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五十一章 送别

  天空中飘着一些小雨,点点滴滴地落在我的肩头,打湿了我的头发,掩盖了我悲伤的脸。

  前方是长长的队伍,我走在人群的后面,黑蛋陪在我的身边,所有人都沉默着。

  今天是龙川老头的葬礼,几乎所有的阴阳代理人,灵异圈子里的朋友都来了。这是一场长长的送别,我甚至还有些恍惚,似乎数天前南京之行没有发生过一般。

  ”小森,南京那边的事情,已经摆平了,不过几个和朱家交好的家族今天可能会来闹事,我们会处理的,你不要发怒。”

  老高在我耳边小声地说道。

  数天前,南京朱家数十位精英,加上朱家当代家主,十常侍罗蒙,全部死在了我的手上。这件事,就像是一场风暴吹遍整个灵异圈,我的名字一夜间成为了灵异圈里所有人嘴中的恶魔。

  甚至,第二天,就有几个家族发出了对我的通缉令,不过,很快都被通天会,阴阳代理人协会给压了下去。

  而我,则带着龙川老头的尸体,回到了北京。

  人们陆陆续续走进追悼会的大厅,我站在最后一排,靠着墙,手上拿着一束白色的花,一言不发,脸色发黄,明显瘦了一大圈。

  其实,我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也没有吃饭了。

  白起有一点说错了,他以为仇人的鲜血可以填补我心中因为仇恨而形成的那个巨大空洞。然而,如今我才知道,这个空洞永远都填不平。

  我看见,司马天一身白衣走进了追悼厅,人们为他让开一条路,他作为龙川老头身前的朋友,是这次追悼会念悼词的人。

  只是,我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是感觉,时间过的很慢,很慢,我盯着龙川老头的遗照。记得,他生前在那个黑暗中的龙穴内,对我说,他之所以想要一直活下去,是因为他放心不下整个协会,不想让自己一生的心血毁了。

  然而,也许是为了保护我,也许是真的太累了,他选择了放弃,选择了死在那个黑暗的龙穴中,死在我的面前。

  我依然记得他走时嘴角露出的一丝淡然,身中蛇毒的他,一定很痛苦,可是为什么还会有那样的淡然笑容呢?

  其实,我也想过,将龙川老头的魂魄招回来,然而,老高却对我说:”人死了,就让他安息吧。放心吧,在阴间没人敢欺负龙川老头的魂魄,他毕竟是我们的会长。”

  漫长的追悼会,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很多人都哭了,老高的眼睛里满是泪水。黑蛋低着头,紧紧捏着拳头,我知道它在怪自己,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早到五分钟。可是,这不怪它,那一天,黑蛋在路上掀飞了三辆挡路的轿车,到医院的时候,已经累的趴在了地上,却还是在大吼,让医生先救龙川老头。

  或许,灵堂里只有我最平静,平静的就像是一点不伤心一般。没有哭,我觉得可能是我的泪腺坏了,或者是我忘记了如何去哭泣,只是想早点结束这样漫长的追思,因为,我知道,龙川老头回不来了。

  当我们送着龙川老头的遗体,一路走到焚尸炉边上时,远处走来百十来号人。那是和朱家交好的家族之人,他们来一定不是为了给龙川老头送行,而是为了真龙秘宝。

  百十来号人挡住了送葬的队伍,带头的一个大汉叫嚣着,让我出来说话。然而,当他们看见司马天站在人群中的一刻,才露出了胆怯的表情。

  ”别闹事,滚!”

  司马天一生低喝,这几个家族的人正想离开,我却缓缓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站在了他们的面前,也站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我就是端木森,朱家的人是我杀的,你们想报仇吗?还是,想要这个?”

  我伸出手,一颗细小的宝石在我手心里绽放出美丽的光华。这就是真龙之泪取出来之后的模样,只需要用我的灵觉刺激,它就会变大,平时却只是小小一颗。

  ”这,这是?”

  带头的大汉吃惊地看着我手里的真龙之泪,不仅仅是他,所有人,除了司马天以外,都看着我手里的真龙之泪,眼睛瞪的大大的。

  ”这就是真龙秘宝,现在在我的手上,如果有人想要的话,可以来抢。不过,如果抢不成,可是会被我杀掉的,就像是朱家一样,想要这秘宝,就准备好被我灭族的准备。”

  虽然嘴里说的是狠话,可是其实我脸上的表情,却是一片淡然,甚至嘴角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一丝对众人的嘲讽。

  光头大汉看了看司马天,又看了看我,不知道是鬼迷心窍还是真的有胆量来拿,他竟然真的伸出手,向着我手里的真龙之泪摸了过来。

  然而,下一秒,光头大汉整个已经被黑蛋按在了地上,黑蛋绿色的眼睛里闪烁出巨大的杀意。这一幕发生的太快,身后那百十来号人过了一会儿后有了反应,立刻想要冲过来。却看见,老高,周易,李迅,玉罕,木梁纯子站在了黑蛋的背后,挡住了这百十来号人。

  ”想死是吗?”

  今天的老高没有了书生的软弱,展露出的是北京阴阳代理人协会会长应该有的霸道!

  我走到被黑蛋压在地上的大汉的面前,一脚踩在他的头上,随后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所有人,平静说道:”今天是龙川会长的葬礼,我不想杀人。下次再来犯我,我不会手软。”

  最后我让黑蛋放了大汉,他带着人群灰溜溜地逃走了。送葬的人都看着我,我挥了挥手,人们抬着龙川老头的遗体,送入了焚尸炉内。

  看着火焰一瞬间包裹了龙川老头的遗体,就好像也有人在用火焰燃烧我大脑中的记忆。第一次见到这个老头是在他的私人飞机上,第一次看见他的金色大手,北京龙穴内,妖体显露,霸道无双。洛阳龙穴内,我们一起面对妖魂,直到最后,在南京龙穴内,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自我了断。

  其实,说起来他和我见面的次数并不多,然而,却是一个对我很关照的长辈。一个值得我相信,值得我牺牲的亲人。

  雨还在下,我依然站在人群的后面,玉罕站在我身边,轻轻唱起了一首《送别》。悦耳的歌声中,透出一丝悲凉。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泊……”

  这一刻,我的眼泪还是流了下来,嘴角微微颤动。

  轻声念叨:”龙川老头,一路走好,我会想你的,会想你的……”

  我10岁那年,跟着师傅蒋天心离开了孤儿院,从此走上了一条阴阳代理人的不寻常道路。我以为,从此以后,我就离开了世界上最可悲的地方,我以为我从此以后会过上幸福的生活。然而,如今18岁的我,在所有的同龄人都在家里打游戏,或者在和女同学搞搞小暧昧,为了考试作业而头痛的时候。

  我已经经历了很多人一生都不会经历的事情。

  18岁的我,告诉自己,从此以后,龙川老头不在了,大叔也失踪了。我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我要坚强,我要让所有敢算计我,和算计过我的人,统统付出代价!

  我的一生,从今天开始改变,从此以后,谁都不能来犯我。过去的我害怕杀人,从那个血夜开始,谁若犯我,我必杀人!

  人们又开始哭泣,我转过头却看见在队伍的最后,站着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同样戴着黑色的口罩,黑色的墨镜,望着焚尸炉。

  我看着他,竟然有一些熟悉的感觉,我抬起脚,向他走去,似乎是发现了我,他转过身想走。我心里越来越奇怪,追了上去,却看见他跑的飞快,我追着他冲到了一条小巷子里。

  他背对着我,停下了脚步,我站在他的背后,望着他。看见他头上的帽子因为跑的太快,而掉落下来,一头银色的头发非常显眼地映入了我的眼睛里。

  ”师傅!”

  我大声喊道,想要走过去。

  ”站住!”

  这一刻,我却听见大叔没有转身,却对我伸出了手制止我前进的脚步。

  ”师傅,你,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我心中狂跳,还是想走过去,却看见大叔一挥手,一朵白色的仙火落在了我的脚边,差一点烧到我。

  ”我让你站住,你听不见吗?”

  他对我低吼,我一下子愣住了,大叔明明回来了可是为什么不肯见我?

5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三百五十一章 送别”

  1. 回复 2014/03/16

    作者加油!

  2. 回复 2014/12/07

    爱大叔!爱小森!

    加油啊!

  3. 回复 2015/04/19

    爱伟。

    写的好好滴,加油哈。

  4. 回复 2015/05/25

    爱阴阳代理人

    这章哭了。

  5. 回复 2016/12/15

    玉罕

    我看哭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