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五十五章 调查取证

  这一次我是单独回到艾美家,不过没急着进她的房子。

  作为以一个阴阳代理人,接了委托就要认真对待。调查是少不了的过程,所以我需要先了解一下关于艾美话的真实度。

  这个委托太复杂了,一个房子里住着两只鬼和一个人,而且还相安无事,简直就像是有人告诉我,在一个房子里放着两个色狼和一个脱光的美女,但是两个色狼一直没碰这个美女,是一个道理。

  我先找的人是小区的保安!

  别看这些保安平时不起眼,也是整个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但是他们才是一个小区里见的最多,也是最了解周边新闻的人。

  我找到了保安队长,他叫老金,是一个中年男子,长的不高,有点胖,正在保安休息室里和人打牌呢,休息室里乌烟瘴气,我这么一个15岁的孩子出现在了门口,也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你好,我找老金。”

  我问道。

  ”嗯,小兄弟,你找我干嘛?”

  老金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我。

  ”你好,我是艾美小姐的弟弟,有些事情想问问你,不知道你能不能……”

  我话还没说完,老金竟然直接将手里的牌一丢,走过来把我面前的大门给关上了!这倒是让我很吃惊,怎么这个保安队长听见艾美的名字就关了门呢?

  看来,这个保安队长肯定知道什么内情。所以,我非但没有走,反而第二次敲响了保安休息室的门。

  房门打开了,老金一看见又是我,脸上顿时露出了不悦的表情。

  ”去去去,你别站在这里,快点走。”

  他一边轰赶我,一边不耐烦地又想关门。不过这一回,我看准机会伸出脚,挡住了他关上的大门。

  ”你就是金大叔吧,我有些关于我姐姐的事情要问,你看看你是不是方便?”

  我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崭新的红色100元!好吧,这不是我第一次行贿了,在这五年时间里,我深深体会到了一点。无论你怎么装可爱,怎么装无辜,也不如一张钞票来的实在。每次接受委托后,肯定会遇到一些需要用钱的地方,比如今天这个什么都不肯说的老金。

  老金看了看我手上的钱,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走了出来。

  ”你们继续打,这个小朋友找不到路了,我带他一下,等下就回来。”

  老金一边说着一边关上门,将我拉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里。

  ”你想问什么?”

  他伸出手想要拿我手里的钱,我往后退了一步,躲过了他的手。

  ”我只是想问问,关于艾美的事情。为什么你一听到艾美的名字就把门关上了,肯定有问题。”

  我毫不避讳地开口问道。

  老金看了看四周,确定一个人都没有后慢慢玩下腰,凑近了才开口说道:”艾美小姐最近是我们小区里的一个忌讳,大家都在谈她,说她家里不干净,有脏东西。大家都躲着她,也不敢谈论她。就是这么回事,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

  老金这种人我见的还是比较多的,虽然我年纪小,不过还是能看懂人心,他显然是没有说实话,有些事情他没告诉我。

  所以,这钱,我还不能给他。

  ”金叔叔,你没说实话哦。这钱看来我是要给别人了,你们保安队里那么多人,肯定有一个老实人的,那就打扰您了,再见吧。”

  我对他挥了挥手,故意说要找别人,老金果然中计一把拉住了我!

  ”小朋友,你看哦,叔叔我记性不太好,有些事情还没想起来。叔叔现在告诉你哈,艾美小姐对面的那户人家,据说为了要赶走艾美小姐,请了个挺邪乎的法师,做法弄了个厉鬼什么的放到了艾美小姐的家里,不过这事情太不靠谱,所以叔叔我才没有告诉你。”

  果然,我还是从老金的嘴里套出了一点有用的情报来。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李人杰的爸妈会在自己家的门前放一面铜镜了!看来这两个老人家还真是请来了什么不好的家伙啊。

  将一百块塞给了老金后,我一溜烟跑到了艾美家的门口。只是这一次我敲响的是李人杰父母的家门。

  ”咚咚咚……”

  我敲的很用力。因为如果这一对老夫妻真的请了所谓的法师做法害人,那这性质就非常恶劣,是我所不能容忍的。

  ”谁啊,敲门敲的这么响!”

  门后面传来了老太太的声音,她打开门后看见是我,立刻认出了我是早上和艾美在一起的人,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恶狠狠地盯着我。

  ”你干嘛?你是那个妖女那边的,别到俺家来,快滚!”

  老太太推了我一把,说着就要关门。

  不过,我毕竟速度比较快,身子一闪,强行走进了老太太的家里。

  ”你干什么?我要打110了!你怎么进我家来了?”

  老太太大声地骂道。她的声音惊动了房间里的老头儿,也跟着一起冲了过来。

  我当然不是这么莽撞的人,之所以冲进来,就是为了确认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害人的东西存在。如果什么都没找到,一群警察将我带走了,我大不了给李大山打个电话就能被放出来。

  果不其然,我一进门就感觉到了一股子阴气。是从房子最里面的一个小房间里传出来的。我没有停留,一下子冲了过去。

  房门是锁着的,我想都没想,从腰包里摸出了一把匕首,对着门上的锁狠狠一砸,身后的老头子和老太婆上来拉我,不过已经晚了。

  我连续砸了好几下后,门锁果然松动了!我一脚将房门踹开,直冲了进去,房间里什么都没有,然而却放了好几面黑色的小旗子,旗子是乌黑一片,而在旗子的中间正放着一个黑色的坛子。

  这黑色的坛子盖着盖子,不过即便是隔着这么远,我还是能感觉到坛子里散发出一股稀薄鬼气,虽然很淡,可是依然没逃过我的眼睛。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我指着黑色的坛子问道。

  ”是我家腌制的白菜,你管的着吗?快滚出去。”

  老太婆还不肯承认,走上来想要将我拉走。

  人心果然是最肮脏的,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人要害艾美,我也想不出这一对老头老太为什么一定要害艾美。

  可是,今天放在我面前的黑坛子就说明了一切。

  ”哼,白菜是吗?那我倒想看看什么样的白菜能让你们空出一间房间来放!”

  我走上前去,身后的老头子和老太婆想拉我,然而,还是晚了一步,我一脚将黑坛子踢碎!黑坛子摔碎在了地上,这一刻,我依稀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

  我面前的黑坛子彻底碎了,里面流出来一地的血水,带着腥臭味,流满了整个地面。而从黑坛子的中落下来的却是一条黑色的蛇!这蛇只有一指粗,半米长,浑身一片漆黑,在它的头部,身体中断,尾部更钉着一根黑色的铁钉。

  这蛇已经死了,一动都不动,不过身体上却散发出一丝丝黑色的鬼气,竟然是有人用毒蛇来当施法的工具!

  ”这就是你们的家的白菜?哼。”

  我冷着脸转头看着李人杰的父母。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却看见李人杰从楼上冲了下来,满脸的急切,走进来后,看到了房间里的一幕,他也愣住了。

  ”爸妈,这是怎么回事?”

  李人杰吃惊地问道。

  ”娃儿,这,这是爸妈泡的蛇酒,被他踢烂了。”

  老太婆真是满嘴都是假话。

  而我都懒得和她多啰嗦,走进了房间,将地上所有的黑色旗子全都拔了出来,收进了腰包里,随后缓缓走了出去,路过李人杰身边的时候,我看了看他,小声地说道:”还是让你父母搬走吧,城里不适合他们,让二老早点回到乡下颐养天年吧。如果你还有些良心的话,就请你帮我个忙,问一下你的父母,到底是谁教他们使用这种邪术的,问出来之后打给我电话。现在问他们,他们也不会告诉我的。”

  我将电话给了李人杰后,走出了他父母的家门。

  我没有报警,这种事情报警了也没用。因为根本构不成犯罪,不过,至少我现在知道了对面艾美家里另一只厉鬼的来历。

  本来我准备离开,不过走到电梯口的时候,我看了看艾美的家门,心里忽然有了一个主意。既然这个邪术已被破,我为何不趁机收了其中的一只厉鬼呢?

  有了这个想法,我直接转身,掏出艾美给我的钥匙,打开了艾美家的门。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