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审问

  我和师傅收走了这黑锁阵后,立刻离开了赵峰的公司。

  下午的时候终于等到了警方的回信,而且是李大山亲自给师傅打的电话,说已经找到了赵峰的秘书,被带回了刑警大队里。

  来到了刑警大队,李大山带着我们两个直接进了审讯室。

  ”怎么拉着窗帘?”

  我看见明明外面是阳光明媚,但是审讯室里却是一片昏暗,还为了照明,开了灯。

  ”不能开,这家伙怕光的很,我们把他从家里拉出来的时候,他照了照阳光,立刻浑身冒黑烟,嘴里还还不清地吐白沫,我们立刻准备将他送去医院,结果一坐进警车里,挡住了阳光,他就恢复正常了。”

  说话的是李大山旁边的一个刑警,看的出来,他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

  ”老李,老规矩,我来问,有什么发现,我会告诉你的。”

  李大山听到师傅的话后,点了点头,退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整个审讯室里,就剩下了我和师傅,还有戴着手铐,一动不动低着头坐在椅子上的赵峰秘书。

  我看了看手上的材料,上面写着这个秘书的个人资料,包括他的一些履历和家庭情况。

  徐少华,男,28岁,未婚,汉族,本科毕业,学的是法律专业,不过毕业之后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改行应聘文秘,没想到因为他英文比较出色,加上对法律法规有一定的了解,所以被赵峰看中,让他做了秘书,这一干就足足4年,也算是赵峰的亲信之一。

  资料上,还贴着一张他的照片,看起来是一个有些臣服和心机,斯斯文文的男孩子。应该是挺内向的,对于赵峰也足够忠心,所以,他知道不少赵峰商业上的秘密。甚至这一次赵云倾的事情,赵峰也托付给他来操作,让他安排了前期很多赵云倾的事情。

  我坐在了徐少华的对面,他一直不说话,脸色很苍白,眼睛里没什么光彩,不过看起来不像是有厉鬼上身了,因为我没感觉到他身上有鬼气流动的痕迹。

  他整个人看起来,倒像是受了什么大的惊吓或者是刺激,造成人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

  ”徐少华,我是端木森,那位是我的师傅蒋天心。我们是赵峰先生雇来保护他女儿的,今天我们发现赵峰先生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昏倒了,办公室的四角里放着黑色的木头,会组成了一个阵法,能够放出厉鬼。现在赵峰先生被厉鬼加害,人重伤昏迷,还在医院里抢救。”

  听到我的话,对面的徐少华表情里露出了一丝恐惧,似乎是我刚刚说的话刺激到他了一般。

  此时,师傅走到了窗户边上,双手猛地一拉,将整个窗户都拉开了,大片大片金色的阳光从窗户外面照了进来,洒在徐少华的身上。

  ”不,不,别用这该死的光照我,不要!”

  他坐着的椅子是连着他的手铐的,站不起来,动也动不了,但是他依然来回扭动身体,似乎是想要避开阳光一般,整个人显得很紧张。

  不一会儿我看见对面的徐少华身上有一个个细小的红点露了出来,就像是人们过敏后发出来的红红疹子一般,没过一会儿,他就开始呕吐,嘴里不断地往外喷白沫,浑身抽搐,眼睛开始泛白。

  ”师傅,这……”

  我都吃了一惊,第一次看见有人晒太阳能晒成这样子的!

  ”不急,让他吐,多吐吐就干净了。”

  师傅靠在窗户边上,嘴上带着一丝冷笑,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徐少华的反应越来越激烈,他被铐着的双手不断地拉扯木质椅子,手臂上露出了一道道血痕,非常可怖。然而,随着日光照射的时间越来越长,5分钟后,他渐渐平静了下来,嘴里的白沫也停止了呕吐,身子缓缓舒展开,到了最后,他身上的红疹子也消失不见。

  ”师傅,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看见徐少华平静地坐在椅子上,缓缓醒来,气色也红润了起来,精神也渐渐的有了恢复。

  ”哼,他是和鬼物呆的时间太久了,虽然没有被厉鬼附身,不过却被迷惑了。身体依然是属于自己,不过思维已经受到了操控。因为和鬼物呆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所以他才会害怕阳光。”

  师傅慢慢走回桌子对面,望着已经清醒过来的徐少华。

  ”好了,现在可以说一说,到底你为什么要对你的老板下手了吧。”

  师傅双脚一翘,搁在了桌子上,眼神冰冷地看着对面的徐少华。

  他微微抬起头,看着我们,又转过头看了看窗外明媚的阳光,重重地叹了口气。

  ”其实也怪我一时糊涂啊。我一直是帮老板处理公事的,直到前几天老板开始让我为她的女儿安排一些奇特的行程和住宿,其中就包括和你们的联络,以及安排找一些带有特殊本事的灵异人士。不过我虽然好奇,但是也都照做了。在我看来,这些事情可能就是老板一时兴起或者是为他那位看起来有些特殊的女儿做的特别安排。不过,当后来我知道自己安排的四名保镖在保护老板女儿的时候被杀死的事情时,我突然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因为这些事情都是我的工作,如果真的有人要报复老板肯定也会对我下手。于是我以自己身体不适为理由,请了病假,准备在家躲一阵子,如果事情还没过去的话,就干脆辞职不做了。然而,我没想到,很快就有人找到了我!不,准确的说,那个不应该是人,而是鬼,是鬼啊!”

  他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我们,我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出巨大的恐惧和惊吓。

  ”继续说。”

  师傅望着徐少华,眉头拧在一起,看起来有些担忧的样子。

  ”是出事后的第一天晚上,我原本是和女友在上海一起租房子的,不过后来她回老家去了,所以我就一个人住在租住的两室一厅里。结果那天晚上,房门被敲响了,我去开门,不过因为害怕出事,我先看了看猫眼,但是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我以为是谁搞错了家门,于是没在意就准备转身往回走,结果我刚一转身,背后的房门又被敲响了,我再次看猫眼,又不见人影!我当心心里就有点慌张,想到那几个保镖的死,我心里直发毛。这时候,门外面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说是隔壁邻居家的孩子,因为家里没人,希望到我家躲一躲。我一想,隔壁的确是住着一对小夫妻,孩子也刚刚上小学,小孩子不够高,猫眼看不到也是正常的。于是我就开了门,我的天啊!我当时为什么要开那个门,如果我不开门,就不会发生这么恐怖的事情了!”

  徐少华用手捂住自己的脸,身上的衬衫被汗水浸湿了,在这个审讯室里,他依然非常紧张,非常恐惧。

  ”我,我开了门之后,看见一个长头发的小女孩站在家门口。我就示意她走进来,她也不说话,跟着我进了门。我让她呆在客厅里,开了电视让她看,还问她要不要和果汁。结果,当我拿着果汁过去的时候,却看见她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因为她头发长,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是却看见她浑身都是湿漉漉的,就好像是淋过雨一般,我还看了看窗外,一滴雨都没有。就在我将果汁放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忽然伸出手拉住了我的胳膊!我还记得,那只小手整个都是发青的,皮肤就像是溃烂了一般,从她的肉里往外冒水,很可怕!我吓了一大跳,想要后退,然而她的力气比我还大,我竟然被她拉到了面前,看见了她的脸!那是一张被扭曲的孩子的脸,大片的皮肤溃烂,嘴里往外冒出来蓝色的口水,我看着她黑色邪恶的眼睛,吓了一大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越看越沉迷,越看越模糊,越看越觉得意识混乱。我感到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对我说话,我的潜意识告诉自己,她说什么都要听,她说什么都要做。她告诉我,让我拿着阴木去老板的办公室,放在角落里。因为我是唯一一个拥有老板办公室备用钥匙的人。我不得不照做,是我害了老板,是我的错啊……”

  徐少华说着说着再次捂住了自己的脸,看起来像是难过的要哭一般。

  我看到他这模样,心里也不好受,毕竟他也是无辜的,还被一头厉鬼操控了这么久,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做了很多昧良心的坏事。

  我想开口劝慰他几句,然而师傅却抢在我前面开口了。

  ”徐先生,你记的还真够牢的啊,受了这么大的惊吓,竟然还记住了这些细节,真是不容易啊,难怪赵峰看重你。”

  师傅的语气里带着一丝调侃,我疑惑地望了望大叔,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徐先生,你这戒指不错啊,像是欧式的啊,上面的黑色宝石是真的吗?非常漂亮啊。不过怎么你被审讯的时候,戒指之类的东西都没被收走吗?”

  师傅忽然提及了徐少华手指上的戒指,我也才注意到,他虽然看起来憔悴和狼狈,但是戒指却依然戴着。

  ”这,这个是我女朋友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很喜欢,一直没摘掉。可能是警察同志漏了吧。”

  徐少华被问及戒指的时候,竟然不自觉地将手往后缩了缩。

  ”哦,是吗?那请脱下来给我看看,我想欣赏欣赏。”

  师傅伸出手,问他索要戒指。

  在我看来一个戒指而已,师傅要看,徐少华肯定会脱,但是,接下来徐少华的举动让我大吃一惊。

  他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大声说道:”不行!”

  态度非常坚决,强硬。就好像我们要抢他的戒指一般,让我感到不可思议!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审问”

  1. 回复 2016/06/30

    秘书

    那一夜,他伤害了我。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