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三十七章 会所闹鬼!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的话,那个词就是:瞠目结舌!

  两个疯子在我面前大打出手,当然,是一边倒的镇压,黑渊控制着我的身体,整个冷锋的住所就像是一片绿色的鬼火海洋,而恋心儿的第二个灵魂却依靠身体的虚实在不断躲闪那些致命的伤害。当然,即便如此,她的身上也已经伤痕累累,而且我看的出来,她的灵魂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差不多,该让游戏结束了,非常感谢你陪我玩的很尽兴。鬼火,爆发吧!”

  我抬起了手,整个房子里所有的鬼火就好像是受到了某种感召,一点点地升起,燃烧的越来越旺盛,最后一刻,一齐爆发,好似恶魔一般扑向恋心儿。

  我看见恋心儿的身体被鬼火包裹,其实说真的,我不想杀她,即便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坑我,骗我,但是我即便不会再相信她,可是也不会杀她。

  然而,现在这个情况,已经超出了我的控制,恋心儿在劫难逃……

  不过,显然我小看了恋心儿的本事,当鬼火吞没她的一刻,我看见恋心儿的肉体没有受到创伤,但是灵魂却在疯狂地嘶鸣。

  当这个邪恶到了极点的灵魂在鬼火中消失的一刻,我敏锐的注意到了她另一个灵魂却还存了一口气。只不过显然占据我身体的另一个意识没有观察到这一点。

  恋心儿趴在地上没有动,而另一个我则收起了鬼火,一步步走向外面。整个鬼市都已经空了,我看见黑蛋站在路口,望着我。

  我就这么一步步走向黑蛋,我心中开始着急,黑蛋怎么没听我的,还留在这里!然而,现在的我却发不出声音。

  黑蛋看见我,作为妖怪,它能分辨出来眼前这个人不是我,所以它没有靠近,只是看着我。

  ”哈哈,小狼妖,你也……该死,这个身体怎么这么弱,体力,意识,不够了……”

  下一秒,我自己的意识也感觉眼前一黑,紧接着倒在了地上,没了知觉。

  仿佛睡了很长的一觉,我的四周全是黑暗,我一直在往前走,却好像永远都走不到头。我越来越害怕,越来越恐惧,我不知道自己在恐惧什么,或许是在恐惧这一片黑暗本身。

  直到我看见前方出现了自己的头颅,紧接着他开口对我说:”我是黑渊,我要你的身体!”

  他试图吞噬我,这一刻,我从梦中惊醒,一睁开眼睛,我看见自己躺在医院里,白色的天花板,映满了我的眼睛。

  我感觉到有汗珠划过我的脸颊,身体在微微地颤抖,我不停地呼吸,刚刚的梦如此逼真,逼真的我都感觉自己已经被吞噬了。

  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又一次重新控制身体,让我感觉非常好,我还是第一次觉得,有个身体真是太棒了!

  黑蛋和医生走了进来,医生用小手电筒在我眼前晃了晃,随后给我测了测脉搏,看了看仪器数据后,说我基本没事了,就是疲劳过度。

  医生走后,我立马问黑蛋:”黑蛋,我咋回来的?”

  黑蛋一边坐下来,一边说道:”当然是我背你回来的,不过医药费,住院费都是从你皮夹子里掏的钱啊。”

  我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道:”恋心儿呢?看见她没有?”

  黑蛋一愣,随后摇摇头,回答道:”我看你当时晕过去了,怕你有事就赶紧带你离开了。恋心儿我没看见,不过我走的时候,看见冷锋的住所整个都烧起来了,原本的鬼火变成了真正的火焰,房子都快塌了,她要是没逃出来,现在估计也死了,诶,其实这姑娘挺漂亮的。对了,有个事情她骗了你,前面李大山打电话来,说那几个被她带走的孩子全都找回来了。恋心儿给他们报了一个幼儿游,有专人负责参观上海东方明珠电视塔和去野生动物园玩,两日游。”

  听见黑蛋的话,我一愣,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恋心儿要骗我?她应该真的不知道我的无名法阵还有这种变化,所以肯定不是为了帮我脱困,激发我的暴走。那是为什么?单纯地气气我,她恋心儿可不是这种人。

  唯一的解释应该是她想收集一些我愤怒时候的数据吧,也只有这种牵强的解释了。

  在医院躺了一天,第二天一早,我办理了出院手续,离开了医院,回到了家里。没什么积压的委托,龙川老头好像消失了,找不到他人。通天会那边可能真的是要和一个鬼王决战,所以从我去日本之前就很忙,一直忙到现在。

  我的日子,一下子又空了下来,虽然冷锋被灭,恋心儿生死未知,冯云也是被我阴死的,我这下子和十常侍的这个仇是真结下了,估计以后见面只能是兵戎相见!

  在家休养了几天,正在网上打游戏呢,正在生死关头,我的房门一下子被人砸开了,我手一抖,按错了技能,就被别的玩家杀了!

  气的我直跳脚的时候,却看见几个穿着花里胡哨,胸口手臂上有纹身,手里带着指虎的家伙走了进来,跟在他们几个大汉身后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人挺瘦的,穿着白衬衫,牛仔裤,不过染了个黄毛,左手带着一串佛珠,我看见他右手的小臂上有纹身。

  一看这群人就是道上混的,一般来说我不愿意接这些道上混的人的委托,虽然这种人不怎么缺钱,给出的价格也很高。但是基本上不是让我阴死这个人,就是让我害死那个对手,基本上就把我们阴阳代理人当杀手用。

  我当了上海阴阳代理人协会的会长后,发布过条例,不能用灵异法术杀人,一旦发现,便发通缉令!

  因此,现在这种不良的赚黑钱风气已经基本消失了。

  我看着他们几个大汉,心道:难道是知道了我颁布条例的事情,来找我算账的?

  不过,显然是我想多了,带头的这个中年男子坐在了沙发上,黑蛋从里屋走出来,脸色有些不善,谁家的门被踢开了会不生气?

  ”你们谁是端木森啊?”

  一个大汉直嚷嚷。

  ”我是,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转过身来,回答道。

  ”我靠,我们老大来,你还敢坐着,给老子起来!”

  这大汉一边说着一边就冲我跑了过来,却被黑蛋先一步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将他给举了起来,这大汉怎么也有180斤,黑蛋是单臂举起来的,而且看起来不费什么力气,这一下子让四周的人都惊住了。

  那个中年男子脸上立刻露出了笑意,说道:”兄弟,抬抬手,都是误会,我这个兄弟比较粗鲁,不懂规矩,您大人大量,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黑蛋看了我一样,我点点头,黑蛋将这大汉扔在了地上,冷漠地看着面前几个黑道混子。

  ”你们什么事?要是想来雇我杀人,那就算了,我不接这种脏活儿。”

  我冷漠地说道,对面的中年男子一个劲地摇头,走到我面前,从包里摸出来一张农业银行的卡。

  ”这张卡里有20W,是我们的一点小意思,密码是123456,请您笑纳。”

  什么都没说,他竟然直接塞给我钱,看来还真是有事来求啊。

  我没接卡,问道:”先说事儿。”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说道:”我们不是上海的帮会,是从东莞那边赶过来的。最近这阵子不是东莞那边扫黄的厉害吗?所以我们打算在上海来开几个会所,可是出了点事情。我们会所开出来了,关系也都打点好了,但是开业第三天来了个客人,估计是酒喝多了,干那个事情到一半,心脏病突发死了!我们原本想冷处理这个事情,不让别人知道,不然以后生意没办法做了。谁知道,从第四天晚上开始,一直有客人被吓跑,还有小姐受到惊吓,说看见死掉的那个客人阴魂不散,还在会所里。我们请了好多大师来看过,但是都没办法,所以经人介绍,找到了您,希望您能帮个忙,捉捉鬼。这20W要是您嫌不够的话,我们还能给您办个会所的顶级VIP,免费玩!您看,怎么样?”

  听了这话,我点了点头,要是单纯的捉鬼,那倒是没问题,我接下了这卡,约了晚上到他们会所先看看情况!

  晚上,我和黑蛋站在他们会所门口,往里面一瞧,我就知道有些不对劲,根据这会所的鬼气浓郁程度,绝对不止死了一个人。

  随后我没进去,而是绕着会所走了一圈后发现,他们这地选的有问题,选在了一块黄泉水分支流过的地方,难怪鬼气如此之重!

  不过,建造这种会所做生意的人都是事先看过风水才对,怎么会看过风水还会选择在这种地方建会所?

  一时间,我感觉,这次委托不简单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