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 新的房客

  回家已经有三天了,这三天里上海一直在下雨,而且是连绵不断的小雨,淅淅沥沥,总是不停。

  师傅和王昆仑老爷子走了,没有跟我回来。

  和他们一起离开的还有一直处于昏迷中的黑蛋,三天前,在那片树林里,黑蛋的确活了下来,甚至一度睁开了眼睛,对着血色的月亮发出了惊人的吼叫。

  不过,那一声吼叫之后,它就陷入了昏迷。

  黑蛋的确是活了下来,不过,却没有醒来。师傅需要的大量的资料查询,所以,他和王昆仑老爷子一起回了通天会。

  而我,则一个人回到了家里。

  三天时间,感觉那一场场和青火的战斗还历历在目,不断的有阴谋发生,不断的有突发状况。我感觉这是我经历过最累的一次委托。

  赵云倾被老高送回了家,赵峰也在医院里清醒了过来,也算是妇女团聚。

  只是,唯一找不到的便是赵云倾的那块玉佩,不知道落在了哪里,小妮子自己说那时候脑子昏昏沉沉的,实在是记不得了。

  赵峰也很爽快,不仅转移了他在公司1%的股份给师傅,还直接转了300W到师傅的账户里,作为这一次的特别谢礼。

  而我,也算是不虚此行,收服了黒木作为鬼纹,即便黑蛋不在身边,我也有了一个帮手。只是,一想起昏迷的黑蛋,心里就有些难过。不知道,这个家伙何时能醒过来。

  看着冷冷清清的家里,那时候在孤儿院里的寂寞感又涌上心头。

  ”果然,我是个不祥的人,谁接近我谁倒霉,诶……”

  我叹了口气,就在这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打开门后,我先是看到了老高,委托完成后他在前天将放在我家的行李搬走了,还宽慰了我几句。怎么今天又来了呢?

  而且,我还看见他的手上提着一个粉红色的手提箱,什么时候老高也这么娘了?居然用粉红色的手提箱!

  ”高伯伯,您这是?”

  我疑惑地问道。却看见老高提着箱子走进来后,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大汉,一个个都穿着制服,背后写着某某搬家公司的字样!

  这几个大汉搬进来不少东西,有整整一箱子书,一箱子高档化妆品,两大箱衣服,还有十来个个娃娃,最夸张的,居然还搬进来了一套非常精致的茶具!

  ”喂喂喂,我说什么情况?高伯伯这些是你的?你又要住过来?”

  我疑惑地喊道,家里莫名其妙被放进来这么多女人玩意儿,我怎么可能淡定!

  ”这个,不是我的啦……”

  老高哈哈一笑。

  就在这时候,我听见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接着我看见穿着白色上衣,蓝色短裙的赵云倾笑眯眯地走进了我家。

  ”这些是我的。”

  于是,事情就变的无比神奇!

  赵峰因为害怕赵云倾没了玉佩会出事,所以找到了老高,让他照顾赵云倾,当然这位富豪是愿意提供一套空关着的别墅的。不过赵云倾自己站出来说要住到我家来,在赵峰和师傅通过电话后,健忘的大叔忘记给我打电话了。

  才会出现今天的乌龙事件!

  赵云倾依然住在我的房间,而且还将我整个房间改造成了她喜欢的风格,原本简单狭小的房间里,此时满是布娃娃,化妆品和衣服,这小妮子也是在我家住过了,简直一点都不客气。等老高和搬家的人走了之后,她就拍了拍我的肩膀,对着我说道:”我饿了!”

  我了个去,你饿了自己去觅食啊!找我干什么?

  不过,结果依然是我围上了围裙,站在厨房间里,为她做饭。

  我在做饭,她却在看电视,还顺手拿起了师傅的零食。

  ”喂?原来是你啊,好久没联系了,最近怎么样?”

  我听见客厅里赵云倾在打电话。这种富家千金居然还有朋友打电话?我心里不由地诅咒她朋友撞鬼,最好天天被鬼缠着!

  ”什么?好的好的,我这里有个专家,下午我就带他来看看。嗯,放心,是我朋友,很厉害的。好的,你还住老地方是吧?好的,下午我就到。”

  我没在意赵云倾说的话,专心炒菜。如果当时我能多留一个心眼,铁定就会发现她话里的问题,也就不会摊上后面的那档子烂事了。

  不过,现实没有那么多的如果,等我和赵云倾吃完午饭后,她拉着我出了门。

  我以为是去逛街什么的,结果我才知道,她是拉着我去见她的好姐妹,也就是刚刚和她通过电话的那个女人。

  一个被厉鬼缠身数十天,精神几乎要崩溃的可怜女子。

  ”喂,我说我接委托也是要收费的好不好,而且不了解情况,你随便答应了别人,要是我们过去惹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怎么办?你还是招魂体质,万一再来个青火级别的厉鬼看中了你,我们可真的都歇菜了。”

  我在车子里,满肚子都是牢骚。

  这才休息了三天,就来事情了!而且还是这个小妮子强行拉着我参加的,心里怎么能没火呢?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大不了这次的费用我来出把,我还是有点私房钱的。十来万还是拿的出来的哦。”

  赵云倾这么一说,我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和大叔呆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一听到钱我也浑身来劲,估计是真被臭大叔给影响了。

  不过,虽然心动,嘴上还是不饶人地说道:”我很忙的好吗?过两天王风前辈的葬礼,陈虎子的葬礼都要参加的,都是大事情。我还要抽空去通天会找师傅,谁像你啊,千金大小姐一个。”

  我实在是无心之言,没想到赵云倾听到这话确实微微一愣。

  脸上有了些许悲伤。

  ”是啊,为了我一个人,死了那么多人,连阿杰也离开了我,诶……”

  说实话,一个大美女在身边叹气,满脸愁容,这绝对是一个男人最大的失败!于是我决定转移话题。

  ”对了,你那个好姐妹遇到什么麻烦事情了?先说来听听。”

  我开口问道,对面的赵云倾果然回过神来。

  ”是这样的,我因为前一段时间被厉鬼缠身的缘故,所以一直没有和我的朋友们联系,怕害了他们。最近这一两天,我也在恢复当中,还要补上一些在学校拉掉的课程,因此手机关机了好一阵子。结果今天中午,我的朋友,艾美,给我打了个电话,就是这个求助的人。她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小白领,25岁,单身,人挺漂亮的,不过因为眼界太高,所以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结婚。因为我父亲是她负责的项目客户,所以她和我算是有交情的。今天,她告诉我,前一阵子,公司附近总有一个男人跟着她。一开始她以为是跟踪狂,这种人在上海的市区并不少。不过没办法报警,毕竟没证据。于是艾美叫上了公司里几个相处的比较好的男同事,上下班一起走。果然,过了几天,那个跟踪狂就不见了。艾美以为没事了,可是就在我陷入妖化的那几天,她也遇到了麻烦。她说,最近她总是在自己家里发现一些不属于她的东西。比如刮胡刀,比如男士发蜡,甚至发现了几件男式的衣服!她吓坏了,以为家里来了贼,可是报了警后,警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些东西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而且,她告诉我,就在前几天,她睡觉的时候,半夜里,竟然在背后听见了打呼噜的声音!她是独居的,家里怎么可能有人?可是她一转头,却什么都看不见!因为知道我父亲认识好些灵异人士,因此相联系我和我父亲,帮帮她的忙。她感觉这是有鬼祟作怪。”

  赵云倾大致地讲了一讲,我微微皱了皱眉头。

  说实话,家里忽然进入阴魂,这种事情也是有发生的,不算稀奇事。只是,一个阴魂竟然如同活人一样生活着,这就有些奇怪了。

  ”端木森,你觉得是不是鬼怪作祟啊?”

  赵云倾疑惑地问道。

  ”等到了她家就知道了。”

  我随口回答。

  车子开了1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艾美小姐的家,一栋坐落在闵行区的现代化小区,我们下车的时候,远远地我就看见一个女人站在小区的门口。

  而且,她看起来很是疲惫,精神状态很差。不过如今的上班族都是如此,天天起早贪黑,我也没太在意。

  等下了车后,艾美对着赵云倾微笑招手。

  ”你们可算来了,你带的专家呢?该不会就是这个小男孩吧?”

  艾美不信任地看着我。

  ”放心,他很厉害的,这一次是他救了我的命,不然我就被厉鬼害死了。”

  赵云倾这么说,艾美的脸色才算缓和了一些。

  此时,她正要带着我们去她家,我正朝着小区里望的时候,却瞥见有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带着口罩和墨镜,正站在对面一栋公寓窗口的窗帘背后偷偷看着我们,他躲藏在暗处,很隐蔽,如果不是我灵觉敏感根本发现不了他!

  ”艾美小姐,你家是不是就在小区大门对面的那栋里?”

  我这么一问,艾美小姐大吃一惊地看着我。

  ”你怎么知道的?云倾告诉你的?”

  她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我们上去吧。”

  我不动声色,微微一笑,什么都没说。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