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五十五章 吓跑老贱人!

  王石怎么可能跑的过黑蛋,而且,慌不择路的他,是向楼上跑,一边踩着楼梯往上走,一边有些神志恍惚。

  黑蛋几秒钟后,就将他压在了地上,我走到王石面前,看了看他,厉声问道:”你跑什么!”

  王石一愣,随后艰难地说道:”这里是杜家的公司,你们是赵氏集团的人,我不能和你们说话,所以要跑!”

  到底是当代大学生,撒谎速度真快,脑子真好使。但是,在我这种撒谎大师级的高手面前,这种小伎俩怎么可能蒙住我?

  ”放屁,你刚刚嘴巴里都喊出来了。快说,关于赵峰的事情,你小子知道点什么?要是不说的话,我就捅了你!”

  我从腰包里摸出一把匕首,在他的脸上划拉了两下,当然,这只是吓吓他。

  ”我说我说,我大学毕业后,原本是想进赵氏集团工作的,但是因为我们学校和杜家有实习合约,必须要有部分学生去杜家工作,所以老师将一向没什么意见的我分配来了杜家,因为实习是和毕业答辩直接挂钩的,所以我只能待在这里。原本我打算实习期一满就走人,然而,就前两天,高层管理人员找到我,将我带到了一个秘密的办公室里。我在那里见到了杜总。他给了我一个小瓶子,让我将这个瓶子洒在母亲的工作服上,如果我不照办,就诬赖我贪污公司的钱,让我去坐牢。我吓的不行,所以没办法,才按照他们说的办了,谁知道,赵峰后来会昏迷!我最近已经接到了他们的辞退通知,下周我交接完手头的工作,就被开除了!”

  线索一下子就出来,果然是杜家搞的鬼,我正要进一步问王石,到底是什么水,有什么特征的时候,楼梯的门被打开了,我看见古云道人背着剑,站在了我上一层的楼梯口,看着我。

  ”你的胆子不小啊,竟然敢来这里。”

  古云道人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双手背在身后,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挑衅和轻蔑。

  ”黑蛋,你带着王石先走,这里我挡着,记得,先去把曾阿姨的那件工作服给拿过来。”

  黑蛋看了看古云道人,又看了看我,抓住王石,朝着楼下走去。此时古云道人放出一道蓝色的灵符,放出一道烈风,想要阻挡黑蛋,却被我的铁壁符镇开了!黑蛋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梯下,而古云终于盯上了我。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些黑色的乌鸦落在了古云的手臂上,这些乌鸦上一次对战的时候也遇到过,血红色的眼睛里布满了杀意。

  ”怎么还想故技重施?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今天你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我嘴角露出冷笑,此时所有黑色的乌鸦怪叫着冲向了我,我的面前一下子被黑色的乌鸦遮蔽,放出暴天符,将乌鸦打散,但是此时古云的身子却从乌鸦中冲了出来,一掌按在了我的胸口,我身体一震,往后退了好几步,胸口一震发闷,撩起衣服一看,竟然被他一掌打的胸口一片泛红,就是不知道肋骨有没有断。

  ”哼,大白天,没有鬼纹,我看你如何跟我斗!你以为你杀了朱家几十个人就了不起了?告诉你,你的弱点太多了,在我们老一批的眼睛里,你还算不上一号人物!”

  古云天性好勇斗狠,而且非常地爱慕名利,所以对于我这个后辈之中冲起来的圈中人,他非常看不惯我,甚至是有一些妒忌我,所以,今天在这公司大楼里,他居然直接对我出手了!

  还好这条楼梯没有人经过,要是被人看见我们在这里大打出手,恐怕会引起骚乱!

  ”快点出手,不然,今天就杀了你!”

  古云道人一声厉喝,拔出了背后的古剑,一剑向我刺了过来。我放出一张铁壁符,这古剑也是不凡,一剑就将铁壁符刺碎了,此时,我脱下背后的吉他箱,挡在了身前!

  ”哈哈,连铁壁符都挡不住,你用这箱子来挡?我看你是脑子坏了吧!去死!”

  古云道人一声厉喝,手臂再次发力,然而,让他吃惊的是,他手中的古剑在就要刺中吉他箱的时候,竟然停住不前了。

  就和上一次它感觉到赤霄的存在一般,这一回,它同样感觉到了赤霄的强大威慑力!古云道人只能退后,将古剑收了回来,随后狐疑地看着我。

  ”怎么会?莫非,你这箱子里装着宝贝?”

  果然是老家伙,眼光毒脑筋转的快,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吉他箱内有乾坤。

  ”让你看看也无妨。”

  我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将吉他箱打开了一道小缺口,此时一道红色的光芒从吉他箱里冲了出来,散发出惊人的杀意!

  这一瞬间,古云道人大吃一惊,快速后退,眼睛里满是吃惊的神色!

  ”你,你有这种宝贝,端木森,你居然有这么好的宝贝,难道是传说中的赤霄?”

  古云道人吃惊地看着我,此时我正要完全打开吉他箱,古云道人却已经吓的不轻,转过身朝着楼梯内层跑了过去,拉开门,走进了人多的办公区域。

  我轻蔑地冷笑了一下,将吉他箱关好。本来我就没打算在这里动手,赤霄一旦出击,肯定会杀人,但是这里是别人上班的地方,要是发现了死人,肯定很麻烦,所以我刚刚没打算动手,纯粹只是为了吓一吓那个自恃甚高的古云道人。

  背着吉他箱,我大摇大摆地离开了万客房地产有限公司,和黑蛋取得联系后,他已经带着王石,拿到了曾阿姨的工作服了。

  可是工作服已经被曾阿姨洗过了,很难闻到有什么味道。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想了想,随后对黑蛋说道:”你带着衣服,去找玉罕。我们在玉罕家见。”

  到了玉罕家,黑蛋已经坐在里面了,玉罕正拿着曾阿姨的工作服打量,看起来像是在研究。

  ”黑蛋,王石说那瓶液体有什么特征吗?”

  我走进玉罕家,开口问道。

  黑蛋摇摇头,说道:”王石说,当时根本来不及仔细观察就全都倒在曾阿姨的衣服上了。不过倒是有几个小特征,他说和普通水一模一样,但是打开之后,会飘出来一些青色的气,倒在衣服上后,他闻到一些类似酸味,不过很淡的味道。之后这水在曾阿姨的衣服上很快就干了,曾阿姨根本就没感觉到被倒过液体。”

  这几个特征都比较模糊,推断起来很不准确,我找玉罕的目的,也是想让她看看是不是一些雾气状的毒雾。

  果然,这一次我还真找对人了。

  玉罕在看了半天后,走到自己房间里,从一个玻璃罩子里面,拔出了一朵白色的蘑菇,随后她将这蘑菇放在曾阿姨的工作服上来回滚动。

  在滚了10圈之后,刚刚还是白色的蘑菇,此时彻底变成青色的了,但是这种青色并不弄,看起来很淡,而且蘑菇还散发出了一种淡淡的酸味。

  玉罕看了看蘑菇,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果然,头儿被你猜中了。是一种类似雾气的,喷雾型毒雾,是由三种毒混合而成。我的这朵蘑菇叫做白净菇,是检测毒物的一种基本植物,很敏锐,因此才能检测到一些还残留在这件衣服上的毒物。这种青色的毒,我没什么研究,你等我个消息,我明天一早给你答复。”

  我点了点头,将衣服留在了玉罕的家里。

  走出玉罕家后,我正打算和黑蛋一起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此时却接到了赵云倾的电话。

  ”怎么了?”

  我问道。

  ”端木森,你快来医院,杜成玉找了一群流氓来,他们非要带走我爸爸。说要让我爸爸转院,我快拦不住他们了,你快来啊!”

  赵云倾的声音很急,甚至带着一丝丝的哭腔。

  我挂断电话后,跟黑蛋立刻赶往医院,等半小时后我们到达医院的一刻,我看见一群大汉堵在病房门口,四周都是护士医生和其他看热闹的病人。

  还来了两个派出所警察在调停,不过他们看见是有钱有势的杜成玉后,就低着头,不发言。杜成玉带着一群流氓,围着病房,赵云倾一个人站在门口,脸上全是泪水,头发散乱,带着哭腔哀求道:”我答应和你结婚,你放过我爸爸吧,他不能转院,你放过他吧。”

  赵云倾拉着杜成玉的手,这个坚强的美丽姑娘,此刻放下了自尊和骄傲,在恳求自己的仇人,因为她已经被逼上了绝路。

  ”滚开!”

  杜成玉抬起手往赵云倾的脸上狠狠抽了一个巴掌,赵云倾当场倒地,嘴里吐出了一口血,脸上依稀能看见红印子。

  ”给脸不要脸的婆娘!”

  杜成玉骂道,抬起脚还想踹。

  这一刻,我急冲过来,一边跑一边吼道:”你敢踢她,我打断你的腿!”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