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七十五章 南北毒物拍卖会

  生活一天天过去,管丞再也没有来对付我,或许对于它来说,我不过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道了歉,欺负过了我,自然不会将我放在眼里。

  而对于我来说,要战胜管丞,时机还不够!

  为了配合团队之间的默契,我开始以团队的形式接受委托,而第一个接受的委托就是玉罕的,而且,这个委托,还是来自北疆的!

  玉罕告诉过我,她在进马戏团前,曾经生活在北疆,并且是北疆一个小家族的成员,在小时候被白金毒蛇咬过,学会了和动物沟通的能力。

  但是,后来小家族被大家族吞并,她从乱战中逃了出来,后来进了马戏团,也基本不去灵异圈子非常乱的北疆,所以她很多年没有回去过了。

  所以,在有了我们这一群后盾之后,这个思乡的姑娘,选择了一个关于北疆的委托,而且,是一个中大型的委托,保护我们的委托人,去参加10年一次的南北毒物拍卖会!

  其实,北疆和南疆都会出现一些奇特的毒物,随后每十年,会有买家和卖家自发性的组成一个毒物拍卖会,也是一次北疆和南疆毒物的交流。

  不过,到了如今,已经彻底被北疆第一家族钱家垄断,而且,南北毒物拍卖会也面向全国的灵异人士,所以,这几年出现的外地人越来越多,出现的毒物品种也非常丰富!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去做买卖的,还有很多人是为了去开开眼界,同时也展示一下自己的毒物,就好像是有很多人喜欢斗蛐蛐,每次都要炫耀自己的蛐蛐多厉害,一个性质!

  我们的委托人是一位身居上海的老者,不过他过去曾经在南疆插队落户过,在年轻的时候被几个南疆养毒虫的带上了道,从此以后开始养毒虫,甚至开始不断地花钱买毒物!

  也不结婚,整天和一群毒物呆在一起!我们第一次去找他的时候,他带着我们参观了一圈他的毒物养殖房,很多毒物我连听都没听说过。

  不过,他倒是有些钱,据说是早些年南疆一些小门派和他做生意赚的,这一次,为了真正参加一次南北毒物拍卖会,他愿意出30W的雇佣费。

  说起来,只是当一次陪护,这个价格并不低!而且,他和玉罕非常对脾气。

  因为他不愿在飞机上托管自己的毒物,所以,我们只能陪着他坐火车,一路颠簸到了北疆钱家的地盘上。

  因为事先打好了招呼,所以北疆这一片的阴阳代理人协会还是很客气的,派了人来安排我们的吃住。只不过,几年前我第一次遇见赵云倾的时候,曾经和北疆的家伙发生过战斗,所以,这一次我不准备露面。等最后一天南北毒物拍卖会开始后,我再去看个热闹。

  让他们几个陪着老头去参观南北毒物拍卖会,我就一个人在宾馆里睡睡觉,看看书,写写报告,调整自己的状态。

  因为,我有一种感觉,阔别了3年的真龙秘宝探险,也许很快就要来了,龙川老头或许最近可能要来找我。

  到了宾馆的当天下午,玉罕就被老头拉着出了门,据说是去北疆的通灵坊市逛逛。北疆的通灵坊市几乎全是毒物贩卖,不过档次都不高,真正的极品还是要在拍卖会上才能见到。

  结果,过了半个多小时,我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玉罕打来的电话。

  ”喂?会长吗?齐老的一个什么毒粉忘记带了,你给带出来吧,在他的房间里,放在桌子的左上角,是一个黑色的小盒子,上面有红色的花纹。我们在坊市里呢,我让李迅在坊市门口等你。”

  原来是落下了东西,我站起身来,走到齐老的房间,他们的房卡都在我这里。刷卡进去后,一眼就看见了放在桌子上的黑色小盒子。

  因为是齐老的东西,所以我拿的时候特别小心,用一个塑封袋装着,还封了口。正准备给他们送过去的时候,却看见老头的外衣口袋里露出了一个红色的信封。

  按理来说,我们是不能随便翻委托人的东西的,而且老头也很信任我们,一点都不怀疑我们是坏人,甚至还把自己的银行卡给玉罕保管着。

  但是,这一次不同,因为我看见了红色的信封上有一个特殊的标记,是一个弯曲的蝎子标记!这个标记我并不陌生,正是北疆钱家的标记!

  老头只是告诉我们,要来参加南北毒物拍卖会,我记得邀请函是白色的,这封红色的又是什么东西?

  好奇心和警惕心驱使下,我伸出手从老头的外衣里摸出了这个红色的信封,缓缓打开,里面露出了一封信。

  我看了一眼,竟然是钱家一个堂主写给老头的。内容令我震惊!信里面提到,这一次的南北毒物拍卖会中会放出一件压轴的毒物,据说是曾经一个小家族研制出来的一种变异毒花,钱家当年为了得到这朵毒花,灭了这个家族几乎所有人的口。只有一个小女孩逃了出来,这个毒花的毒性足以和唐门十大奇毒媲美,非常厉害!

  而信的最后提到,这个家族姓玉!

  这一瞬间,我想起了玉罕的身世,心中直嘀咕:不会这么巧吧,难道玉罕的家族就是被钱家灭掉的?那这一次来北疆,不是自投罗网吗?

  玉罕告诉过我,她那时候还太小了,只记得是一个大家族,却不记得是哪个家族出手灭了她的家。而且是出于什么原因,她也不清楚。

  然而,老头只是一个普通的委托人,甚至连参加拍卖的财力都没有,为什么钱家的堂主要给他写信?而且,是说明这么重要的事情?难道是让他将玉罕给带回来?然后来个斩草除根不成?

  可是,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还会留下信件呢?如今这么发达的社会,一个电话,甚至是一条短消息就搞定了,怎么还会用纸呢?

  这一刻,我已经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味。

  不动声色地将信件塞回了老头的外套里,随后拿着塑封袋里的黑盒子出了门,赶到通灵坊市的时候,李迅看起来似乎已经在外面等了挺久了。

  ”玉罕他们呢?”

  我问道。

  ”在里面呢,齐老看的非常开心,就和小孩子似的,玉罕也难得回来一次,似乎也很开心。木梁纯子和黑蛋正在他们周围警戒。头儿你放心,没事的。”

  齐老的确很客气,而且似乎博得了众人的喜爱和好感。但是,看过那封信后,我对这个老头有了几分猜忌。

  ”好了,你快进去吧。我到四周去看看,我也是第一次来北疆,想到处转转。”

  我拍了拍李迅的肩膀,他进去之后,我双手插着口袋,开始在通灵坊市内闲逛。一般来说,在大型坊市的周围都会有情报小贩子,这些小贩子会高价兜售一些真假难辨的消息。特别是最近快要开南北毒物拍卖会了,关于拍卖品的传闻更是疯传,我是想在附近套套可用的情报。

  果不其然,我将封鬼葫芦别在腰间,没一会儿功夫,就有人凑到了我的身边。这是一个光头男人,穿着绿色的军大衣,看起来有些猥琐。

  ”兄弟是通天会的吧,来这里参加南北毒物拍卖会吧?”

  看来这个情报贩子是把我当成通天会的人了,我没说穿,笑着点点头。

  ”兄弟啊,想知道这一次拍卖品最后一样是什么吗?我这里有确切消息,500块,全部告诉你。”

  光头的行话说的很溜,我没开口,直接掏出了500块塞到了他的手上。他嘴上一乐,看的出来,我这么爽快地付钱,让他很开心!

  ”告诉你啊,最后一样拍品,据说是当年一个姓玉的小家族研制的变异毒花,1年发芽,8年成长,第十年才能开花。此花开满九九八十一天,最后一天非常美丽,光芒如同灯光一般,也是毒性最强的时候,据说花蜜中体提炼的毒液,一滴就能污染一条小河!你说厉害不厉害!而且钱家只培养出10株,稀有至极啊!哥们,别的情报你要不?给你个八折优惠。”

  他嘴上裂开了笑容,身体却想往后退,然而,就在他退出两步的时候,我却往前踏出一步,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在他的手臂上,有一个蝎子模样的纹身,栩栩如生,就好像活过来了一般!

  ”什么时候北疆钱家的人也会出来当情报贩子了?”

  我冷漠地问道。

  ”兄弟,你搞错了,这纹身是我弄了骗人的,让人以为我是钱家的人,好赚钱啊。哈哈哈!”

  他干笑了几声,想抽回手,但是我就是不松开。

  ”我这点眼里还是有的,快说,到底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钱家到底有什么阴谋?”

  我这么一问,他面色一沉,瞬间铁青了下来,一抬手,我看见在他肩膀上,一条浑身紫色的小蜥蜴一下子蹿了出来,对着我咬了过来!

7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二百七十五章 南北毒物拍卖会”

  1. 回复 2014/02/07

    小蜥蜴

    我来啦!

  2. 回复 2014/02/07

    小蜥蜴

    有字数限制的吗?再试下。。。。。。我来啦!

  3. 回复 2014/04/01

    回楼上

    你来送死么

  4. 回复 2014/10/04

    李迅

    别咬我老大!

  5. 回复 2015/07/07

    秒杀你

    咬死你

  6. 回复 2016/02/22

    谁叫我

  7. 回复 2016/12/20

    众儿无需叫唤,回家给为父吹箫。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