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七十八章 引蛇出洞!

  玉罕仿佛彻底从人间消失了,根本找不到她的踪影。即便我动用了通天会的老关系,借助通天会的网络,也没能找到玉罕。

  没有踪迹,没有下落,随着拍卖会的一天天进行,我们在拍卖会的附近也寻找过,但是却根本没有见到她的踪影。

  手机也关机了,北疆的地界太大,最后,我们不得不停止了搜索,承认玉罕是彻底失踪了。

  今天是拍卖会最后一天,也是齐老决定要动手的时候。今天来的人还是这么多,外人不能入内,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钱家故意所为,拍卖会最后一天换了场地,而且所有的嘉宾全部都戴上了面具。因为在前天和昨天,都出现了买家买下拍品后,出了门就被人劫杀的情况。

  为了保护买家,才实行了蒙面拍卖的方式,而且,所有的嘉宾都拥有自己的一件独立的贵宾室。出价全部都通过遥控,非常高科技。

  ”老家伙,你这手阴的真漂亮,把我们和你绑在一条船上了。”

  我坐在沙发上,翘着腿说道,别的贵宾室进不去,我们只能干等。

  ”还好,不过我很好奇,你们阴阳代理人不都是独来独往的吗?很少见到像你这样组建一个团队的。而且,为了一个可能挑起钱家报复的团员,而置其他人的生命于不顾,你这个做头儿的,也不怎么理智啊。”

  齐老这话说出来的意思,似乎是在挑拨我和其他人之间的关系。这老头果然不好惹,我对他不尊敬,他就立刻用语言来阴了我一把。

  ”我们是自愿留下来的,只要你顺利杀了钱家家主,这场风波不是就结束了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自信能够手刃自己的仇人?”

  反唇相讥的却是木梁纯子,此时的她正坐在包厢另一边,玩着纸牌。

  齐老头笑了笑,没有说话,此时,今天第一件拍品被抬了出来,是一个不大的笼子,金属的笼子外面盖着一层透明的玻璃罩子。

  站台上,所有的聚光灯全部都落在了这个玻璃的罩子上!

  漆黑的笼子里露出了一只巴掌大小的蝎子,正不断地在笼子里来回爬动,看起来被灯光聚焦的它显得非常的不安和暴躁。

  ”这是来自钱氏家族的黑王蝎,从蝎尾部分到头部,总长度是15厘米。通体黑色,毒性霸道而且刚强,从蝎尾提炼出来的毒液不仅没有任何气味,而且融入所有的液体内都不会被稀释,非常可怕!只需要一滴,就能让成年大象瞬间死亡。而且,作为钱氏家族的标志,购买此头黑王蝎的买家,还能有幸享受到来自钱氏家族长达10年的售后服务!而且,该名买家从此以后购买钱氏家族的指定毒物都能享受5折优惠!那么,这头黑王蝎起拍价10万人民币,5000元一加,现在开拍!”

  当主持人一声大喊后,立刻就有人开始出价。

  ”黑王蝎?当年钱家那个小子的确喜欢使用蝎子,还和我说,蝎子除了不能飞,就是一种完美的生物,强大而坚硬的外壳,剧烈的毒性,以及可怕的警惕性和攻击力。不过,后来在追杀我的时候,我让他所有的黑王蝎全都死光,仅仅用来一些白酒和一点火星而已。没想到,这蝎子这么值钱,早知道当年抓一些卖了多好。”

  齐老头看着贵宾室外的竞拍,最后这只大个的黑王蝎以35万的价格成交!

  很快,第二件拍品被抬了出来,是三支试管,这三支试管里分别装着红色,黄色,蓝色三种液体。

  ”下面今天的第二件拍品!乃是钱氏家族最新产品,同时也是钱氏家族高薪聘请了唐门前毒药研究处处长后的新成果。这三个试管里装着的其实是三种毒液,每一种都拥有堪比五步蛇毒液一般的毒性。但是如果仅仅如此,是成不了我们今天的拍品!这三种毒液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它们能够融合!一旦融合将形成一种全新的混毒,这种混毒可以破坏所有生物的血液,在一瞬间出现败血症的症状,短时间内就立刻死亡!下面,是产品展示。”

  主持人一声令下,从后台推出来一个竖着的巨大枷锁,随后,我看见一个虎类的妖怪被锁在枷锁上,不能动弹,对着人们咆哮不止!

  ”竟然用一个妖怪来做试验对象,有点意思。”

  齐老头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而黑蛋则站在我的身边,脸一转,索性不去看。

  接着两个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用胶头滴管从三个试管里吸出三滴不同的毒液,随后放入一个全新的注射器里,摇晃了一下后,三滴毒液融合在了一起,居然刹那间变成了透明装!

  随后,工作人员将这毒液打入了妖怪的身体内,在几分钟内,刚刚还无比愤怒生命力旺盛的虎类妖怪,此时已经死亡了!

  它身上出现了明显的败血症症状,这毒药的威力,足以杀死一个妖怪,这样的试验,让这个全新的混毒引起了全场的轰动!

  ”起拍价50万,5000元加价一次,开始拍卖!”

  主持人这么一喊,激烈的竞拍开始了!价格不断地上升,不停地太高,很快就突破了100W人民币。

  ”真是疯了,一个毒液居然卖的这么贵!”

  我听见李迅嘟哝了一句。

  ”哼,你觉得贵吗?我告诉你,这还不算贵。几乎所有的妖怪身体都非常的强悍,恐怖的自愈能力,奇怪的再生肢体,无法预测的基因抗体。告诉你,所有猎妖人如今都不敢用毒药来猎杀妖怪,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那种毒药能够对付面前站着的妖怪。但是,今天这个试验,至少告诉了在场的所有买家,面对虎类或者说是猫科这一大类的妖怪,这个毒药都有用。今天就算拍出了天价,买家得手后加工再生产,不出几天,就会被猎妖人买光。这就是为什么北疆的家族一个个都富的流油的原因。如果哪天研究出来一种连神仙都能杀死的毒药,那估计,全世界的人都会来抢了。”

  齐老头的话说的没错,比起光明正大地厮杀,其实谁都更加愿意背地里捅人一刀,因为那是最安全的。

  此时,第二件商品成交,居然卖出了300W的天价,连我都惊呆了!

  ”下面,就是今天的压轴好戏,来自钱氏家族尘封多年的秘密毒物,一件所有北疆或者是南疆人都不曾看见过的毒物,一个让所有灵异人士都闻风丧胆的恐怖存在!钱氏家族,封印多年的至尊毒花,今天重现人间!10年才能开一次花的变异毒物,花蜜中带有恐怖的毒性,稀释后也足以污染一条小河!”

  随着主持人的话音刚落,我看见工作人员抬着一个玻璃罩子走了出来,在玻璃罩子里面是一个小小的花盆,在花盆内放着一株黑色的花朵。

  只是,虽然花朵不起眼,然而,释放出来的光芒,即便在这聚光灯下都能看的清清楚楚,那妖异的光芒,令人心生恐惧。

  ”终于来了!”

  齐老头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贵宾室,这是他等待了很久的一刻,报仇的时刻!

  在他离开后,木梁纯子才开口说道:”占卜结果,齐老头会死,玉罕生死未知,头儿,你也要当心,从占卜结果来看,你也有危险,巨大的危险,不过不是必死的局面。只要你退出,危险就会消失,头儿,值得吗?为了一个队员?”

  此时的我让所有人留在贵宾室内,只让黑蛋接应我,而我自己已经走到了门口。

  听见木梁纯子的话,我回过头来,看着她说道:”如果你出事了,我也会罩着你的,我是你们的头儿。”

  说完之后,我快步走出了房间,奔向下面的走廊!齐老头走的很快,此时已经没了踪影,玉罕也消失不见,但是我确定,她一定藏在会场的某个角落里。

  ”下面,在竞拍之前,有请现任钱氏家族的族长,登台致辞!”

  这一刻,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老头,背着手,走上了台。他看起来很精神,面色红润,气度不凡,头发虽然白了,但是眼神很伶俐,而且我注意到,他身上什么东西都没带,看起来不像是个高手,更像是个演员。

  ”他不是钱家族长,是冒名顶替的,看来那个家伙也怕露面,怕被报复。”

  这一刻,齐老头诡异地出现在我身后。他此话一出,我正要回答,却看见从另一边的通道内冲出来一个年轻的女子,整个地面上有蛇群涌动,她带着杀意,控制着蛇群开始攻击主持台上的人!

  这个年轻的女子,正是玉罕!

  然而,她的攻击刚刚开始,我却看见主持台上落下来一个巨大的玻璃屏障,将主持人,拍品和蛇群隔离开!

  ”怎么回事?”

  我吃惊地看着面前发生的这一幕。

  这时候,一个矮小,长相猥琐,穿着黑色外套的老家伙,狞笑着从黑暗里走了出来,带着毒星和一大群钱家的弟子。

  ”他才是钱家家主。”

  我背后的齐老头冷冷地说道,带着一身的杀意和冰冷的复仇之心,缓缓走向了外面。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