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黑锁阵

  赵峰的总公司设在上海虹口区,靠近外滩的地方。属于上海的高级商圈之一,附近都是豪华的写字楼和商务大厦。

  赵峰作为大老板,其实他不一定需要每天都到公司报道,对于这些大老板来说,一觉睡到中午,起来看看股市和新闻,然后下午约朋友吃个饭,打一场高尔夫,晚上交际应酬,这才是他们的基本生活规律。

  不过,从电话里听到前台小姐说,赵峰在公司上班,这倒是让我和师傅都吃了一惊,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到了赵峰公司的大厦楼下的时候,我抬头看了看,这大厦目测有100来米高,在上海不算稀奇。整个大厦都是以强化玻璃为主要的外部材料,看起来高端大气,很有时代感。

  一般来说,在现代社会,很多私营企业的老板都不喜欢这种透明化的办公环境,背后不是水泥墙壁,而是巨大的玻璃,阳光照进来显得非常的舒服。

  只是,看在我和师傅的眼里,这种设计还有一种好处,白天的时候厉鬼或者冤魂是绝对无法靠近的。大老板都信风水和玄学,每年花上十来万到庙里为的就是烧一柱新年头香,希望佛祖保佑。所以,像这种大厦,四面透进来阳光,反而能够驱散怨气。

  ”师傅,在这种大厦里,赵峰应该不会被附身吧?”

  我站在师傅的身边,狐疑地问道。

  ”说不好,走,上去看看。”

  师傅一马当先走进了赵峰所在的大厦。乘坐电梯一直到了10楼,整个第十层都是赵峰的公司,刚从电梯出来,左边就是关着的玻璃门,里面坐着两名正在闲聊的前台小姐。

  师傅走上前去,敲了敲玻璃门,打断了里面两名前台小姐的聊天。类似这种前台小姐,分成两种,一种是刚刚从学校出来的大学生,她们没什么社会经历,以为进了大公司上班,即便是做个前台也是好事情。这类前台小姐很热情,我和师傅出去完成委托的时候遇到过这类前台小姐,办事速度会加快很多。

  还有一种,就是今天我们遇到的,俗称老油条,瞥了我和师傅一眼,看见我们的穿着打扮不像是有钱人,立刻脸上一板,露出了对师傅的不悦。

  玻璃大门打开后,师傅直接走了进去,站在了一个化了浓妆的前台面前,焦急地说道:”我姓蒋,我来找赵总,有急事。”

  前台装模作样地拿出了手里的笔记本,随便翻了翻后,说道:”不好意思,你没有预约,赵总正在开会,请稍等。”

  这个关口,居然遇到了这种不负责任的员工,师傅的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也不管不顾起来,直接走进了公司。

  ”喂喂喂,你这人怎么瞎闯啊?”

  两个前台小姐想要拉住师傅,不过师傅身形一晃,两个前台小姐身体没站稳都摔倒在了地上。

  ”师傅,你知道赵峰的办公室吗?”

  我看着四周这些上班族,一个个抬起头,吃惊地看着我和师傅。对于他们来说,两个陌生人,而且还和前台小姐起了冲突,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很快,一个穿着黑色职业装,短发,踩着高跟鞋的女高管拦住了我们的路。她的身后还跟着两个高大的保安,手里握着对讲机。

  ”两位是什么人?这样硬闯我们公司是非常不礼貌的,如果一意孤行的话,我们会让保安将二位请出去。”

  女高管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让开,你们赵总有危险,我是来救他的。”

  师傅冷着脸,说话的声音里带着怒意。此时我往前看去,在走廊的尽头,一间玻璃办公室内,虽然被竹帘子给挡住了,可是依然有一丝丝令我浑身不舒服的气息透出来,似乎是鬼气,不过很淡,而且隐藏的很好。

  ”二位,请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如果我们赵总有危险的话,我们自然会报警,我相信,两位都不是警局的人吧?”

  女高管一副很干练的样子,往后退了一步,站在了两个保安的身后。此时两个高大的保安,并肩站在我和师傅的面前,就好像是一堵高墙一般。

  ”请两位先生离开。”

  保安的声音很低沉,整个人看起来很壮实。

  师傅转过头,对我耸了耸肩肩膀,无奈地说道:”所以,我才讨厌这种地方。规矩太多,效率太低。”

  这时候,站在左边的保安往前跨了一步,伸手拉师傅的衣领。师傅何等人物?怎么可能被他拉住。往后撤了一步,让保安的手伸了个空,随后,他猛地转身,一拳正好打在了保安的小腹上。虽然只是一拳,而且师傅看起来苍老柔弱,可是我心里清楚,师傅这一拳的力量有多强!果然保安被打了一拳后,整个人脸上顿时变的通红通红的,双手捂住肚子,一点点蹲了下来,最后倒在了地上,嘴里有口水往外流,发出低声的痛哼。

  这一次交手,速度很快,时间很短,身边所有的人都没想到保安居然被师傅一拳就打倒在地了。连那个女高管脸上都露出了惊容。

  而师傅趁机一跃,直冲赵峰的办公室!

  ”拦住他!”

  女高管一声大喊,另一个保安冲向了师傅,还有几个身强力壮,有些热心的男职工也站了起来,想要挡住师傅的路。

  结果,这些在办公室坐久了的职员们,被师傅三拳两脚全部撂倒,甚至连一秒都没拖延成!

  这一刻,师傅已经站在了赵峰的办公室前,四周的职员们一窝蜂地跑了过来,人群全部围拢在了赵峰的门前。

  ”咔……”

  师傅拧开了赵峰的办公室门,此门一打开,站在人群前面的我立刻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鬼气,非常强劲,鬼气甚至吹倒了放在赵峰办公室边上的植物。

  我急忙走了过去,看见赵峰此时倒在办公桌上,生死不知,四周弥漫着浓郁的鬼气,但是不见厉鬼的踪影,而在办公室的角落里,放着一些黑色的物体。

  我和师傅直奔赵峰走了过去,师傅伸手探了一下他的脉搏,随后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下。

  ”还有气,你,马上叫救护车来,把你们老板送到医院去,另外报警。”

  师傅指着站在对面的女高管说道,而对方此时看到办公室内的场景,脸色已经全变了。一般在这种私营企业内,老板就是土皇帝,如果老板不在,谁都不允许进入这间房间,更不允许随便打探老板的工作情况。

  所以,赵峰昏迷在了办公室内,即便是这些只有一墙之隔的员工们,都不知道,他已经生命垂危。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赵峰被医院的人抬走了,随后附近派出所的警察也都来了,驱散了人群,开始挨个做笔录。

  而我和师傅还留在办公室内,一个年轻警员想问师傅问题,但是师傅却站在办公室的角落里,低着头看角落里放着的黑色物体。

  那是一块黑色的木头,四四方方的,表面好像被喷了黑漆一般,有淡淡的鬼气从其内散发出来。师傅摸出一张镇魂符贴在了上面,才将鬼气给封住了一些。

  ”先生,请你配合我们警方一下,你是第一个发现赵峰先生的,您能说一说当时的情况吗?”

  年轻警员追着师傅的屁股后面问,师傅却对我招了招手。

  ”小森,你之前是不是感受到了鬼气?浓烈吗?”

  师傅的问题让我一愣,不过还是老实回答了他的话。

  ”有感觉到,不过很淡,只是当你打开房门的时候,我才发现里面的鬼气已经浓郁到了非常恐怖的地步。”

  我如实回答道。

  师傅和我之间的对话,让身边的年轻警员听的云里雾里。

  ”这就对了,黑锁阵,看来四大鬼将里还有一个懂阵法啊,这就难办了啊。”

  师傅摇着头叹了口气说道。

  所谓的黑锁阵,施法很简单,以死人之血汇入特殊的黑色颜料内,搅拌均匀后涂抹在木头上,这样做出来的木头在月光下晒7日,即可变成阴木的一种,能容厉鬼,且在阳光下,厉鬼不会受伤,布阵之时,房间四角各放一块,鬼气便只会在规定区域内移动,无法冲出去,便于隐蔽,

  ”只是谁有这个能力,在赵峰的办公室里放这种阴木呢?”

  我疑惑地问道,毕竟这是大老板的房间,一般员工是进不来的。

  ”当然有,赵峰的生活助理,也就是秘书。”

  师傅此时转身,一把拉住了那个年轻警员,已经被我们的对话吓到的年轻警员被师傅一拉,下意识地竟然身子一抖。

  ”快去找赵峰的秘书,快!”

  师傅这么一催,年轻警员立刻麻溜地跑了出去。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