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七十二章 原则和操守

  ”我的同伴呢?”

  我不敢有一丝放松,面前这个穿着豪华,满脸横肉的胖子,自称卢龙,真实身份我还没有考证,就算他真是卢龙,我也不可能放松警惕。

  在我们的圈子里混,有时候谁都不能信。

  ”我让他们平安离开了,因为,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找你。”

  他指了指我,随后双手背在身后,缓缓地向我走来。这个胖子,走起路来却意外的非常轻盈,脚下踩着很是玄妙的步伐。

  ”你找我?我和你素未谋面,更没有什么利益上的瓜葛,你为什么来找我?”

  我看着他走到自己面前,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靠在了墙壁上,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脸。这个胖子给我的感觉,只有一个字,深!

  相比之前我几年前见到过的毛舜,同样是大家族的少主,面前这个胖子如果真是卢家少主,那心机就要深沉的多了。

  ”我比你年长几岁,就自称一声哥哥,叫你一声弟弟了。端木弟弟,你是不是接受了蔡家的委托?在寻找那批他们弄丢的宝物?”

  他这么问,反而让我疑惑,蔡家的事情闹的整个大同都沸沸扬扬,几乎大同所有的灵异人士都知道,如今是我在办理这个案子,他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是的,不过很可惜,我还没找到。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找到之后,我会将宝物交还给蔡家,到时候你们之间的纠纷和矛盾,不关我的事。”

  我不想和这胖子有什么瓜葛,就想着尽快离开这里,然而,这个胖子下一句话却将我留住了!

  ”我想,刚刚你一定看见了三个空着的大箱子,放在鬼市之中,是吗?”

  我的脚步在此时停住了!心中念头电转,他怎么会知道的?为什么会只有箱子,没有宝物,我都没搞清楚。之前还以为是蔡家弄错了,或者是蔡奔这小子中饱私囊,已经偷偷将货物给转移了。然而,能在鬼市这种地方,腾出一块地皮来放阳间灵异人士的货物,那这面子需要很大,按理说,蔡奔是没有这么大能耐的,这也是我目前还没正面和蔡奔起冲突的原因。

  然而,卢龙是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会知道?”

  我转过身,反问道。

  ”你看,端木老弟,咱们还是有很多话可以谈的。至少,在我看来,有很多事情,你还没想明白。我只能告诉你,整个事件其实都是我一手安排的,为的是让蔡家衰败。”

  卢龙此话让我一惊!

  ”我们卢家乃是大同几大家族之一,不过实力却在其他家族之上,但是,显然超过的不多。几大家族明面上都敬着我们,其实暗地里早有勾结,想要将我们卢家绊倒。不过,家父也已经年迈,无心争霸,所以振兴家族的事情,就落在了我的肩膀上。而我所采取的方法很简单,几大家族都眼高于手,看不起那些身居大同的灵异人士,更看不起那些小家族。然而,我却不同,我已经在几年前开始暗暗运作,将好几个小家族全部吃掉,结合了这些小家族的力量,我们卢家的实力的确上了一个台阶。然而,还是有一些钉子户,蔡家便是其中之一。”

  卢龙的话让我越来越吃惊,在我看来这只是一起小小的失窃案,竟然牵扯出了山西大同几大灵异家族之间的斗争!

  ”蔡国忠是个家族思想很重的老家伙,我多次给他暗示,甚至威逼利诱的手段都用尽了,他就是软硬不吃,而且接活的时候也非常小心。这些年来谨小慎微,没有出过一点纰漏,我一直没有抓住他的把柄。不过这一次,他疏忽了,疏忽就疏忽在他的那个儿子身上!蔡奔是个扶不起的二世祖,吃喝嫖赌什么都会,就是不干正事。我之前让我手下一个心腹,对了,你应该在蔡家见过的那个中年人,让他去接触蔡奔,带着他到处去玩儿,甚至让他参加了几次千万级别的豪赌。这蠢货果然上当,不仅将自己的钱输光了,还欠了上千万的债还不清。不敢告诉父亲的蔡奔一直在苦苦拖延,只是他不知道,这笔钱是他欠我们卢家的。很快,机会来了,蔡国忠将家族交给蔡奔管理一段时间,自己去了外地会友,而我以上千万的佣金雇佣他们家族帮我运货。蔡奔果然上当,接下了这个活儿,只是这还不够,我还使了一点小手段,让蔡奔和蔡家彻底落入我的圈套内。”

  卢龙说到这里,捡起一个小石子,在墙壁上写了一句话:事成之后,你三我七。

  ”这纸条是你手下偷走的,真是个高手,我那个笨蛋心腹发现后立刻汇报给我听了。这里也不怕告诉你,这批货是蔡奔私吞了,而且是在我的心腹献计之后做出的好事。这个笨蛋完全信任我的心腹,甚至还将藏宝的事情交给我的心腹去处理,他以为三七分账就能让我的心腹见钱眼开。其实,这批货早就被我转移走了。蔡奔这家伙,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被骗了。还做着将我的宝物卖了,逍遥出走的美梦。笨蛋就是笨蛋,蔡家这一次也终究落入了我的五指山中!”

  卢龙的计划可以说非常非常的精妙,而且从一开始就设计好了让人钻空子,和这样的家伙玩手段,真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主动来告诉我?”

  我开口问道。

  面前的卢龙微微一笑,说道:”原因有两个,第一,即便我今天不来找你,你总会查出这件事情的真相,到时候免得你来兴师问罪,还不如我先告诉你,大家一团和气。第二,也是卖你一个人情,其实端木老弟会接受这个委托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不过既然你来了,那我这个做哥哥的自然要卖你个面子,送你一份见面礼。我可以承认这货物是我弄错了,被你查出来后赔礼道歉,而且这一次放过蔡家,作为一份小小的回报,而你也可以领走蔡家的赏金。”

  这一刻,面对这个胖子,我第二次震惊了!他这算什么意思?白送钱给我?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你我之间好像没什么瓜葛吧?”

  我越来越看不穿这个胖子,其心机之深,比很多我认识的老家伙还要恐怖!

  ”当然,做哥哥的也需要弟弟帮我一个忙。我知道你当年救过豫州的毛家少主毛舜,毛家实力还在我们卢家之上,可以说是中国灵异圈里的大户,毛舜这几年似乎也和弟弟你交往很深,我的情报显示,你们有时候在网上打打游戏,你还去过豫州,小住过几日。想来,你和毛舜的关系肯定不错。而且,我知道你和茅山精英弟子阿寇,交情也很深,经常兄弟相称。老弟你更是通天会李岩老头爱护的后辈,龙川会长看中的人才。这么多光环加身的你,是不是能够引荐引荐几位前辈或者是朋友给老哥我呢?当然,回报自然不会是这么一点,老哥我出手还是很大方的。”

  这才是卢龙今天来找我的目的,而且也是他故意说出真相的目的。

  我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他原本只是想吞并了蔡家,但是不得不说,这个胖子城府真是很深,我一出现,他立刻就想借着我来攀高枝!

  ”啪啪啪!”

  卢龙拍了拍手,他背后一个男子从怀里摸出了一张支票。

  ”这里是一千万的支票,放心不是空头的,希望端木老弟能够笑纳,就当交个朋友。”

  看着卢龙手里的支票,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有道是君子爱财取之以道,我不想和这胖子有什么瓜葛,更不想让毛舜和阿寇这些单纯的朋友接触到这个阴险的胖子。

  ”不必了,既然真相已经大白了,那我会告知蔡家的。钱我不会收,虽然我如今只有18岁,不过,还是有自己的原则的。我是一个阴阳代理人,我有自己的职业操守,是我的钱一分我都不会让,不是我的钱,我一分都不会取。那么,告辞了。”

  我拱了拱手,正想离开,但是我刚走了几步,就看见四周被卢龙带来的保镖给围住了。

  ”端木老弟啊,我觉得吧,你应该是聪明人。怎么也会相信所谓的原则和操守之类的屁话,这是一个认钱的时代,谁和钱过不去,谁就会死的很难看。”

  卢龙转过身来,一双小眼睛望着我。

  ”今天,你要么收下这钱,办好我要你办的事情,大家和气发财。要么,我就让你埋骨此地,至少,谁都不知道是我卢龙下的手。你看呢?”

  卢龙此话一出,本来面目暴露无疑!

  ”哈哈哈,怎么?还想强留我?你留的住我吗?”

  我看着四周的黑衣保镖,露出了冷笑。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