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五十二章 赵峰破产了

  ”师傅,你,为什么不肯见我?”

  我站在原地,轻声问道。

  ”小森,今天我回来,只是为了送别老会长的。你我还没到相见的时候。”

  师傅抬起脚,又想向前走。

  ”你又要走吗?你走了这么多年,还想抛下我吗?”

  也许是因为龙川老头的离开,也许是好不容易又见到了大叔。我心中积压的怨念,一瞬间爆发了出来。这句问话,我几乎是用怒吼的方式咆哮出来的。

  ”小森,对不起。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这几年的表现,很好,为师很骄傲。你已经是一名出色的阴阳代理人了。将来,会更好的。不过,我们之间还没到见面的时候。若是有缘,或许还会相遇的。”

  我等了这么多年的师傅,我等了这么多年的大叔,我等了这么多年的蒋天心。还是离开了,就像一阵风一般,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消失在了这下雨的巷子里。

  而我,一直低着头,再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敢抬头,直到大叔走远了,直到黑蛋他们发现我的时候。

  我猛地抬起头,用尽浑身的力气放声大喊,脸被雨水打湿了,带走了我的泪水。

  ”没事吧?”

  黑蛋看着我走来,伸出手想要擦掉我头上的雨水。

  我却扬起了一个微笑,平静地说道:”黑蛋,我累了,咱们回家吧……”

  时间是最好的心药,它能淡化你心中所有的痛,一晃眼过去2个月了。龙川老头的离世,给阴阳代理人协会带来了巨大的创伤,除了我们上海,北京,等几个主要城市。很多中小城市的分会都解散了,原本就势力不大的,阴阳代理人协会现在可以说是一盘散沙。

  而本来就散漫的我们上海分会,却没受到什么波及。我依然经常出去完成委托,周易的考核期也结束了,这小子上次被我一骂,成熟了很多。

  现在算的上是勉强合格,而且身上那种贵公子的气息越来越少,倒是和黑蛋有些像,一进入委托,就变的有些冰冷。

  这天,我正在看电视,黑蛋从楼下的信箱里拿来了一叠报纸。我们家虽然订报纸,不过很少看,很多报纸最后都是卖给收废品的。不过今天黑蛋却拿着报纸,慌慌张张地对我说道:”小森,你看,出事情了。”

  我一愣,看见面前放着的昨天报纸,一共有三份,都是不一样的报纸,可是全都在第二版报道了一个重大的新闻。

  ”超级富豪的没落,原因为何?中国超级富商,赵峰破产了!!”

  这世界上有很多人叫赵峰,但是只有一个是超级富商,那就是赵云倾的父亲!我立刻给赵云倾打了个电话,然而,让我担心的是,电话却没有通,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接着,我给赵峰打了个电话,电话号码竟然直接被注销了,这让我心里更加担心了。

  ”报纸里说,赵峰破产似乎很复杂,先是整个智囊团队集体跳槽,接着接连投资的好几个地产项目做到一半,施工队突然就违约离开,而且还有人支付巨额的违约金,厌恶了交房很多人都退款了。最后据说是有人大量买进赵峰公司的股票。并且,一直和赵峰合作的好几家银行停止了给赵峰的贷款。对了,这里还写,赵峰因为受不了打击,已经住进医院了。怎么会这样?说破产就破产了,不过报纸写的也有些扯淡,很不具体,就好像是有人在背后捅了赵峰一刀子似的!”

  我一愣,黑蛋这么一说,我心里更是一沉,难道真的有人在背后对付赵峰?但是商业上的事情,和我们这些灵异人士没关系,只是我现在比较担心赵云倾和赵峰的安全。

  不过联系不上他们父女俩,我也没办法。只能多打了几个电话,赵云倾却一直关机。直到晚上的时候,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到了我家。

  赵云倾拎着一瓶酒,站在了我家门口,这个小妮子居然喝的这么醉,一身酒气地站在了我的面前。

  ”你怎么喝醉了?我说,你怎么?”

  我正准备伸出手拿走她手里的酒瓶,她却一下子抱住了我,接着头埋在我的肩膀上,哭了起来。这下子,我也愣住了,说实话,安慰人我本来就不擅长,更何况是一个我喜欢的美女!我只能拍在她的背,一直轻声说道:”别哭了,别哭了……”

  她则轻声说道:”我爸爸破产了,还有生命危险,怎么办啊……”

  在进了我家一个小时之后,她一直在哭,直到趴在我的床上三秒钟后,就睡着了。看着面带泪痕,脸色憔悴的赵云倾,她就这么蜷缩在我的床上,像是一只落魄的可怜小猫。

  我站在窗口,看着熟睡的她,一直等到天亮,她清醒过来后,看见坐在沙发上喝茶的我,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好家伙,果然喝醉的人都不记得自己睡前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

  ”你喝醉了,到了我家,你父亲,没事吧?”

  我问道,赵云倾听见我的问题,摇了摇头,眼圈一下子又红了。

  ”爸爸他状况很不好,其实都怪我,都是我害了这个公司!”

  赵云倾用手捂着自己的脸,说着说着又像是要哭起来了一般。我站起来摸了摸她的头,轻声说道:”别难过,说清楚,到底怎么了?”

  其实我只是想安慰她,却没想到,这一问,居然我还真帮的上忙!

  ”我开始慢慢接手父亲的公司,虽然我不是学金融的,但是接手还算比较顺利。大小的事务开始由我来处理,这时候一个副总因为身体原因请了长假,工作这片缺人手,下面的人虽然能帮忙,但是我一直不满意。这时候有个年轻人来面试,哈佛法律系和国际金融双学位博士,年纪比我大两岁,很出色,而且工作能力很强,会7国外语,先后在多个大公司担任过高级管理层。回国之后,准备在国内发展,才来我们公司应聘。我立刻做主将他留了下来,考核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他确实非常出色,我很快将他提升进了自己的智囊团。结果那时候,爸爸身体突然抱恙,住进了医院,但是一直检查不出什么毛病,可是父亲总是时醒时睡,很怪异。我要照顾他,工作这边没办法兼顾,于是将很多大的案子都交给了新来的这个年轻人,因为我也想培养起自己的智囊团,他是我的第一人选。没想到,出了事情。几个大案子都莫名其妙失败了,而且公司也在短时间内被他弄的一塌糊涂,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父亲一直以来一个老对手的儿子,耍了心机,到我们公司来捣乱。年轻的我没看穿他,被他钻了个可趁之机!”

  典型的商业战失利,而且这种失利很难翻盘,赵云倾这一次真悬了!

  ”端木森,你能去看看我爸爸吗?或许,你有办法让他醒过来,只要他醒过来,就有办法救公司了!我,我也不用……”

  赵云倾最后一句话欲言又止,我一愣,追问道:”你也不用什么?”

  赵云倾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用嫁给那个混蛋,就是那个搞坏我公司的混蛋!他叫杜成玉,如今他提出要求,只要我同意嫁给他,就能帮我振兴公司。可是那样一来,父亲的公司心血,都会变成他们家族的了!你能帮帮我吗?端木森,你能……”

  这一回,赵云倾还没说完,我就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黑蛋,走起,咱们救人去!”

  我一招呼,黑蛋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赵云倾,站起身来,跟着我们两个赶往医院!

  到了医院,在单人病房里,我见到了昏迷中的赵峰,比我上次见到他的时候苍老了不止一岁,短短几个月时间,从上次在教堂里见过他之后,这么短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赵峰没醒,不过我和黑蛋围着赵峰转了一圈,医院的确检查不出什么来,不过,在我和黑蛋看来就不同了。

  这时候我看见了赵峰手上戴着的一串黑水晶,奇怪地问道:”这黑水晶哪里来的?以前赵叔叔不是都戴佛珠的吗?”

  此时我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去碰他手上的黑水晶,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手伸到一半,竟然被弹了回来,一股黑气将我的手阻挡在了外面!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