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一十二章 买情报!

  通过灵异手段谋生也要看行当的,像我这种阴阳代理人,平时帮人招个魂,驱个鬼什么的,算是比较正派的做法。不过,也有的人会用一些特殊的本领,偷到,抢劫,甚至是谋财害命,我们称呼这种人为灵异罪犯。

  我接触灵异罪犯的次数比较少,因为一般来说,一旦出现了灵异罪犯,那肯定是各门各派彰显武力的大好时机。

  用个不恰当的例子来形容,就好比在办公室里,出现了一只蟑螂,总会有好几个男人站出来拼命踩死它,完事儿之后还会夸耀自己从来不怕虫子。

  这就是灵异罪犯的现状,一出现就被抓,而且根本不用经过法庭,直接判你死刑!

  不过,虽然很少,但也还是有人会去铤而走险。这种灵异罪犯一般都挺有本事的,而且道行也比较深,成功之后很快就会换个身份,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内,再也不会出现。

  如果,这一次的紫心葫芦被盗的事情真是灵异罪犯做的话,那会很麻烦,当然不是我怕惹事上身,就算他们有些道行,但是也不至于真厉害到什么程度,要是个个都和龙川老头一样强,早就自立门户了!

  我怕的是他们偷了东西之后,快速销赃,接着溜之大吉。到了那时候,别说紫心葫芦找不回来,通天会里的那两个傻哥们肯定也要遭殃,而且,最关键的是,我这个被李岩老头亲自点的将没办成事儿,折了李岩老头的面子。对于这个老家伙,面子比什么都重要,我回到上海,少不了一次脱胎换骨的特训!

  既然,目前线索是指向所谓的黑风怪盗,那我就先顺着这条线查下去。要找这种灵异罪犯,我虽然没经历过,不过不代表我没有门路。

  咱们做阴阳代理人的,本事可能不如那群大门大派的弟子,但是门路一定要多,人缘和关系一定要广。

  在洛阳,有一个地下的小混子,诨名叫做”腊肠狗”。年纪估计30左右,因为人太瘦了,而且还整天带着一条和他一样瘦的狗,所以被称为腊肠狗。

  他是当初师傅告诉我的一个地下情报贩子,也是一个十足的小混混。有时候,依靠卖一些小道消息赚点钱。但是要价很高,比一般的情报贩子高出2倍,可是给出的情报却非常准确,算是有些职业操守的奸商。

  要找黑风怪盗,我就首先要找到腊肠狗。

  在洛阳,有一家地下酒吧,叫做”蓝魅”,消费档次不高,鱼龙混杂,有时候会有我们灵异圈的人在里面混迹。

  腊肠狗就是如此,白天遛狗,晚上他会在12点到2点,这两个时间段里出现在蓝魅酒吧,喝杯酒,有时候做做生意,有时候交换情报。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居然还要排队!在等了半个小时候,我在凌晨1点进入了蓝莓酒吧。一进去,就看见各种各样闪的我脑子发晕的灯光,劲爆的音乐,全是电子感十足的。一路走过去,因为灯光多是蓝色紫色的,所以看不清人们的脸。

  人也多,卡座上都是俊男美女,假酒摆满了整个桌子,吧台边上,也都是人,有的情侣竟然当众打啵儿!

  我绕了一圈,没见到腊肠狗,以为他今天没来,我正想离开这种污秽的地方。却远远地看见一个高高瘦瘦,头发有点卷的男人走进了厕所间!

  我一愣,旋即认了出来,他就是我这一次要找的对象,情报贩子腊肠狗。

  赶忙跟了上去,一走进厕所,里面依然是污秽一片,这种酒吧,同性恋不稀奇。不过在我看来,女女还是可以忍受的,男男那就有点吃不消了!

  只是,我刚刚踏进去,厕所里那些人一个接着一个就往外走,最后一个出去的人,竟然直接将厕所的门给关上了!

  我一看这架势,心想不好,估计是有人针对我!不过,我在洛阳要说仇家,只有白灵一个,人类灵异圈里不应该有人对付我啊。

  我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准备放出黒木,却看见腊肠狗双手插在口袋里,一副流氓样地从厕所的最后一格里走了出来,眼睛斜挑,看着我的时候,露出了几分不爽的表情。

  ”你跟着我干嘛?”

  他开口问道,显然,他之前就察觉我在找他。像他这种名声在外的情报贩子,有利也有弊,好处在于,很多像我这样慕名而来的人都会优先找他,给他带来商机。坏处就在于,不少仇家也会盯上他,所以警惕心特别高。

  他这么一问,背后走出来七八个大汉,竟然躲在厕所背后的杂物室里,手上都拿着砍刀,看起来不像是我们圈子里的人,倒像是社会上的黑帮和混混。

  ”我是来找你买情报的。”

  我直接开口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组织的?所有人都知道,和我腊肠狗买情报,都是在蓝魅后门等着,我到点会去后门交易。别和我说,你连这个规矩都不知道!”

  我了个去,我是真不知道还有这种规矩,居然还是后门交易,谁都没告诉我啊!

  ”我确实不知道还有这个规矩,我叫做端木森,上海阴阳代理人协会会长。”

  我自报家门之后,对面的腊肠狗脸色一沉,看的出来,他有些犹豫是不是要对我动手,眼神里带着猜忌和疑惑。

  ”我的确听说,阴阳代理人在上海那边的头儿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子,你看起来年龄差不多。我问你,你师父是谁?”

  他这不是明知故问吗?灵异圈都知道,我师父是蒋天心啊!

  ”蒋天心。”

  我开口回答道。

  ”告诉我,他最大的毛病是什么!”

  我靠,腊肠狗这么一问,我顿时一怔,这算什么?他在和我认亲?

  ”赖床,不爱干净,懒惰,不喜欢做饭,最重要的是,他还爱挖苦人……”

  我说了一大堆,直到腊肠狗对我抬起手挥了挥手,示意我停下来。随后他转过身,让背后的人全都走出了厕所,他才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的确是蒋天心那家伙的徒弟,说的一点都没错。既然你真是来找我买情报的,说说吧,想要买什么情报?看在蒋天心那家伙的面子上,我原价卖给你。”

  师傅的面子果然大!居然连灵异圈子里传闻爱财如命的腊肠狗都愿意原价卖给我情报,这要是说出去,几乎没人信!

  ”我想问一下,最近在洛阳闹事的那伙儿黑风怪盗的下落,和一些周边的情报。多少钱?你开个价吧。”

  我直截了当地开口问道,对面的腊肠狗却眉头一皱,看起来显得有些为难。

  ”小子,如果别人来买这个情报,我会卖给他。因为,别人的死活和我没关系。不过你是蒋天心的徒弟,当年蒋天心救过我的命,是我腊肠狗这辈子唯一交心的朋友。所以这个情报,我不愿意告诉你。因为这伙儿黑风怪盗不好惹,你要是抱着想要击杀灵异罪犯的目的捉拿他们,还是算了吧。他们和过去的灵异罪犯不同,实力很强。”

  腊肠狗居然不愿意卖给我情报!而且,还是为了我好!看起来,这伙儿黑风怪盗果然不简单啊。

  ”这一点你不必担心,这一次我不是要击杀他们,而是为了追查一些失窃宝贝的下落。只要拿回宝贝,我会尽量避免和他们交手。而且,想来你这个情报卖给不少人了吧,想借黑风怪盗出名的灵异人士不少吧,有他们在前面当挡箭牌,我怕什么,你尽管说吧。”

  我这么一说,腊肠狗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后,终于答应了。

  ”5000块,原价卖给你。”

  我将钱给他之后,他点了一遍,放进了口袋里。

  ”黑风怪盗其实是圈子里的人给他们起的,根据我得到的情报,他们其实是五行宗土系出来的土家三兄弟,而且,三人都是五行宗的精英弟子!早些年,因为家中老母生病没有钱医治,门派里也不愿意支援,所以等母亲死后,三兄弟偷学了五行宗一种高级法术,叫做黑风遁。下山抢钱被发现后,被五行宗逐出了是山门,从此成了黑风怪盗。一般来说,五行宗的土遁都是在地下走,他们却可以在空中,借助一种特殊的黑沙逃逸,速度很快!现在的落脚点我还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他们使用的特殊黑沙,只有城西面的一个通灵坊市有的卖,而且卖家还是通天会哦!”

  腊肠狗果然名不虚传,这情报一听就知道是真的!只是,这事情似乎又牵扯上了通天会自身!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