回我和索尔正想动手,但是这两头吸血鬼身体还在半空,就立刻爆裂成了血雾,在这里除了我和索尔以外,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罕莫尔德本人。

  ”滚开,这个女人不许动!滚开!”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位俊美的吸血鬼王子疯狂地咆哮,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

  ”安娜,我,我失礼了,对不起,我不该在你面前表现的如同一头野兽。我们,我们可以换个地方交谈,而不是在这肮脏的街道上,我很想你,但是你总是被无数西方的灵异团队保护着,我见不到你,你知道吗?到如今,我还是很爱你,安娜,我还是很爱你。”

  罕莫尔德居然有些语无伦次,这让我心里都大吃了一惊!

  ”放了我的儿子。”

  安娜又一次冷漠地发出了命令。

  ”为什么你这么绝情?为什么你不愿意接纳我吸血鬼的面目?”

  罕莫尔德冲着安娜咆哮,这家伙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对劲!

  ”我不愿意接纳你不是因为你是吸血鬼,而是因为你欺骗了我。而且,如今你用我的孩子作为要挟,我更不可能原谅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否则的话,你会永远看不见我。”

  这一刻,安娜从拎包里摸出了一把精致小巧但是非常尖利的三棱刺,对准了自己的脖子!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