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七十章 买东西也要讲道理!

  招魂对于如今的我而言,也只是小菜一碟,不过,这一次招魂的对象有些特殊,如果管妄的话是真的,那召回一个八字硬,而且身具煞气的亡魂,可就不那么简单了。

  对于我们阴阳代理人而言,有三种魂,招起来很麻烦。

  当然,这里突出表达的是一个麻烦,而不是危险。对于如今的我而言,招魂就算是招了个鬼王回来,也能对付,对我来说,危险不大。

  可是,招魂的时候,却不是什么魂魄都会听话顺从。

  首先第一种,叫做欲孽魂,简单的来说,就是怨气虽然不大,但是欲望非常大的魂魄,这种魂魄很难招,因为无论你设置怎样的诱惑都无法满足这种魂魄的欲望,因此,不容易上钩,更不容易被困,我听说过一个圈子里的真实事例,说的是一个有些道行的招魂者,有一次招来了一个欲孽很强的魂魄,结果这个魂魄居然连困阵和这个招魂者一起吃了,非常可怕。

  第二种,叫做正魂,也就是所谓的英雄死后化作的阴魂。在中国,可没有所谓的天堂地狱,好人死后也是一样进阴间,只不过身前造福比较多,人品比较正直的人,投胎转世的时候会有更高的概率,转世命运变好。在我们阴阳代理人看来,一般不招正魂,魂魄身前和死后性格很容易造成巨大的扭曲,英雄生前可能非常正直无私,勇敢果断,但是死后也许会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疯狂幽魂,甚至老高去年和我一起做委托的时候,还遇见过一个曾经的侠士,死后变成了厉鬼,烧杀抢掠什么都干,很是可怕。

  第三种,便是八字太硬的魂魄,或者是带着煞气的魂魄,我们不招。八字太硬,招魂时候很容易出事,万一这个幽魂发起疯来,很容易造成伤亡,身具煞气的幽魂,一旦变成厉鬼会比普通厉鬼厉害,而且这种魂魄,根本不听从招魂,对于阴阳代理人设下的一些小恩小惠,根本是不理不睬。

  很不巧的是,那个农村妇女就是这第三种魂魄,但是,没办法,我只能想办法,提高招魂的成功率。

  想要招这种魂魄,有一样东西是必不可少的,一种叫做风烛草的植物。

  这是一种看起来外形像是蜡烛的植物,一般是在比较寒冷的地方是生长,通体白色,虽然看起来像是蜡烛,但是本体却很软,就和棉花糖一般。

  点燃之后,风烛草会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气,这种香气很淡,一般人的鼻子甚至闻不到,但是却会围绕在魂魄四周,减低魂魄的抵抗,产生类似迷魂的效果。

  这样就能让招魂变的轻松,然而,这种风烛草因为很难人工培植,因此要价都不菲,我保守估计,要完成整个招魂,需要至少3株,市价一般是一万到三万之间。

  下午,我留下黑蛋在家看着管妄,这货说到底还是个厉鬼,而且还是管丞的儿子,手上拿捏着管丞的命脉,因此保不齐管丞会派人来抢。

  有黑蛋照看,关键时候打不过,至少跑路还是没问题的。

  而我则带着银行卡出了门,直奔通灵坊市而去,几个小时后,我站在通灵坊市门口,令我奇怪的是,之前见过好几次的老大爷,今天却不在,整个值班室里谁都没看见。

  没人值班,就没人发手牌,更没人开铁门,我正在想怎么进去的时候,里面却走出来两个人,看起来像是散客,应该是圈子里的人。

  他们将手牌一照,铁门自动打开,我借机走了进去,和这两个人擦身而过的时候,意外地听见这两个人在低声交谈。

  ”今天真乱啊,这么大的通灵坊市,居然还会发生这种情况。”

  ”是啊,工作人员都去劝解了,连门卫老大爷都去了。不过那个年轻人脾气也太大了,肯定是某些大家族或者是大门派出来的富家子弟。”

  听了这些花,我心里一怔,难道通灵坊市里面发生什么骚乱了?

  按常理来说,通灵坊市产生骚乱的情况并不少见,但是在上海最大的通灵坊市,这种情况不应该发生。先不说,在这里的通灵坊市维护力度大,而且维持秩序的几个护卫都是好手。而且,因为经常有上海通天会总部来这里摆摊,所以,很少有人敢闹起来。因为一旦闹起来就可能影响了通天会的生意,得罪了通天会,任凭你是多厉害的角色,都要倒霉。

  我心里怀揣着疑惑,走进了通灵坊市的大门,进去一看,好家伙,还真是乱作一团。

  整个通灵坊市虽然不算非常大,但是也有几百个摊位,此时一阵阵激烈的吵闹声从通灵坊市中央传了出来,像是有人在互相对骂。

  四周的摊主都在张望,都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所有的守卫都在中间调节,而且,我果然还看见了门卫大爷的身影。

  我苦笑了一下,好家伙,连门卫大爷都参与进来了,这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好不容易挤进人群,我这才看见,有一个身穿皮夹克,梳着大背头,穿着筒靴的年轻男子,年纪大概和我差不多,此时正站在人群中央,他的身边站着两个很高大的保镖,而且,看起来都是炼体一脉的。

  对面则是一个小摊主,整个摊位都被砸坏了,一看就是买卖发生了冲突,这个年轻人让保镖砸了这个摊主的摊位。

  两边的守卫们都在劝解,却没有动手拉走这个年轻人,可见这个年轻人应该来头不小,所以连这些平时下手不轻的守卫们都不敢造次。

  而门卫老大爷也装模作样地在调节,摊主是一个女人,在灵异圈子里很多做生意的摊主都是女性,一般都是家庭式的作业方式,女的管理摊位,男的在外面奔波做委托,找材料。

  此时女摊主坐在地上,满脸泪水,在她的身边,很多比较常见的植物或者是草药散落一地,而且偶读被踩过了,根本无法再次销售。

  ”万军,真是够狠的啊,人家摊主就是不愿意让价,他就明抢,还将人家的摊子给砸了,人品真是太差了。”

  ”你小声点,听说他可是河北那边一个中型炼体门派的精英弟子,据说天赋不错,小小年纪身体就如钢似铁的,好像刀剑都伤不了,很厉害的。被他听见你说他坏话,小心他撕了你的嘴。”

  我听见身后传来的笑声议论,在灵异圈子里,这都不是什么稀罕事情。今天你抢我,明天我欺负你,我生活的这个灵异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比谁的拳头更硬的时代。

  我正打算走开,对于这种吵架和欺压,我没兴趣继续看,早点买到我要的风烛草,早点离开。找到管丞的戒指才是正事!

  然而,当我在通灵坊市里兜了一大圈之后,却邪门了,没有一个摊位有风烛草出售,我问了几个摊主,结果告诉我,最近风烛草缺货,好像是一些专门去冰冷地带采药的灵异人士,最近都休假,所以市面上的风烛草短缺。

  不过,一个摊主告诉我,那个被欺负的女摊主手上还有几株风烛草,但是因为缺货,她卖的价钱比平时高了三分之一,结果就被万军那兔崽子看上了。万军非要平价收进来,女摊主不愿意卖,争吵和分歧就因此而产生了。

  没办法,我只能回到了原来吵架的地方,此时万军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不离开,我就没办法买东西,但是我又不想插一脚,就在我有些犹豫的时候,却看见万军一个保镖的手上拿着三个木盒,这木盒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风烛草!

  ”我,我就平价卖给你了,你把钱给我。”

  女摊主坐在地上,脸上被扇了耳光,伸出手问万军要钱。

  ”哈哈,你还敢问我要钱?告诉你,你扫了我购物的心情,这三株风烛草就作为你给我的赔偿,我拿走了,你要是再敢问我要钱,我就让你永远都摆不了摊!”

  万军撂下狠话,转身想走,人群让开了一条路,结果,这货走到我的面前,我却没动。

  他个子挺高,至少一米九,身上都是疙瘩肌肉,看起来很有力气,看了我一眼后说道:”小兔崽子,滚开点!别挡我的路!”

  我本来还想好心付钱问他买,结果这家伙出口不逊,也把我给弄火了!本来几天前大叔又一次不告而别,就弄的我很不爽,今天被这家伙这么一说,我心里的火气直往头顶冲。

  我抬起头,仰视这家伙的国字脸,不屑地说道:”把风烛草留下,然后滚!”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