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六十章 不可思议的投胎转世!

  鬼还有孩子?

  这种事情,即便是我都没听说过,黑蛋也表示闻所未闻。

  ”你是管丞生下来的?”

  我疑惑地看着面前这个自称是鬼王之子的婴儿,虽然,我能感觉到这个婴儿的身体里,的确是有非同寻常的鬼气,但是说自己是管丞的儿子,这也太扯淡了吧。

  ”是的,确切点说,我是他死之前的儿子,他成了厉鬼之后,回到人间,将我也杀了变成厉鬼。所以,我是管丞的儿子,我们在生前还有一些血缘关系,死后,我不过是它所谓的精神寄托而已。”

  管妄这样的回答,倒是给出了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你为什么来人间?还有,为什么黏着那个农村妇女?”

  我一边问话,一边警惕地看着它。别看它只是一个婴儿的模样,但是刚刚镇魂符被烧,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说明它有不浅的道行。

  ”我自然有我的目的,不会告诉你,不过那个女人我一定要跟着。因此,你不能拦我。”

  管妄一边说着,一边身子就往外飘。我一下子冲到门口,挡住了大门,它漂浮在我的面前,鬼气就好像是黑色的雾气一般往外涌,徘徊在我的身边。

  ”让开,小家伙,我成为厉鬼的时间仅仅只比管丞晚上几年,我的道行和它不相上下。我也有鬼王的实力,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开!”

  显然,我看出了它的色厉内荏,如果它真的如同它嘴里说的那么厉害,根本就不会和我废话。

  ”我不会让开的,你也不能缠着那个女人,我会将你送回阴间去,你们厉鬼绝对不能在阳间逗留很久,更何况是你这样的富贵之躯了。”

  我伸出手,黒木飞出,正要动手,我却看见这个婴儿脸上露出一丝凶芒,紧接着,发出一声巨大的嘶吼,这吼声震的我耳朵瞬间耳鸣,一滴滴鲜血顺着我的耳朵流下来,落在了地上。

  甚至连黒木的魂体都有些不稳定!我和黑蛋捂住自己的耳朵,根本没有空余的力气来对付这个厉鬼!我家的玻璃,杯子,橱窗全部被震碎,甚至连房子外面的防御阵法都被这吼声震成了碎片,我蹲在地上,这样的嘶吼,让我的大脑几乎快要崩溃了!

  此时,被管妄控制着的婴儿冲出了我家碎裂的玻璃,消失在了我家楼下,不见了踪影!而我想要追击,但是外面是白天,管妄冒着在日光下被晒死的冲动,还是要回到那个农村妇女的身边,这让我心中升起了一股子疑惑。

  ”黑蛋,你没事吧?”

  我说话的时候,甚至听不清自己的声音,手上全是血,黑蛋那边也是如此,它说什么我同样听不见,只能看见它的嘴巴在动。

  我的耳朵,直到第二天早上还是有些不舒服,没办法只能到医院检查,结果是耳膜穿孔,做了修复手术后,才算恢复正常了。

  不过,那个找过我的农村妇女,再也没有出现过,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她没有手机,留给我的是一个她亲戚家的电话。

  我打过电话,那边说,这个农村妇女在前两天就离开了他们家,人都消失不见了!在茫茫上海,一时间我也找不到她,只能在李大山那里登记了一下失踪人口。

  只是,整件事情在我想来,有些奇怪,或者说非常奇怪。鬼王的儿子如果要留在那个女人身边,为什么不直接控制这个女人?还要留着她的意识干嘛?还有,它好端端地在阴间待着,当它的太子爷,干嘛跑到人间来捣乱?还有,一般来说,被厉鬼附身后,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身子都会开始腐烂和变形,但是那个被附身的孩子却一点症状都没有,就好像是一个完美的躯壳,甚至连管妄这么强的鬼气,都能够藏的很严实。

  一瞬间,无数的疑惑和问题涌入我的心头。这个家伙流窜在上海,目的是什么?

  不过,找不到他们的消息,我也没办法。灵异圈无论何时都在发生变化,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有奇特的事情发生,所以,我没放在心上。

  然而,显然我不想找事情,但是事情却找到了我身上!

  管丞,这位阴间可以算的上是大佬级别的鬼王,人脉广,本事强,手下精兵强将一大堆,如今还是十常侍的高层。

  这样的一位大佬,居然登上了我的门,而且还是自己独自来的!要知道,虽然管丞有鬼王的实力,但是凭借赤霄宝剑和白起之魂,我绝对有信心留下它。

  所以,这一次它的单刀赴会,倒是让我颇感意外。

  管丞依然很大气,来的时候是晚上了,没有像黑老鬼那样直接进入我家,而是敲了门之后,非常礼貌地走进了我家。

  有句老话说的好,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不过用在我和管丞身上显然不合适。因为,我把它当猎物,它把我当空气,所以谈不上仇人,可是毕竟这老家伙曾经狠狠地压制过我一次,所以,我对它并不客气。

  翘着腿,冷眼望着面前的管丞,心里在压制着一种突然暴起灭了它的冲动。

  ”你来我这寒舍干嘛?”

  我不客气地问道。

  ”为了我的孩子而来,听说前几天它来找过你,对吗?”

  居然是为了管妄来找我,看来这厉鬼还真是鬼王之子啊,我没说话,点了点头,继续等管丞开口。

  不过显然我低估了管丞的能耐和心机,它只是对我笑了笑,就站起来了,伸出手,放在了一颗白色的石头在我的桌子上,说道:”如果它再来找你,将这颗石头交给它。它会懂什么意思的,告辞了。”

  管丞鬼影一晃,消失不见。它一走,我和黑蛋都松了一口气,如临大敌的感觉这才消退了。管丞道行确实不深,不过气场太强,刚刚完全震慑住了我和黑蛋!

  仿佛一切都是这对鬼父子排练好的一般,管丞前脚刚走,过了半个小时,管妄又来了我家。不过这一次,它是自己飘进我家的。

  ”它来过了是吗?”

  管妄问道,它刚一开口,黑蛋立刻冲了过去,一把将这个婴儿按在了地上,不过管妄这一次倒是没有像上次那样,放声嘶吼,只是对着黑蛋冷冷一笑说道:”我附身的这个婴儿还活着,你要是下的去手,尽管动手。”

  它这么一说,黑蛋喘着粗气,停止了攻击!

  ”管丞让我交给你的。”

  我将白石头往地上一丢,没想到,管妄看见这块白石头的一刻,整个身子发抖,非常惊恐的样子,甚至还惊恐地大声喊了起来:”不,不,把它拿开,别让它靠近我。我已经逃出来了,不不!”

  管妄的反应,让我很奇怪,它在害怕,但是那块白石头我检查过,非常普通,甚至不通灵,怎么会让管妄这种道行的厉鬼怕成这样呢?

  黑蛋捡起了地上的白石头,伸向管妄,这一次,它异常惊恐,但是却没有一丝鬼气漏出来,似乎根本没有鬼气的样子。

  我注意到了这一点,冲了过去,一把将管妄附身的婴儿从地上捡了起来,用匕首刺破了它的皮肤,有鲜血流下来,而管妄的脸上同样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一个人被厉鬼附身,受到伤害,痛苦不会传达给厉鬼,这是常识!但是为什么我刚刚刺破婴儿的皮肤,管妄也会感到痛苦?

  下一秒,我和黑蛋的脸上同时露出震惊的表情,我吃惊地问道:”这不是你附身的婴儿,而是你投胎转世之后的身体!你根本就已经不是厉鬼了,你是一个活人,一个活生生的新生儿!但是,为什么你的记忆还在?难道你没有喝孟婆汤吗?”

  而管妄摸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看着我们两个,重重地点了点头。

  ”你,你居然躲过了孟婆,还进入了六道轮回?这怎么可能,还有,你身上的鬼气是怎么来的?你也没有类似鬼纹之类的法术,到底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大声问道,管妄的状态我从来没见过,甚至连听都没听过。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像是有人告诉你,恐龙活过来了一般。

  投胎转世前必须和孟婆汤,走奈何桥,忘记前程往事,才能重新投胎!这是基本规则,然而,今天我面前的管妄却打破了这一点,颠覆了我一直以来的传统观念!

  ”现在不是时候告诉你们,也没必要告诉你们,我要走了,绝对不能让管丞抓住我!”

  管妄想走,身上这一次,又涌出了鬼气,只是比之前要淡的多。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