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毛家的最后通牒!

  好在连坐通缉令并不是对整个灵异圈来说的,而只是针对发布通缉家族的所有人而言。

  对于我来说,现在毛家的大部队还没来,我还有一点时间。

  ”你有没有将单崇信在我家的消息发给你们家族?”

  我厉声问道,这是我最后的希望,如果毛强手脚没这么快的话,我还能和这事情撇清关系。

  结果,毛强非常老实地点了点头!

  好家伙,这货不会说话,但是汇报情报还真及时啊!现在估计毛家已经开始派人向我这边进发了,在江浙沪这一块,毛家还是有些势力的。

  刚在家里呆了半个月的时间,我居然就莫名其妙地被通缉了!这算怎么回事啊!

  只是,让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单崇信要来找上我?难道就是单纯地为了来阴我一次?这也说不通啊,我和他就见过一次,而且,他和我师傅的关系还不错,犯不着来害我啊。

  还是说,他已经没地方可去了,所以才到我这里来躲避?

  看来也只有这种解释了,怪不得白天我看见他来找我的时候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原来还真是没干好事啊!

  ”现在怎么办?逃跑吗?还是和他们拼了?”

  黑蛋脸色也很不好看,抓着毛强的他,恨不得拆了单崇信!

  我在原地来回踱步,如果逃了,能不能撑过一周的时间还是个问题,听起来好像一周时间很短,但是在上海这么一个信息发达的地方,别说是一周了,据算是两天,我的行踪马上就泄露了!

  所以,不能逃,但是也不能战,老话说的好,双拳难敌四手,我和黑蛋就算再厉害,也对付不了一个大家族,而且,我的鬼纹还不能发动,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我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毛强,脑子里渐渐有了一个主意。他见到我盯着他,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还以为我要杀了他呢。

  ”你的手机呢?拿出来。”

  我对他喊了一声,他麻溜地将手机递给了我。我打开一看,果然,里面有他发给家族干部的短消息。

  我将手机丢还给他,严肃地说道:”你现在就发一条短消息给你们家族的干事,就告诉他们,至少让长老级别的人过来和我谈,并且说一句,我已经知道了单崇信的下落,但是只有长老来了我才开口。快发!”

  我一声大吼,对面的毛强立刻开始打字,黑蛋监视着他,看见他将短消息发出去后,立刻将手机拿了过来。

  ”小森,你怎么想的?”

  黑蛋问我。

  ”如今既然已经被牵连进了这个事情,那就不如来个将错就错,既然他们发布的是连坐通缉令,我们逃跑肯定会受到牵连,那我们就站到毛家的那一边,帮他们抓住单崇信。必要的时候,我会将龙川老头抬出来吓吓他们。”

  这就是我的计划,破釜沉舟地拼了!

  这一夜,我们谁都没睡,毛强是因为恐惧,这家伙真是胆子和老鼠似的,特别是对黑蛋,简直就是老鼠看见猫,连黑蛋抬抬手,他都吓的往沙发里缩!

  我没睡是因为发愁,每一个能够成为大家族长老的人都是贼精的老家伙,不好忽悠啊,要是明天他们不分三七二十一,甚至连龙川老头的面子都不给,那我就真死定了!要知道,我连自己的退路都断了啊!

  至于黑蛋,这货没睡,纯粹是因为,饿了……

  清晨到来,我在房间里做了一些简单的早餐,吃过早饭后,继续等待,直到早上10点多的时候,毛强的手机响了,有人发来了一条短消息。

  ”人已经到了上海,中午会到蒋天心家。”

  终于要来了,我心里着实有些忐忑和紧张。

  过了一个小时之后,房门被人用蛮力打开,四五个人一下子冲进了我家,看见我们三个后,立刻拔出自己的武器,对着我和黑蛋。

  此时的毛强那真叫两眼泪汪汪,见到组织见到家人了。黑蛋则不同,立刻站起来,露出了敌意,却在此时,我听见了一声声脚步声从楼下传来,踏着铁质的楼梯缓缓走来,最后出现在我们家门口的,是一个50多岁的男人,身高1.8米至少,穿着黑色的西装和白色的衬衫,衬衫的袖口非常干净,一尘不染,脚上的皮鞋很亮,一看就是头层牛皮的上等货!他的头发不多,梳了一个大背头,但是没有一根头发翘起,拄着银质鹰头的拐杖,站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显得他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魁梧!

  总体上给我一种,德国人才有的刚毅和严谨的感觉!

  ”你好,端木先生,我叫毛志辉,是豫州毛家的执法堂堂主也是长老之一。想来,昨天的这条消息,其实是你让毛强发给我的吧?”

  毛家果然是派了高层来和我谈判,看来我在圈子里还真是有了一些小名气。

  ”您好,毛前辈。的确是我让毛强发给您短消息的,其实是因为,这一次单崇信出现在我家,事先我并不知道他在毛家犯了事儿,属于一次误会,希望您和毛家不要怪罪于我。因为,连坐通缉令的缘故,我比较担心,这件事情会影响到阴阳代理人协会和毛家之间友善的关系。”

  套话我还是会说的,这种场面话,当初和师傅还是学了不少。

  ”哦?看你年纪不大,说起话来倒是一套一套的。不过,我想问问,你们阴阳代理人协会和我们毛家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关系了呢?而且,连坐通缉令的事情你不知道,并不代表你可以触犯,你的做法已经足够让我们毛家对你动手了。”

  毛志辉这么一说,他背后的几个大汉举着手里的武器,已经站了过来,脸上露出淡淡的杀意。黑蛋不甘示弱,双手变成利爪,已经准备好了要开战!

  果然是老家伙,就是想着来杀我的!带的这几个人,从拿的武器,身上的配备就看的出来,全是清一色的执法堂成员。首先是用的武器,全部是短刀,不像之前我遇见过的孟琳,孟琳是行动组的成员却不是执法的好手。这些人用短刀,杀人的时候更利索,不会让血液溅出来太多,而且所谓一寸短一寸险,配合灵符的攻击,绝对能够快速地贴近我的身体,对我的要害实施打击!

  而且,我看见在他们的手上拿着的不是暴天符这一类主流的兵器灵符,而是火系的灵符,释放之后,会烧着整个房子,毁灭证据!

  如此看来,毛志辉这一次来,果然就是为了要我的命的!我和黑蛋的处境越来越危险了!

  ”您这么说就不对了,前段日子,我在北京见到龙川总会长的时候,他还提起毛家,说是大家族,有机会要发展合作。您看您这么一来,荷枪实弹的,果然是大家族风范啊。”

  我哈哈一笑,尴尬地拍了拍手。

  毛志辉听了我的话,缓缓站起身来,看了看我,冷冷一笑说道:”毛强我带走了,你也不用说这些废话,吓唬不了我。给你3天时间,把单崇信找出来。我放你一马,如果找不出来,即便是龙川前辈也保不住你。”

  说完之后,毛志辉留下了毛强的手机,拉着毛强带着人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我的家。

  而此时的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里却很不平静。

  这就是灵异圈,弱肉强食,你弱小就要挨打,过去有师傅在,这个家还在灵异圈里有些地位,如今,谁都可以欺负到我们的头上来,谁都可以将我和黑蛋当枪使,我们的生命在这些人的眼里,就和蚂蚁一样渺小。

  ”黑蛋,真是窝囊啊。”

  我轻声说道,语气里满是无奈。

  ”先找到单崇信吧,过了这关再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们只是比你多吃几年饭,未来,有他们哭的时候。”

  听到黑蛋的话,我苦笑了一下,无论何时,黑蛋都如此坚强。

  单崇信昨晚逃走,是不是出了上海市还真不好说,我决定和黑蛋先去他原来的住址一探。

  出门叫了个出租车,一路飞奔到了单崇信家,然而,就在我们登上楼梯,走到单崇信家的时候,却听见里面有翻东西的声音!听起来翻箱倒柜的,好像很着急,但是没听见脚步声,房子里不断传来家具倒下,瓶子碎裂的声音!

  我和黑蛋都是一愣,这个家里怎么会还有人?难道是单崇信回来了?还是进小偷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