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二十四章 又见白无常!

  白无常要来,那肯定不会发出脚步声,因为鬼差都是飘着的,所以上楼来的一定是人。

  只是,这单崇信家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热闹了?你来我往,虽然我知道想抓他的人多,可是也不至于每个都跑到他家来侦查一翻吧。

  我示意毛舜不要发声音,另一面,我和黑蛋快速走到门背后,准备在这人进门之后,立刻对其进行攻击,不管是什么人,此时此刻出现,估计是不怀好意。

  ”吱……”

  原本房门就是虚掩着的,如果是来占卜的话,肯定是先敲门。此人却是直接推开了房门,看来果然来者不善!

  我和黑蛋一跃而起,黑蛋双爪齐出,身形比我要快,一下子就闪到了此人面前。只是,就在它出现在此人面前的时候,我却看见一根银色鹰头的拐杖顶在了黑蛋的头顶上,黑蛋竟然没办法行动!

  ”鹰头拐杖!”

  我吃了一惊,看着非常眼熟。果然,此时,从门背后走出来一个人,整洁的黑色西装,干净的白色衬衣,挺直的腰背,冷漠而严肃的脸。

  站在我面前的此人,不正是毛家长老——毛志辉嘛!

  他的出现,让我非常意外,而他能够只出一招就封锁住了黑蛋所有的攻击,更是让我心中一惊。这鹰头拐杖看起来一般,但是我却能从其内感觉到一股类似封印的气息,居然也是一件法器!

  ”我来这里不是来打扰你们查线索和招魂的,我是来带走我们的少家主的,少爷,你可以出来了吧。”

  听到毛志辉的话,毛舜缓缓从阴影里走了出来,低着头站在毛志辉的面前,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学生。

  ”少爷,身为你封印类法术的导师,我不得不说,你不顾自己的身份和身体状况,离开家族的保护范围,出现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显然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具体的惩罚和责问,会在你回到家族之后下达,现在,请跟我回家。”

  毛志辉收起了鹰头拐杖,走到了毛舜的身边,拉住了毛舜的手。然而这一次,在毛家一向乖巧,听话的毛舜,不仅离家出走,而且还在此时甩开了毛志辉的手!

  ”少爷,你?”

  毛志辉吃了一惊,看着身后这个瘦瘦弱弱,低着头的少年,竟然对于他会反抗而感到震惊。

  ”志辉爷爷,真是抱歉,今天我不能和你回去,我想呆在这里,至少呆到抓住单崇信为止!”

  毛舜的语气里有一些哀求。

  ”不行!家族未来的继承人绝对不能在这里出事,你可知道有多少旁系的外戚在窥伺你的位置?你在这里如果遇到了任何危险,那不仅是你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也是我们整个毛家的损失!所以,我不会允许你继续游荡在家族势力范围以外!”

  毛志辉一看就不是那种很好说话的人,再次伸出手想要拉住毛舜。

  ”别碰我!毛志辉长老,我以毛家当代少主的身份命令你,立刻离开,不得停留!”

  毛舜紧握着拳头,面色发红,这样的一句话似乎用去了他很多的力气。

  ”我拒绝,你应该知道,在家族里,除了你父亲没人能直接命令我!跟我回去!”

  毛志辉又一次伸手来抓毛舜。

  ”我只是不想当个废物!我也希望所有人都能知道,毛家的少主不是一个只能藏起来,见不得光的废物!志辉伯伯,你明白吗!”

  这一句话,镇住了我们所有人,也让我面前高大的毛志辉愣住了。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唯一的声音只有毛舜的呼吸声,很急促,就像是戴着呼吸器的病人。只是,这样一个瘦弱的少年,却真正抬起了头,双眼深深地望着毛志辉,我能看出他眼神里的不甘。

  ”只此一次,三天后,抓的到,抓不到,你都要回家,我会派人暗中保护你。”

  毛志辉竟然让步了,他收回了手,转身走下了楼梯,一步步朝着楼下走去。而毛舜此时则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就好像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了地上。

  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错,挺有志气的,不过,还得干活,过来帮我摆阵。”

  他点点头,忽然疑惑地问道:”我是毛家少主,你怎么一点都不震惊?”

  我和黑蛋哈哈大笑,随后指着他说:”看见你的第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叫江湖阅历,懂吗?”

  一个下午,黑蛋负责收集材料,我和毛舜围绕着富贵之魂,摆了三重困阵,这些困阵并不强大,但是却有叠加效果,这还是我从一本叫做《古阵奇谈》的书里学来的,如今也是孤本了,是民国时候几个炼气士写下的,全本都是对于一些残缺的古阵和奇怪的阵纹的研究。

  布置完了这一切后,我让黑蛋去买了晚饭,直到晚上12点,终于要开工了!

  能不能招到白无常,这我不能保证,但是也只能搏一搏了。

  双手结印,我站在困阵之前,打了9个连续不同的手印后,一指点在了对面的富贵之魂的身上,一瞬间,富贵之魂身上的鬼气开始如同一丝丝地往外涌,延伸进了地面里,不断地融入了地下。

  随后,我在富贵之魂的身边点了9根白蜡烛,取的是9这个极数!

  这是一种古代手法,如今很少用,为的是增强阴魂鬼气的散发幅度,加大鬼气溢出的频率,在古代是为了超度和净化阴魂厉鬼,而我现在,是为了吸引白无常上来。

  做完这些后,我同样躲进了阴影里,和毛舜站在一起,探出头看着房子中央的富贵之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等到了凌晨2点左右。

  房子外面一片安静,连野猫的声音都没有了。在漆黑的房子里,只有蜡烛的光芒微微照亮一块土地,富贵之魂也显得有些紧张,他的本体刚死不久,对于阴间一无所知。

  就在这时候,我看见窗玻璃上开始出现雾化的现象,房子角落里的植物在一瞬间就枯死了,整个房子的温度急速下降,甚至我都能呼出白气!

  ”真冷啊……”

  毛舜紧了紧领子,低声说道,我对他摇摇头,示意不要说话。

  这一刻,我看见富贵之魂身边的9根蜡烛,在一瞬间全灭了!这说明,招来的要么就是鬼差,要么就是极强的厉鬼!

  如果是极强的厉鬼,那保不齐又是一场恶战,我自己都紧张到了极点!这时候,从房子外面传来了一声声铃铛的响声,随州寒气越来越浓,连桌上的水杯都已经被冻结成了冰块!

  房门自动打开,一个白色的身影缓缓飘进了单崇信的家里!

  高而尖的帽子,苍白的脸,长长的舌头,干枯的头发,邪恶的眼睛,最标志的是它嘴角露出的古怪笑容!

  我看见它的一刻,心中一喜,看来还真是招来了一个白无常啊!只是,我并不是刚刚进圈子,白无常就算是出现,也不至于放出这么强烈的寒气吧?

  此时,白无常一步步走向中央的富贵之魂,却在踏入困阵的一刻,停下了脚步!我不敢乱动,没有被困阵困住的鬼差,都不好惹,我不能冒这个风险!

  ”还以为是单崇信这老东西死了,没想到竟然是个富贵之魂。你在这里做什么?看你鬼气不强,刚刚怎么会有鬼气溢出?”

  白无常无情的声音在房子里回荡,似乎能够冰封人的心灵。

  ”我,我就是来帮个忙的……”

  第一次见到白无常,即便是身前大富大贵的这个富贵之魂也吓的不轻,说话结结巴巴的。

  ”帮忙?帮什么忙?等等,这屋子里有人气!”

  这一刻,白无常猛地转头,看向了我们躲藏的阴影处,缓缓飘了过来。

  ”别躲了,出来吧。”

  一般来说,小时候玩捉迷藏的时候,总会有聪明的小孩在找人的时候说一声,我已经看见你了,你出来吧。最笨的孩子肯定会立刻现身,还以为自己真的被发现了!

  显然,我和黑蛋都不是笨孩子,但是毛舜居然是!他傻不愣登地走了出去,站在了白无常的面前,还问了一句:”你怎么发现我的?”

  我了个去,真该让毛志辉带走这货啊!

  ”刚刚没发现,现在发现了。天生通灵之体吗?你召我来,所谓何事啊?”

  既然毛舜暴露了,我和黑蛋也没办法,只能现身。

  黑蛋身形一闪,站到了白无常的身后封住了它的退路,我则站在了毛舜身前,直面这个白无常。

  然而,就在我出现的一刻,对面的白无常忽然紧紧地盯着我,邪恶的眼睛里露出惊讶!

  ”五年没见了,小家伙,还记得我吗?那一天,在孤儿院里,准备带走你魂魄的就是我啊……”

  这一刻,听见它的话,我的记忆一下子浮现了出来!

  深夜,孤儿院,白无常带走小女孩的魂魄,也想顺便带走我的,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鬼差,也是第一次遇见大叔!

  后来我才知道,大叔当时不灭了那个白无常,是因为那个白无常是华北区阴间有名的极寒厉鬼所化白无常,手段很高,属于中等偏上的鬼差,为了不伤及小女孩的魂魄和我,所以才没有动手。

  然而,今天竟然被我撞上了!

  极寒厉鬼,中级鬼差,这一次,还真是招来了一个了不得的家伙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