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零七章 压力

  飞机落在首都机场的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腕儿!

  来接机的居然是中央某位首长派的车,而且一路上都有警车开道,在拥挤不堪的北京,竟然一路畅通,从首都机场到二环,也就是这一次阴阳代理人协会所有会长集合的地方,仅仅用了30分钟。

  一路上,我看见四周的车辆不断让行,除了两个红灯停了停,几乎是一路畅通无阻。

  北京的路我不熟,但是拥堵程度我还是知道的,而且,二环属于市中心附近,我们的车子停在了美味珍御膳店边上。

  我还以为是在这么高档的地方开会,结果龙川老头下了车后,一边进门一边说道:”今天下午,这里我包了,另外,让所有的分会会长全部到这里来开会,我有些饿了!”

  我了个去,等一个多小时后,所有的分会会长齐聚饭店的一刻,整个饭店里所有的客人都被清空了,我坐在中间,看着一个个我应该叫前辈的大人物走进店里,先是对龙川老头行礼,接着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我,因为现在的我,就坐在龙川老头的左手边。

  在我们的圈子里,座位是很讲究的,这在之前的刘氏庄园中就有所体现,这一次,龙川老头刻意地让我坐在他的左手正下方的位子上,那就表示,今天,我是主角!

  我看了看进场的分会会长,好多人我都认识,这些都是在我们圈子里有些名气的前辈,但是他们都不认识我。当然我还是听见有一两个在小声的议论。

  ”那个不是蒋天心的徒弟吗?怎么和龙会长坐在一起?”

  ”是啊,据说,他是跟着龙老爷子的飞机一起过来的,看来最近北京发生的事情可能和他有关系。”

  议论声很小,我看着这些在各地阴阳代理人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在龙川的面前,都和小学生似的,甚至都不敢正眼去瞧龙川。

  不过,我还是注意到,天津分会会长,陆海风,以及河北这一片的分会的会长,吴运,两个人面色都不好看,两个人看了看我,随后独自喝茶,显得很是不合群。

  早前有传闻,陆海风作为天津分会的会长,曾经提议,将北京划入天津管辖,一起治理,但是遭到了吴运的反对,原来的北京分会会长比较软弱,主要工作都是王风在做,后来王风在对付青火的时候死了,北京分会就变成了这两个会长的盘中餐。

  然而,后来龙川老头下了命令,保留了北京分会,不过只保留到这一任分会会长任期结束,再商议到底归那边管理。

  这件事情,很可能成为导致北京分会会长和四个干部被杀的原因!

  当然,这里面还有很多错综复杂的关系,包括南北两边的对立态势,我也知道,龙川老头有意让我家大叔接任他的位置,不过被我家大叔给拒绝了好几次。

  这也引起了很多自认为有本事的分会会长的眼红,在我们阴阳代理人自己的圈子里,也是明争暗斗一大堆破事情!

  当初师傅就警告过我,让我别去搀和这里面的浑水,安心招魂,好好做委托。

  不过,如今看来,我是逼不得已被卷入了矛盾和争论的中心!

  ”啪!”

  龙川老头拍了一下桌子,发出了一声轻响,一瞬间所有的人都闭上了嘴。

  ”都到了吧?”

  龙川老头问道,很快老高点了点人数,说了声是。

  这一刻,龙川老头站起身来,招了招手,从他背后,走出一些穿着清朝宫女服装的服务员,手上端着酒壶,为龙川老头倒了一杯白酒。

  他举起酒杯,轻轻一洒,将酒洒在了地上。

  ”敬给已经死去的五个阴阳代理人,他们曾经是我龙川的部下,是我们圈子里的朋友。”

  他这么一洒,整个会场内所有的人,都望了过来,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今天,叫大家伙来,是为了说两件事情。第一,你们所有人,今天开始,都在北京给我呆着,不许回去。第二,我委任我身边这个小家伙,作为这一次杀人事件的调查员,你们所有人都要配合他的工作。”

  龙川老头此话一出,所有在场的人都跳了起来,一个个脸上露出震惊和不满的表情。

  ”会长大人,这小屁孩何德何能?怎么能接手这么重要的任务?”

  ”会长大人,您还是三思而行,这个孩子肯定不行。”

  ”您看看,要是您放心的话,交给我来办,保证三天给您找出真凶!”

  一群会长全都冲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说了一大堆,直到龙川老头面色一沉,身上惊人的气势猛地一爆,才将所有人都给怔住了。

  ”我的命令,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插嘴了?”

  他一声质问,我竟然隐隐看见,这个老家伙背后有一大片黑影浮现出来,那种身边坐着一头吃人猛兽的感觉,又一次遍布我的身体!

  这一声质问,这么强的气势,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如同惊弓之鸟,再也没了任何的话。

  ”好了,我也好久没和大家一起吃饭了,上菜吧,好好吃一顿。”

  接下来的饭局,没有任何热烈的气氛,没有碰杯的声音。我感觉的到,不时的有不善的目光盯着我,而且不止一个人。

  我能感觉到,这些平时桀骜不驯的分会会长,已经将我当做了他们眼前的一颗眼中钉。在他们的眼里,现在的我一定是深受龙川老头看重的后辈,只有我知道,我就是一个临时被拉来的苦力!

  ”小子,有没有什么发现啊?”

  龙川老头自己倒是吃的很香,身材虽然矮小,但是气势惊人的老家伙,此刻正津津有味地喝着燕窝。

  ”我发现,刚刚众人激动的时候,只有陆海风和吴运两个人没什么动静。两个人虽然坐的远,但是看起来都有些话没说出口,我想,他们应该和此事有关系。”

  我如实说道,既然已经被逼上了梁上,那就只能做一回绿林好汉了!

  ”哦?那我安排一下,下午的时候就让他们来接受你的调查。”

  龙川老头也是急性子。

  ”这个,还是放在明天吧,我下午还有点事情,之前接到过一个委托,北京的,比较急,所以准备下午去看看,能解决的话,就尽快解决掉。”

  我尴尬一笑说道,其实是我还没准备好怎么应对这些自己的前辈高手。

  ”也可以,那你现在就去吧,早去早些回来。”

  我了个去,这龙川老头也太不厚道了!连饭都不让我吃,直接赶我走。

  我只能望着一桌子的山珍海味,暴雨燕窝感叹,拉着好歹还喝了两口燕窝的黑蛋,走出了饭店大门。

  我下午要去找的,就是之前给师傅寄信过来的,教授钱伯康,那个神秘而诡异的电话,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看起来,似乎很不简单。

  而且,我有种感觉,似乎这个教授的委托和北京阴阳代理人协会的惨案有所关联。

  按照名片上的地址,找到了钱伯康教授的住址,让我吃惊的是,住宅里面已经换人了。只是,我敲了半天的门,里面的人就是不开门,我说明了来意,想问问钱伯康的事情,他们就让我走开,很是奇怪。

  没办法,只能找居委会帮忙。

  热情的居委会大妈告诉我,钱伯康是单身,家里原本有一个老父亲,年前去世了。他学历高,是这片有名气的。

  不过,就在我和黑蛋准备离开的时候,这个居委会大妈却透露了一则消息。

  她告诉我,如今搬进来的这户人家很奇怪,从来不开门,也不见有人去买菜,每天早上7点有一个穿黑衣服的中年男人离开家去上班,下午5点到家。

  ”这男人很瘦,而且看起来有些阴沉,走路的时候也没声音,就像飘着似的。”

  居委会大妈说这话的时候,都是压低了声音,好像生怕被房子里面的人听见!看起来像是有些害怕的样子。

  ”有一次,我去他家发宣传单,硬是不开门。后来我火气也大了,叫了民警同志,他们才开门,我看见里面一片漆黑,也不开灯。那男的还说是为了省电,不过,我看见里面有一些灰色的东西飘过,后来我就不上他们家去了,忒邪了!”

  不得不说,这位居委会大妈,真是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这家新搬进来的人家,肯定有问题!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