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丢失的紫心葫芦!

  通天会是我们圈子里数一数二的大门派,大组织,大长老是司马天,普通长老有通天三魔,再往下有护天卫队,几乎垄断70%的高品质鬼魂市场,40%左右的制符市场,以及一些高端委托和任务都习惯性地落在他们那边处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通天会是我们阴阳代理人的竞争对手,不过我们的竞争力不够强,因此,我们和通天会之间的关系,就像山寨手机和大品牌手机一样,一个是市场领导者,一个是跟风的。

  通天会一般接到的委托,很少委派,门派内部发生的问题,也很少找人来帮忙处理。但是,事无绝对,这不是就让我碰上了吗?

  而且,我这个帮忙的人,还是李岩老头亲自点的将,气的通天会洛阳分会的会长,直接告病在家,不愿意见我。

  事情其实并不是非常复杂,这一次因为妖族放出要进行三幻之象的消息,于是颇有商业头脑的几个通天会弟子,就准备在妖族附近摆摊,赚一笔。

  但是,钱是赚到了,可是也出了问题,在这一次贩卖的高品质封鬼葫芦里,有两个最贵的,因为标价太高,所以一直没卖掉,结果,在收摊的时候,盘点库存,才发现少了!

  一共掉了两个封鬼葫芦,用的是紫心葫芦做外壳,内部更是请王昆仑老爷子亲自动手刻的法阵,不仅封鬼作用很强,而且,还伴有一定的法术效果,其中会放出一种叫做紫水的液体,据说是紫心葫芦分泌出来的一种特殊液体,施法之后,对魂体有巨大的伤害。

  据说,这个葫芦在市面上要卖出将近70W-80W的天价,而且还是有价无市,毕竟王昆仑老爷子也不是机器人,不可能天天坐在那里刻阵纹。

  这件事情,很快通报到了上海总部,李岩老头钦点我来处理这件事情,虽然破坏了通天会一向的规矩,但是不得不说,这也是李岩老头对我的信任。

  看在李岩老头的份上,我只能接下了这个委托。黑蛋也算是清醒了,不过它可是被龙川老头教训的够惨,即便是它一身的铜皮铁骨,也没能抗住龙川老头的猛攻,肋骨断了三根,右手的上臂粉碎性骨折,最严重的还是脾脏,被龙川老头打出了一个洞!

  最后,还被龙气狠狠抽了一尾巴,撞在石壁上的时候,连它的头骨都裂开了一道缝。如果换成是人类的话,这样的伤,早就死了。结果黑蛋在医院里躺了三天,在我和医生绕了三天圈子,解释它为什么骨头长的和我们不一样后,奇迹般的醒了!第四天,竟然直接下地走路了,看的我直呼:”你丫就是个小强啊!”

  不过,即便黑蛋身体复原的很快,我的这次委托也绝对不会让它参加,让它好好在医院休息,我自己去了一次洛阳通天会。

  上海通天会我一直没去,李岩和王昆仑两个老爷子总是找各种借口不让我过去,但是洛阳通天会,却是能进去的。

  而我,此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参观这大门派的环境,而是为了和那几个丢失了紫心葫芦的通天会弟子好好聊一聊。

  整个洛阳通天会占地足有400多亩,比很多大学还要宽敞,外面贴着的是,洛阳环境研究院的照片,门口有保安站岗,闲杂人等连靠近都不允许。

  但是,一旦你走进了其中,就会发现别有洞天,清一色的唐代建筑风格,躲柱子,多角,青砖瓦,加上高地基,虽然是以木头为原材料,但是非常抗震,而且美观大气,颇为养眼。

  在通天会内部,小桥流水,假山竹园,应有尽有,我简直以为自己是来到了古代的唐朝!进门之后,左边是神速堂,右边是护天卫队的分部,中间则是通天会的核心办公区域,其中包括洛阳分会会长的住所。

  不过,既然这位对我颇有微词的分会会长不愿意见我,那我也不勉强,在两个神速堂弟子的带领下,将我带到了位于后方惩戒室里,见到了那两个办事不力,致使紫心葫芦遗落的弟子。

  看的出来,两个人非常恐慌,见到我的时候,还一个劲地发抖!

  ”你们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把他们关起来?他们只是犯错,没有犯罪啊。”

  我眉头一皱,其实,对于这些门派之间超越现代法律的门规,我一直看不惯。可能,也是因为我自己和大叔都散漫惯了,也可能是因为我接触现代社会比较多。

  在我看来,犯了错就承认,去弥补,弥补不了就打工赔偿,关人算怎么回事?在现代社会,这叫非法拘禁!

  ”兄弟,你帮帮忙,帮帮忙啊!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真的是很小心在看管紫心葫芦,但是谁曾想会遗失!我们找了好久了,而且,收摊之前我们还检查过的,收摊之后盘点就不见了。真的不是我们有意的啊!”

  被关押的其中一个弟子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满脸泪痕地对我大喊道,应该是已经被关的快发疯了。

  我皱着眉头,转过身,对背后的人说道:”给他们俩一人倒一杯温水来。然后你们都出去,我在问话的时候,你们不要插嘴。”

  背后的通天会弟子眉头一掀,似乎很不满意,不过却被同伴拦住了。我嘴角冷冷一笑,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一个连这种小事都会生气的分会会长,那下面的属下估计也没有几个是好的。

  过了一会儿,热水倒了过来,我让两个被关的弟子坐在了木桌上,让他们喝了口热水之后,开始问话。

  ”你们去卖这些商品,是自己想去的,还是会里发布的命令?”

  我首先问道。

  两个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开口说道:”是会长命令我们去的。我们俩兄弟进会的日子不长,所以负责的都是一些杂物。没想到,这一次会长竟然让我们两个人负责这次的买卖。我们一直都很小心,谁曾想,竟然会掉了那么贵重的宝贝。”

  我听后,点了点头,随后再次问道:”那紫心葫芦和其他货物交到你们手上的时候,检查过吗?也就是验收过吗?”

  我这么一问,这两个人都是一愣,随后回答道:”这个,我们还是验收了的。不过紫心葫芦是放在包装好的木盒里的,所以,我们看不着。后来,我想打开看看,但是会长不让。说一旦拆开了,被别人买走了,回来投诉我们二次销售的话,我们是要赔钱的。所以,不让我们猜。我们就没有看,直接带走了。”

  听到这里,我嘴角的冷笑更盛了,八成是这个会长自己中饱私囊,而这个黑锅让这两个傻乎乎的弟子来背!这种伎俩,并不罕见,大门派里常有的事情!

  ”最后一个问题,你们最后一天贩卖商品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状况?”

  这个问题,是我为了确认到底是不是会长中饱私囊而问的。

  然而,这两兄弟给我的回答,却让我大吃一惊!

  ”有的,有的!在下午的时候,天空有乌云飘过,接着是一阵阴风吹过,把我们的摊位都差点给吹倒了,我在捡东西的时候,看见放紫心葫芦的盒子破了,里面的葫芦滚出来了。我还吓了一跳,生怕被会长卖。不过还好,下午没有人买紫心葫芦,接着到了盘点的时候,那个被摔坏盒子的紫心葫芦就不见了,另一个好的也跟着丢失了!”

  之前,我以为这盒子本来就是空的,所以会长不让他们验货,但是现在看来,这里面是装着紫心葫芦的,难道是我搞错怀疑对象了?

  ”等等,你刚刚说,另一个完好的紫心葫芦是跟着丢失的,难道它们不是一起丢失的吗?”

  我追问道。

  ”的确不是一起丢失的,是先找不到了那个盒子坏的,接着转过头来,那个好的也不见了。我们才知道出大事情了,报告了会里,被关了起来!兄弟啊,你帮帮我们吧,让我们出去吧,我们会打工还债的啊!”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就要跪下来,结果被我拦住了!

  ”你们还要在这里待上几天,如果我能将失窃的紫心葫芦找回来,会想办法给你们俩求情的。放心吧。”

  说完之后,我带着一肚子的疑问,离开了通天会,到了他们俩人当时摆摊的地方。这叫案发现场的再次摸排,虽然不一定有效果,但是说不定会有些意外的收获。

  果不其然,我在地面的夹缝里找到了一些黑色的粉末,一些看起来像是黑沙子一般的东西。这时候,我听见背后的两个通天会弟子在闲聊。

  其中一个说道:”最近听说洛阳这边,来了一会儿怪盗。不知道,我们的紫心葫芦是不是他们偷的哦。听说,每次动手,都会有黑色的风沙扬起,很邪门的。”

  我心里一怔,难道真是所谓的怪盗盗宝?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