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七十四章 渡黄泉

  阴间,对于我或者是我带入地下的团队来说,都不是陌生的地方。虽然我们并不是这片大地上的常住民,然而,却依然对这里,满怀最深刻的敬意。

  在我们灵异圈子里,有这样的一句话,人间的冷,比不过阴间的寒。人间的仇,比不过阴间的怨。人间的情,比不过阴间的苦。

  我过去一直认为,这句话是在告诫我们这些年轻的灵异人士,不要以为自己有一些道行,就能将这片可怕的土地不放在眼里。

  然而,直到今天,我带着我的团队,站在三界门之前的时候,我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阴间,什么才是这片可怕土地的真面目。

  三界门,并不是三道大门,而是阴间的三座大山,每一座都直插天空,每一座都一眼望不到头。我从过去就就听说过三界门的大名,但是我却不知道,三界门竟然是管丞的老窝。我更不知道,这一次我带着团队进入阴间,与其说是追杀管丞,不如说是去慷慨赴死,危险至极!

  阴间有一条永远不会停息的河流,缓慢而无止尽地流动,它叫做黄泉,其内沉沉浮浮无数的冤魂野鬼,连阴司都不敢触碰的可怕河流,只有一个船夫会乘船载着乘客渡过黄泉去。

  但是,这个船夫会收很多的钱,而且,有时候,连钱都满足不了它的欲望。

  玉罕,李迅,木梁纯子,黑蛋,以及我,带着管妄,站在了黄泉边。这是一条黑色的大河,我从来没这么近距离地看见黄泉,没有想象中的躁动,也没有一丝哭泣的声音。

  阴间的天空是没有日月,更没有星光的,然而,在这条缓慢流动的黑色大河上,却好像泛起了一片乌黑的亮光。

  ”其实它很美。”

  玉罕双眼紧紧盯着面前的黄泉,眼睛被乌光占据,缓缓走到水边,水里却没有倒映出她的影子。什么都没有,就像镜子一般平静。

  玉罕似乎是被蛊惑了一般,伸出手,指尖向着近在咫尺的黄泉水碰去。面对这样一条美丽的河流,任何一个人,特别是女人,都想伸手去触摸它。

  然而,就在玉罕将手伸向黄泉水的一刻,却有一声惊叫传来,玉罕和我们都吓了一跳,我看见有一只冤魂从水中蹿出,一把拉住了玉罕的手,玉罕的身子被冤魂拉住,向着黄泉中坠了下去。

  黑蛋和李迅反应最快,也是距离玉罕最近的,他们拉住玉罕的两条腿,将她拉了回来。玉罕惊魂未定地坐在岸边,我们所有人放眼看去,刚刚还一片平静的黄泉水,此时却有数之不尽的孤魂野鬼,在水中挣扎,没有声音传来,似乎这些冤魂的呼喊和惨叫,都被这水给吞噬一般。

  我看见黑色的河面泛起浪花,将所有的冤魂深埋进了水里,黄泉又变成了那副平静的模样。依然美丽,依然平静,依然看起来如此安全。

  只是,现在的我才知道,那些关于黄泉的神话都是真的,这真是一条可怕的河流。

  ”看来还是要找渡船。”

  我叹了口气说道,管妄教给我一个方法,他说只要在河边放上钱,最好是金子,渡船就会出现。木梁纯子贡献了自己的一枚金戒指,我将金戒指放在黄泉边上,等着船夫的到来。过了好一会儿,我听见有摇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伴随着轻轻的划水声,我看见一条并不怎么大的船摇晃着从远处划来。

  只是,船桨在黄泉水上拨动,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平静而舒缓。黄泉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没有冤魂暴起,也没有野鬼哭嚎,就像是任何一条人间的河流一般。

  只是,当船靠近了以后,我才看清楚,这条船不是用木头做成的,而是用骨头做成的。一种不知名的生物的骨头,是黑色的,做成的这条船在远处看起来和木船一样,但是到了近前,就能分辨出区别。

  船上站着一个我看不清脸的船夫,但是我能够肯定,它绝对不是人,而是魂体。似乎是个厉鬼,又似乎是个阴魂,却没有给我道行很深的感觉,只是很神秘而已。

  ”你们,要过河?”

  它的声音很沙哑,听起来就像是沙子滚过我的耳边一般,散落在地面上后的摩擦声。管妄告诉我,黄泉河上的船夫,都是出了名的爱财。

  金钱,宝物会让它们着迷,但是它们的品性却是出了名的差。或许今天它心情好,会将你送到对面,但是如果它今天心情差,也许会直接将你打落进黄泉内。

  ”是的,我们要过河。这枚金子是船费,送我们过去。”

  我大声说道。

  却看见船夫伸出手,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微微摇头说道:”你过了河,要去哪里?”

  我微微一愣,心想这个船夫管的还真多啊,不过还是如实说道:”我要去三界山。”

  这一回,船夫没有再问,只是指了指它的小船,我们这些人站上去空间不足,所以,需要分开两船来送。

  我和黑蛋,以及木梁纯子第一船,随后我会跟着船再回来,接下一批人,因为我实在是不放心这个看起来神神鬼鬼的船夫。

  我们三个登上了骨头船,船夫轻轻摇动船桨,骨头船渐渐离开了岸边,向着黄泉的伸出驶去。我不知道黄泉有多宽,也不知道黄泉到底有多深,骨头船前进的速度很慢。

  ”黄泉有多广?”

  我站在船上,看着黑色的水上卷起波纹,开口问道。

  船夫却没有回答我的话,一时间,气氛安静的很诡异,我转过身,想和黑蛋说话,然而,一转头,却发现,黑蛋不见了。不仅仅是黑蛋,木梁纯子也不见了!

  这条船上,只剩下了我和船夫,我大吃一惊,向四周的水面上看,却一个人都没有见到。黄泉的水面上依然平静,黑蛋和木梁纯子难道已经掉下去了?

  ”我的朋友人呢?你把他们弄到哪里去了?”

  我大声地质问道,然而,船夫却依然不说话,只是自顾自地摇船,我开始着急,开始慌张,伸出手想要去抓面前的船夫,但是,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手完全无法触碰到这个船夫的身体,船夫就像是透明的一般,我的手就像是摸到了幻象,似乎周遭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你说话啊,我的兄弟呢?我的朋友人呢?”

  我大声地咆哮起来,这是我从未经历过的一种诡异感觉,虽然我见到过很多逼真的幻象,我也见到过无数可怕的障眼法,但是却从来没有像这一次一般,在我还清醒的时候,在我大脑还是正常的情况下发生这种类似幻觉的情况。

  ”不是我把他们变走的,而是你将他们推下去的,难道你忘了吗?”

  这一刻,我触摸不到,一直不说话的船夫忽然开口说道。这话我一时间根本无法领悟,也不知道这家伙在胡说什么。

  ”不许胡说,我一直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着急地大声问道。

  ”你真的忘记了吗?是你将那个妖怪和那个女人推下了船。因为船破了一个洞,只能承受一个人的重量,所以你将他们两个扔下了船。你看,我们到岸了……”

  我抬起头,看见远处,出现了阴间的土地,但是黑蛋和木梁纯子却没有出现!我开始敲打自己的脑袋,疼痛感非常真实地涌来,我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吃惊地看着空白的四周,难道真的是我为了保全自己,而将黑蛋和木梁纯子扔下去了吗?怎么可能?我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我开始对自己呐喊,然而,事实摆在眼前,他们两个不见了。

  ”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干的好事,你说,黑蛋和木梁纯子人呢?”

  我正要走过去,对这个神秘的船夫发动攻击,这一刻,肩膀却被人拍了一下。我转过头,看见黑蛋站在我的身后,我脸上正露出笑容,却在刹那间消失。

  因为,我看见黑蛋的下半身已经被撕碎了,它的眼神迷离,受到了惨重的打击。

  ”端木森,你害我……”

  我听见它含糊地声音,整个人重重地摔倒在船内,黑蛋居然就这么在我的面前咽气了!

  ”不,不,怎么会这样?”

  我跪在船内,开始六神无主起来,这一次渡河,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我好像完全没经历,没记忆的悲惨事件!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问自己。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三百七十四章 渡黄泉”

  1. 回复 2016/10/13

    ANONYMOUS

    这么明显的幻象,居然还慌。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