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一十二章 潦倒的教授

  这个场面非常紧张,这么多的暴天符匕首对准了我,就算是杀了我,这些阴阳代理人也绝对有能力不留下任何线索。

  而且,这种时候也指望不上别人来救我,只能自救。

  我微微摇头,强壮镇定,举起酒瓶将自己的酒杯倒满,随后对着众人拱了拱手,将这酒杯里的酒全都喝了下去。

  第一次喝白酒,入口的时候很滑,一直滑入我的胃里,暖洋洋的,让我非常的舒服。老话说的好,酒壮怂人胆!

  虽然只是喝了一杯,我也没上头,但是胆气倒是足了一些,一下子转过身去,面对着我身边,比我高大的陆海风,抬起头,眼睛盯着他。

  ”你敢动我,试试看!我是蒋天心的徒弟,虽然他现在不知去向,但是如果他知道回来了,知道你杀了我,你觉得你还有活路吗?我等在医院里的兄弟是上古狼妖之后,等你一个人的时候,它会悄悄进入你的家,撕烂你的皮肤,吞食你的肉,咬碎你的骨头,杀过所有你的兄弟,你的孩子,你的妻子!陆海风,今天,我要是走不出这家饭店,也代表,你要付出的比我多的多。”

  我放下酒杯,转过身,一步步朝着外面走去。

  这一次,轮到陆海风在选择,我心里没有底,他会不会杀我?我一点都猜不出来!对于我而言,这是一次赌博,而且是一次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的赌博!如果不是有外套挡着,或许陆海风就已经看见,我整个后背都被汗水浸湿了,双腿微微颤抖,脖子上所有的汗毛全部都竖了起来,背后空中的暴天符匕首,让我心中充满了恐惧。

  直到,我走到大门口,准备打开包厢大门的时候,陆海风才在我的身后,高声说道:”小子,你很有种!但是,有种不代表聪明,我给过你退出的机会,这件事情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的多的多,如果你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对你动手的,可不只我一个人。好自为之吧!”

  我没有答话,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

  一出包厢门,直到我坐进出租车,我才敢喘气,靠着沙发,不断地大口呼吸,刚刚真是紧张到了极点!

  ”小伙子,怎么了?刚刚跑步了?”

  司机大叔好心地问道。

  ”刚刚做了一道选择题来着。”

  我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

  回到家,我将这件事情,告诉了黑蛋,但是没有告诉龙川老头,因为对于龙川老头而言,陆海风的嚣张跋扈,他肯定不是第一天知道,他需要的仅仅是这一次凶案的真相,而不是我一次被威胁的经历。

  龙川老头不是蒋天心,不可能保护我!

  黑蛋听完后,一时间也没有好的主意,只是我们俩都有一种感觉,这件事情或许涉及到很多人,也许我已经被卷入了一场权力斗争之中。

  就在我们两人一筹莫展之际,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依然是个陌生的固定电话号码。

  ”喂,哪位?”

  我疑惑地问道。

  ”你,你好,是端木森大师吗?我是钱伯康啊!”

  这是一个温柔的男声,但是此刻却显得很惊慌,甚至是有一些恐惧。只是,一听到电话那头说他是钱伯康,我立刻就惊了!

  这个失踪的教授终于现身了!这让我看到了拥有新线索的希望!

  ”我住在唐家岭,你现在方便过来见一见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您商量,您最好快点过来。您到了唐家岭打我电话,我就在家里,对了,您过来的时候,麻烦给我带点吃的!”

  电话在此刻挂断了,我和黑蛋对望一眼。

  ”能信吗?”

  黑蛋问道。

  ”能不能信都要去,没办法,既然和陆海风闹掰了,就必须尽快查处真相,多拖延一分钟可能线索就断了。”

  现在陆海风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就是不想让我查下去,他不仅会对我下手,甚至还会对我要找的证人或者证据下手!

  到底他要隐藏什么样的事件我还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一定会是惊天大阴谋!

  我和黑蛋立马动身,等到了唐家岭的时候,给钱伯康刚刚的号码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竟然是个女人,还说自己是什么小店的老板,她给我指了路,说钱伯康就在她家的房子里住着,租金都要交不起了!

  等我们找到他家的时候,看见的是一户大门都有些破旧,窗户都碎了,条件非常差的小房子。钱伯康为我们开门之后,我和黑蛋提着给他买的一袋子吃的,走进了他所谓的住处。

  只有一张木板床,以及一个破烂的电饭煲,还有很多的书!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即便唐家岭不是北京市中心,但是条件也不可能艰苦到这个程度!

  钱伯康如果真的是教授,就是依靠国家政府的津贴,也不至于落魄到这个程度吧?

  关上门后,房子里很暗,黑蛋想要拉开窗帘,但是却被钱伯康阻止了!

  ”别让阳光透进来,千万别!”

  他大声喊道,一边打开了房子里的灯,一个孤零零的小灯泡,光线很微弱,然而这么一来,我才看清楚自己面前的这位教授的模样。

  用一个词来形容,简直就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头上的头发很稀疏,但是长了很多毒疮!非常瘦,简直就是纸片人,似乎只要风一吹就会被吹倒,我甚至能够看清他肋骨的形状,他的手指甚至和筷子差不多粗细。

  从五官上依稀能够看出,他曾经是一个很清秀的男人,然而,此时的他,左眼分明已经失明了,根本没有光泽,脸上满是伤口,嘴里的牙齿都脱落了好几个,正在如同饥饿的野兽一般,不停地啃咬我买来的面包和水果!

  身上穿着单衣,很破旧,甚至连裤子都遮蔽不了他的腿,光着脚,没有穿鞋,指甲盖都已经翻了起来。

  这样的一个人,我完全看不出,他曾经是一个高知识分子,也看不出,他曾经是一位教授!

  我和黑蛋谁都没说话,一直等到他吃完后,我们才开口。

  ”你是钱伯康教授?”

  我疑惑地问道,心里着实有些不相信。

  他用手背摸了摸自己的嘴巴,随后苦笑了一下说道:”不像吗?也是啊,现在谁都不相信我是教授了,落魄到了这般田地。”

  他一开口,我就听出来,果然是之前给我打电话的人,声音还是很温柔的。

  ”你一说话,我就听出来了,我是端木森,蒋天心的徒弟。之前看到你信的时候已经晚了,我去过你之前的房子,不过可惜已经被婴灵占了,也找不到你的下落,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

  我不解地问道。

  ”其实你和蒋天心的电话,我之前就知道了,是你们阴阳代理人北京分会会长给我的,只是我准备联系你们的时候,已经被仇家找上门来了,所以一直没办法和你们联系,后来在唐家岭住了下来,想要联系你们,又听到了你们北京分会会长被杀的消息。我知道,肯定是他们干的,所以,我不敢联系你们。直到今天,我实在是快饿死了,房租这几天也到齐了,才给你们打的电话。”

  钱伯康的话越听越让我纳闷,越听越不懂。

  ”到底是谁在威胁你?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我追问道。

  ”我原本是大学教授,后来因为喜欢玄学,就和你们阴阳代理人北京分会的会长结识,并且成了好朋友。有一天,他匆匆到我家,给了我一个包裹,让我藏好。我也没当一回事,结果没几天,就有两个古怪的人到我家,硬是要租我家的房子住。最后,甚至晚上有鬼怪来杀我,还好被你们分会的会长所救,他让我躲出来,隐姓埋名,对外就说我失踪了。一开始,他还会给我写钱,让我一直戴着这个包裹,不让我打开,我说报警,他说没用,这个东西太贵重!他还让我给蒋天心写信,没有回应,他还将你们的电话留给了我,但是不让我马上和你们联系!后来,有一阵子他没给我打钱,我过不下去了,就想将东西还给他,但是却得知他被杀了。我,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果然,这个钱伯康和北京分会会长被害有关系!

  而且,这个北京分会会长做事也够小心的,谨慎到了这个地步,看来这个东西不简单。

  ”是什么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吧。”

  我示意他将东西拿出来。

  然而,钱伯康却摇了摇头说道:”我,我中了一种毒,你替我解了,我就给你看。”

  我和黑蛋正疑惑,中毒?

  此时钱伯康将手臂伸了出来,在他干瘦的手臂上,我看见了一块绿色的奇怪痕迹!这一刻,我和黑蛋异口同声地说道:”鬼斑!”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