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二十六章 阴阳头领!

  茨木童子很配合我的问话,甚至我都没用什么手段,它几乎就全招了。这反而引起了我的怀疑,这种顺从的态度让我感觉不太可靠。

  现在酒吞童子还没有来东京,虽然知道了木梁纯子被拘禁的地方,我却没有马上去营救。

  不过,我暂时不着急,不代表没人着急,当天晚上,山本十郎就到了我的房间,找上了我。

  ”你怎么来了?”

  我奇怪地看着山本十郎,这家伙自从我到了日本安排好酒店之后就不见了,没想到今天竟然来了。

  ”今天你是不是把铃木合香带着的那队阴阳师全放倒了?茨木童子是不是在你手上?”

  山本十郎一进来招呼也不打一个,焦急地问道。

  我点了点头,无所谓地说道:”怎么了?是啊,那个女鬼怪就是茨木童子,你要和她打个招呼吗?”

  此时山本十郎才看见被封在角落里的茨木童子,脸色顿时一变,神情紧张地说道:”你知道为什么铃木合香这个女人如此高傲,却一直能够在阴阳寮里被委以重任吗?”

  我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那是因为,她的家族对于现任阴阳寮的头领有恩,因此,现任头领非常照顾铃木合香,这些年来,一直保着她,也把她宠出了一身毛病。昨天她在你手上吃了亏之后,回到阴阳寮直接上报给了头领,今天晚上,阴阳寮的头领就已经安排下去,据说是要和你见面!端木先生,我知道你们中国的灵异圈子高手众多,但是这里毕竟是日本,阴阳寮的头领可以说是整个日本明面上灵异圈最厉害的人。我得到风声之后,先他们一步来通知你,你最好放低姿态,不然我们政府也很难插手阴阳寮的事情!”

  看的出来,山本十郎的确非常紧张。阴阳寮在日本的作用其实和国字号第五组相似,但是地位却不可同日而语,而阴阳寮的头领,据说都是阴阳法术非常精通的大能之辈。我虽然对于阴阳师不是很重视,但是该承认的还是要承认,这位即将见到的阴阳寮头领,一定比我强上很多。

  ”多谢您的提醒,您还是快点离开吧,不然的话被阴阳师看见了,你还要解释,多麻烦啊。”

  我做了个请的手势,山本十郎叹了口气,匆匆离开了。

  他一走,我让黑蛋,玉罕和李迅全都来了我的房间,交代清楚等一下可能会有日本灵异圈的大人物来,让所有人都做好了防备。

  果然如同山本十郎所说,他离开后过了1个小时,就有一大批身穿黑衣的阴阳师到了我的房间门口,一个个脸上都是冰冷的表情,带头的一个对我微微点头鞠躬后,用英文说道:”您好,端木先生,我代表阴阳寮头领,贺茂保忠大阴阳师请您前去一见。另外,也请您带上被您降服的茨木童子。”

  我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黑蛋他们拉着被封印起来的茨木童子紧随我之后,跟随这群阴阳师往外走去。

  贺茂家族,是日本最著名的阴阳师家族,甚至在日本本土的传闻之中,最初的仙人,也是贺茂家族的一个叫役小角的咒术师修行所变,更是阴阳师这一脉的开创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贺茂家族一直在背后操控着日本的灵异圈子,时不时地会有贺茂家族的人出世,而且,必定会成为阴阳寮的头领,一方面帮助国家做事,另一方面也是在暗中控制日本的灵异界。

  安排见面的地方距离我的酒店不远,外面的天空已经黑了,我原本以为和阴阳头领见面的地方会是一个非常高级,而且很上档次的地方。

  然而,令我吃惊的是,安排我们见面的,竟然是一个在路边的小酒馆,门口,周围的房子里,还有路两边都站着一些阴阳师,保卫的很严实,但是小酒馆却没有被包场,里面还有很多别的客人,非常热闹的样子。

  我们一行人到了小酒馆门口的时候,被要求只能我一个人进去,黑蛋一开始不愿意,不过我却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们看好茨木童子,如果阴阳师来硬的,那就直接开打,大不了最后藏起来!等我一个人走进小酒馆,里面喝酒的客人全都是一愣,停了几秒之后,又开始喝酒聊天。

  这种小酒馆的确很热闹,很多人在高声聊天,有的甚至在举杯唱歌。因为我没有带翻译,又不懂日文,因此一时间我竟然有些迷茫,正准备找个空位先坐下来,却被身边一个老头拉住了胳膊,拽到了角落里的酒桌上。

  此时桌子上放着一条秋刀鱼,几片刺身,还有两壶梅酒。而刚刚拉住我的这个老头,手上的力气非常大,而且抓住我的一瞬间,我竟然感觉自己的灵觉暂时被封闭了起来,直到他松开手,我的灵觉才恢复了过来,这是我从没遇到过的情况,居然有人能够封印灵觉!

  我打量着眼前的老家伙,年龄硬有70多了,看起来很精神,国字脸,个子有些矮,估计也就一米七不到,穿着一件蓝色的日式睡袍,头发稀疏,但是我观察到,他的手指很细,但是在食指和中指的内侧却有一些老茧,显然是用符的高手!

  不用猜,此人一定就是今天请我来的贺茂保忠,也就是如今阴阳寮的头领,日本灵异圈子明面上的老大!

  我不会说日文,所以没有开口,在我观察他的时候,他似乎也在观察我,随后给我面前的小酒杯里倒上了一杯梅酒,用很标准的中文说道:”小家伙,聊正事之前,我们先喝一点酒。我好久没去中国了,有些事情,还想问问你呢。”

  他会说中文,这一点我并不惊奇,如果仅仅只是依靠本土的阴阳法术,那前进的道路就太窄了,很多阴阳师都学习中文,甚至冒充中国人来我国偷学中国的法术,不被发现还好,一旦被发现了,轻则逐出师门,重则直接废掉灵觉!

  既然他不说正事,那我也不急着和他撕破脸皮,轻声说道:”不好意思,我不喝酒,如果有茶的话,倒是可以陪你喝杯茶。”

  贺茂保忠一愣,随后微微一笑,用手指轻轻一点我面前的酒杯,等他将手收回来的时候,我看见面前的酒杯里原本的梅酒,竟然变成了冒着热气的茶水,这让我心中一怔,魔术?还是法术?要是魔术的话,这不稀奇。但是要是法术的话,这可就厉害了,虽然是小小的一个换物动作,但是就发生在我的面前,而且四周都没有放茶水的茶壶,他的茶水是从哪里弄来的?

  不过,心里虽然震惊,我脸上却还是很平静,端起杯子,轻轻抿了一口,果然是真正的茶水,而且很想,味道虽然有些苦,但是确实是好茶!

  ”好茶,谢谢。”

  我微微一笑,将杯子放回了桌子上,对面的贺茂保忠却对我点了点头。

  ”听说你是一个阴阳代理人,而且天生就具有灵觉?”

  我一愣,他怎么问起我这个问题了。

  ”不,我是小时候发过一次高烧后才有了灵觉,原本是没有的。怎么了?这难道不常见吗?”

  我笑着反问道,却没想到贺茂保忠将我的左手拉了过去,我一愣,却看见他在给我看手相!

  ”早些年,我在中国和一些算命先生混迹过,懂一些手相。你这手相有一些奇特啊。三横,三竖,有一些帝王之相,却也有悲悯之兆。也许,你能成大事,却生来孤独,一生漂泊,无依无靠。”

  听了这话,我一下子将手收了回来,反唇相讥道:”您身为阴阳头领,真是博学强闻,不过我的命运如何,还是自然发展的好,您还是说说您此行找我来的目的吧。”

  我直接问道,贺茂保忠笑着点了点头,拍拍手,整个小酒馆内刚刚还热闹非凡的人们,全都走了出去,一时间,整个酒馆变空了!

  显然,我之前进来的时候还是领会错了,并不是阴阳师没有包场,而是没有让我知道他们包场了。

  ”你和铃木小丫头之间的矛盾,我有所耳闻,不过这并不重要,铃木小丫头年轻高傲,的确需要吃一些亏,受到一些教训,所以你对她态度恶劣,我并不生气。不过,茨木童子你还是要交给我们。而且,木梁纯子的生死,你也不用去计较,有些人命中注定要死,你怎么救都没用。而有些人,命中注定不该亡,怎么想死都死不了。”

  他这话含义很深,话里藏话,我冷眼望着他,就在此时,小酒馆的外面,突然爆发出了战斗的声响,显然阴阳师们对着黑蛋他们,发起了突击!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