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七十六章 毒杀!

  这紫色的小蜥蜴就好像是一条闪电一般向我冲了过来,我甚至都没看清楚这小蜥蜴的动作,就感觉脖子上一痛,我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的脖子竟然已经被这小蜥蜴给咬破了,有一丝丝的鲜血从伤口处流出来。

  看见手上的血迹,我心中一沉,这紫色的小蜥蜴肯定是有毒的,这毒液到底强不强,还有为什么这个钱家的探子一见面就对我下杀手,我还没弄清楚。

  就在我拉着面前这个伪装成情报贩子的钱家探子,准备逼他要解药的时候,眼前猛然间一黑,随后整个脑袋就好像是被人用榔头狠狠敲了一下,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黑暗中,我依稀能够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然而,最后却还是昏昏沉沉地彻底晕了过去。

  我是在第二天一早醒过来的,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正躺在医院里,身边站着黑蛋和玉罕。脑子依然很晕,耳朵边一直有耳鸣回响,我戴着呼吸器,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针管,浑身乏力。

  ”头儿!你醒啦!”

  玉罕看见我睁开了眼睛,惊喜地喊道,黑蛋立刻转过身来,将我的呼吸器摘了下来,慢慢地把我扶了起来。

  ”怎么样?感觉如何?”

  黑蛋关切地问道。

  我摇了摇头,晃动着脑袋,似乎是想将耳边的轰鸣声给消去,开口说道:”没事,就好似感觉身体有些疲乏,脑子里有些回音,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玉罕这时候回答道:”是警察通知我们的,而且我们找到你的时候已经发现你在医院,正在抢救。不过,医生说,你的体质比常人要好的多,所以能够杀死常人的毒性却只能将你毒晕。头儿,到底怎么回事?是谁攻击了你?”

  面对玉罕的问题,我一时间竟然有些回答不上来,难道告诉她,我可能找到你的仇人了,而且还是大名鼎鼎的北疆钱家?

  先不说玉罕是不是相信,就算她相信了我的话,又报不了仇,只能徒增她的心里压力。

  ”被一个不知名的情报贩子袭击了,放出了一条紫色的小蜥蜴,速度非常快,我一时没注意,着了道。”

  我半真半假的话倒是没什么破绽,只不过落在玉罕的耳朵里,我却看见她微微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多说什么。

  在医院里住了3天后,我的身体算是康复了,出院之后,正好赶上南北毒物拍卖会的招开。虽然被钱家小小的阴了一把,但是我知道,如果钱家要杀我,在我晕倒之后就能下手,他们既然没有这么做,自然只是不希望我继续插手和调查。

  我也不是傻子,不会去和整个北疆最有势力的家族对抗,只要陪着老头完成委托,我就会立刻回到上海。

  而且,也不会让玉罕继续在逗留在北疆,我知道,如果钱家得知了玉罕就是当年幸存下来的那个小女孩,一定会痛下杀手,而我们全身而退的机会也就微乎其微了。

  南北毒物拍卖会一动进行七天,这七天内,每天都会进行一次拍卖,每天只会卖出3样毒物,虽然听起来非常少,但是,绝对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极品!

  齐老在人群里来回走到,显得非常开心,能够参加南北毒物拍卖会的都是受到邀请的人,基本上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圈里人。每个人手上总会拿着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而且,玩毒的人自己也没几个长的正经的。

  齐老这一次带来的东西里面,毒性最强的是一种叫做黑骨粉的毒粉,就是之前落在宾馆里的,乍一看没什么奇特的的地方,甚至如果你用手放在这黑骨粉上,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可是,一旦有黑骨粉落入了你的身体内,比如被你吞食或者吸入了,那此人会在3分钟内,浑身溃烂而死,死的时候无比痛苦。然而,这还不算什么,死者死后骨头也会变成黑色,重新化成黑骨粉,如果遇到大风,那这黑骨粉一旦扩散开,四周所有人全都会死!

  原本我是不愿意跟着他们去参观的,对于毒物我没什么兴趣。然而,有了之前钱家的事情,我的心里多少有了些忌惮,所以还是亲自带队。

  拍卖会场很大,人却不多,一个个都站定了位置,不怎么交流,每个人之间似乎都有一些隔阂和空档。

  仿佛,谁都不愿意挨着谁。

  ”这里怎么和通灵坊市内不一样啊?坊市里大家比毒物,讨论用毒心得,都很开心的样子,可是这里的人为什么一个个见面都像仇人似的。”

  李迅疑惑地问道。

  ”因为这里的人都是用毒高手,而且因为拍卖的缘故,互相之间也都是对头,如果距离太近,谁都不知道会不会被身边的人下黑手。每一次的南北毒物拍卖会上都会有人莫名其妙死亡,而且钱家根本不会理睬到底谁死了。”

  玉罕这么一解释,我们心中才算了然。合着这地方看起来平静,其实也是暗藏杀机。

  找了一个角落站定之后,齐老还是一副非常有兴致的样子,几次想要走到对面几个受邀人的身边,看看他们手上的毒物。

  结果都被我给拦了下来,这老头子也真是的,怎么和个小孩子一样?

  然而,就在这时候,我看见一个梳着的两个羊角辫,穿着红肚兜的小孩子,一蹦一跳地走进了会场。

  我们都吃了一惊,这南北毒物拍卖会怎么会有小孩子参加?果然,不仅仅是我们好奇,很快一个站在左边的大汉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嘲笑,看着这小孩子低声说道:”小家伙,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可不是你玩耍的地方,快点滚吧!”

  这大汉的手臂上缠着一条黑色的大蛇,此蛇是三角头,一看便是剧毒,此时正吐着信子望着对面的小家伙。

  ”你是在说我吗?”

  小家伙抬起头看了大汉一眼,说话的语气,神态几乎和大人一模一样!

  ”当然是说你,快点滚,再不滚,我就让我的大蛇吞了你!”

  这大汉一边说着,他手上的黑色大蛇一点点探出头去,看着小家伙缓缓游了过去。

  按理说,一般的孩子早就吓哭了,然而,这一次,却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只见这孩子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黑色大蛇的蛇头,这大蛇被小孩子抓住后,疯狂挣扎,猛地缠住了孩子的手臂!

  结果,缠住小孩子手臂的黑色大蛇没挣扎几秒钟,身体就渐渐软了下来,随后我看见蛇身上的皮肤和肉开始溃烂,彻底死了!

  小孩子一甩手,将这大蛇扔在了地上,此时黑色大蛇的身上冒出了黑烟,显然是被毒死的!这一幕变化的太快,谁都没料到,放蛇的大汉也没想到。

  等他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怒不可遏地伸手去抓小孩子的头,然而,这时候他才看见,自己的双手,乃至手臂,全部都腐烂了,而且和刚刚死去的黑色大蛇一个模样,全都烂了!这种腐烂还在继续,几秒钟后,大汉浑身的皮肤肌肉全部腐烂,连惨叫都来不及,倒在地上死去了。

  这一次的死亡来的太快,谁都没有看清楚这一人一蛇是怎么死的,但是我们都明白,肯定是这孩子下的毒手!

  ”我是钱家第三堂主——毒星。今天是来维持治安和秩序的,如果还有人来挑衅我的话,那对不起,第一个死的就是他!”

  这个小孩子竟然是钱家的堂主!

  ”我曾经听到过传闻,钱家的堂主都很奇怪,的确传说中有一个孩子是钱家的堂主,据说是小时候被某种剧毒侵入体内,终身不会长大,但是却造就了剧毒之体,他的毒带有传染性,杀一个立刻传染第二个,非常可怕!”

  玉罕低声说道。

  会场内一片安静,谁都没有说话,很快两个钱家的弟子走上来烧毁了地上一人一蛇的尸体。而毒星,缓缓扫视四周,最后看见了我们。

  令人意外的是,他看见齐老之后,竟然一步步向我们走了过来。等他走到我们面前的一刻,我和所有人都非常紧张,唯有齐老显得很淡定。

  ”您老能来,是给我们钱家面子,欢迎您光临南北毒物拍卖会。”

  毒星竟然对着齐老鞠了一躬,而且表情非常的尊敬,说完之后,他缓缓转身退走,就好像是一个拜见了前辈的后辈一般。

  见到这一幕,不仅是我,所有人都开始怀疑,齐老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