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二十三章 富贵之魂

  白无常并不是一个个体,而是一个职位的总称,总的来说,华北区可以有无数个白无常,就像中国有无数个警察,城管一样。

  看其上的鬼气已经暗淡了下来,应该是过了很久时间。

  但是这字条上提到了钱,显然是不寻常的,白无常要人间的钱做什么?难不成还真烧给自己吗?还有,为什么单崇信会和白无常搅在一起呢?

  在这封黑色的信出现以后,一系列的问号在我的脑海中蹦出来,我开始变的有些迷惑?

  单崇信虽然是占卜方面的老前辈,但是他的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未知的谜团?而且还和鬼差搅在了一起!

  只是,线索已经摆在了我的面前,既然信里写了是白无常所谓,那此时此刻,能做的,就是再招一个白无常来!

  同属华北地区,肯定知道很多我们不知道的隐情!所以,今夜,我要招一个白无常回来,好好的盘问盘问。

  要招来鬼差,和招普通的阴魂厉鬼不同,鬼差是阴司的执法单位,并不同于鬼差,本事更大不说,而且更加的奸诈,同时拥有攻击人类的权力。

  当年,我在孤儿院的时候,遇到的鬼差应该是比较高级的鬼差,当时的我是活着的,只是看见了它,居然就准备强行将我带走。

  我也见过厉雷云,本事极大,同时性格古怪,很难捉摸。

  和鬼差打交道,要比和普通厉鬼作战更加困难。

  而要招一个鬼差来人间,需要的可不是一些引魂和锁魂的法阵灵符,最重要的是一个够份量的厉鬼!鬼差不会轻易来人间,即便受到了阴阳代理人的召唤也不会理睬,但是一旦感觉到了它能够降服的厉鬼存在,便会相应号召,来到人间。

  为了晚上能够轻松地招来鬼差白无常,我必须拥有一个够份量的厉鬼!不能够太强大,一旦变的和黒木,清灵子这样,极容易招来高级鬼差,到时候我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吸引白无常最好的阴魂和厉鬼乃是富贵魂魄,也就是有钱人死后化作的魂魄,因为白无常帽子上写着”一见发财”的字样。

  只是一般来说富贵之人死的时候都比较满足,没有多大的怨气,所以很难成为厉鬼,就算成了阴魂,也很难徘徊在人间。难不成还要我去阴间捉一个上来不成?

  下午,拉着黑蛋和毛舜去了一次鬼魂市场,奈何见到了一个富贵之魂,但是却要价太高,居然要加100W人民币,我原本以为身边的毛舜出身大家族,应该是有钱的主,结果,这家伙是偷跑出来的,浑身上下就两个钢镚,竟然还问我,为什么出门要带钱?平时都是他身边的保镖和佣人拿钱的,他从来不粘手!

  我实在是对这个公子哥没想法,悻悻然出了鬼魂市场,正在我以为收一个富贵之魂不切实际的时候,却没想到,来了意外的转折。

  接到了一个来自通天会的电话,李岩老头亲自打给我的,说是一个富贵人家出殡发生了意外,棺材抬不起来,请了好几个师傅去看都没有办法,他让我过去帮帮忙!

  这一刻,我对李岩老头那叫一个敬佩啊,真是雪中送炭,风中送伞,大好人啊!

  一路上,我笑脸大开,和黑蛋以及毛舜到了所谓的出殡现场,此时已经到了大殓的时候,在追悼厅的门口,一群人围着一个巨大的水晶棺材议论。

  但是却都不敢靠近,有几个看起来像是圈里的人站在棺材身边,似乎是在施法的样子。其中一个是和尚模样,但是佛力并不强大,不算是什么高人。

  另一边是两个散户,应该是别人请来的,此时只是丢出了几张镇魂符,放了放金光唬唬人,根本没有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

  我不动声色,站在人群外面,细细观察起来。不一会儿,我看见在人群的外围,角落里,站在一个人,微微发胖,穿着白色的西装,看着人群,确切点说是看着那口被人们围住的棺材发呆。

  ”那,那是一个阴魂。”

  显然,灵觉敏锐的毛舜已经看出了这个站在人群外面的奇特男子的特殊之处。的确他不是一个人类,他是一个阴魂,而且就是死者。只是此时的死者被棺材板盖着脸,看不清面孔!

  我让黑蛋帮我从楼下买了包烟和打火机,然后拍了拍毛舜的肩膀,示意他站在原地不要动。自己拿着一包烟,走了过去,站在了这个身穿白色西装,面色冰冷的男人身边。

  ”抽烟吗?”

  我轻声问道,和阴魂说话,你不能大声,一旦大声他们会感觉到从你嘴里散发出来的阳气,而且会吓一大跳,仓惶逃走。

  他伸出手,从我的烟盒里取出了一根,夹在了两指之间,然后在身上的西装口袋里摸了摸,没有找到火柴盒或者是打火机,尴尬地笑了笑后说道:”对不起,我没带火。”

  我摇摇头,从口袋里摸出了打火机,给它点上了。

  说起来很奇怪,烟这东西,只要点燃了,连阴魂都能抽到,有人说香烟的功效和烧香类似,不知是真是假。

  ”这是你的葬礼,怎么不让它快点结束呢?”

  我微笑着说道,指了指前方慌乱的人群和忙碌的几个大师。这些大师,甚至都没看见我身边站着的身穿白西装的男子。

  ”有些不舍吧,我用来一辈子的时间,创造了这么多的财富,最后却什么都带不走。真有些不舍,所以,不想离开这个人间。”

  这就是棺材抬不起来的真正原因,水晶棺材的上面盖着黑色的布,看起来很轻,但是现在连这布都揭不开了!这是因为阴魂不愿意离开人间,他对人间还有太多留恋的缘故,如果就这么发展下去,很有可能变成厉鬼,到了那时候就危险了。

  ”钱财乃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你早些去投胎转世,早些重新做人,再次创造更多的财富不好吗?一次奋斗的经历,难道比不上那些就是纸片的钞票吗?”

  我知道我说的话有些幼稚,但是身边的阴魂听了之后却哈哈大笑起来!

  ”真没想到,让你这么一个小孩子给教育了,是啊,其实那时候创业更艰难,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努力和拼搏。不过,真是怀念啊。罢了罢了,也回不去了,就让我的身体化成飞灰吧。”

  他微微一笑,似乎是心结打开了,对面地上的棺材在此时被抬了起来!众人经过这诡异的事情,看见被解决了,也都长出了一口气,几个大师被人们团团围住,似乎是在向他们表达敬意。只是谁也没想到,真正解决这件事情的是一个站在角落里,手里拿着烟盒,自言自语的小男孩。

  ”我去投胎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准备遁入阴间,他是第一次回到阴间,按理说应该是由鬼差来收人的。

  ”帮我一个忙吧,不会威胁到你的,只是帮我一个小忙。”

  我微微一笑,这一刻,对面的富贵之魂却疑惑地望着我,似乎在我的脸上看见了一些诡计得逞后的得意。

  夜幕缓缓降临,我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绘制了一个巨大的阵纹,就是为了用来暂时困住白无常的!即便是阴间低级的鬼差,但是它是阴司的执法厉鬼,那就会得到鬼叉这种极品邪气,实力恳请很强,如果困不住,让它有机会对我们三个出手,那很有可能带走我们其中一个人的魂体!

  富贵之魂站在阵纹中心,看起来有些紧张和忐忑。

  ”谢谢你的帮忙,等一下到了午夜12点,会有一个白无常降临,我们和它说几句话,问它几个问题后,它就会带着你离开。放心,你没有危险。”

  我微微一笑,看着墙上的钟,距离晚上12点还有2个小时,现在只是晚上10点。

  ”小森,如果招来的不是白无常怎么办?”

  黑蛋总是会在关键的时候提出我的漏洞,这也是我最大的漏洞。我每一次都是以赌徒一般的心态对待招魂和委托,但是这样的我很容易搞砸,而黑蛋总是能在关键时候提醒我。

  我微微皱了皱眉头,最后无奈地摊开手说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咯。”

  就在这时候,站在门外的毛舜忽然慌张地跑了进来,低声但是急促地说道:”我,我看见有一个人上楼来了!”

  我和黑蛋都是一愣,如今整个灵异圈都知道单崇信逃跑了,怎么还会有人来找他?这时候,我听见,有规律地脚步声,从楼下传来……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