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二十二章 同病相怜

  我和黑蛋轻手轻脚地跑了进去,竟然看见一个黑影站在房子的阴暗处,不断地翻找东西。整个房子里,家具,瓶子,倒了一地,显得很凌乱。

  显然,我和黑蛋走进了房子,他并没有注意到,此时这个黑影显得有些焦急,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愤怒,似乎有些歇斯底里的意思。

  我和黑蛋在他背后站了足足十来分钟,他都没有反应,还在不停地翻动着单崇信的东西,只是,当他懊恼地伸出手不断抓头,转过身看见我和黑蛋的时候,像是吓了一大跳,露出了我背后怎么会有人这样惊讶而有些蠢呆的表情。

  果然,不出我和黑蛋锁链,这货开口说地第一句话就是。

  ”你们是谁?进来干什么?”

  我和黑蛋满头都是黑线,如果这句话是单崇信本人问的话,我还会觉得正常一些,真想对对面的哥们说一句,大哥,大家都是不请自入,何必分你我呢?

  ”我还想问你是谁呢?你在单崇信家里做什么?难道你是贼吗?”

  我这么一问,对面这个站在阴影里的家伙立刻急了,不停地挥手,大声地说自己不是贼。

  ”从阴影里走出来,别乱动,我们是上海市市局刑警队的!你肯定是个惯犯,说!这是你第几次作案了?”

  我故意想要吓吓他,结果这家伙真是不禁吓,竟然怕的大喊大叫起来。

  ”我不是小偷,我不是,我就是来找点东西,是这个家伙欠我的!”

  他一步步从阴影里走了出来,我看见他的脸上带着惊恐,竟然是一个长的很瘦,个子不高,和我年纪相仿的男孩子。

  短头发,人非常瘦,看起来像是有些营养不良,但是他穿的衣服却很考究,即便我没几件名牌衣服,但是眼光还是有的,这一眼看去,这个短发男孩子这一身穿着至少也值10000块。

  而且,从他的手指,皮肤上就能看的出来,他没做过什么重货,皮肤虽然蜡黄,但是手上没有一点老茧。而且只是翻箱倒柜,他就已经气喘如牛。

  一个富家出身,穿着名牌衣服的少年,在单崇信的家里,翻箱倒柜的找东西,这非常值得让人怀疑啊!

  而且,这个少年的身份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他的手指上戴着一个戒指,这个戒指是镶着一块红宝石,只是这红宝石一般是明亮的鲜红色,一般是阴暗的暗红色。这种红宝石叫做双红血石,是很难得,价格不菲的好东西,在高级坊市里出场的也不是很多。

  整个灵异圈,只有一个家族用这种红宝石做戒指,来当做家族继承人的身份象征。

  那就是豫州毛家,所以我面前这个少年的身份也就摆在面前了,就是那个传闻中,豫州毛家家主的长子,也是未来豫州毛家的继承人,从小体质极弱,病秧子似的毛舜。

  他的出生,曾经让毛家看见了让家族更加兴旺的希望,因为毛舜是一个一出生就拥有通灵体质的人,即便是灵觉很好的我也是后天发展出来的。他的情况和赵云倾类似,但是赵云倾是因为从小半妖体质的缘故。

  但是毛舜却是真正的人类,这种一出生就是通灵体质的人,如果不出意外,长大后都会成为我们灵异圈里的高手。

  然而,上天不知道是不是给毛家开了个玩笑,毛舜的确有非常强的灵觉,但是因为他的体质却一塌糊涂。

  我们在学校里的时候也会看见,有很多同学,读书很好,什么知识都能一学即会,单词背一遍就记住了,可是体育就是特别差,跑过200米就喘的好像要戴呼吸器了一般!

  毛舜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但是,他依然是毛家这一代的希望,有人说,毛舜的体质这么弱,是因为需要一件宝物,填补他身体内元气的不足。

  所以,毛家家主才会出资5000W巨资,为的就是让单崇信算出到底这件宝物是什么,在哪里?

  只是,没想到,钱都骗走了!

  ”你们,你们别抓我啊,我,我这就走啊!”

  毛舜双手举起,做了个投降的姿势,准备溜走。我却哈哈一笑,这不是到手的人质吗?要是拉着毛舜在身边,到时候如果我真的找不到单崇信,也能用他来当我的挡箭牌!

  ”你既然说你不是小偷,那就和我们回局里做一下口供吧。”

  我心里暗笑,等我拉着他到了李大山的刑警大队里,然后胡乱编个理由,让他配合我们一起调查单崇信的诈骗案,果断就能控制住他了!

  结果,我还是想的太天真了,这不是演电影,对面的毛舜也不是真的电影里傻不溜秋的男主角。很快,他的天生灵觉就看出了黑蛋和我的破绽。

  ”你们骗人!哪里有中国的警员里还有阴阳代理人和妖怪的?”"

  我了个去,原来以为这家伙是个二愣子,没想到还有点头脑嘛。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我立刻换了一张笑脸,走了过去,一把勾住了毛舜的肩膀。要忽悠这种在大家族里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日子的大少爷,还不是什么难事。

  ”我们是中国刑警大队的特别队员,我这里还有上海刑警大队队长李大山的电话,不信你打110找他核实一下。对吧,我们不会骗人的。你先说说,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我这么一问,这大少爷居然真的点了点头,傻乎乎地说道:”我是毛家年青一代的长子,以后是要继承毛家家业的。但是,家里这一次家里为了我的事情,花去了5000W元,虽然对于我们家族来说,这不是一笔大数目,但是也不小,大家都有些忧心,觉得我已经是废物了。这些年,家里为了我身体的事情,花了很多钱,我不能让家里人再担心了。所以,我决定自己出来,找到单崇信,追回这笔钱。至少,证明我不是一个废物,我是有能力成为下一任毛家家主的!”

  毛舜这一番话说的很真诚,我看着他的脸上有淡淡的哀伤。

  忽然心里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过去,我站在孤儿院的铁墙背后的时候,也曾这样想过,我自己是不是就是一个废物了,也许哪一天,就会死在这个孤独的大房子里。

  他出生在豪门,穿着好看名贵的衣服,背负着所有人的期望,越来越累,越来越疲惫,这么多的期望变成了巨大的山峰压在他的身上。

  我生活在孤儿院里,随时面对身边人的死亡,那时候的我,只会对自己说,我是个没人要的废物。

  即便我们的出生不同,但是其实却有着一样的悲伤,寂寞和孤独。

  ”我相信你。”

  我这句话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甚至连我身边的黑蛋眼睛里都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居然这么快就表了态。

  ”你,你相信我?”

  毛舜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惊喜地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但是很快就严肃地说道:”我们也在找单崇信,他不仅骗了你们毛家5000W,还骗了很多钱。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将他揪出来,好吗?”

  我这么一说,毛舜立刻点了点头。

  ”那么,你先告诉我,你来这里做什么?单崇信逃走的消息,你们毛家应该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你还来这里?”

  我疑惑地问道。

  ”其实我只是来这里看一看的,因为没有线索,但是一走进这屋子,我就发现有一股淡淡的鬼气漂浮在空气里。我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你们刚刚应该在门后吧,我感觉到你们身上的气息了,但是还以为是我的错觉。所以没有理睬,不过现在,这股鬼气又飘出来了。”

  这是我第一次遇见对鬼气的敏锐程度比我还高的人,此时的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黑蛋,开工,一起把那个鬼气的源头找出来!在单崇信家里不可能有鬼气存在!”

  我这么一说,一直皱着眉头的黑蛋轻声问了我一句:”这小子的话能信吗?”

  我只是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开始继续翻箱倒柜。

  黑蛋看着我,耸了耸肩,摇摇头,走上来帮忙。

  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几乎将单崇信家给拆了,最终,在黑蛋一次愤怒地爪击墙壁后,终于找到了墙壁中间的一个隔层!

  我从里面拿出来一封黑色的信,看起来很怪异。

  ”这上面有鬼气!就是这个东西!”

  果然,毛舜的话没错,我也感觉到了,只是这鬼气很淡,应该是放了很久,挥发掉了。

  我缓缓将黑色的信封打开,看见里面一个小小的信纸,上面写着:我要的钱,记得准备好。

  而在最后,这个纸条的留字,竟然是,华北区低级鬼差——白无常!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