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五十九章 神秘的弃婴!

  四季酒店的床非常舒服,当然,我没怎么体会。

  唯一的体会就是一直被压着,进进出出,亲吻,拥抱,翻滚。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些细枝末节。

  赵云倾头发的香味一直在我鼻息间传递,美丽的胴体让我感觉有些梦幻。

  甚至,我连套套都没戴!事后,黑蛋告诉我,万一怀孕了,我就算真攀上高枝了!

  四季酒店的隔音效果也是真心的话,夜晚,那些曼妙的叫声,让我热血澎湃,欲罢不能。我们不知道交合了多少次,甚至直到第二天,我下床的时候还感觉自己的脚在飘,下半身有些疼,而且,整个人一点力气都没有。

  过去,我一个晚上追击厉鬼,都不如昨晚在床上那么累。

  最要我小命的是,赵云倾居然对我说,只是她的第一次,她和安德鲁那几年,一直没有上过床,因为赵峰在性方面很保守,绝对不允许她婚前发生性行为,而且她自己也不想和安德鲁上床。甚至在被安德鲁迷惑,快要结婚的时候,赵峰还特地从中国飞到了国外,监督他们的婚礼。

  所以,今晚,她是偷偷把宝贵的第一次献给了我!

  尼玛啊!这些话的杀伤力,简直太大了!

  床的震动,赤裸的美丽身体,那些从赵云倾嘴里说出来的情话,让我感觉,这一回是我被她推倒了,绝对不是我推倒了她!

  十八岁那年,我和自己喜欢很多年的姑娘,在一个远离家的顶级酒店里开房,两人都是头一次,巨爽!

  这是我度过最美好的一个夜晚,当第二天我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我甚至感觉昨晚还是一个梦。只是,当看见豪华的酒店房间,以及那张大到夸张的床,我才相信,自己昨晚真的和赵云倾发生了关系。

  揉了揉眼睛,穿上裤子,我的双脚轻飘飘的,向着客厅里走了过去,口很渴,很想喝水。却看见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是赵云倾写给我的。

  上面写着:端木森,昨晚的一切,很美妙,我很开心。只是,你我终究要走上不一样的路,我还要帮我的父亲打理公司,而你也要闯荡你那个神秘的世界。所以,你不用对我负责,因为昨晚是我主动的。如果有缘的话,将来有一天我们会真正在一起的,但现在,我们都不成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最后,本姑娘警告你,不许在我不在的时候偷腥,不许喜欢上别的姑娘!爱你的,云倾,留字。

  我了个乖乖,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女神的情书啊!那感觉,简直就像是坐上了火箭,直冲云霄,到达外太空了!

  我笑着将纸头收了起来,穿上衣服,离开了房间,回到了家。

  黑蛋对于我这一次的艳遇,表示可以理解。他说我十八岁破处还是有点大,在几百年前,很多男人13岁就开始逛窑子了,比我能耐大多了。

  而且,这货还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他居然问我,昨晚放了几炮!我说我记不清了,他就用极度古怪的眼神看着我,嘴角还有一丝偷笑。

  就在我们两个打闹成一片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随后黑蛋打开门,我看见一个农村妇女,抱着一个孩子,站在门口。

  她穿的很土气,双手看起来很粗糙,当然,她的长相也不漂亮,一看就是底层的农民群众。只是,我看了一眼她的孩子,这孩子却生的很白净,看起来非常漂亮,只是一直在睡觉,呼吸的很绵长,平静,而且似乎一点都不需要哄。

  ”大姐你好,来我们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我给这个农村妇女倒了杯茶,开口问道。

  她看了看我们,喝了口水,随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随后,又看了看她的孩子,才终于开口说道:”我,我是安徽的,是一个农村种地的。早些年嫁过一个汉子,可惜有一年下雷雨,他抢收粮食,在水稻田里被雷劈死了。从此以后,我就没有再和别人结过婚,一个人过了好多年。”

  我一时间没有明白她为什么要说这些,难道是因为她老公被雷劈死,所以来找我们调查吗?

  然而,坐在一边的黑蛋似乎看出了问题,开口问道:”那你这个孩子?”

  听到黑蛋的话,这个农村妇女立刻点了点头,将孩子放在了茶几上,襁褓中的孩子依然平静,粉嫩的脸上有一丝笑意,很可爱的一个孩子,为何让这个农村妇女如此紧张!

  ”这是我今年在村子里捡到的娃娃,当时是下雨天,大家都回家了。我在地里忙活儿,因为一个人,没人帮我,往回走的时候,雨下大了。我听见有一个孩子在哭,越哭越厉害,最后我在一颗老槐树下找到了这个孩子,是个男娃。我寻思着,不能让这个娃娃这么淋雨,肯定要死的。所以,我将他带回了家。第二天,把他带到了村支部,让村长找人送他去市里的孤儿院。谁知道,送走的第二天,我忙活完农活,回到家,却看见他就趴在我家的桌子上,看着我,对我笑。我当时就很吃惊,以为是被人送回来了。结果第二天,我去村长家里一问,这个孩子的确是被孤儿院收了。于是,我不信邪,又把这孩子送去了孤儿院,没想到隔了一天,他还是回来了!这下子,我就知道,肯定有古怪。不过没办法,只能先养着。可是这个孩子,既不要喝奶,也不怎么调皮,到了晚上,还会发出一些奇怪的话,就好像是人在说话一样!我吓了一大跳,于是,有一次,我晚上不睡觉,偷看他。结果,我看到这个孩子眼睛发黑光,整个身子坐在床上,浑身有黑气往外冒,吓死我了!我当时就吓的逃出了家门,以为遇上鬼了。”

  这个农村妇女说到这里,还看了看桌子上的这个孩子,似乎依然很畏惧的样子。

  ”那你怎么会来找我们的?”

  我继续问道。

  她又喝了口水,此时,我注意到,这个孩子依然在睡觉,这个农村妇女嗓门很大,孩子竟然还是没被吵醒!

  ”我们村子里也请了高人来做法,结果,一开始几个都是骗人的,啥用都没有。后来来了个道士,好像挺行的,结果一进屋子,过了没几分钟,就浑身是血的从屋子里爬出来了!我们都是农村人,没啥文化,可是这种事情还是看的懂的,这个孩子太邪了!后来,村长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这孩子杀了!我不同意,就被他们赶了出来,后来到上海,听一个远房亲戚说,上海有一些阴阳代理人,挺神的,就找了好久,最近才找到你的地址的。”

  她这么一说,我和黑蛋面面相觑,望着桌子上的这孩子。

  婴儿被鬼附身的事情并不少见,我也遇到过很多次,可是这么邪乎的我还是第一次遇上。伸出手,将一张镇魂符贴在了这个孩子的额头上,镇魂符金光放出。

  就在此时,我看见一直在睡梦中的孩子,猛地睁开了眼睛,眼珠瞬间变成了黑色,盯着我看了一眼,随后整张镇魂符都烧了起来!

  这下子,农村妇女吓了一大跳,伸手去摘那张镇魂符,但是却被我拦住了,镇魂符燃烧后,却一点都没伤到这个孩子。

  随后,他继续睡觉,依然一副平静的样子。

  ”就是,就是这样,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太邪乎了。”

  农村妇女挥动手臂,我能看的出来,她的精神备受折磨,显然已经到达极限了。

  ”这样吧,大姐,这个委托我接了,你先回去,这个孩子放在我这里。我来照顾他,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

  我送走了这个农村妇女,随后把门一关,一转身看着襁褓里的孩子,脸色一沉,说道:”别装了,我知道你不简单。”

  我此话一出,襁褓自动飞了起来,竖在了空中,这个孩子漆黑的双眼看着我,苍白的脸上有一道道血痕显露出来,空洞的嘴巴张开,竟然说出了人话!

  ”我知道你是谁,我只是在人间躲几天,到了时候,我会消失的。端木森,你要是不难为我,我也不会难为你。”

  他声音低沉,不像是个孩子,更像是个成年人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来头不小吧。”

  我冷漠地问道。

  ”我叫管妄,我是鬼王管丞的儿子,被他追杀,才会逃到人间来的。”

  他此话一出,我大吃一惊,鬼王的儿子!

5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三百五十九章 神秘的弃婴!”

  1. 回复 2015/06/08

    黑蛋

    端木森 你好棒

  2. 回复 2016/04/23

    黑蛋

    端木森,我们在一起吧

  3. 回复 2016/07/27

    端木森

    啊,那晚是在太爽了

  4. 回复 2016/10/12

    龙川

    年轻就应该醒着拼,做什么事对得起自己的初心

  5. 回复 2017/01/09

    黑木

    主人,我帮你推屁股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