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月食之夜

  黒木被我强行召唤了出来,杜伯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不是黒木的对手,只要我能够保持自己意志清醒,黒木就不会消失。

  爬到了石壁上,坐起了身子,虽然我知道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但是,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能睡!

  从腰包里掏出了匕首,对着自己的胳膊狠狠一刺,鲜血顿时流了出来,疼痛让我的意志一下子清醒过来。

  我看见对面的黒木幻化出巨大的鬼手,抓住了逃窜的杜伯之魂狠狠地甩在了地上!

  杜伯没有了鬼气,但是魂体在这长平古战场度过了千年时间,变的异常坚韧,被黒木连续攻击了好几次,魂体竟然都没有受伤!

  ”真是很耐打啊,和沙袋一样!”

  黒木抱怨了一句,幻化出的两只鬼手拉住杜伯的魂体,死命地往外拽,杜伯的魂体甚至被拉成了一条细长的线条,却就是不断!

  ”你这个弱小的厉鬼,还有你,该死的小子,等我的鬼气只要恢复过来,我会立刻杀了你们,立刻!”

  杜伯对着我们咆哮了起来,但是刚刚说话,就被黒木一拳砸在了它的脸上。

  ”黒木,这样下去不行啊,这家伙打不死啊,怎么办啊!”

  我捂着自己胳膊上的血口,大声地喊道。

  黒木飞在空中,看着地上的杜伯之魂,露出了一丝阴沉的笑容。

  ”我从前在阴间的时候,认识过一个很有学问的判官,它告诉我,如果一个厉鬼虚弱到了极限,身体内的鬼气空空如也,那么它的魂体的结构会非常松散,就像是一个拼装模型,鬼气就像是中间的轴承,没了轴承的链接,这个拼装模型就会松散下来。而我,只要攻击它身上的弱点,就能将它灭了。至于怎么找它身上的弱点,这可是一门技术活。不过恰好,我学过这种技术活……”

  黒木一边说着一边落在了杜伯的身边,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虚弱的杜伯身上。这么轻轻一点,杜伯浑身都是一震,但是它隐藏的很好,并没有表现的太明显。

  ”哦?看来真是厉害的魂体啊,竟然没什么反应,看来,要动用魂丝了。”

  黒木的右手在此时竟然变成了一条长长的黑色丝线,带着淡淡的鬼气,就好像是它的右手被拆开了一般,这魂丝一点点地落入了杜伯的身体内,缠绕住了它的身体,不断地扭曲和勒紧。

  最后,魂丝落在杜伯右肩膀的时候,杜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疼痛的表情,虽然很快就掩饰好了,但是还是被黒木看见了。

  ”原来,松散的部位在这里啊,那,就从你的胳膊开始吧!”

  黒木左手招了招手,魂丝立刻变的笔直,如同一条切割线一般将杜伯的胳膊,从肩膀的部位整个卸了下来。

  ”啊!疼啊!”

  杜伯之魂抬起头大喊大叫,声音里满是凄惨和悲鸣。

  ”哦?很疼吗?那你切王子文胳膊的时候,你想没想过,他比你还要疼?黒木,废了它!”

  看见杜伯疼痛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更加来火,一声大喊,黒木手中的魂丝开始疯狂的工作起来,不断地切割,不断地割裂,最后杜伯的魂体被切成了无数的小块,散落在了地上。

  ”我,不会陨落,不会……”

  杜伯低声地说道,它还有最后一口气在,这时候,黒木走了过去,将它最后的魂体捡了起来,吞入了肚子里。

  ”我靠,黒木你太恶心了吧,吃魂体?”

  我吓了一跳,黒木还有这爱好?

  ”你懂个屁,这种修行数千年的厉鬼,道行高深,它们的魂体对我们来说,就是极品美味,非常好吃!上次青火的魂体是因为它是我过去的主人,我不能吃,这杜伯的我可要好好的品尝一下!”

  黒木这么一说,脸上竟然露出了回味的表情。

  我一阵恶心,低声说道:”是不是会进阶啊?或者你的力量会变强之类的?”

  在我看来,这种吞噬强者的举动,绝对是能够给自己带来好处的,结果黒木却一边飞回我的身边,一边摇摇头说道:”只是好吃,其他没什么用处。”

  随后,这家伙重新变成了鬼纹,返回了我的身体内。

  我叹了口气,看着前方一片狼藉的地面,实在是无法想象,那个强大的厉鬼竟然就这么被我灭了!简直就和做梦一样,要不是阿寇送我的散神符,或许还做不到这一点呢。

  等我见到了他,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双手托住石头,我的身体一点点的地上站了起来,真是太疲倦了,就好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一般。脑子很沉,很重,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

  我摇了摇头,缓缓地往前走,杜伯不可能将他们还扣留在原来的地方,之前传来黑蛋声音的地方,距离这里不远,肯定是杜伯害怕引来灵异人士的关注,将他们转移地方了。

  我朝着之前传来狼嚎的地方走去,然而,没走几步,就感觉地面开始疯狂地震动起来!

  就好像是发生了大地震,地面上有了一道道裂口,我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这裂口不深,但是很长,是从树林前方蔓延过来的。

  ”怎么回事?”

  我正疑惑呢,就在此时,前方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接着我看见一道巨大的鬼气,冲上了天空,普通的鬼气都是黑色的,但是此时在我面前的鬼气竟然是血红色的!

  这血红色的鬼气里带着惊人的杀气,这么浓烈的杀气我从没遇见过,狂风吹来,将我一下子吹倒在地,我双手扒住地面,勉强抬头,看见天空中的月亮竟然渐渐消失了。

  月食之夜!

  我脑中闪烁出来这么一个词,可是月食之夜为什么会提前一天到来?

  不及我细想,地面的震动又加剧了,地面上的裂缝越来越大,冲天而起的血红色鬼气越来越惊人,这样的鬼气竟然比之前我看到过的嬴政之魂还要恐怖,还要强悍!

  ”哈哈,出来了,出来了,等了数千年,我终于能有重见天日的一天,哈哈哈!”

  一个粗矿的声音传来,声音很响,如同扩音器一般在整个树林回荡。

  天地间此时一片黑暗,唯有那血红色的鬼气在爆发,我看见鬼气中央,一个高大的身影一点点地升了起来,带着冷漠的脸色,低着头,魁梧的魂体,手中握着巨大的利剑。

  我只是看了它一眼,就差点被它散发出来的强大杀气给击伤。这是一个鬼神,一个从我进圈子以来,见到过最强大的鬼神!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就是白起之魂,传说中的杀神,坑杀了40万赵国军队的元凶,如今竟然真的化身成为了鬼神,在这提前到来的月食之夜,它出世了!

  背后传来散乱的脚步声,很密很杂,随后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拉了一把。

  我惊慌的转头,却看见拉着我的竟然是黑蛋,而在黑蛋的身后,阿寇也在,还有好多道士打扮的圈中人,只是塔吉克一行人不见了。

  ”阿寇,你们,怎么逃出来的?”

  我惊讶地问道。

  ”杜伯切了王子文的手臂后就离开了,留下了十来个千年战魂看守我们,不过后来我的师门大部队赶到,就将这些战魂灭了,救出了我们。塔吉克他们陪着王子文和牛雷去医院了,我们来这里救你。对了,杜伯之魂呢?”

  阿寇解释了原因。

  ”被我灭了,还多亏了你的那张灵符,真是厉害!对了,还多亏了黑蛋的一声狼嚎,告诉我,你们很坚强,让我勇敢战斗。”

  我微微一笑,拍了拍黑蛋的背说道。

  黑蛋却疑惑地看了看我,随后说道:”什么很坚强?我狼嚎是因为,要变身,谁要给你鼓励啊!”

  我了个去,这家伙说的还真直白啊!原本在我心里的高大形象一下子全美了。我对着黑蛋踹了一脚,它立马扑了过来,两个人在地上打滚起来。

  ”好了好了,不闹了,对了,为什么你们师门的人提前到来了?还有那个血光是什么?中间的就是白起吗?”

  我开口问道,阿寇正要回答,就在此时,前方的血光在此刻消失,天空中的月食一点点偏移,月光露了出来。

  ”月食之夜提前到来了,它,就是白起。如今,所有封锁区内的头领都被杀死了,本来这片区域是我们茅山负责的,因为这里距离白起出世的地点最近。不过你帮了我们一个忙。”

  阿寇紧握长剑,脸上露出了一片凝重地说道。

  ”对了,我师傅呢?”

  我紧张地问道。

  ”蒋天心前辈和我师门的长辈,禅宗的高僧,以及龙虎山,通天会的前辈们赶去对付白起了。现在,应该快到了!”

  阿寇此话刚落,果然,就在我的前方,吸收了血光的白起慢慢醒转过来。

  ”那些躲藏在暗处的鼠辈们,现身吧!让我杀个痛快!”

  白起一声大吼,声震四野,音浪掀起大风吹来!

  我远远地看见,在白起的四周,缓缓的冒出数道熟悉的法力波动,其中一道便是我的师傅,蒋天心的!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