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七十七章 铁血毒王

  等毒星走远之后,我正想开口问面前的齐老,他到底是什么身份,然而,就在这一刻,第一天的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一个穿着西装,看起来有些岁数的男人,带着微笑,缓步走到了话筒前。

  ”欢迎各位光临十年一次的南北毒物拍卖会,我叫孙波,是这一次拍卖会的主持人。这一次的拍卖会,是由北疆最大家族钱氏家族全力支持,欢迎各位踊跃出价。那么,话不多说,请出我们今天的第一件拍品!”

  孙波的开场白简短而快捷,我们依然站在角落里,这一次的拍卖会不面向外界,所以出价的人也就在场的这么几个。

  流拍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并不影响钱家赚取利益,最后几天的拍品竞争一定非常激烈,钱家作为庄家,会多收取一成的服务费,赚头并不小。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第一天的竞拍并不热闹,三件拍品虽然比起通灵坊市内看见的毒物要好的多,然而并不能吸引这些能收到邀请的行家,只卖出一件,其他两件全部都流拍了。

  而且,离开会场的时候,似乎还发生了什么争执。两个等在会场外面的混子,竟然想趁机盗取拍品,结果被毒星全都杀了。

  一天之内,他连杀三人,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对于这些在北疆混迹的人,杀戮似乎已经变成稀松平常之事。

  回宾馆的路上没有人说话,团队里的这几个人没有一个是傻子,谁都看的出来齐老的身份非常特殊。而且,他们还不知道,我看见过齐老口袋里那个小小的信封。

  虽然齐老似乎并没有什么敌意,然而,我却不能拿自己团队成员的生命开玩笑。

  回到宾馆后,我让所有人在自己房间里待命,然后自己一个人走进了齐老的房间。却没想到,他已经泡了两杯茶,微笑看着我,似乎是已经知道我会来了。

  ”齐老,你知道我会来?”

  我疑惑地问道,他却对我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我坐下。

  窗外明媚的阳光透进玻璃,照射在齐老沧桑但是却满是笑容的脸上。说实话,虽然他行为举止有些奇怪,但是我能感觉的出来,他并不是一个坏人,而且,似乎对我们很照顾。

  ”今天毒星那个小家伙这么做,其实就等于是将我的身份公布了出来,我也不可能再瞒着你们,不然,你们就要以为我是个坏人咯。”

  齐老的话让我心中一愣,果然他来头不简单。

  ”那么,齐老您到底是什么老头呢?”

  我拱了拱手,行礼的目的,代表我告诉他,自己已经开始认真起来了!

  ”我今年65岁,多年前,我从北疆逃了出来,被无数仇家追杀,打成重伤,最后搭上了一班离开北疆的火车,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在很久之前,他们叫我铁血毒王……”

  当齐老说出自己的名号的一刻,我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甚至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因为实在是不敢靠近面前这个老头子,一个曾经笼罩在整个北疆头顶上的恐怖毒王!

  毒王这个名号很多年没有在北疆出现过了,如今钱家的家主是不是称的上是毒王,我不知道。但是,北疆近代历史上一共只出现过四任毒王,最后几乎全都消声灭迹,而最后一任被整个北疆公认为毒王的,便是铁血毒王!

  铁血这个词原本是用来形容军人或者武士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悍不畏死,一腔热血!然而,当这个词用在铁血毒王身上的时候,却代表的是他最招牌的毒药!

  一种融合了20多种奇门毒物的特殊液体,被人喝下去之后,这种毒液会一瞬间提高对方身体内的铁元素含量,在10秒钟内,一般人身上的血液会全部被铁元素占据。而圈子里的人,最多不超过30秒,也会和普通人一样!

  铁质的血液会撑破人的肉体,必死无疑!

  然而,这还不算什么,铁血毒王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他是最熟悉灵魂类毒物的恐怖存在,在他活跃于北疆的日子里,他制造了十多种能够针对敌人灵魂的新型毒药,至今这个记录依然没有被刷新过。

  只是,后来他却神秘的从北疆消失,从此也再没有出现过。

  人们认为他已经死了,甚至有人将他消失的那段日子称为”北疆无王”时期!

  ”怎么?很怕我吗?你师傅当年见到我的时候,知道了我的身份,还敬了我一杯酒呢。你应该学学蒋天心那个混蛋小子,他胆子可比你大多了。坐下来吧,我要是想杀你们,早就出手了。”

  齐老微微一笑,我深呼吸了几声后,缓缓坐了下来。对面坐着一个用毒的超级高手,的确按照他说的,要杀我的话,我或许早就死了。

  比起明刀明枪地干架,用毒的确让人更加畏惧。

  ”40年前,我好几个仇家联起手来想要弄死我。不过,他们没有把握,直到钱家的小子找到了一种新型的毒物,也就是那个玉罕小姑娘原本家族研究的变异毒物。这种毒物我没见过,结果中了招,受了重伤,最后逃出了北疆。这些年,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对我的追杀,我用化名住在上海。直到,最近钱家发了书信给我,你应该也看见了。因为没有我的电话,也没有住址,北疆钱家足足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才找到我,给我开出了一个条件。我如果想要回北疆,并且可以停止对我的对杀,不过必须替他们杀了当年玉家逃走的那个小女孩。”

  齐老一边说,一边喝茶,看起来非常平静和镇定。

  ”不过我告诉他们,我已经得手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并不知道玉罕长的这么大了。这一次,我让你们带我回来,就是为了要和他们做一个了断。”

  齐老的眼睛放出了慑人的光芒,甚至有一些吓人。

  ”做一个了断?您的意思是这一次您回到北疆,参加这个南北毒物拍卖会,是为了来报仇的?”

  虽然嘴上在问,但是我的心里已经沉了下去,不知道是不是我运气真的太差了,怎么每一次接到的活儿,都不是什么好差事!

  ”在拍卖会最后一天,钱家当年追杀我的那个小辈,也就是如今钱家的家主会现身。到时候,我会杀了他,或者和他同归于尽。不过,我在上海储备的毒物有限,如果被钱家发现我的计划,那很可能会遭到疯狂的追杀。所以,我需要一些保镖,也是为了隐藏自己的目的。而当我看见,当年玉家的那个小女孩接受了这个委托之后,我选择了你们来帮助我,也是帮助那个姑娘自己,只要报仇了,才能解开她心里的结。”

  这老家伙果然是利用了我们,说的再好听都是扯淡!

  ”您这个有点不厚道吧,把我们当剑使了,结果最后还说一句是为了我们自己好。嘴巴在您身上,爱怎么说,我管不着。不过,下面的委托,对不起,我们不会继续参加了。”

  这一次委托我绝对不会再插手!和整个北疆最牛的家族去火拼,我吃了十个豹子胆都不敢!

  只是,听见我这番话的齐老却一点都不动气,反而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你说这些话的时候倒是有几分蒋天心的无赖模样。不过,到了这一步,你已经无法退出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手,我看见在他的手上握着一张顺风耳灵符!

  我心中一惊,立刻跑出了房间,看见除了玉罕之外,所有人都在房间里。我大声地问木梁纯子:”玉罕人呢?看见她没有?我不是让你们都呆在房间里吗?”

  木梁纯子被我一副吃人的模样给惊住了,不过还是指了指门外面说道:”玉罕说她有点饿,所以去下面餐厅买吃的了。”

  这时候,我听见隔壁一个空关着的房间里传出来一声打碎玻璃的声音!我让黑蛋一脚将房间门踢开,看见房间的地方,有一张被使用过的顺风耳灵符,而房间临近街道的玻璃窗户已经被人打碎了!

  我冲到窗户边上,往下一看,远远地看见玉罕一个人在路上狂奔,冲过了街道之后,消失在了对面的人群中!

  她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姑娘,之前看出了齐老的身份特殊,一定是抱着好奇的心理在齐老身上贴了顺风耳灵符。没想到齐老发现了之后没有拆穿,故意将我们之间的对话说给玉罕听!

  这个来自北疆,从小家族被灭的姑娘,在听到了这么多真相之后,肯定会彻底爆发!接下来,她会展开怎样的报复行动,我自己都说不好。

  黑蛋看着地方的顺风耳灵符,冷峻地问道:”小森,下面我们怎么办?”

  这一刻,所有人都站在我的背后,等着我的命令。

  我咬了咬牙,皱着眉头说道:”全力寻找玉罕,一定要将她活着带出北疆,就算和钱家开战,也绝对不能把她留在这里!”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