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一章 村子空了

  第三天还是到来了,虽然我心里有了准备,不过真的要明刀明枪的和鬼王青火干架,我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而且,昨天师傅他们看了那本方士留下的笔记后,显得很是震惊,而且看起来有了打败鬼王青火的把握,不过却是瞒着我。

  我们这边的实力的确出众,通天会的长老王昆仑,师傅的老熟人神秘的黑老鬼,北京阴阳代理人协会的副会长王风,加上师傅,老高,我和黑蛋。

  可以说,这样的整容,足以完成任何现在发布的灵异委托。

  而且毫不夸张的说,如果青火不降临,即便是对上了四大鬼将,我们也不会弱了下风。

  一大早,除了黑老鬼在内的所有人都到齐了,坐着通天会派来的黑色商务车,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发前往之前通过女鬼看到过的小山村。

  两辆商务车,一前一后地在高速公路上奔驰,我透过车窗玻璃看见前方的天空一片昏暗,而且靠近上海的方向却是阳光灿烂。

  ”师傅,这天怎么变的这么暗啊?”

  我指着对面的天空问道。

  ”鬼气作祟,连天都变了,要是我们不来降它们,恐怕真的要翻天了。”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王风此时替师傅回答了我的话。

  等我们上午到达这个小山村的时候,整个小山村已经没了人烟,其实在江浙这一片,和北方不同,北方可能在很多荒山之中,那些山村显得非常的孤独,而且即便真的死几个人肯定也没人知道。江浙多富商,这些小山村里,家家户户开的都是好车,人人手里都是几万几万的现钞,个个肥的流油,怎么可能一个山村的人都不见了呢?

  而且,当我从车子里走下来的时候,看见这里才是天空昏暗的真正原因,明明是大中午,但是这里的天空已经变成了一片黑暗,可是就是不下雨。

  有冷风从村子的四面八方吹来,四周矮山坡上的树木都在这风中被吹的东倒西歪,家家户户却没有一点声音,简直就像是变成了鬼村一般。

  我隔着很远就看见了村口的古井,此时井口处不断的有黑烟冒出来,如果不是我知道这黑烟其实就是鬼气的话,还真的会以为这古井里着火了!

  这些鬼气浓郁的肉眼可见,化作一片片黑云,飘上了天空。

  我站在村口,看了看手机,此时是商务11时,接近正午,阳气应该很足,但是却有阴风不断的从村子里吹出来,我的皮肤非常敏感,这些阴风吹过来的时候,我整个皮肤立刻炸立起来,心里没来由的慌张。

  ”都快变成鬼村了,哼。”

  师傅冷哼一声,站到了我的身边。

  ”师傅,我们是直接就下井吗?”

  我盯着那口古井,里面可是有无数厉鬼,更有四大鬼将,我们的脚下,就有厉鬼飘动,此时的它们也许已经发现了我们,甚至正在看着我们。

  ”不,还不急,前天晚上我们还能看见这村里灯火通明,此时竟然人烟都没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厉鬼已经开始从古井里往外冒了,不过不知道数量有多少。我们现在附近找找看,有没有村民还在!”

  师傅伸手一招呼,众人立刻分头开始在村子里奔波起来,我和黑蛋走在一起,在村子的东面寻找。其实村子不大,我们人也不少,我和黑蛋转悠了一圈,一个人都没看见。

  ”我这边没有。”

  王风喊了一句。

  ”我这边也没有。”

  王昆仑老爷子也喊道。

  ”恩,我这里也没人,看来真是没人了。”

  师傅也点了点头,他和老高站在一起。

  我和黑蛋此时还有一户人家没进去看过,这户人家关着门,显得和别的房子不同。其他房子都是小洋房,至少是2层楼,门口都有个大院子。可是我面前的这户人家,却显得很是寒酸,瓦片的房顶,破败的墙面,还有门口一扇破损的木门,和四周的小楼比起来,这户人家显得很是冷清,就像是在一群富人里唯一的穷人。

  ”我这里还有一户人家,我进去确认下。”

  我高声喊了一句,随后和黑蛋踏入了这户人家的院子。

  其实我心里是没抱着什么希望的,整个村子都已经空了,怎么可能单单这户人家里有人呢?再说了,如果真是穷人的话,更是第一个跑的,因为富人要收拾的东西多,穷人就没那么多牵挂,保命要紧。

  我和黑蛋推开了院子的大门,往里面走了几步,没什么人,看起来整个院子很安静,左边是以一堆杂草,还有一个鸡窝,黑蛋跑过去看了看,转过头来对我说:”鸡都不见了。”

  果然和其他人家一样,我走到了屋子的正面,轻轻敲了敲门,也没用什么力,面前的木门自己就打开了,从里面传出来一股霉味。

  黑蛋用头微微一顶,整个屋子的大门都被打开了,里面很昏暗,能见度很低,我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我皱了皱眉头,一脚踏入了房子里。

  整个房子还是挺大的,一个做饭的灶头间,一个客厅,客厅的后面还有一扇门,想来是卧室。整个家里没什么家具,客厅里放着一张沙发,我走进看了看,才看清楚,这沙发已经很破烂了,坐垫里的海面都露了出来。客厅里放着一台电视机,很老的那种,只有25寸,而且上面落满了灰。客厅里和灶头间里依然没有人。

  那么最后只剩下卧室了。

  我试着推开卧室的大门,可是这门竟然被锁住了。

  ”里面有人吗?”

  我敲了敲木门,没人回答我,里面一片安静。

  ”看来真没人啊。”

  我正要和黑蛋离开,就在我转身的时候,却听见木门里传来一声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是有东西掉在了地上,又好像是有人在跺脚。

  这一声一传出来,我立刻紧张起来,莫非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难道这门里有只厉鬼?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和黑蛋缓缓靠近,再次敲响了木门。

  ”里面有人吗?”

  这一次的问话后,很快又传来了类似跺脚的声响,”咚咚咚……”这声音很急躁,好像是故意发出来让我听见的一样。

  ”黑蛋,里面说不定有人,撞门!”

  我指着木门喊道,黑蛋立刻往后退了几步,随后一咬牙拿自己的铜头对着木门狠狠一撞,木门立刻被撞出了一个大窟窿。

  窟窿里有一丝丝的鬼气往外冒,我心中一惊,看来真有猫腻。我整个人趴了下来,因为黑蛋撞的位置在木门的下部,我只能趴在地上才能看见里面的情况。

  此时,我透过窟窿往里面张望,看见的却是一片黑暗,我对着里面喊道:”有人吗?我来救你。”

  可是依然是”咚咚咚”的响声,我试着将头凑近窟窿,然而,就在我靠近大窟窿的一刻,一张女人的脸突兀的出现在我的面前,黑色的长发,满脸的泪水,苍白的皮肤,活脱脱就是一个女鬼的模样!

  她充满了悲愤和痛苦的望着我,就好像是要将我吞没一般。

  我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就地一滚,退到了墙角边上,此时的我能听见心脏砰砰直跳,整个人被吓的半条命都没了!

  ”哪里来的女鬼,敢,敢吓我!”

  我指着她骂道。

  可是她看见我却一个劲地用头撞门,发出和我之前听的声响一模一样的声音。

  ”白痴,她是个人。”

  黑蛋比我镇定多了,站在我身边提醒了我一声,此时渐渐平静下来的我定睛看去,果然对面的还真不是厉鬼,而是一个女孩子。

  虽然披头散发,表情悲伤,可是我能感觉到她身上有微弱的阳火在跳动,应该是人类无疑!而且,随着我盯着她的时间越久,越来越觉得,她好像一个人。

  ”我靠,这不是赵云倾吗!”

  这一刻,我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大喊了一句。我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小妮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不是被鬼将抓走了吗?作为青火要附身的关键灵体,不是应该受到严加看管的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我心里一阵狐疑,不过手脚却不敢慢,马上冲了过去,伸手摘掉了捂在她嘴上的布片。

  布片被撤掉后,她立刻大口呼吸,眼睛里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表情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你们快走,这是个圈套,你们快走啊!”

  我以为她会痛哭流涕地问我怎么这么晚才出现,然而我没想到的是,她开口对我说的竟然是这句话。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