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落入狗窝的凤凰

  老高并没有找到铁山前辈,至于他是不是真的去找了,还是自己躲起来了,我不知道。不过他的确是被一个北疆的高手给偷袭了,被数十只白齿虫差点咬死,最后还是因为这场突入起来的雷雨,才保住了他的一条命。

  白齿虫,通体雪白,大小和一个鼠标差不多大,有巨大的前齿,这些前齿上布满了锋利的尖刺,甚至能够将铁皮咬断,很是厉害。但是,白齿虫喜欢干燥的土地,它们讨厌潮湿。

  而且,在北疆饲养白齿虫可不是什么清闲的活儿,因为白齿虫是需要以血食来喂养的,而且是群居动物,最少是20只一窝,最多的甚至可以达到上百只,所以消耗的血食非常多,一些北疆小的家族都养不起白齿虫。

  而袭击老高的,根据老高自己说,至少有三十只,这么看来,矛头又一次指向了北疆钱家。

  这下子家里热闹了起来,平时我和师傅一人一间房,黑蛋就睡在客厅里。结果现在多了两个人,老高身受重伤,肯定一人一间房,赵云倾是千金小姐,肯定也要一间房。那我和师傅只能挤在客厅里了。

  师傅为我简单地看了一下胸口的伤势,最后确认骨头还好没断。

  ”大叔,今天我们遭遇鬼王青火了,我差点死在他的手上。甚至我还中了他的鬼火攻击,但是好像我的身体很特殊,似乎灵魂特别强韧,我还看见一个巨大的天字,在我的灵魂世界里飘动。”

  我说到这里,师傅替我包扎的手忽然间停了下来。

  随后大叔对我笑了笑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也有,你肯定也有,不过既然是自己的秘密,就不要对别人说。你的身体的确有些特殊,不过大叔也在帮你查。”

  大叔这些话一听就是在敷衍我,不过没办法,师傅这人嘴巴太严实,他不想说的,你怎么问他都不会说,他想说的,你不用去问,他都一定要说给你听。

  等替我包扎好后,一群人围在了一起。

  ”蒋老师,你让我住到你家里来,是为什么啊?”

  赵云倾还是习惯叫大叔老师,大叔倒是一脸阳光灿烂,特别是被一个美女胚子这么甜甜地喊,他乐的不行。

  ”等明天一早你爸爸来了,我会告诉你们的。现在还不是时候,这几天你就和我们睡在一起,你的行李,等一下我会拜托我在警队里的朋友送过来。这几天,你要委屈一下了,我们这家和狗窝似的,平时我让这臭小子收拾,他总是不听,诶……”

  大叔说了两句就怪到了我头上,他自己从来都不管,袜子总是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床下的!

  ”哦,蒋老师您今年几岁了?60多了吧?看你满头白发的,一定是很操劳吧……”

  赵云倾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甚至连一张臭脸的黑蛋都难得地笑了。大叔的连一下子难看的不行,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这个,我今年只有30多,长的比较老,哈哈……”

  他这么一解释,我们笑的更欢了,老高笑的甚至连自己身上被白齿虫咬伤的伤口都快开裂了。

  ”啊,我说错话了。”

  赵云倾疑惑地看着我们,小脸红扑扑的。

  ”好了,不扯淡了,今晚开始,每晚都要轮流值夜,今天先从小森开始,老高伤还没好,不过等你伤好了之后还是要跟我们一样,轮流排班的。从今儿起,所有人都必须提起精神来,我相信你们都明白我们惹来了什么不得了的家伙了吧。这件事情,已经震动了整个灵异圈了,事情闹的很大,你的爸爸也在想办法,我们这里的压力目前是最大的,特别是晚上,一旦进入了夜晚,鬼王的势力,北疆的势力都会来进犯,我已经在房子的周围布置了三种阵法,第一重是辟邪阵法,用来防止厉鬼入侵的,第二重是绝生阵,所有带有杀气的生物踏入此阵后会立刻遭到攻击,第三重是迷阵,任何走到我们门口但是没有经过我们认可就开始攻击房子的人,会立刻陷入迷阵之中,同时会有闪光警示我们。赵云倾一定不能被抓走,这也许是我接到过压力最大的委托了,因为我这一次不是主动出击,而是全程被动防守。”

  师傅这一番话一说出来,场面上顿时有一些紧张。每个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我心中正在盘算着,晚上我第一个开始值班,要是发生了状况是不是能够应付。

  就在,所有人都很凝重的时候,却传来了一声奇怪的声音。

  ”咕~~~”

  我们所有人都立刻紧张地站了起来,环顾四周,以为有人来进犯了。

  结果这时候赵云倾这小妮子默默地举起了手,尴尬地说道:”蒋老师,是我,我,饿了……”

  夜晚如期而至,我坐在客厅里,师傅和黑蛋在客厅的后阳台铺了一层席梦思,一人一狼混混大睡,最让我受不了的是老高!这家伙睡在师傅的房间里,鼾声如雷,那叫一个吵杂,而且是那种绝对此起彼伏的状态。

  ”要是有个耳塞之类的就好了。”

  我叹了口气,手中的毛笔轻轻一勾,一张新的镇魂符画完了,随后默默念决,伸手一指面前新的符纸,随后整个符纸立刻飘了起来,在我面前散发出淡淡的金光,最后重新落回了桌子上。

  ”诶,真是累啊。”

  我看着桌子上画完的20多张镇魂符,以及10张从师傅那里抢来的暴天符,心里总算是有了点底气,腰包是彻底湿了,里面的符纸也全部都报废了。

  此时,我却听见我的房门打开的声音,接着我看见赵云倾穿着睡衣,慢慢地走到了客厅里。

  ”怎么了?”

  我开口问道。

  ”这个,我晚上习惯喝一杯水,能给我一杯水吗?”

  她的这个习惯倒是和我一样,我笑着点了点头,走进厨房倒了杯水给她。等我出来的时候,看见她站在桌子边上,望着我桌子上的镇魂符发呆。

  ”怎么了?是不是我的床不舒服?没办法,这里比较简陋和你家不能比,你只能屈就一下了。”

  我将水杯递给她,笑着问道。

  ”啊,不是的,是因为隔壁的高伯伯打呼噜太响了,而且我也比较担心黄杰,所以没有睡着,手机还在充电,要是早点能充好电,给他打个电话,发个短消息就好了。”

  赵云倾还真是痴情啊,不过为什么我听到她如此挂念黄杰,心里会微微泛酸呢?我微微皱眉头,这种感情不应该出现在我的身上啊。

  ”你这是什么灵符啊?我看你又能变匕首,又能放金光的,还能召唤雷电,你是不是会魔法啊?”

  赵云倾笑嘻嘻地问我,说实话,我从未见到过这个女孩子如此轻松的和我交谈,她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如画中的清纯女子,对于其他人来说,她是一个不能接近的高贵公主。

  我看着面前的她,黑色的头发虽然有些乱,但是发质真的很好,和电视里的洗发水广告拍出来的效果似的,她不爱化妆,但是皮肤如水,不爱穿张扬的衣服然而打扮的简单但是脱俗。

  我心里没来由的想,也许再过5年,她就会出落成,我真正无法企及的高贵存在,而我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阴阳代理人,整天和肮脏的鬼怪打交道,生死搏命。

  我不知道为什么,过去,我从来未想过这些问题,但是五年之后的我,却多了很多心事。

  ”你怎么了?”

  赵云倾看见我发愣,推了推我。

  我一愣,随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会魔法,我用的是一些道术和法术,不过需要通灵体质才能施展,你也可以的。你试试看,咬破手指,将血滴在这灵符上。”

  赵云倾被我这么一说,也是好奇心大起,皱着眉头,咬破了自己的大拇指,挤出一滴血落在了我新画的镇魂符上,整个镇魂符立刻飞了起来,散发出道道金光,盘旋在我们头顶上,几分钟后消失不见。

  ”哇!好厉害啊!”

  赵云倾竟然玩心大起,也不怕疼,将我的镇魂符一张张给弄的飞了起来,看的我满脸苦笑,心里大喊:姑娘啊,这是我画了一个晚上的成果啊!

  只是,我却难得地看见了她的笑容,干净而美好的笑容,一个孤孤单单活了这么久的女孩子,她的笑该有多珍贵呢?

  就在此时,师傅布置在房子外面的绝生阵此时光芒大作,我一看,立刻拿起暴天符冲了出去,这个举动一下子惊动了师傅和黑蛋。

  我追出房子后,看见天空中都是黑色的飞虫,不停地轰击师傅的绝生阵,但是却无法突破,一个个掉落下来,别绝生阵上的光芒所灭。

  对面,一个黑影站在阴影里,看来是操控黑色飞虫的家伙,我立刻施展暴天符,这个距离,正好是暴天符的最远射程!

  暴天符打开,匕首直冲对面的黑影而去,黑影自己估计都没想到我能隔着一条街攻击他,结果被一把匕首射中,打掉了头上的头套,他惊慌失措地跳进了草丛,逃走了!

  只是,就在刚刚,我却借着路灯的微弱光芒,看见了他头发的颜色,竟然是金色的。

  ”金毛小子……”

  我心里猛的一震。

3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落入狗窝的凤凰”

  1. 回复 2015/10/18

    端木森

    把绿茶婊当清纯 哈哈哈笑死了

    • 回复 2016/06/11

      Anonymous

      说的有理

  2. 回复 2017/02/03

    平和

    艾玛,服了端木森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