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八十六章 猎人和猎物的游戏

  杜伯的出现,让我们大吃一惊。

  一群人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背后传来了一阵阵呼啸声,追击我们的鬼将和战魂也到了!

  这下子,彻底封死了我们的后路!

  ”这防御大阵已经启动,你是如何从里面逃出来的?”

  我表情凝重地看着天空中的杜伯。

  ”其实是你们这些现代人太不自量力了,难道你们以为只有你们知道这条密道吗?在这里盘踞数千年的我,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风吹草动都一清二楚。难道你就不奇怪吗?为什么会在长平边缘地区就遇到战魂?为什么你们会被围堵在通道内?为什么我能先你们一步杀了这些可怜的人类守卫?因为,我早就开始利用这条密道进出,不过之前因为年年有诸多不怕死的鬼魂贩子来猎捕战魂,因此,如果大范围的行动,很容易暴露,不过,如今整个地区都戒严了,所以,即便我杀了这些守卫,在两个小时内,也不会有人察觉。”

  杜伯的话让我心中一沉,今天怕是凶多吉少了。

  ”你想怎么样?将我们全杀了?”

  塔吉克冷冷地问道,他虽然名义上是这个团队的队长,不过实际上,根本没有起到多少作用。

  ”杀了你们?不是太便宜你们了吗?”

  杜伯缓缓地从天空中飘落下来,我看见他一头白发,国字脸型,身上的鬼气隐藏的很好,身上的白袍也一尘不染,只是他眉宇间的一丝阴沉依然说明了,此时的杜伯是个心狠手辣的厉鬼!

  ”每年我都能看见很多鬼魂贩子,有时候我会吞噬了他们的灵魂,学会知识,学会语言,学会文字。时代在进步,单纯的杀伐让我感到厌倦。今天,我也已经杀了很多人了,血腥味真是难闻。所以,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杜伯的话让我们都震惊了,一个厉鬼竟然要放过我们,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偷说自己从来不偷东西一样,天方夜谭!

  ”不过,你们不能从这里离开,而是返回长平古战场内。”

  杜伯的话让我一愣,返回长平古战场?这不是让我们重新送死去吗?

  ”你什么意思?”

  我语气不善地问道。

  ”因为每年我都能看见很多很多的鬼魂贩子来这里,有些手段高明,有些靠着人多,我身边的战魂被捉走了不少,也被消灭了很多。所以,我有时候在想,如果有一天,不是你们来猎杀我们,而是我们来猎杀你们,会不会很好玩呢?”

  杜伯的意思我们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

  这是一场猎物和猎人的游戏,只是过去我们是猎人,如今它们是猎人,我们变成了猎物!

  ”规则很简单,以我身后这个男人为赌注,只要你们中任何一个人能够在长平古战场里撑过3天,我就放你们离开,身后的这个男人也不会死。怎么样?规则简单吗?”

  杜伯狞笑了起来,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忽然间给自己找到了一点乐子。

  ”不!”

  就在众人互相对视,小声商量的时候,我却高声地喊了一句。一下子惊住了众人,也怔住了对面的杜伯。

  ”你不答应?”

  杜伯颇为吃惊地看着我。

  ”我的意思不是不答应,而是不需要我们这群人一起进去,只有我一个人进入长平古战场,撑过五天时间,他们全部都留在这里,五天后如果我活着回来,请你让我们离开。如果我死在了里面,也请你放了他们,对于你来说,这是一场游戏,不需要血腥的杀戮,困兽之斗不是更有乐趣吗?”

  我此话一出,身边的塔吉克立刻脸沉了下来。

  ”你以为它会同意?你将厉鬼想的太好了!”

  塔吉克的低声训斥还没说完,对面的杜伯忽然间拍起手来。

  ”哈哈,有趣有趣,你是我见过最有趣的的现代人。因为,你居然能够看穿我的心思,困兽之斗吗?有趣的名字,不过,时间不是五天,而是7天!你要在里面活一周的时间,我会定期给你提供食物和水,至于你拿不拿的到,那要看你的本事了。真是一场有趣的游戏,哈哈,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杜伯变态般的大笑起来,一直隐藏的很好的鬼气,在此时竟然随着他的身体不断地抖动,开始有了一丝丝外泄的迹象,这证明,我面前这个在长平古战场苟活了数千年的厉鬼,灵魂已经无比扭曲!

  ”我还有一个要求。”

  这时候我又开口说道,此话一出,杜伯的脸色立刻变了,冷冷地看着我。

  ”你觉得我很好说话是吗?”

  它一声低吼,我感觉到四周的地面都在微微摇晃,鬼气在此刻爆发,如同大风一般扑面而来。

  我站在大风中,竟然有些站立不稳,低声地喊道:”没有高额的回报,就无法刺激猎物求生的本能,不是吗?也许我可以和通道内的那个人一样,走进长平古战场然后牺牲了自己,被战魂砍死,这样的比赛和游戏,是你想看到的吗?”

  我这么一说,杜伯果然收起了鬼气,眼睛里带着杀意,盯着我。

  ”什么要求?”

  它冷漠地问道。

  ”如果我赢了,我需要你送给我一个厉鬼。一个应该是逃出活大地狱不久,还在你的地盘上休养的厉鬼,它叫左儒!”

  这就是我要的回报,也是我为什么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来赌这一把的原因。

  看到了杜伯的实力,见到了它手下这么多强悍的战魂和鬼将,我知道即便是我和黑蛋使出浑身解数也不可能抓到左儒。

  但是,如果就这么退走,阴司那边我无法交代,已经没有退路的我,选择了这一次搏命的赌博。如果赌赢了,我不仅能活着带他们离开,还能完成阴司的委托,横竖都是一个死,我选择放手一拼!

  ”左儒不行!绝对不行!”

  杜伯果然拒绝了,因为按照史料记载,他和左儒是数千年前的好友,左儒也是因为杜伯而在家中自杀的,两人交情非常深。

  ”难道你怕输吗?”

  我知道杜伯会怎么回答,立刻反唇相讥!杜伯的灵魂已经扭曲,变态,我不相信,面对我的刺激,它会拒绝。

  果然,杜伯沉思了一会儿后,开口回答:”我知道你在用激将法,不过没事,既然是一场游戏,就需要有奖品,左儒的确是逃到了我这里,而且已经开始休养和恢复。不过,我不能直接将它交给你,但是我可以给你个公平封印它的机会。在我的手下,在这片长平古战场内,不需要弱者!如果在公平的环境内,左儒被你封印了,那你可以带走它,我不会阻拦。那么,这样可以了吗?”

  这已经是我能争取到最大的机会,我点了点头,深深呼吸了一口,转身看着黑蛋和阿寇。

  ”我们和它们拼了,我有信心,能带你活着离开这里,这群人渣我们不必管他们死活!”

  黑蛋拉着我的手,眼睛里露出难过。

  ”你保护不了我一辈子,这一次,换我来保护你们。一定不要冲动,等我活着回来。”

  我拍了拍黑蛋的肩膀,低着头,在战魂的看护下,慢慢走向了地底通道。

  ”端木森,谢谢你!”

  王子文大声地对我喊。

  我没有回话,只是挥了挥手,拉了拉外套的领子,一步步走向了黑暗,走向了可怕的长平古战场。

  即将到来的,不是一个千年战魂,而是数以万计的恐怖战魂和无数强悍的鬼将,七天时间,也许对于我来说,将是七天地狱一般的旅程。

  就在此时,阿寇追了上来,我以为他要劝我,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在我的手心里放了一张橙色的灵符。

  我低头一看,不禁心中巨震!

  这灵符竟然是茅山的顶级灵符,一百年才出产5张的,散神符,据说此符一出,方圆100米范围内,所有的鬼祟之物全部强行被抹杀!

  只是,他之前没有使出来,想来这灵符应该对杜伯这样数千年的超级厉鬼没用,然而,此刻落在了我的手里,却至少给了我一分安全。

  我紧紧地捏着散神符,走入了地底通道内,穿过长长的走道,我又一次站在了长平古战场的封锁区内。

  这时候背后传来杜伯的声音,声音之大,如同对着话筒说话一般!

  ”给你一个小时的逃命时间,一个小时后,开始猎杀你,那么,开始吧,这场猎人和猎物的游戏!”

10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一百八十六章 猎人和猎物的游戏”

  1. 回复 2015/08/13

    左儒

    不是说好要缠缠绵绵走天涯的吗?杜伯 怎么能把我卖给端木森

    • 回复 2016/07/02

      杜伯

      小森这种小鲜肉才是我的最爱

    • 回复 2016/08/18

      Anonymous

      哈哈哈~因为我要玩游戏啊

    • 回复 2017/01/18

      杜伯

      我。。不搞基

  2. 回复 2016/05/27

    杜伯

    因为我有新女朋友了!

  3. 回复 2016/07/11

    司马天

    你敢伤我徒孙吗?sb杜伯

  4. 回复 2016/11/12

    杜伯

    傻了吧,我已经不爱你了

  5. 回复 2016/11/17

    杜伯

    对不起,我另有新欢

  6. 回复 2016/11/21

    杜伯

    被抓也只能说你技不如人!

  7. 回复 2017/01/25

    杜伯

    小左儒,可是你已经不是处男了诶……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