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二十章 可疑的单崇信

  房子里非常的热闹,这些在羊头骨里说话的,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既不是厉鬼,又不是什么小精怪,因为我既没有感觉到鬼气又没有感到妖气。

  这时候我想起了白天时单崇信的话,他说这是巫族的巫器,里面寄宿着巫族的先祖之魂,难道这时候在羊骨头里面说话的就是巫族的先祖之魂?

  我了个去,这淡也扯的太远了吧!

  我从未在市面上见过超过5000年的厉鬼或者是阴魂,虽然没有明确的标准,但是我们圈子里都有一个共同的认知,那就是厉鬼或者阴魂,在阳间超不过5000年,就会渐渐消散,要么就回到阴间去。这是一种说法,5000年对于再强大的阴魂或者是厉鬼都是一个大限,一旦超过这个大限,它们就会在阳间自动解体。

  然而,我面前的这个羊头骨,如果真是寄宿了巫族先祖的巫器的话,那这些巫族的先祖至少在阳间停留了上万年!

  我的房间里住着一群活了上万年的魂魄!连我这个天天和阴魂打交道的阴阳代理人都吓了一跳!

  这时候,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就在我还准备多偷听一会儿的时候!

  客厅里那些杂乱的说话声音全部都停息了下来,悄无声息,这些先祖之魂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不再发出声音。

  我心里那个恨啊,对于自己的来历,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蹊跷,从五年前开始,我跟着大叔进了这个圈子,就一直有一个疑问在我的脑海中环绕。

  我的父母,我的来历,到底是什么样的?

  后卿,羊骨头,还有吸血妖长老,这些大有老头的老家伙们,在见到我或者是攻击我后,都感觉到了我身上的不同,这让我对于自己的身世越来越迷惑。

  其实,每一个像我这样的少年,都怀揣着一个梦想,一个自己是出身豪门,被亿万富翁遗失的私生子。有朝一日,也许能够鲤鱼跃龙门,一下子,变成伟大的豪门继承者。

  当然,经历了诸多事情都我,明白,梦想终究是梦想。

  从我记事开始,我就一直住在孤儿院里,形单影只,从来没奢求过有一天能够走出孤儿院,更没有想过,自己的父母是谁,但是如今有了这个机会,一种冲动在我心里爆发出来!

  我很想知道自己的来历,我很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我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些大人物都会对我的身份感到巨大的疑惑和惊讶!

  我只是,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客厅里一片安静,但是我知道这些先祖之魂依然在羊头骨内,只是不说话了。

  我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竟然是黑蛋给我打来的电话,此时已经挂断了。我回拨过去之后,过了好一会儿对面才接通了。

  ”小森,你快出来,在家后面两条街的地方,我抓住一个可疑分子!你过来看一看。”

  我一愣,还真被我瞎猫碰到死耗子给撞上了!我走出了房间,敲了敲单崇信的房门,想要叫他陪我一起去,结果连续敲了好几次门,里面都只是传出来打呼噜的声音。

  ”我去,睡的这么熟!我的床就这么舒服吗?”

  这一刻,没来由地我忽然想到了赵云倾这小妮子,那时候在学校宿舍里她总是说上万元的床不舒服,可是睡进我的房间之后,她总是能够很快入眠。

  既然单崇信指望不上,我只能自己出发了。

  开了门,朝着房子后面两条街的地方跑了过去,因为已经是深夜了,路上没有人,我直接横穿马路,跑了好几百米后,看见了在路旁边花坛里,站在黑蛋,而此时它的利爪正抵在一个男人的脖子上。

  这是一个看起来30多岁的中年男子,个子估计1.75米左右,大胡子,有点微胖,穿着灰色的衣服,此时手上正握着一张暴天符,面对黑蛋的利爪时,他的眼神非常畏惧,一动都不敢动,双腿和双手不自觉地颤抖!

  ”黑蛋,什么情况?这人是谁?”

  我一边走进花坛,一边问道。

  黑蛋绿色的眼睛里闪烁出一丝妖异的光芒,冷静地说道:”我听你的话,在附近转悠,原本看了看没有人,正想往原路返回,结果就看见这个人从家后面的花坛里蹿出来,鬼鬼祟祟的!我叫他停下,他不听,反而转头对我放了一张暴天符。我一看这家伙不对劲,于是就追了上去,追到这里的时候,他体力不支,在跃过花坛的时候摔倒了,被我逮住了!”

  我不禁摇摇头,这货要是知道黑蛋的原型是上古狼妖,那估计连跑都不跑了,和妖怪比速度,毫无胜算!

  我走到他面前,他看了看我,干咽了口口水,嘴巴一张一合想要说话,但是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哑巴?”

  我皱着眉头微微一愣,问道。

  他连忙对我点了点头,我了个去,还真是个哑巴!我只能无奈地先将他手上的暴天符给缴械了,然后将手机放在了他的手上。

  ”告诉我你的名字,来历,还有为什么在我家附近徘徊?”

  我这么一说,他连忙点点头,开始不断地在我的手机上打字,过了一会儿后,将手机拿给我看,看见上面的一段文字,我顿时心里一沉。

  上面写着:我叫毛强,是豫州毛家的门人,来这里是监视单崇信的。

  豫州毛家?这个家族我很熟悉,应该说在我们圈子里都比较熟悉,属于中上等级的灵异家族,豫州为古地名,如今多指河南这一代,毛家据说是在元朝之后出现的一个灵异家族,一开始只是做一些小的算命和风水生意。后来据说得到了五台山上一位下界的高人指点,得了一些特殊的法门,开始役使厉鬼和阴魂,家族的人气也渐渐的大了起来。

  如今,据说门人也有上百个,而且和通天会,茅山,这些大的门派也有来往,甚至坊间传闻,唐门的一部分兵器灵符就是让毛家代工的!

  但是,毛家的人来监视单崇信干什么?难道来找他算命不成?

  ”你们监视单崇信做什么?”

  我接着问道。

  毛强听到我的问题,一个劲地摇头,显然是不能说,他抿着嘴巴,不停地摇手,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

  ”黑蛋宰了他!”

  自从有了在龙庆峡的经历后,黑蛋如今一直充当着打手的角色,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本性使然,这货最近对于吓唬人特别乐意。

  此时黑蛋的爪子微微刺进了毛强脖子上皮肤里,流下来了一点点血迹,毛强顿时吓的面色苍白,嘴巴里不断地发出”啊吧,啊吧……”之类的话。

  ”不想死,就老实交代!”

  黑蛋大义凌然地这么一喊,我感觉这家伙绝对有当警察的潜质,李大山就老是在审讯时对着嫌疑犯说这话!

  毛强被黑蛋这么一吓,顿时乖了不少,不断地在手机上打字,我拿过来一看,内容让我大吃一惊。

  ”黑蛋,带着他,我们赶快回家!”

  我喊了一声,抓着手机,往回跑。黑蛋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不过还是一把抓住了毛强,跟上了我的脚步。

  回到家之后,我打开门一看,家里大体上什么都没有变,只是桌子上的羊头骨不见了,还有我房间里的单崇信不见了!

  ”老家伙居然装睡,敢坑我!”

  我大吼了一声,黑蛋不明所以地望着我,我将手机给它一看,它的脸上同样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手机上打着这样的一些话:单崇信骗走了毛家5000多万,说是用于占卜毛家多病的长子未来前程,爱子心切的毛家家主将5000万给了单崇信这位在圈子里名声很大的占卜高人。然而,没想到单崇信拿了钱,不办事,毛家一再交涉,他依靠关系网一再推脱。如今,毛家已经下了连坐通缉令,诛杀单崇信,我是来盯梢的。

  ”连坐通缉令!我靠!”

  我恨恨地踹了一脚大门,所谓的连坐通缉令,就是所有包庇或者是窝藏通缉对象的人,都会受到通缉人的追杀!

  在我们灵异圈里也有通缉令这一说,一般是针对骗子,滥杀无辜之徒,或者是邪派中人。其中连坐通缉令是悬赏非常高的通缉令,至少需要500W,发布出来之后,维持一周!

  我才回来了半个月,就莫名其妙地惹上了毛家这样一个大家族!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