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 羊头骨的秘密

  回到上海后,生活没有多大的变化,龙川老头的委任其实没有什么大用处,上海的阴阳代理人屈指可数,再说了,我一个15岁的小家伙,怎么可能有能力去领导这些大哥大嫂级别的人物?

  所以,我还是乖乖地继续接委托,维持家用。

  说起来,黑蛋这货不知道为什么,饭量越来越大,而且,总是吵着要吃肉,食量增加了3倍不止,有时候我还嘲笑它是不是怀孕了。

  日子仿佛一下子回到了过去,时间一天天过去,半个月之内,我没有出过上海,接的委托也很少,其实并不是没生意,而是我发动不了鬼纹,很多大生意做不了。

  只是零散地替上海郊区的一些居民驱驱鬼,或者是招招魂。

  然而,也许是我的命运总是有所颠簸,或者是干我们这行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有清闲日子过。很快,就有不寻常的事件发生了。

  这一次,来发布委托的人,是师傅的老朋友,也是我见过一次的,巫族占卜师,单崇信。

  这个老家伙有一天早上,拿着他那个巨大的羊角骨出现在了我家门口,而且,看起来忧心忡忡。

  ”单前辈,不知道您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看见他来,心中已经开始准备托词了。因为,作为上海占卜界,乃至整个中国占卜这一行里首屈一指的高人,很多和我师傅一个名气,甚至是比我家大叔名头还大的老前辈都找过单崇信占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人脉和关系网非常广。

  按理说,他根本不可能来找我帮忙,我算哪根葱啊?

  只是,一旦他出现在我面前了,就说明,肯定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所以我在他还没说话前就准备好了拒绝的托词。

  然而,他一开口,我心里所有准备好的话,全部都无法说出口,因为,这一次他来找我,是因为遇到的事情,和我有巨大的关系!

  ”小森,这一次看来只有你帮我的忙了。这几年里,我总是感觉有人在暗处盯着我,一开始被我察觉,我请在茅山的朋友帮忙,捉了几个在暗中窥伺我的厉鬼,日子也太平了一点,但是,最近我发现,盯着我的人,不仅仅是厉鬼,甚至还有人的踪迹!”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一沉,树大招风,单崇信是圈子里有名的占卜师,很多邪派的人物盯上他也不算稀奇,可是,为什么只有我能帮他呢?

  ”单前辈,这个,我也实力也不强,你看……”

  我的话才说到一半,他忽然将我打断,轻声说道:”我被盯上是因为几年前为你占卜的原因,而且,自从为你占卜之后,我的这个羊头骨就有些问题,总是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说一些奇怪的话,应该是和你有关系。”

  听到他的话,我顿时一愣,看来还真和我有关系啊!

  ”具体原因您知道吗?”

  我尴尬地笑了笑,问道。

  此时,单崇信将羊头骨放在了我的茶几上,五年前占卜的时候没有注意,如今一看,才发现,这羊头骨还真是非同一般!

  先是尺寸,非常巨大,光是一个头骨就占据了我整张茶几,绝对比所有种类的羊都要大!接着是白色的头骨上刻着细密的纹路,这些纹路一个接着一个,看起来非常的神奇,但是很小,很密集,而且只是刻在头骨上,却没有染色,所以乍一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最后是这羊头骨的黑色羊角,一般的羊角都是带有弯曲和弧度的,要么向上弯,要么向下弯,但是此时放在我面前的羊头骨却大不相同!两根羊角是笔直的,就像两把利剑一般!

  ”这是什么品种的羊?”

  我傻乎乎地问了一句,因为实在是好奇。

  ”我也不知道,这是巫族的巫器,据说内蕴巫族一些祖先的魂力,强大而神秘。我的身上带有一些巫族的血脉,所以才能使用这巫器,不过即便它已经在我手上数十载,我也没有真正弄明白这东西的来历和用法。”

  其实这不能怪单崇信不专业,如今的灵异圈很多宝贝的来历都很神秘,已经无从考证了。前些年有山西那边的灵异家族挖出过一个碗,做工很细致,而且用到了冶金技术,不是石头的,按理说这不算什么稀奇事情,也就是弄到一个古董,还不知道年代,然而,经过鉴定之后发现,这个碗至少有10000年以上的历史!这件事情被当局给压了下来,没有对外公布,但是我们圈子里很多人都知道,据说可能涉及到了已知文明之前的历史。

  在我看来,这个羊头骨估计少说也有上万年历史了,单崇信不知道也属于正常的。

  ”我现在看看,这个羊头骨好像挺正常的啊,没什么问题啊?如果您是担心有人在监视你,那您找几个混的好的大人物保驾护航一下,不行您上茅山躲一阵也行啊。您来我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我这么一问,单崇信沉默了一下,随后一下子站了起来,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看的我心里直发毛。

  ”前辈,您这是?”

  我尴尬地笑了笑问道。

  ”小子,今天我住在你家,你也来听一听这羊头骨晚上的疯话。我相信,或许这是对你非常重要的信息!”

  合着他还是想弄明白这羊头骨的异状啊,但是为什么非要留在我家呢?

  虽然一头雾水,不过单前辈这样的圈子里大人物要住进我家,我自然是拍手称号,不可能拒绝。

  到了晚上,吃过晚饭后,我在客厅里看电视,黑蛋坐在我身边看书,单崇信则抱着羊头骨坐在门口晒月光。

  ”前辈,不进来吗?我帮你泡杯热茶。”

  毕竟人家是客人,我不能太怠慢,于是高声招呼了一句。

  ”巫族的巫器每天都需要晒一个小时以上的月光,这是规矩,你看,头骨上的文字都会发光,证明在积聚力量。”

  果然,单崇信这么一说,我看见羊头骨上那些刻着的纹路一个接着一个亮了起来,光芒很暗淡,散发出淡淡的绿色,但是这光芒此时却忽明忽暗的,就好像是这羊头骨在呼吸一般,非常神奇。

  一个小时之后,这羊头骨上的纹路全部亮了起来,绿色的光芒瞬间大放,刺痛我的眼睛,但是转瞬间这光芒又暗淡了下来,消失不见。

  ”好了,今晚,我会将羊头骨放在茶几上,晚上听一听,是不是又疯言疯语了。”

  单崇信将进了门,将羊头骨放在茶几上后,自顾自地走回房间休息了。我看着羊头骨,又看了看走进房间的单崇信,心里没来由的有种奇怪的感觉。

  因为他来的太匆忙,而且留宿的理由也太奇怪,我总觉得单崇信在隐藏什么。

  这是这几年在圈子里混下来的一种直觉,当然,不一定可靠,可是有时候就是这种直觉就能救我的命!

  ”黑蛋,过来。”

  我对正在看书的黑蛋喊了一声,他放下书,瞅了瞅我,懒洋洋地走到我的身边。

  我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道:”晚上你辛苦一下,我在这里盯着这羊头骨,你到外面隐藏身形,看一看是不是有奇怪的人或者是厉鬼出现。如果有的话,直接拿下。”

  黑蛋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等到了晚上11点,四周的邻居都已经灭了灯准备休息,我也将客厅的灯灭了,黑蛋静悄悄地走出家门,消失不见。

  而我走进大叔的房间,虚掩上门。

  又过了一个小时,客厅里一片漆黑,什么声响都没有,我正觉得是不是自己太疑神疑鬼了,然而,很快就有异变发生了!

  我看见房间里传来低沉的说话声,很杂乱,就好像是七嘴八舌很多人在交流。

  ”我们到了那小子的家里!”

  ”是啊,居然在他家,真是恐怖啊,我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

  ”他的血脉里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我感觉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其实我也很好奇,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血脉怎么会如此复杂!”

  很多声音,很乱,绿光不断地在客厅里闪烁,使得原本黑暗的客厅变的如同激光效果的舞厅!我一语不发地站在门背后,听着客厅里这些低沉的说话声,满脸都是惊讶,因为我知道,它们嘴里说的小子,肯定就是我!

9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 羊头骨的秘密”

  1. 回复 2015/03/11

    ,,,,操

    小森到底是什么人啊

    • 回复 2015/10/19

      端木森

      我不是人

      • 回复 2016/08/08

        Anonymous

        儿子我想你了

    • 回复 2016/12/10

      作者

      端木森是罗焱的徒孙

  2. 回复 2016/07/02

    月亮

    在地球,一个月只有28天看得到月亮,智障

  3. 回复 2016/07/15

    端木森

    我是神

  4. 回复 2016/08/08

    小森他爹

    儿子我想你了

  5. 回复 2016/09/17

    羊头骨

    死人

  6. 回复 2017/02/15

    看完书的人

    百族血脉,最后就剩少典血脉,小森师傅的师傅用造化玉碟的一角创造的,小森是被造出来逆天的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