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不可告人的勾当!

  厉鬼之中有一些非常特殊的存在,比如极热,极寒,极阴……

  这些厉鬼的出现方式和其他厉鬼一样,皆是怨气所化,但是也有不同,便是这些厉鬼出现之时,肯定有天地异象发生,而且,地势之中肯定藏有很了不得的玄奥之处。

  比如我面前的这个极寒厉鬼所成的白无常!

  阴间阴司鬼差,也不过是从所有的厉鬼之中抽选出一些比较出色和听话的来担任鬼差一职,当然,成了鬼差之后,便不可为祸人间,荼毒生灵。

  然而,也有例外,一些比较强大的鬼差,比如厉雷云这样的,就算是真在阳间杀了几个人,吞了几个灵魂也不会有什么大罪。

  这是一种特权,也算是一种福利。

  我出道那天,在孤儿院里遇见的便是我面前的这个白无常,当时的它就准备将我的魂魄生生剥离,却被大叔阻止。

  如今,又一次遇见了它,我感觉,事情没那么好了结。

  而且,我依然记得,当初它对我说过一句话,它说我不是人类……

  ”今天招你来,是想问一些事情,还请你破例回答一下。”

  我已非当年那个在孤儿院里的无助小孩,面对厉鬼的时候也没有那么慌张,心也渐渐地平静下来。

  ”哦?有意思,问吧,今天心情不错,破例回答你。”

  这白无常还挺合作的!不过,我可不觉得它会这么好心,肯定有什么图谋。

  我从口袋里摸出了那封黑色的信,丢给了白无常,它结果来一看,似乎是对这信封有些印象。

  ”单崇信骗了豫州毛家5000多万,还将我也牵连进来了。为了找到他,我搜查了整个房子,发现了这个封在墙壁里的信封,上面有一丝丝鬼气,而且留字是白无常。我想请教一下,华北区是不是有一个白无常和单崇信接洽过,能不能提供一些线索给我。”

  我的话刚说完,对面的白无常就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丝丝古怪的笑意。

  ”是啊,的确是有一个白无常和他接洽过,而且写了这封信,难怪我看着这么眼熟,原来是我写的,那个和单崇信接洽的白无常,不就是我吗?”

  它歪着头,长长的舌头伸出嘴里,苍白发青的脸上露出邪异的笑容,身上的寒气混合着鬼气慢慢地铺开,流过地面,这些寒气似乎是受到它控制,徘徊在我们身边,却没有进攻我们。

  ”居然是你!你为什么要和单崇信勾结在一起?有什么企图!”

  我虽然明明感觉到了四周寒气的逼近,这个白无常估计要对我们动手,不过这是弄清事实真相的好机会,我不想放弃!

  ”勾结?哈哈,你把那个可怜的巫族后人说的太高了!他不过是在还债而已。”

  白无常哈哈一笑,当然这笑声别提多难听了,就和卡住的电流声一般。

  ”早些年,他仗着自己有一些占卜的本事,便到鬼市摆摊卜卦,生意倒是挺红火的。后来,没想到被我们阴司幽冥府的主人知道了,便来找他占卜。结果,也不知道这家伙说了什么话,惹的我们阴司头领大怒,当时就要杀他!结果,他说可以用一件宝贝来赎回自己的命,不过,这宝贝可不便宜,据说要值好几亿人民币,是天价罕见的货色。我们头领给了他10年时间,而我则负责和他接洽。不过可惜,最后这宝贝还是落在了我的手上,是我从一个鬼市里收来的,他想向我买,我便随口说了个10亿想打发了他,结果,没想到,这家伙还真的答应了。哈哈,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为自己卜一卦,算一算是不是能活命?”

  白无常哈哈大笑起来,我心里多少有了些谱,估摸着这白无常说的话应该是真的,难怪这些年单崇信的占卜费用越来越高,听说有很多过去他的老客户都因为占卜太贵而不来了。所以,走投无路的他开始骗钱,只是骗钱也骗不来10亿,故而想到了逃跑。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当年你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说了一句,我不是人。”

  这才是我想问的关键,白无常是第一个出现在我面前,并且对我的身世感到疑惑。我想从它那里知道些东西。

  ”哼哼,你难道还没发现吗?你和普通人不同,当年我看见你的时候,就感觉到你的魂魄和普通人类不一样。虽然都是三魂七魄,但是,你的魂魄是可以分割的。这种魂魄过去我从来没见过,妖族也没有这种先例,甚至在华北区,乃至整个中国,我都没有见到过第二个和你的魂魄一样的存在。这么独特,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什么种族,不过,你身上最多只有一半的人类血脉,而且,你的身体里,还藏着很多秘密。只是,我说不上来,不过,如果能将你杀死,抽出你的魂魄研究研究,或许我会找到答案……”

  白无常说到一半,猛然抬起手,我看见围绕在我们双脚之间的寒气一下子蹿上来,冰封住了我们的腿部,让我无法动弹!

  白无常竟然毫无预兆地动手了!而且是如此爆发性地出手,这些寒气竟然如同被它操控的白色布片,在眨眼间就将我的腿部层层裹住!

  ”黑蛋!”

  我一声大吼,对面黑蛋直接从人形化作妖型,这点冰封对双腿爆发性极强的黑蛋来说,并不算什么。黑蛋一声低吼,整个身子一跃而起,巨大的身体轰然间落下,双爪狠狠挥下!

  ”狼妖吗?你觉得你有本事对付我吗?”

  这个白无常乃是极寒厉鬼所成,手段非常刁钻,它身形飘忽,躲开黑蛋地攻击,长长地指甲在空中点了几下,房子里立刻有冰花出现,自空中落下,漂浮在了我们的身上。

  一开始的时候,这些冰花消融在身上,我们一点反应都没有。然而,没过多久,我就感觉呼吸困难,一股极强的寒意从我的身体内部往外涌,这寒冷的根源竟然是在我自己的身体内!

  ”你们身体里流淌着的可都是血液,将你们的血液都冰封起来,让你们变成完美的冰棍,哈哈!至于你,小家伙,这一次蒋天心可救不了你了。”

  白无常此话一出,我立刻看见,自己的双手上不断冒出白气,随后整个手臂开始被冰冻,我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我的双手,身体,都保不住了!

  而身后的毛舜情况更加糟糕,本来就体质极弱的他,此时已经倒在了地上,神智开始不清了!

  我想发动镇魂符,奈何手臂已经没了知觉,对面的黑蛋情况同样糟糕,它还能动,但是已经没有了攻击的力气。

  果然,中级鬼差就如此难以对付,如果我能够发动鬼纹,或许黒木能和它一拼,只是现在鬼纹暂时封印,无法启动。

  唯一能够寄托的希望,就是让暗中保护毛舜的毛家护卫知道这个情况,让他们来救援。

  ”黑蛋,想办法,打碎玻璃!”

  我艰难地开口,舌头和嘴巴都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

  黑蛋咬了咬牙,猛地一甩尾巴,它的尾巴上都是冰屑,此时摔在了身后的玻璃上,整个玻璃被打出了一个大窟窿,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毛家的人就在外面,立刻会来救援,白无常,你走不了!”

  我大喊一声。

  ”是吗?”

  它却阴阴地一笑,等了几分钟后,却还是不见毛家的护卫上来!我们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越来越糟糕,双手的血管已经呈现出了冰蓝色,而不是血色!

  毛舜倒在地上,如果不是因为他的鼻子里还在冒白气,我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怎么会没人上来?”

  我吃惊地呢喃。

  ”因为,我在来之前,已经将躲在暗处的这些人都干掉了。不然,实在是不放心和你们聊天啊。”

  这一刻,白无常的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毛家的护卫都死了?也就是说,孤立无援了吗?

  ”小子,纳命来吧!这一回,谁都救不了你了!你的魂魄,将是属于我的!”

  白无常伸出手,抓向我的身体,就在它触碰到我身体的一刻,一股极强的杀意从我的手臂上爆发出来,一下子冲向了白无常,将这个中级鬼差被震的急速后退,而围绕着我身上的寒气也在缓缓的消融,似乎是被什么力量给逼出了我的体外!

  这一刻,看着我渐渐恢复行动的白无常,脸色大变!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不可告人的勾当!”

  1. 回复 2017/01/14

    作者的小迷妹

    好看的来不及评论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