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不以常理出牌

  游乐园里我第二次阻止了生死道人的计划,但是对于这个疯子的心里变化,我却一点都不了解,我完全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干什么,而最危险的不是我不了解他,而是我找不到他!

  上海地方虽然说不上很大,但是人口密集,我要找一个善于隐藏的老道士,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如果他打算和我这么耗下去,或许下面他会做出更多疯狂的举动。

  当务之急,我要想办法将他引出来。

  第二天,一只小妖精飞到了我家楼下,显然它无法通过我家边上的防御阵法。我走下楼,它看见我后,将一封白色的信封丢在了地上,转身想要遁走,这时候,隐藏在一边的黑蛋猛地冲了出来。一把将它抓住,这只小妖精显然不是黑蛋的对手,被黑蛋一只手抓着,根本无法挣脱。

  我听见这小妖精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我是一个字都没听懂,不过黑蛋帮我翻译了。

  ”它在问我们抓它干什么?它说它只是一个小小的妖精,什么都不知道,只是送信。”

  黑蛋这么一翻译,我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从自己的怀里同样摸出了一个白色的信封。

  ”黑蛋,你告诉它,把我的信封交给生死道人。”

  随后我将信封交给了黑蛋,妖精听见黑蛋的话后,疑惑地看着我,眼睛里露出不解。

  与其让生死道人一直躲在暗处,不如反过来将他给激出来,让他暴露在明处,这样就算我知道他道行不浅,但是我还有胜算!

  回到了房子里,黑蛋狐疑地问道:”你在信里写了什么?”

  ”我只在信里写了一句话,陆天波,有种来我家单挑!”

  我此话一出,黑蛋顿时满脸都是苦笑加吃惊,明显对于我这种近乎无厘头的做法,非常的不明白。

  ”是不是觉得我干了一件滑稽的事情?其实不然,如果按照我的分析,生死道人虽然脑子聪明,而且道行不浅,不过心智不高,或者换句话说,他就是一个傻缺,别看他之前几次把我们耍的团团转,这一次,肯定会来,就算他知道了这是一个圈套,也肯定会因为自己心中暴力倾向的唆使,而忍耐不住对我出手。”

  我微微一笑分析道,黑蛋木讷地点了点头。

  因为不知道生死道人何时来,所以我们一天都没有出门,甚至天一黑,我就把房子里的灯都关了,等待着这个生死教的余孽前来。

  到了晚上10点左右,我听见一连串脚步声从楼下传来,虽然缓慢但是声音不重,黑蛋不在家里,一直躲在房子另一边的天台上,降低自己的气息,隐没在黑暗中。

  此时,它偷偷发了一条短消息来,我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来了。

  过了片刻,我的房子大门被人敲响了,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高声说道:”请进。”

  房门打开的一刻,我看见生死道人站在房子的门口,这个老家伙居然穿着一件艳红色的道袍,上一次他那件破旧的道袍被扔在了周老板那里,不过,一个老道士穿红色的道袍,倒是让我心中一阵恶寒,这老家伙的品味果然和他的心理一样变态!

  ”端木森,我来了,你不是要和我单挑吗?”

  生死道人站在我的门口,身边数只僵尸妖飞了出来,翅膀扇动的声音造成一阵阵类似手机震动的声响,”兹兹兹……”响个不停。

  ”开打之前,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此时我看见黑蛋走进了房子,顺手将房子的大门给关上了,我和它将生死道人包围在了中间!

  ”你废话真多,什么问题?”

  他眉毛一挑,神情还真是和个孩子似的。

  ”如果你只是要对付我,为什么要去杀会所的客人?”

  这是一只困扰着我心中的一个问题,之后的对抗,生死道人虽说牵连进了很多无辜的百姓,但是目的都是为了对付我。不过,之前在会所里利用女鬼杀死客人,这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啊!我一直想不通这一点,难道他是为了将我钓出来?”

  我此话一问出口,对面的生死道人却是白了我一眼,然后用一种很鄙视的眼光看着我说道:”我也要吃饭的,刚刚出关,到了现代社会,身无分文怎么行?我又不是神仙,变不出钱来,不骗点钱用,别说是报复你们阴阳代理人,我自己都要饿死了。我不太懂风水之术,不过还是看的懂地势,我给他选择的那块地在黄泉分支之上,这样一旦死了人,就会变成厉鬼。我还将自己的女鬼放在会所里,没事的时候就让它出来吓吓人,一面是打发无聊的时间,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能让那个傻老板再来找我,给我送钱驱鬼,没想到他却找到了你。”

  有时候理由就是这么简单,你想破脑袋都想不通的事情,可能只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原因。听了他的话,我慢慢站起身来,既然我心中的疑惑都解开了,也到了开打的时候!

  黑蛋身上的妖气扩散开,身体开始妖化。而我背后,黒木已经漂浮了出来,冰冷的脸上闪烁出冷酷的杀意。

  ”等等,你不是和我说是单挑吗?”

  生死道人看见黑蛋也做好了打架的准备,此时大声质问我,却看见我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说你傻你还真傻,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相信对手的话?我说单挑,自然是你一个单挑我们两个啊,中国话有时候就是这么博大精深!”

  语毕,背后的黒木已经轰然出手,鬼手对准生死道人狠狠地一砸,另一面黑蛋整个身子已经跃了起来,狼爪对准生死道人就是恐怖的一击!

  两边夹击,那些僵尸妖吓的不轻,生死道人爆退,他的身手果然不错,躲过了这一击后,他看了黑蛋一眼,黑蛋神情瞬间出现了恍惚!

  之前王根三告诉过我,越是心中悲伤的人越是容易中生死道人的阴阳眼术,黑蛋活了千年,心中对于白狼之死的悲痛一直没放下,此时中了眼术,身子一下子站在原地,晃悠起来,神情迷离!

  而另一边,黒木的攻击也并不顺利,没了黑蛋的帮忙,生死道人对上黒木并不吃力,僵尸妖虽然不能抵抗鬼手的冲击,但是很快生死道人的袖子里飞出两只白色的虫子,这是两只飞蛾模样的妖精,翅膀扇动的时候,洒下一片片白色的粉末,落在黒木的四周。

  黒木正要出手将这些白色的妖精打下来,我却看见黒木的鬼气就好像是被什么压制住了一般,沉在地上一动不动,任凭黒木如何调动,根本没有反应!

  而最让我吃惊的是,我想要将黒木收回来,可是鬼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黒木已经彻底被这些粉末隔离开了!

  ”这些是白蛾子,是一种古代专门用来对付厉鬼的妖精,它们的翅膀上洒下的白色粉末,会释放出某种类似结界的效果,镇压住鬼气。如今这种妖精不多见了,这一对还是我师傅鬼梦子留给我的。”

  我了个去,我还是小看了这货,生死道人果然手段惊人!看来在这白蛾子被打下来之前,鬼纹是动用不了了,黑蛋陷入眼术制造的混乱中,黒木又失去了战力,刚刚还大好的情形,一瞬间急转直下!

  难怪之前王根三对我说,千万不要和生死道人打持久战,要一上来就解决他,否则的话,会非常的麻烦。

  我放出暴天符,想要射杀两个白蛾子,但是对面的生死道人却在两个白蛾子的身前套了铁壁符,所有的匕首都被弹在了地上。

  ”我就不信了!”

  我正要自己冲上去,却看见生死道人指了指我的身后,我心中一沉,慢慢转头,此时却看见一只僵尸妖不知何时已经飞到了我的背后,现在距离我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我想要挥手将它打下来,然而刚刚一抬手,却感觉到身体内的血液突然不对劲起来,手臂上,脚上,乃至全身的血液都在激烈地逆向流动,冲向我的脑子!

  我整个头在此时就像要炸开了一般,沉重的不行,呼吸困难,我用手捂住自己的脖子,倒在了地上!慢慢抬起手,看见自己的双手一片血红,接着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开始发闷,我知道这是心脏缺乏血液供养的前兆!

  我的情况很危急,虽然僵尸妖身体很脆弱,但是一旦控制了我身体内的血液,那将会把我推到生死的悬崖边!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