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三章 没安好心

  灵异圈里同行之间的竞争和比较是常有的事情,特别是近些年,因为传统文化的流失,很多年轻的圈里人,开始变的有些浮夸和张扬起来。

  也难怪,你要那些听着摇滚,看着时尚杂志,吃着西餐的年轻人学会什么叫尊老爱幼,什么叫谦虚低调,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然,有这么个问题的并不只有中国,降头师圈子里也是如此。对面这十五个人从组长陈伯星到手下的组员,一个个看起来都是桀骜不驯的家伙。

  此时,对师傅的挑衅,也在我和师傅的意料之中。

  师傅缓缓地站了起来,从会议桌子上拿来了一支笔和一张白纸,随后在白纸上画了一个圆圈,又在圆圈里画了一个五角星。

  随后将这白纸平均地四折,放在了手心里,对着白纸吹了口气,手臂往前一松,此时,当着我们众人的面,师傅手上的指头慢慢地悬浮在了天空中。

  对面的陈伯星眉头微微一皱,他身边的降头师们也都有些吃惊,看着这白纸一点点地飘到了对面降头师们的面前,停了下来。

  ”爆。”

  师傅轻声说道,背在身后的手掐了个手诀。他此话一出,空中的白纸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这火焰就好像是凭空而来的一般,没有点火的设备,白纸在空中自燃。

  最后,白纸被烧毁了,然而却在空中留下了一个红色的印记,是由火焰连接而成,正是师傅在白纸上所化的那一个圆圈和一个五角星!

  这火焰印记,持续了几秒钟后,又凭空消失不见。

  师傅的这一手我并不是第一次看见,其实用的是国内五行宗的一个巧劲和法门,纸都是用木头做出来的,所以本身就会燃烧,在上面化图的时候,师傅暗中下了法力,将火行画在了这图案之中。

  所以,白纸飘在空中的时候,以微风为引,托住了这轻薄的纸头,最后以法决引燃,火行在空气里残留一阵后,就形成了这火焰印记。

  师傅手法看起来简单,但是这一个简单的动作是有道行在里面的。

  ”如果你们也能做出这一手的话,你们的行动我就不插手了。”

  师傅做了个请的动作,对面的陈伯星脸色很难看,此时一屁股坐了下来,不再出声了。

  我的手伸在桌子底下,对着师傅竖了一个大拇指。

  ”好了,既然大家没有什么意见了,那我们就继续开始开会。”

  范文雄见到陈伯星坐了下来,开口继续主持会议。

  ”目前我们查到的消息是,僵尸教在谅水镇附近10公里的一座坟场地下安置了总部基地,不过我们的探子没办法靠近,在坟场附近弥漫着非常浓密的尸气,靠近之后就会出现头晕,眼花,呕吐等轻微的中毒现象。所以,坟地内部的结构我们还不知道。这次的作战会议,为的就是制定一下作战方案。”

  范文雄用投影仪将收到的诸多照片,投影到了大屏幕上。

  我定睛看去,果然是一片比较大的坟场,一个个墓碑散乱地遍布在坟场上,四周的树木都是枯萎的,地面上杂草丛生,四周被高山环绕,进出的路口只有一个。

  ”这坟场是谅山镇附近最大的坟场,据说本身就因为常年缺少管理,而造成野鬼不断出没,附近的居民都已经搬走了,可以说,这是一片无人区。至于他们怎么能在这个坟场地下建造如此大的基地,还有待调查。现在,我初步制定的方案是,由我们的15名战斗降头师先行进入其中,进行探路和扫荡。蒋师傅,您和您的徒弟跟在后面,毕竟这是出在我们国家的邪教,我们有义务扫平它,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您和您的徒弟也方便逃走。”

  范文雄这话说的还挺仗义,我开始是这么觉得。不过师傅的脸上却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起来对范文雄的话不以为意。

  ”那么,作战计划如此,明天上午7点进行突进,争取在黑夜降临前解决这个邪教,如果时间超过晚上18点,必须全部撤退,在黑夜里和后卿作战,我们的力量还不足。没问题吧?”

  范文雄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陈伯星,师傅和这个战斗组组长都点了点头。

  离开了会议室,师傅和我往回走,大叔谢绝了范文雄要派车送我们回去的好意,说是要找地方吃一点越南的小吃。

  等到我和师傅走出了降头师分会后,师傅才开口说道:”老狐狸,看起来正义,其实也是一肚子坏水啊。不过,这一回,他可能要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师傅这么一说,我更听不明白了,开口问道:”师傅,您是说范文雄还另有所图?”

  师傅立即点了点头道:”是的,你以为他真的是怕我们两个中国人在越南出事情才安排我们殿后的吗?其实根本不是,试问一下,如果你是范文雄,有人告诉你,中国传说中的僵尸真祖来了越南,而且还没融合成功,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我被师傅这么一问,想了想说道:”肯定是想抓过来研究一下。”

  大叔哈哈一笑道:”就是这么个意思,范文雄是怕后卿被我们收服了,他们捞不到好处。不然你觉得一个新进的邪教能够引来堂堂越南降头师协会的常务理事长亲自出马?这世界上,除了我们身边的兄弟和亲人,没几个好人是真心实意帮你的。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晚上还要干活呢。”

  师傅拉着我走到了一家,越南谅水的小吃店里,叫了鸡粉,虾饼一大堆吃的后,我一边往嘴里塞吃的,一边疑惑地问道:”师傅,晚上还要去哪里啊?干什么活啊?”

  师傅笑了笑,说道:”我决定在夜里探一探那个坟地,不深入,不过得抓点舌头回来,不然对立面一无所知,进去就是找死。”

  到了夜里8点多,我和黑蛋跟着师傅走出了旅馆,趁着夜色一路往前,说实话,从谅水徒步走10公里到坟场,还是晚上这个距离可不短。

  不过,师傅花钱在当地雇了辆越野车,开了足足2个小时后,才到了谅水附近的坟场,而且,在距离坟场1公里的地方时,司机就把我们放了下来,说啥也不肯继续前进。剩下的路,我们只能徒步往前。

  今晚夜色还算不错,天上的月亮洒下淡淡的月光,只是,我发觉靠近坟场的这附近,植被枯死的越来越多,也听不见虫鸣和夜里鸟兽叫唤的声音。

  就连越南密林里最烦的蚊子,在此处也消失不见。

  似乎,在这里,一切生灵都无法生存一般。

  这一次师傅和我都买了大功率的手电筒,照着路,往前走,不知道是不是下过雨了,这地面有些泥泞,走路的时候,脚下一直打滑。

  走了约莫10多分钟后,我忽然整个人一激灵,接着,我看见从左边的林子里缓缓走出好些灰色的人影,此时师傅拽了我一把,我们仨一起躲到了一颗枯死的大树背后,关掉了手电筒,我们隐没在黑暗中。

  我探头望去,却看见对面的森林里那些灰色的人影其实全部都是冤魂,一个接着一个地从密林中飘出来,速度不快,但是这些冤魂行动的却很整齐。

  我仔细一望,发现这些冤魂全部都穿着统一的军装,看起来像是军人的亡魂。

  一般来说,军人的亡魂戾气都很重,果然,等这些军人的魂魄接近我们附近的时候,我感到浑身都在发冷,就好像有人拿着一台制冷器对着我狂吹!

  这里一共是100多个军人的亡魂,飘过我们头顶的时候,也不像普通冤魂那样哭泣哀嚎,而是无声无息,仿佛在巡逻一般。

  等它们飘远了,师傅才开口说道:”谅山镇是越南的重镇,也是军事重地,所以这附近一直有死去的士兵亡魂徘徊,以后你回到国内,到那些军事大城市附近执行任务,也会遇到类似情况,千万不要正面冲突,否则的话,很难对付。”

  我点了点头,记在了心里。

  等这100多个军人亡魂彻底远离后,四周的鬼气也渐渐散去,月光又重新照射了下来,我们继续前进,又走了约莫10分钟后,差不多已经接近坟场的范围。

  四周开始弥漫起淡淡的尸气,现代社会对付尸气有一个非常简便的方法,戴防毒面具!不过可惜我们没买到,所以师傅以四季青,佩兰,大青叶等药材熬成的中药涂抹在口罩上,发给了我,戴上之后,满鼻子都是中药味,那叫一个难闻啊!

  我低头看了看黑蛋,看见这家伙盯着我的口罩,我顺口问了一句:”要给你也戴个吗?”

  黑蛋轻蔑地瞟了我一眼说道:”戴口罩的是狗,我是狼妖,妖怪不怕尸气,白痴小子。”

  这家伙老是这么嚣张,气的我差点用脚踢它。

  就在这时候,师傅伸手示意我们安静,我向四周看去,我们所处的位置还算森林中间,四周很安静,也有树木保护。

  此时,我定睛看去,远处竟然有一个落单的军人亡魂漂浮在森林中,看起来像是被尸气所迷,走不出去了。

  我正打算上去收了这亡魂,却听见远处传来一阵走路的响声,我和师傅还有黑蛋立刻隐蔽起来。

  此时,从尸气内走出来一个,身穿黑色的法袍,看不清脸,不过却是直直地走向那个落单的亡魂的!

  ”正好缺个亡魂,就你了。”

  那尸气中的人竟然是来抓亡魂的,降头师有些降头术的确需要亡魂才能施展,这个落单的军人亡魂看来是要遭殃。

  然而,却没想到我身边的师傅笑着开口道:”我要的舌头来了。”

6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九十三章 没安好心”

  1. 回复 2014/12/15

    。。

    喜欢后卿。。。

  2. 回复 2015/05/07

    军魂

    老子撒个尿而已啊

  3. 回复 2016/08/28

    陈彬彬老公

    撒尿就想走

  4. 回复 2016/10/08

    师傅

    呵呵真是刚想睡觉就有人来送

  5. 回复 2017/02/24

    司马天

    等我

  6. 回复 2017/03/04

    端木森

    刚想去上厕所就来送鬼头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