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九十六章 出师

  有时候我会想,自己什么时候才算出师了?

  但是,我从没问过师傅这个问题,因为我知道,我不愿意离开师傅,就像是一个恋家的小鸟,明知道有一天我要自己高飞,可是心里还是恋恋不舍。

  总期盼着,这一天能够来的晚一些,再晚一些,让我在师傅的身边,照顾他,一直到他真的老去。

  可是,在我们这一行里,很少有弟子为师傅养老,因为,一个离不开师傅的弟子,终究无法在圈子里立足。

  我很清楚这一点,而大叔比我更清楚……

  当我在医院醒过来后,看见的是窗外明媚的阳光,以及洁白的墙壁。病房里很安静,我慢慢坐起身子,不一会儿,黑蛋走了进来,坐在了我的身边。

  ”黑蛋,我怎么会突然昏迷的呢?”

  我揉着自己发酸的脖子问道。

  ”你太冲动了,虽然白起成了你的鬼纹,不过以你的道行和体力根本无法催动它的能量,所以,鬼纹刚刚醒过来,你的体力就被抽的一干二净,当然会昏迷。”

  黑蛋这么一说,我皱了皱眉头,露出了一个苦笑的表情。

  这么看来,我就是一个中了大奖的幸运儿,却也是一个无法使用奖金的倒霉蛋!而且,白起这货还占了我一个鬼纹,不能用的话,再强大的鬼神对我有个屁用啊!

  ”倒霉!算了,大叔呢?还有灵异圈各门各派的人呢?”

  我接着问道,想着等一下好好质问大叔,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么重要的情报!

  ”这是蒋天心交给你的信,你自己看吧。”

  黑蛋将一封信放在了我的身边,随后微微叹息,走出了病房。

  我心里一片狐疑,打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封用钢笔写好的信,大叔的字很漂亮,和他不爱干净的外表一点都不像,他的钢笔字非常工整,而且刚硬,甚至还有一些古风的感觉。

  写给我亲爱的徒弟,

  小子,醒了吧!你小子真是个二愣子,别人让你启动鬼纹你就启动了?你才多少道行啊!你小子一直很想问我什么时候算是出师吧?现在老子就告诉你,你正式出师了!能够打败杜伯,这样的成绩已经超过了很多圈里的老家伙,说真的,我很替你骄傲。上海的家,我留给你了。我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也不怕瞒着你,司马天找过我一次,告诉我有一种非常神奇的天才地宝能够挽回我失去的寿元。你师傅我,算是踏上寻宝之旅了,只是这个时间也许很久很久。

  小森啊,你以前问我,为什么选你做徒弟?我说是因为一时兴起,其实是骗你的。其实五年前,在孤儿院里,我见到你的时候就有一种发现了世界上最珍贵宝藏的感觉。一个天生拥有灵觉的好苗子,就这么孤孤单单地生活在孤儿院里,即便如此,你的眼睛里依然拥有一种叫做纯洁的东西。于是我知道,我找到了我的徒弟,你就应该成为我的徒弟。

  白起是我留给你最后的礼物,不是我说大话,你师父我打开了三重封印后,别说是一个白起,就算是来十个白起我一样能将它们给灭了。只是,你毕竟要出师了。你也知道,师傅我一穷二白的,身上连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你从刘氏庄园里赢来的那点法宝还被我卖了呢,不过,现在好了,有了白起在你身上,你和它生命相连,虽然你现在催动不了它,不过我相信,有一天你肯定能够真正使用它!

  好了,和你瞎扯了这么多话。你师父我也要踏上离开的火车了,别想着来找我,我要去的地方,是你无法触及的禁地。

  好好努力吧,小子,我相信总有一天,你我师徒还有缘分能够再相见。

  最后,恭喜你,我亲爱的小森,光荣的出师了!

  师傅,蒋天心留字

  师傅走了,我捏着手上的这封信,一时间脑子都空白了!

  其实我知道,师傅总有一天会离开我,我也知道,他不可能一直留在上海。可是我还是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的到来!

  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他就这么走了,我唯一的亲人就这么走了,再见不知道何年何月!

  眼泪缓缓地流下来,滴落在了信纸上,虽然已经15岁了,虽然经历了那么多的危险和磨难,虽然受过了那么多的苦,一次次从死里逃生,我都没有哭过。然而,今天,看着这封信,我还是哭了,就像是一个孩子……

  ”真是一个大笨蛋,最后还故意被白起打断了手,就是为了让它和我打赌!师傅,你真是个大笨蛋啊!大笨蛋!”

  我将头蒙在了医院的被子里,放声大哭起来!

  病房里的病人,谁都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哭泣,只有黑蛋默默地站在门口,看着我,它的手上同样有一封信,一封大叔写给它的信,而眼泪早已爬满了它的脸。

  有人说,妖的眼泪比金子还珍贵。

  而在今天,黑蛋已经落了一地的金子,它也舍不得大叔,舍不得这个救过它两次,对它微笑,和它抢肉吃的大叔。

  这一刻的我,不会知道,和大叔的再相见真的隔了很多年,而当我们再见的时候,正是整个灵异圈遇到最大浩劫的时候……

  三天后,我离开了医院,返回了上海。

  回到上海后,我没有急着将赵云倾接回来,师傅不在家,让她住在老高家其实更加安全。不过我回来的消息估计藏不住多久就会暴露,到时候这小妮子一定哭着吵着要回家。

  我将师傅的房间整理的非常干净,然后将大门给关上了。黑蛋则默默地将书桌上大叔喜欢看书本重新放回了橱窗里。

  我们谁都没说话,一直忙到晚上。黑蛋化成原型趴在了地上睡觉,而我则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发呆。

  ”大叔,保重啊,等你回来的那天,我的名字一定比你还响亮。”

  我轻声地说道。

  就在这时候,房子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随后黑蛋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睛里露出了一丝戒备的神情,我同样感觉到门外面传来淡淡的鬼气。

  ”请进吧。”

  我大声喊道。

  房门打开了,走进来的竟然是戮马!这位阴间交通部的领导,此时收敛了鬼气,悄无声息地飘进了我家,看了看地上的黑蛋,又瞅了瞅我。

  ”你怎么进来的?我家附近应该有防御法阵吧?”

  我皱了皱眉头问道。

  ”我可是鬼神,有的是办法,你房子外面的防御阵法被我冻结了,自然不能发动,我来这里是关于这一次长平古战场,追捕左儒之事。”

  戮马刚一出现就说明了来意。

  我心里一沉,从长平匆匆忙忙回来,左儒确实没有找到,戮马的这个委托我可以说是没有完成。

  ”你不用紧张,我来这里不是问罪的,而是来发奖的。”

  戮马此话一出,我和黑蛋互相对望了一眼,发奖?我又没抓到左儒,发什么奖?

  ”你们的确是没有抓到左儒,不过也算是误打误撞吧,茅山的部队扫荡封锁区的时候将左儒之魂给灭了。虽然不是抓捕,不过灭了也就灭了,只要不让它流窜到外面去就行。不过颁发给你们的奖励也要打些折扣。原本我们准备奖励给你一头鬼神作为你新的鬼纹,不过如今这个奖励被上头取消了,而是奖励给你一个封鬼葫芦,早些年一位通天会成员死在了鬼市里,他的葫芦就被我们缴获了,如今给你了。”

  戮马一边说着,它的身后一个褐色的封鬼葫芦飘了出来,落在了我的面前。

  ”不过,我们在上面做了一些改变。这个封鬼葫芦不能用来收鬼神,以免你将来拿来对我们阴司出手。好了,奖励发完了,我该来谈正事了。”

  我正把玩着封鬼葫芦,戮马此话一出,我暗叫一声不好,果然又来事了!

  ”什么事情?”

  我警觉地问道。

  ”你们之前在越南追捕过后卿对吧?”

  戮马这么一问,我立刻点点头。

  ”它当时创造的邪教被灭之后,有一个家伙逃了出来,是一个叫做邪日的降头师。如今流窜到了酆都一带,收了我们好几个低级的阴司,估计是要练厉害的降头术。你做下准备,帮我们去查一查,不过这件事情不急,你可以缓缓来办,不过今年内一定要将他杀了或者是废了。好了,事情交代完了,我也该走了,对了,以后阴司的委托都是由我来找你的,我们下次再见。”

  戮马飘离了我的房子,消失不见。

  ”哼,看来和阴司搭上关系也不好,以后都是这种高难度的委托。”

  我正抱怨呢,结果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谁啊?”

  大半夜的,先是鬼神上门,接着是电话吵人,我一下子就火了!

  ”我是李大山!小森吗?你师傅是不是走了啊?”

  李大山的电话,我一愣不过还是说了一声是。

  ”啊!真是的,这老小子总是这样。那你过来局里一下吧,这里有一个离奇案子,我们抓到了一个吸人血的老头子!”

  李大山挂了电话。我叹了口气,抓起外套,招呼了一声黑蛋,出了门。

  师傅虽然离开了,但是我的阴阳代理人之路,还要继续……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