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不平静的小村庄

  晚上,在货房里住下后,倒是没听见别人抱怨,这几个马戏团出身的候选人,一个个全都很坦然地在货房里找了一个位置,睡了下去。

  而我则和黑蛋两个人分开两头,在小村子附近转悠。

  说实话,在中国很多地区,类似的小村子还真不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小村子是最容易出现灵异事件的地方。

  前些年,我还听说在桂林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一夜间死了200多个人,而且心脏全部都被吃掉了,应该是妖怪所为。然而,因为比较闭塞的关系,所以根本就没有人发现。

  在大同这样一个古都附近的村庄,就算真有灵异事情发生,我也不觉得奇怪。在溜达了一圈,还是没想到让三大箱宝贝消失的方法后,我正准备溜回家,却看见前面有一些村民,穿着白衣,手上拿着一些类似黄纸和纸人之类的东西。

  带头的,正是这个村子的村长,是一个50多岁的男子。除了他,我看见其他的都是一些年纪不大的中年和青年男子。

  乍一看,我还以为是有人出殡,送葬呢。

  ”村长,怎么了?这么晚了,你们还不睡,这十来号人干嘛去啊?”

  我奇怪地问道。

  村长看见我后,似乎是吓了一大跳,一把将我拉到了身边,低声说道:”小伙子,大半夜你不睡觉,吓跑什么!快回去睡觉。”

  我被村长这么一说,也是一愣,特别是看见了他惊慌的脸上,似乎今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村长到底怎么了?今晚有人办葬礼吗?怎么回事?”

  我隐隐地感觉,这个看起来安静的小村庄,一定有什么不平静的事情发生了。

  村长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手表,对着后面的人喊了一句:”大家休息十分钟,等一下我们出发。调整一下各自的状态,别等一下出什么岔子,不然肯定出大事!”

  他说完之后,拉着我坐在了山路边上,自己从怀里抽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小伙子,听你口音是南方人吧?”

  他这么一问,我一愣,随后点了点头。

  ”那就难怪了,最近我们这边出了一件怪事,传的很真。是从上个月开始的,听人说,是一个百年前一个被人买来当童养媳的可怜女娃儿,出嫁那天,丈夫病死了,于是村子里的人让她守活寡,嫁阴魂。结果她不愿意,最后没办法,投了河,死了!结果,死后怨气太大,阎王老爷不收她,她在人间飘荡,成了厉害的厉鬼。据说,上个月有人在附近的村子里看见它出现,只要哪里有人结婚,它就上去害人。隔壁老王庄上的一对新人,就是在新房里被害死的!明天是我们村子里的一对小年轻结婚,今晚,我们想看看能不能拜一拜,把它送走。”

  我一听这话,倒是一愣,厉鬼闹事一般都会很快被处理掉!不一定是民间门派出手,很多时候国字号第五组收到消息后,也会出手。

  因为如今是现代社会,这种传说中的鬼怪事件,是不能真正出现在人们面前的,不然按照如今的信息传播速度,铁定会闹的无法收场。

  ”老人家,你们找过大同城里的道士来帮忙吗?”

  我追问道。

  ”哪能没有找过呢!当然找过,但是人家说没空,据说是什么大家族的宝贝丢了,还有好多道士来我们村子看过的呢,但是就是不肯出手,一个个都不理会我们的死活。诶,没的办法,我们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对了,老王庄发生命案后,倒是找过一个老道士来捉鬼,结果,那个老道士也死了!死的那个惨呦!”

  村长这么一说,我才明白了过来,大同城里现在人士都希望找到这一批丢失的宝贝,无论是交还给卢家还是自己私吞了,那都是天大的好事!

  ”老人家,你们送不走它的,我是专门对付厉鬼的,你要是信的过我,今晚,这事情你交给我。”

  我微微一笑说道,村长看了我一样,眼睛里有些不相信。有时候,遇到不了解我的委托人,他们宁愿相信那种满脸白色胡子,穿着破旧道袍看起来仙风道骨的骗人道士,也不相信我这种有实力,但是就是比较年轻的小伙子。

  没办法,从腰包里摸出了一张镇魂符,在天空中一抛,镇魂符竟然在天空中自己停住了,村长惊讶地说不出话,还伸手去摸镇魂符,确定我不是甩了什么魔术或者戏法后,他才激动地拉着我的手说道:”小伙子,那,那就拜托你了。我代表全村子的男女老少给你磕个头,村里有个喜事不容易,你能帮忙,真是太好了。”

  说着,他就要跪下来,我赶忙扶住了他的手臂。

  ”老人家,没什么事,你带着人赶快回去吧,我在这里留守。”

  很快,老人家带着十来号人往后走去。而我打了个电话给黑蛋,告诉它这里的情况,让它不要担心后,自己则坐在了山路边上。

  四周一片安静,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心境也开始有了变化。

  其实,过去的时候,我很讨厌黑暗,因为黑暗代表的可能就是死亡。可是,这么多年下来,我几乎天天都身处在这片黑暗之中,反而渐渐地喜欢上了这种一个人静静的感觉。

  有时候,我自己也会坐在师傅的椅子上,不开灯,看着窗外一个晚上。李岩老头去年见过我一次,他对我说,我长大了,但是却辛苦了。

  而我只是笑了笑,能有一个家,身边至少还有黑蛋陪着我,我已经很满足了。

  风吹过树林,发出”沙沙”的响声,就好像是在我的耳边响起来似的,我的脸上没有表情,心里出奇的安静。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望着天上的星星,脸上带着笑容,不禁感叹了一句:”今晚的星光真美啊。”

  就在这个时候,我背后的汗毛自己竖了起来,就好像是被什么刺激了一般,炸立而起!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因为和厉鬼打交道太多了,我的身体也会做出条件反射,一般有厉鬼在我背后出现后,我会自然的起反应。

  ”星星美吗?”

  背后一个阴沉的女人声音传来,我看见有一些湿漉漉的黑色头发拂过我的脸。随后一只高度腐烂,满是水迹的手搭在了我的身上。

  ”你最好别碰我,我的衣服被你弄湿了。”

  我冷冷地说道。

  这一刻,我看见黑色的头发一下子缠住了我的手臂,将我整个人举了起来,这时候,我终于看清了这个找我的女鬼的真面目!

  浑身都是水,身体腐烂,整个脸都已经扭曲变形了,甚至有一个眼珠都掉了下来,嘴巴都是歪的!它应该就是村长说的那个死了百年的厉鬼!

  ”你,是不是也想害死我?”

  我听见它在问我,有水从它的嘴里流下来,我看见它整个下巴都是空的,只有一张嘴唇,旁边连着一点皮!

  ”我了个去,你敢再丑一点吗?”

  我骂了一句,却没想到,潮湿的头发竟然一下子缠住了我的脖子,我被勒地喘不过气来!

  ”你肯定也想害死我,让我去做那个病鬼的老婆,我要杀了你,你们都不是好人!”

  女鬼显露出了愤怒的表情,它的头发收的越来越紧,我的呼吸越来越吃力。

  ”他们买了我,他们说让我给一个孩子当童养媳。说将来我就是大房,只要苦几年,我就有好日子过了!但是他们没告诉我,这个男的天生就有病,有很严重的病,不能生育,身体虚弱,而且还是个傻子!他是一个傻子,他连吃饭和拉屎都不会!我说我要回家,他们却关着我,非要逼我和他结婚。结果,傻子还是死了。我好开心,我以为他们会放了我,结果他们还是让我守着这个该死的傻子,让我和他的木像过一辈子!我不能就这么活下去,我要逃走,他们就要杀了我!打我,烫花我的脸,最后把我装在了猪笼里,沉入了河底!我不甘心啊,不甘心啊,我要报仇,所有幸福的新人都要死!都要死!还好,我找到了从阴间逃出来的路,如今,我来报仇了!哈哈!

  它大声地哭泣和呼喊,其实生前它也真是一个可怜人,但是没办法,我不可能让它杀了我!

  这时候,我飞出了一张镇魂符,一下子贴在了它的身上,镇魂符只要金光一闪,它被金光打中后,松开我,我立刻释放出黒木,一举将它打倒在地!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它身上是湿的,镇魂符被弄湿,失灵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